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娇妻有点萌-言商商, 谭厉-总裁豪门小说

热心务实的言商商,发现上司谭厉和自己弟弟关系暧昧,为保证弟弟走回“正途”,言商商抛头颅洒热血,开始日常献身。,表白是日常。,壁咚不能停。,套路撩起来……,总裁,你确定不收了我吗?
总裁娇妻有点萌-言商商, 谭厉-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放开那个男人

“我不能和你结婚,你太好睡了。”

咖啡厅还流淌着高雅的小提琴巴赫,可男人的声音太高,以至于吸引了周围一票探究目光,言商商顿时呛咳,“我们熟吗?”

“你少跟我装傻充愣,我本来就喜欢直来直往。”男人指向言商商五官:“你这面向一看就容易出轨,不守妇道。”

言商商目瞪口呆。

合着你出国留学的易经八卦吧?

男人咂了咂嘴,“我听说你爸妈原本是乡下的,之后来才侥幸打工搬到城里?你家有房子吗?”

言商商开始重新打量这个过度自信,还没中年就着急谢顶的男人。

她小舅妈是怎么想的?就算她刚被渣男劈腿失恋,滥竽充数填补伤口,也不至于找这样个奇葩货吧?

正打算甩手走人,不料咖啡厅门被推开,走进两道高大修长的身影。

前面青年黑色西服衣冠楚楚,眉目清隽气质裴然,后面少年高高瘦瘦,皮肤白净,神色懒散。

两人一进咖啡厅就吸引了无数艳羡赞叹目光,啧啧感叹,现在好看的男人都被男人抢了,言商商浸淫腐圈多年,自然格外关注,但她这一回头,顿时五雷轰顶。

言灿?

这个时间,这小子不应该在学校上课吗?

混账小子居然逃课!还,还搞基!

怒从心头起,言商商撸起衣袖欲上前,不料被相亲男越过桌面一把抓住:“你干嘛!?账还没结呢!”

言商商不耐烦,瞥一眼对方快被舔干净的盘子底,“我一个乡野丫头配不上您,这顿我请!”

大力甩开相亲男,言商商冲到刚落座的言灿身后,刚抡起包包要招呼他后脑勺,就听见言灿压抑一句“就不能留下来么……”

这其中暗涌的复杂情绪,有焦虑、有犹豫、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伤情决绝。

伤情?

言商商动作定在了半空。

她家被当宝贝儿的弟弟,不但被掰弯,还被渣男甩了?

言商商机械看向对面男人。

“你应该明白的我心思吧?”

男人不急不缓开口,旋即整了整袖口,抬眼正看见言灿身后的言商商,他微微拧眉:“您是?”

低沉的嗓音很是磁性,如丝绸上的走砂,就为这把嗓子,言商商不禁多打量他两眼。

俊眉修眼,模样绝对一等一的出挑,衣着也很是考究,一幅商业精英的模样,袖口水晶扣更是精雅绝伦,再瞧腕上一块百翠丽达,估计怎么着也要六位数。

原是个有钱的主。

那,那也不能玩弄别人的感情!

为避免搞错,言商商特意追问一句:“你们,关系确定了吗?”

言灿回头,发现是自家老姐,先是一惊,跟着神色复杂:“姐?……这不关你的事。”

“怎么不关我事,你是我弟弟,你未来都需要我指手画脚的!”言商商气急脑子一时短路,口误之后尴尬撇男人一眼。

“我是说,指点。”

原本以为男人见了自己这“长辈”会起身解释两句,不料对方颇有王者风范,调整了个更舒服的坐姿,双腿叠加气定神闲看她:“请继续。”

“我……”

这孙子还挺淡定,言商商横眉冷对,“反正,二灿是我家唯一的男孩,我也看出了他不愿意,所以请你摆正自己的态度!”

“嗯。”

“虽然现在社会思想很开放吧,但强迫的感情是不会以有结果的,即便男男!”

