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追妻超给力-书玥, 厉墨沉-总裁豪门小说

传闻兰城厉少权势滔天,面冷心狠,不近女色。,不近女色?书玥呵呵哒,谁瞎传的谣言,我保证不打死他!,重生前,书玥识人不清,被未婚夫和闺蜜双双背叛,惨死火海。,一朝重生,书玥断了对爱情的向往,一心只想学习虐渣两头抓,爬上时尚圈顶峰,却不成想上一世的死对头竟化身牛皮糖,乐此不疲地粘着她。,面对一言不合就表白的男人,书玥举双手投降,“比我漂亮,比我有钱的女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是我?”,“因为是你,所以是你。”某深情款款的男人悠悠道,“而且,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你救了我,不该对我的后半生负责吗?”,“……”以身相
厉少追妻超给力-书玥, 厉墨沉-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重生1

书家后院,熊熊大火像是发了疯一样,肆无忌惮地吞噬着仓库里的一切。

仓库的地板上躺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孩,她的四肢被绳子捆绑着,整个人呈昏迷状态。

“咳咳……”书玥被浓浓滚烟呛到,低咳着醒了过来,待看清自己所处的环境,脸上顿时一片骇然。

是谁这么狠毒,要用这样的方式夺她的命?!

她记得她从机场出来,上了瑞安安排的车,之后的事她就完全没了印象。

周瑞安是她交往了将近六年的男朋友,她之所以回国是为了和他登记结婚,她相信害她的人不可能是他。

难道是司机搞的鬼?

书玥动了动腿,试图站起来,奈何绳子绑得太紧,一切都是徒劳。

“救命,有没有人?救命啊……”

书玥咬紧牙关,艰难地爬到门边,使出浑身力气拍打。

“咯咯……”门外传来一阵轻笑,“省点力气吧,书玥,这一次没人救得了你!”

“淇淇?”书玥错愕又痛心,“是你把我绑在这的?为什么?”

书玥在人生最低潮的时候认识宋淇,一直把她当成推心置腹的好朋友,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伤害她的人竟然会是宋淇。

“因为你该死啊。”宋淇的声音不痛不痒,“今天上午周氏正式公布了瑞安周氏继承人的身份,你不去死还想留着过年啊。”

书玥心头狠狠一震,声音有点涩涩的,“这是……他的意思?”

“不然呢?你该不会以为瑞安真的是让你回来和他结婚的吧?”宋淇娇笑一声,“他爱的人一直是我,我和他早就秘密领证了,和你在一起只是为了利用你而已。呵,学霸又怎么样,再怎么聪明还不是被我们耍得团团转。”

“落叶归根,书玥,你该谢我,让你死在了书家。新闻标题我都给你想好了,伦敦城最闪亮的投行新星不堪压力纵火自杀身亡,怎么样,是不是很感激我?”

“宋淇!”书玥愤恨地拍打着门把,只恨不能出去把这个魔鬼撕了,她到底是有多眼瞎,才会把豺狼当成好闺蜜。

“哦,对了,你应该记得这六年来你出了多少事故吧,其实那都是我做的呢。要不是瑞安说留着你还有用处,让我悠着点玩,你以为你这条贱命还能活这么久?”

玩?她是他们的玩具吗?

“哈,哈哈……”书玥抑制不住地大笑,笑自己的愚蠢,整整六年都没看透这对狼子野心的狗男女。

宋淇本是想刺激书玥,没想到她竟然还笑得出来,不由有些恼怒,“贱女人,死到临头还笑得出来。你大概还不知道书铭华正在医院强撑着一口气要见你最后一面吧?”

提到书铭华,书玥脸色微变,却还是硬声说道,“他是死是活和我无关!我和他早就断绝关系了。”

“是吗?那如果说他从来没有背叛过你妈,也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呢?他可是早早写好遗嘱要把所有财产留给你呢!”

书玥猛地捂着自己的心脏,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般轰然坠落,难道真的是她错怪他了吗?

第2章 重生2

“你这么不孝,肯定没脸继承他的财产吧。放心,我已经帮你弄好遗嘱,等你死了以后,财产会转到我和瑞安名下,毕竟我们可是你的好闺蜜和好未婚夫呢。也不枉我费劲心思把书铭华弄死,你说对吧?”

“宋淇,你不是人,你会有报应的!”书玥凄厉地喊道,心中恨意无限地蔓延,一滩鲜血自她喉咙吐了出来。

她悔,她恨,可一切都来不及了。火势蔓延了整个仓库,她的意识逐渐涣散。

恍惚中,她似乎听到有个男人嘶声裂肺喊着她的名字,有点熟悉,会是谁呢?

