绝代世子妃-苏慕笙, 璟芩炎-穿越重生小说

当21世纪医毒双绝的特工苏慕笙嫁到璟王府成为璟王府的世子妃之后,璟王府的日常是这样的。,侍卫:世子不好了,武安侯府的大小姐将世子妃堵住了。,某世子淡定脸:不怕,我家世子妃超凶的。,侍卫:世子不好了,太子妃要治世子妃的罪了。,某世子见怪不怪:不怕,我家世子妃超凶的。,侍卫:世子不好了,六皇子拦住了世子妃的去路。,某世子无动于衷:不怕,我家世子妃超凶的。,侍卫嘴角微抽:可是,六皇子是给世子妃表白去的。,眼前一阵风刮过,侍卫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座位,眼角抽搐,说好的世子妃超凶的呢?
绝代世子妃-苏慕笙, 璟芩炎-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重生

偏远僻静的小院里,传来了鞭子划破空气的声音,同时还有着少女娇蛮尖锐的呵斥声,“贱人就是贱人,命居然这么硬,打得我手都酸了居然还死不了!”

衣着破旧的瘦小身影渐渐不动弹了,身上明显的鞭伤渗出血迹,脏乱的头发结在一起,像是杂草一般,看起来异常狼狈。

有女子胆怯的嗓音响起,“小、小姐,她不会死了吧?”

衣着华贵的少女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漂亮的水眸之中是令人心惊的狠毒,“死了又怎样?”

若梅还是有些害怕,“可、可是小姐,若是老爷追究起来,那……”

苏轻语妆容精致,素净单纯的容颜下隐藏的却是狠毒残忍的心灵,“死了就将她扔进水塘里面去,意外溺水身亡的事情发生的还少吗?”

若梅战战兢兢的走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瘦小身影,神色之间是明显的惧怕。

但是碍于自家小姐的手段,还是伸手到瘦小身影的鼻子下面,面色苍白的看向苏轻语,“小姐,她死了。”

苏轻语瞥了她一眼,眉眼之间是满满的不耐烦,“我都说过了,死了就把她扔到水塘里面去!”

若梅不敢违抗,正准备伸手去拖她的时候,却发现她的眼睛猛地睁开了。

“啊~”的一声叫出来,若梅被吓得缩到一边,伸手指着还躺在地上的瘦小身影,语音颤抖,“她她她,她睁眼了!”

虽然心思恶毒,但是苏轻语毕竟也是千娇万宠长大的千金小姐,突然见到这样的变故也是难免被吓到的,但是却不肯示弱的低声呵斥道,“闭嘴!”

苏慕笙才刚刚睁开眼睛,就感觉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身体仿佛被人拆开之后又重组了一般,痛的她忍不住咬牙。

可是,她记得自己已经死了啊!

她是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特工,出生于古武世家,但是她最得意的还是自己的医毒之术。

这次她接到一个医治一国首脑的任务,任务完成之后她乘坐飞机返航,飞机突然失事爆炸,她应该死无全尸了啊!

突然有一大段陌生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到她的脑子里,苏慕笙顿时抱住自己的脑袋。

她居然穿越了!

不曾存在任何历史之中的凤舞大陆!

凤舞大陆的绝对主宰者凤溪国!

凤溪国深受帝宠的定国将军府!

而她,苏慕笙,定国将军府的嫡出大小姐,容貌丑陋,怯懦胆小。

父亲不喜,母亲不管,姨娘伪善,庶妹恶毒!

还不等苏慕笙完全消化这段记忆,就已经有鞭子凌空划过的声音响起,很明显,这一鞭子,是冲着她来的!

苏慕笙一个灵活的翻身,立刻就躲过了即将落下的鞭子。

见到睁开眼睛的苏慕笙居然胆敢躲开她的鞭子,苏轻语顿时忍不住大怒。

“你这个小贱人,居然还敢躲开我的鞭子,我下手果然还是太轻了!”

苏慕笙的眼底顿时闪过一道森冷的寒意,脑海之中的记忆不自觉的浮现出来,苏慕笙几乎是立刻就知道了眼前这个少女的身份。

第2章 反击

在这府中,手握大权的是苏鑫信最为宠爱的姨娘白芷,最受苏鑫信宠爱的女儿是白芷所出的二小姐苏轻语,也就是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女。

苏轻语在外人面前素净单纯,可实际上心狠手辣,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欺负她这个名义上的嫡出大小姐。

这一次,只是因为不经意的听到了别人议论她的庶女身份,苏轻语一回来就跑来这个偏僻破旧的小院开始打她,下手毫不留情,直接就将本就体弱的苏慕笙给活活打死了。

抬眸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苏轻语,苏慕笙双眼微眯,眼底深处是满满的冷厉。

就是眼前这个看似单纯柔弱的少女,用着与外表毫不相符的狠厉力道,一鞭一鞭将原身活活打死的。

手中的鞭子再次狠狠的挥过去,苏轻语根本就没有半分留情的意思,苏慕笙一把抓住了她的鞭子,眼底不由得划过一道冷厉的光芒。

她已经不再是那个懦弱胆小的苏慕笙了,这所有的帐,她都要一笔笔的讨回来!