男人不再说话,而是默默看她,言商商以为对方这是认错态度良好,开始苦口婆心的劝,从心理到生理,从个人到社会。

几度上升到哲学范围。

男人一直缄默的听,沉着的看她,直到言商商口干舌燥,他嘴角才流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说完了?”

“嗯,大概就这些吧。”

“名字?”

“言商商啊,怎么,你还想找人报复我?”

“岂敢。”

男人手指有一搭没一搭敲着桌面,笑意比方才真挚三分,“原来你就是小灿时常提起的姐姐”。

姐姐二字尤其意味深长。

“当然了,我弟最听我的。”

“姐,你别说了。”

言灿态度已经显紧张,生怕对面男人察觉什么。

但他的阻止为时已晚,对面的谭厉已经开始正式打量起言商商。

一身不算合身的职业套装,V字衬衫配合马尾辫,恰到好处漏出干净白皙脖颈,她逆光站着,小巧的耳垂在阳光下显得剔透粉红,竟连个像样的耳饰都没带。

玲珑不足,青涩有余,该是毕业没多久。

谭厉噙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能和言小姐相遇,真是三生有幸。”

第2章 利益为重

一声言小姐叫的没有多千回百转,但每个字断的力道刚好,是久居上位者的自信,别有余韵。

就为这亲和的态度,言商商顿时被收买,拉椅子坐了下来。

“呐,我看你也不像坏人,感情这东西当断则断,拖久了对谁都不好,既然你们决定分手,就听我一句,把小灿联系方式删了吧,现在。”

“您说的很对,可号码已经刻在脑子中了……我只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明明应该的请求的语气,但经他口中说出来,竟是旗鼓相当的气势,并没有盛气凌人,也恰到好茶让言商商没法反驳。

“够了!”

一直沉默的言灿突然起身,男人不疾不徐对言灿笑了一下,以言商商的角度看不出他眼底情绪,但她却清楚看到言灿,那学校一霸的少年,竟然低头坐了回去。

这究竟是何方神圣?

言商商皱眉,冥思苦想:“先生,不然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吧。”说着把电话递过去:“我很好奇你怎么把这狼崽子驯服的。”

“言小姐真幽默。”

言商商被称赞害羞摸了摸耳垂,虽然明知对方是gay,但美色当前,还是忍不住红了脸。

之后又闲絮了几句话,谭厉见今日目的已达到,起身拎起外套,“时候不早,我送你们回去。”

“不用不用,我们自己打车。”

担心谭厉和言灿久处感情升温,言商商义正言辞谢绝对方,拽着言灿头也不回离开。

一天都在恍惚中度过。

原本言商商就因为这乌龙的相亲够糟心了,没成想更让她更糟心的是,回家路上一言不发的弟弟。

车内言商商都没有想好该怎么给言灿做思想教育,直到到了小区楼下,担心把事捅到爸妈那去,让二老着急,楼道内,言商商再憋不住,双手扣住言灿肩膀,一把将少年抵到墙上。

“小灿,你给我说实话!”

从小言商商都是这样仗着身高优势欺负言灿的,后者也总是配合立正站好,巴巴看着她,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少年默默窜了身高,言商商尴尬发现,自己踩着五厘米高跟鞋,竟然只到少年的耳垂。

她一不留神而已。

身高的差异让言商商气势顿时弱一大截。

小小一只站在言灿面前,言商商像是一只要炸毛的兔子,该有的怒气的有了,不过怎么看都是软萌萌的。

“哎……”

言灿伸手揉了揉言商商毛茸茸的头顶:“胡思乱想什么呢。”

言商商懵,眼睁睁看着少年轻松挣脱自己禁锢,悠哉转身上楼。

“兔崽子,你竟敢无视我!”

反应过来后中气十足一声吼,三层声控灯都亮了起来,照亮楼道五彩缤纷的小广告。

言商商踩着高跟鞋噔噔跟在言灿身后,一口气爬上六楼,正要伸手拽少年后脖领,不料家门从内打开,露出母亲一张期待的脸。

“商商啊,相亲怎么样?”

言商商尴尬看了看母亲手中擀面杖,“妈,我觉得我还年轻。”

“那就是失败喽?”言母挑了下眉梢:“那今天面试呢?”