可惜,她永远也没机会知道答案了……

“啊……”酒店洗手间里,书玥尖叫一声,猛地从地上坐起来,鼻息间仿佛还能闻到自己的皮肉被烧焦的味道。

她颤抖着抬起双手,却发现手腕白皙,丝毫没有被烧伤的痕迹,难道那场大火只是她做的一场噩梦?

书玥垂眸看着自己湿透的衣衫,心里愈发不对劲,这幅躯体年轻稚嫩,完全不像是24岁该有的样子。

门口隐隐传来脚步声,书玥警觉地站起身,却感觉自己四肢疲软,浑身亦是不同寻常地发烫,她心头涌上一抹不好的预感。

“书玥真的在里面,任我们玩?不会是有人故意坑我们的吧?”

“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华晨传媒的千金,兰城一中的校花,本届高考文科状元,想想都非常带感啊。”猥琐的声音满是兴奋。

好熟悉的对话,她似乎在哪听过!

脑子里灵光乍闪,她想起来了。

六年前,高考成绩出来后,他们班在四季酒店举办毕业聚会,有人趁她落单的时候把她敲晕带到酒店套房,强行给她灌了那种药,这两个男人企图侵犯她,她抵死不从。

熟悉的画面一股脑儿涌上来,她迅速跑到镜子前,看着镜子中年轻的自己,她颤抖着抚上去,眼泪忍不住在眼里打转。

那场大火不是梦,她死了,她又重生了,重生回到了六年前,这一年她18岁。

上一世,那两个男人进来没多久,就有人带着记者破门而入。

他们没有理会她是否受伤害,对着她就是一顿狂拍,后来她就无端背上了滥交、不自爱的骂名。

也是因为这件事,爸妈对她失望至极,妈妈因此离家出走,却无端遭遇车祸,早早离开了他们。

再后来,她怨恨爸爸和别的女人有染,本就紧张的父女关系直接跌入冰点,她一气之下飞去伦敦,一别就是六年,甚至直到死,她也没能再见爸爸一面。

上一世临死前,宋淇的话还如犹在耳,真相犹如巴掌狠狠甩在她脸上,让她明白自己过去六年的坚持和怨恨是多么愚蠢和可笑。

幸好老天待她不薄,给了她重生的机会,这一世妈妈还没有出车祸,爸爸也没有被害死,她爱的人还活着,一切还来得及。

书玥回想了一下上一世的记忆,算算时间,那两个男人大概会在五分钟之后进来,她必须在此之前逃出去!

书玥环顾四周一圈,目光最终落在马桶上方的出风口上。

第3章 救我

风口不是特别大,幸亏高中时期的她一直很注意身材管理,纤瘦的她应该勉强可以从那里爬出去。

来不及迟疑,书玥踩上马桶盖,使劲浑身力气将可移动百叶窗卸下来,然后把鞋脱了扔出去,双手攀着通风口往外爬。

“不是说书玥在这里吗?人呢?”

“该不会是那女人诓我们吧?”

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书玥吓得一个激灵,身子晃了晃,整个人差点从马桶盖上摔下来。

深吸了一口气,书玥再次使力,双手撑着自己从通风口探出去大半个身子。

她轻吁了一口气,不经意朝外看了一眼,瞳孔不由紧缩,失声叫道,“厉墨沉!”

完了,这男人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她这么狼狈的样子,他心里肯定乐翻天了吧,毕竟这几年她为了周瑞安可没少做损害他利益的事。

完了完了,她那么坏,他肯定不会帮他了!

不对,她现在重生了,这个时候的厉墨沉应该是不认识她的,没有上一世那些明争暗斗,兴许他会愿意帮她呢。

“喀”,耳尖地听到洗手间门把转动的声音,书玥心里一急,脱口而出,“厉墨沉,救我。”

不远处,厉墨沉听到声音,眸底一片暗流涌动。

然而,他才刚动了一步,跟在他身后的助理和保镖就已经先一步挡在他面前,满脸戒备地看着书玥。

厉家在兰城,乃至整个华国,都是钱权食物链顶端的家族,而厉墨沉又是厉氏后辈中唯一的男丁,其身份地位不言而喻。

身为厉氏准继承人,喜欢他的女孩自是数不胜数,只是他素来低调,知道他真容的人微乎其微,像这样直呼其姓名的人更是可以说没有。

这小姑娘是什么来头?该不会是哪家千金故意等在这想吸引厉少注意的吧?

只是,厉少前几年一直在国外求学历练,今晚才刚归国,这小姑娘是从哪收到的消息?