苏慕笙的手劲很大,苏轻语根本就动弹不了,漂亮的水眸之中是令人心惊的怨恨,“苏慕笙,你居然敢还手?!”

手上一松,那条鞭子就狠狠的弹了回去,然后在苏轻语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苏轻语吃痛,顿时惊叫一声,手中的鞭子就这样落了地。

漆黑幽深的眼眸死死的盯着苏轻语,苏慕笙唇角的笑容很是凉薄,苏轻语只觉得心里一阵发寒,被那样一双眼睛看着,她总有一种被死神盯上的感觉。

在苏轻语看来,苏慕笙从来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胆小懦弱的根本不像是定国将军的女儿,所以才会那样的不得父亲喜欢。

现在,她居然有了这么大的变化,但是就算这样,在她的眼里,苏慕笙仍然还是那个一点用都没有的废物。

苏轻语伸手轻触了一下自己脸上的伤口,将鞭子扔出去,然后一把抽出腰间的软剑狠狠的刺了过去,眉眼之间是说不出的狠厉,“苏慕笙,我要杀了你!”

她不会这么轻易的杀了苏慕笙的,苏慕笙既然敢伤她,那她就一定要挑断她的手筋脚筋,然后再狠狠的划花她那张脸,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苏慕笙眉眼淡淡,仿佛根本不将苏轻语放在眼里,漫不经心的伸手扯了扯自己破旧的衣袖,唇角微扬,“是吗?”

苏轻语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花,面前就已经没有了苏慕笙的身影。

手腕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苏轻语忍不住松手,手中的长剑便是立刻掉落了下去。

还不等长剑落地,有沾染了血迹的小手伸手接住,苏慕笙狠狠的一脚过去,苏轻语便是狠狠的砸了出去。

苏轻语被这股力道准确的击中,重重的摔了出去,然后忍不住呕出一口血来。

苏慕笙对此视而不见,只是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长剑,然后唇角微勾,果然是把好剑。

第3章 来人

虽然这具十二岁的身体单薄虚弱的跟个孩子一样,但是对付眼前这个刁蛮的少女,以她的身手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若梅连忙跑到苏轻语的身边,伸手去扶她,“小姐!”

苏轻语一把推开她,然后就是狠狠的一巴掌过去,“废物!”

五脏六腑都像是被移了位置,苏轻语只觉得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从小到大,她就一直是千娇万宠长大的,从来都没有受到过这么重的伤害。

若梅是知道苏轻语的性格的,所以哪怕是左脸已经被苏轻语的那一巴掌抽到泛红,她也丝毫不敢有怨言,反而是继续伸手去扶她。

这一次,苏轻语并没有再伸手推开她,因为现在的她,也确实没有那个力气自己站起来了。

苏慕笙将长剑背到自己的身后,然后抬头去看苏轻语,笑容妩媚嘲讽,“果真是把好剑,不愧是你的剑。”

苏轻语虽然心思狠毒,但是并不笨,自然能够听出苏慕笙话里的讽刺,顿时恨得咬牙,眉眼之间俱是冷厉,“苏慕笙!”

苏慕笙眉梢轻扬,“怎样?”

还不等苏轻语说话,门外便是突然传来了一阵杂乱无章的脚步声。

抬头看去,苏慕笙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人影。

苏慕笙一眼就看出了来人的身份,这具身体的亲生父亲,身形高大,面容俊美,凤溪国的定国将军,苏鑫信。

而他身边的贵妇人,看起来也不过二十七八的年纪,衣着华贵,妆容精致,气质雍容,正是苏鑫信最为宠爱的姨娘白芷。

身后还跟着一大群下人,苏慕笙扬起唇角,眼中神色讽刺凉薄,真是好大的阵势啊!

苏轻语反应极快的扑到白芷的怀里,抬起一张素净娇美的小脸,只是脸上多出了一道突兀的血痕,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是怎么都不落下来,嗓音娇软隐忍,“母亲。”

这副故作坚强的模样,更是惹人怜惜,白芷顿时满脸疼惜,“语儿,你的脸怎么了?”