“这个嘛……我上午面试下午就相亲,可能时间赶得紧,没发挥好,所以……”

“也失败喽?”

言母假慈祥一笑,把言灿拽进屋,在言商商要跟上的时候,“砰”一声把门关上。

言商商:“……”

她八成不是亲生的吧。

谭氏集团,谭厉刚浏览完收购合同,办公室门被敲响,进来正是助理留行云,一身黑色西装,挺拔而端正。

“boss您找我?”

“把言灿姐姐资料给我。”

“那个叫言会心的女人?”

谭厉停下手头工作,睇留行云一眼:“他家到底几个孩子?”

留行云稍微运转下脑中数据:“三个,boss,之前言家资料事无巨细,我都给你送过来了,在……”

“我只要一个言灿,哪有时间看那些无关紧要的人。”

至亲父母姐妹也算无关紧要么?

留行云微微低下头,看来外界传谭总冷血不近人情也不是空穴来风。

“另一个姐姐,您指的言商商是吧?她是待业在家两年的大学生,在学期间有过一段长达三年的恋情,后因异地恋分手。好友沈花灼,沈氏酒业的千金。据资料显示,言家父母常年忙碌小吃摊生意,言灿可以说一直跟这个姐姐长大。”

“怪不得,一样不讨喜。”谭厉以签字笔敲了敲桌面,“这个言商商,你去安排一下。”

“boss?”留行云斟酌道:“依照老爷子的意思,我们只要把灿少爷接回家族便可,其他人没必要参与进来,如果是要表达对收养之情的谢意,我们也应该联系言家父母才是。”

“言灿那孩子跟他爸一个模子刻出,倔的不行,强硬措施只会适得其反,倒是这个言商商,是个很好的突破口。”

“这会不会有些……”卑鄙。

“我只要结果,过程不重要。”

“是。”

谭厉又言简意赅交代了些工作,留行云一一记下,临走时回头看谭厉一眼,无奈摇了摇头。

他刚故意提起沈花灼这个名字,可看他的模样,似乎并没有想起这个未婚妻来。

对于一个还有半年就要完婚的人,他都能抛出脑后,说他是严思敏捷不受外在干扰?还是太过精于算计没有人情?

是优势,还是残缺?

第3章 送上门来

夜幕降临,言家客厅灯火通明,沙发上裹着毯子啃剩面包的言商商,低头看了眼脚边的京巴犬,长叹口气。

沈花灼,她的好友兼死党,曾不止百遍的质疑过她在家里的地位,五口之家,外加一只收养的球球,言商商地位绝对排在球球之后。

晚饭的时候,言商商一脸哀怨的看着自己母上:“楼道那么冷,您把我扔在外面二十分钟,我都快被冻感冒了。”

“谁让你不带钥匙,而且才初秋而已,这要是楼上哪个小伙路过看上你,那我真是积了福德。”

“妈,咱这是六楼顶层。”

“……哦。”

言商商倒一杯开水,啜一口:“妈,我不恨嫁,我才二十四岁,这世上总有一个人会等我的!”

“阎王么?”

言灿从洗手间路过补刀,走到言商商身边时,顺手接过她手中水杯,一饮而尽后又把空杯子塞回言商商手中,继续飘回卧室。

言商商:“What?”

还带这么欺负人的?

顿时怒不可遏,拎起沙发抱枕追了上去。

“兔崽子你给我站住!今天的帐我还没和你算清楚呢!”

言家不算富裕,但也算小康生活,言灿房间在走廊拐角,装修材质都是隔音属性,言商商一开门,扑面而来的游戏音效响彻天。

言商商下意识捂耳朵:“亏老妈还以为你在学习!”

见少年没有反应,干脆蹑手蹑脚走到他身后,举起抱枕要砸,不料少年像背后长了眼睛似得,没回头直接夺下抱枕,一个扣篮姿势丢向门口。

言商商目瞪口呆。

“姐,这小伎俩你从五岁就开始用,你以为我还会上当?”