齐凯来不及多想,就听见洗手间内传来男人猥琐又兴奋的声音,“书玥在这!瞧瞧这小腿,真是白啊,摸起来肯定爽。”

书玥一听,脸上血色全无,眼眶瞬间红了。

饶是她重活一世,上一世还在投行界大放异彩,但说到底她也才24岁而已,面对此情此景,她还是本能地会害怕。

更何况,联想到上一世事发后的种种,书玥心里更是怕极了。

难道她重活一世还是逃脱不了名声被败坏的命运吗?

不,她不要!

“厉墨沉。”书玥又急切地唤了一声,声音染上了浓浓的哭腔,“求求你,帮帮我。”

厉墨沉垂在两边的手不知何时已悄然收紧,他稍稍抬眸,书玥那双如受惊小鹿般湿漉漉的双眸就这样猝不及防撞进眼里。

心脏仿佛被针狠狠刺了一下,前所未有的疼!

厉墨沉瞳孔紧缩,猛地拨开助理和保镖,大步上前,朝着书玥展开双手。

书玥来不及反应就感觉腰间一暖,眼前一花,整个人被厉墨沉轻而易举地拽了出去,稳稳落在他怀里。

一股前所未有的温暖瞬间将她包围,书玥莫名觉得很安心,眼前一黑,竟是直接晕了过去。

厉墨沉的手再次收紧,无波无澜的俊容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裂痕。

第4章 解药

“厉少,这……”齐凯再次怀疑这小姑娘真的是故意来碰瓷的!

这个时候,套房的房门被人拉开,两个气势汹汹的男人从里面冲了出来,活像是被人带了绿帽子一样。

“靠,放开她,这女人是我们先看上的,你这人懂不懂规矩!”

顷刻间,周遭的温度好像降到了冰点,齐凯不自觉打了个寒颤,明明是六月天,他的衬衫后背却沁出了一层汗。

看厉少这架势,他和这个小姑娘肯定认识,否则以他的重度洁癖,是绝不可能去抱这个落汤鸡一样的女孩的。

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想在厉少眼皮子抢人,简直是找死,更别说他们竟然还……

“厉少。”齐凯低唤了一声,“这小姑娘好像被下了药,你看……”

厉墨沉垂眸看了一眼怀里的女孩,脸上寒意更浓,大步往电梯方向走。

“喂,你……”那两个叫嚣的男人还想追上去,被两个身形高壮的保镖挡住了去路。

厉墨沉顿了顿脚步,声音寒凉,“既然想仗着身上那几两肉害人,那就废了。”

“明白。”

安静的走廊顿时响起凄厉的哀嚎声,厉墨沉充耳不闻,抱着书玥站在电梯门口。

电梯门开,一群记者从里面蜂拥而出,厉墨沉眉头微拧,紧了紧手臂,不动声色掩住书玥的脸。

双方人马错身而过,有几个记者下意识回头看了厉墨沉一眼,很快又甩甩头,飞奔而去。

电梯里,厉墨沉腾出一只手给好友肖南打电话,“去医院等着,我20分钟后到。”

正在喝酒的肖医生一口酒喷了出来,“三哥,你受伤了?喂,喂……”

“什么情况?”欧阳翊直起后背,言昊宇也跟着放下酒杯。

肖南耸肩,表示不知,“走,去医院看看。”

15分钟后,三人前脚刚到嘉和医院,厉墨沉后脚就抱着书玥进来了。

正在喝水的肖南被呛了一下,咳得满脸通红,“三哥,这什么情况?你推了我们组的局,就是为了和这小妹妹……约会?”

要知道三哥最排斥女人,有他在的地方,两米之内都是见不到女性生物的。当然,厉家的女人除外。

要说这个小姑娘和三哥没关系,他肖南第一个不信!

厉墨沉不理会他的挤眉弄眼,冷声开口,“她被人下了药。”

肖南咳得更厉害了,“那种药的话,你自己不就是最好的解药咩,何必这么麻烦。”

厉墨沉一记冷眸刮过去,如果眼神可以杀人,肖南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欧阳翊掩唇,装模作样朝着肖南的小腿肚踹了一下,“都什么时候了,还贫嘴。”

肖南故作吃疼地“哎哟”一声,闪身出去,麻溜地把病房、配药、扎针一条龙服务安排得妥妥的。

两个小时后,书玥躺在病床上,小脸苍白,眉头紧锁着,连睡梦中也不得安稳。

突然,她的手不安地在空气中挥了一下,猛地睁开眼,细细密密的汗珠顺着双颊流下来。

书玥慌张地坐起来,暗自感觉了一下,身子除了有点疲软,并没有其他不适。

也就是说她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她成功迈出了改变命运的第一步。

小说

男神的绝对宠爱-许唯安, 修泽-婚恋生活小说

2021-1-1 6:48:18

小说

逃爱甜妻不好追-乔如彤, 湛明远-总裁豪门小说

2021-1-1 6:51:4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