对于女儿家来说,容貌是多么重要的东西,于是苏鑫信也关切的看了过来。

白芷适时的将苏轻语脸上的伤口露在了苏鑫信的面前,垂着眼眸拭泪的模样看起来楚楚可怜,“你的脸怎么会伤成这样样子?是谁伤的你?”

苏轻语有些犹豫的看了苏慕笙一眼,好像对她很是畏惧,“不关大姐姐的事情,是我自己不小心伤到的。”

这个回答,很明显的就是火上浇油,于是苏鑫信看向苏慕笙的眼神更添了几分厌恶,“苏慕笙,你的心思怎么这么恶毒?!”

心思恶毒?听到这个形容,苏慕笙的唇角不由得漾开一抹嘲讽的笑容,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心思恶毒。

苏鑫信却是并没有注意到,在他看来,苏慕笙脸上的那一块黑色的胎记着实是不堪入目。

白芷在苏鑫信看不到的角度朝着苏轻语使了个眼色,于是苏轻语顿时就明白了,嗓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哭腔,“母亲,我的脸好疼啊!我的脸会不会留疤啊!”

第4章 火上加油

说到留疤这个问题,苏轻语确实是有这个担忧的,所以整个人的情绪真的是一点都不做假,是实实在在的害怕的掉眼泪了。

听到这句话,苏鑫信的怒火顿时直线上升,他可就苏轻语这么一个拿得出手的女儿,若是她毁容了,他这么多年培养她的心血可就都白费了。

想到这里,苏鑫信顿时怒上心头,朝着一边的下人吩咐道,“来人,将苏慕笙给我绑起来,请家法!”

白芷将苏轻语交给若梅,然后走到苏鑫信的身边阻止道,“将军不可,就算语儿脸上的伤是笙儿做的,但是笙儿一向身子娇弱,家法可是万万要不得的啊!”

苏轻语轻咳两声,然后也是开口为苏慕笙求情,“是啊父亲,就算真的是大姐姐想要管教女儿,那也是应该的,父亲万万不可因此而责罚大姐姐啊!”

若梅连忙伸手轻抚苏轻语的心口,语气之中是明显的焦急,“小姐你可千万别着急啊,大小姐刚刚踢你的那一脚也不知道有没有留下内伤,你慢慢……”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苏轻语便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若梅!闭嘴!”

苏鑫信这才注意到苏轻语的脸色苍白的有些不正常,心头的火气便是愈发的重了几分。

再次转头去看苏慕笙的时候,苏鑫信的脸色已经是沉得能够滴出水来了,“你母亲和妹妹是这样的为你着想,你却是这样的恩将仇报,苏慕笙,看来我真的是必须要开始管教你了。”

苏慕笙扬起眉头,漆黑如墨的眼眸之中是掩饰不住的嘲讽,“你何时管过我?还有,我的母亲可不在这里,父亲莫不是糊涂了?”

听到这句话,白芷顿时心中暗恨,她自然明白苏慕笙这句话的意思,这是在告诉所有人,哪怕她执掌将军府这么多年,哪怕谁见到她都是恭恭敬敬的唤一声夫人,她也仍然只是个姨娘。

哪怕韩悦心这么多年都幽居佛堂,不问世事,她也永远都占据着这将军夫人的位置,而她,永远都只能是个姨娘。

所以,哪怕苏慕笙再怎么不讨苏鑫信的喜欢,她也还是这府上名正言顺的嫡出大小姐,而她的女儿,就永远只能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

苏轻语更是忍不住握拳,眼神狠毒,这就是她最为痛恨苏慕笙的地方,哪怕苏慕笙处处都不如她,哪怕苏慕笙这么多年都任她欺辱,但是在真正的身份上,苏慕笙永远都压她一头。

苏慕笙提到韩悦心,白芷的脸色顿时一变,虽然不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知道,苏鑫信从来就没有真的放下过韩悦心。

这么多年以来,如果不是因为从来都没有放下过韩悦心,苏鑫信就不会半点都没有动过休妻的念头,明明他休妻是拥有足够的理由的。

白芷立刻去看苏鑫信的表情,果不其然,提到韩悦心,他顿时就沉默了下来。

苏慕笙知道自己赌对了,果然,苏鑫信对韩悦心的感情很是复杂,那当初,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闹翻的呢?也许,她需要弄清楚这一点。

小说

娇妻难逃-沈安, 庄宇琛-婚恋生活小说

2021-1-1 7:05:23

小说

至尊废柴皇妃-云冰涟, 卫凌-穿越重生小说

2021-1-1 7:08:0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