言灿回头得意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小牙,跟着若无旁人开黑。

“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是不是,你就不怕我把你的事告诉妈妈?”

“什么事?”

“你男朋友啊……”言灿还没怎么样,言商商自己先红了脸。

少年抿嘴站起身来,“你晃一下脑袋。”

“干嘛?”

“听到水声了吗?”

“你脑子才进水了呢!”

言灿比言商商高出半头,他往前逼近一步,挡住半边灯光,言商商眼前整个世界都暗了下来。

“你你你……”

“言商商你是猪吗?这么明显的事你居然看不出来。”少年抬手敲停了电脑,游戏音效停止,室内安静针落可闻。

“你还要我说什么?”

少年抬起手,言商商侧身避开,“我可是你姐,你敢打我?”

言灿无可奈何,他没说话,直接一步步把她逼退到门口,一伸手,将她困在小小狭隘的臂弯中。

少年距离她咫尺,她感觉自己稍微粗重点呼吸都能喷到他脸上,这么近的距离,他唇红齿白分毫毕现。

“小灿?你你你……”

他微垂着眼,浓密悠长的睫毛掩住了眸中万千思绪,忽然凑近过来,就在言商商以为他要做什么无礼举动时,少年却缓缓蹲下去,捡起地上抱枕,一把塞到愣神的言商商怀中。

言商商愣住。

“姐,你多久没恋爱了?”

言灿声线带着少年特有的纯净青雉,言商商回过神,尴尬抓了抓脖子:“两年吧,怎么了?”

“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你坐如针毡,再这样下去你真要变成老女人了。”

言商商:“……”

还以为他能说出什么至理名言,不过有时毒舌捅刀。

“我晚上不吃饭了,别叫我。”

少年回到电脑前,带上耳机,游戏开黑。

言商商抽了抽嘴角,出门后倚靠在走廊,神色颇为挫败。

她是来谈判不许言灿见那个男人的,结果?

完败。

摇了摇头,回忆起刚刚场景,不禁又有些妒忌,“这小子的皮肤居然比姑娘还好,真过分……”

屋内,确认言商商已经离开的言灿停下手中操作,他望了门口的位置片刻,垂下眼。

……

晚餐在一片沉郁气氛中度过,言商商时不时看向父母,欲言又止。

妈妈虽然性格外放,心大,但她毕竟最疼爱言灿,如果知道这事,不知道要受多少打击。

可以的话,她希望以自己的力量让言灿重回正途。

思及至此,握着筷子的手不由紧了紧,感觉肩膀责任又重了些。

言灿这边,态度非常明确,拒不悔改,甚至连那个男人的身份都不愿意提起。

不过那个叫谭厉的态度倒是很配合,自己可不可以釜底抽薪呢?

言商商来来回.回琢磨了一晚上,后半夜终于下决定去会一会谭厉。

第二天清晨,言商商醒来顶着一双黑眼圈,随手扯了一件烟灰色人造毛外套,打车来了谭厉的公司。

言商商知道谭厉身价不菲,从百达翠丽就能看出来,但当她真的来到公司楼下时,整个人还是懵掉了。

在市中心著名商业街,坐拥二十几层写字楼这是什么概念?

言商商揉了揉头疼的脑袋,又低头看了看不修边幅的自己,正愁能不能见到谭厉本人时,大厅内走来一衣冠楚楚端正男子,远远瞧见言商商,自己先亲热走了过来。

“言小姐是吧?”

“啊?是我。”

“我是谭先生的助理,他吩咐我说今天言小姐可能拜访,让我格外留意,没成想还真是巧。”

留行云抚掌笑容可掬,殊不知前台小姐听见他面不改色谎话时,忍不住别开脸去。

这特级助理都已经在这坐了一小上午,喝了四杯咖啡了,还巧?

第4章 小命堪忧

不过这个言商商是什么来路?竟然能让谭总助理来亲自迎接,好奇之余不免多打量几眼,眉清目秀的,也说不出哪里出彩,唯一可圈点只有一双眼睛,清澈含笑,看着倒是舒服。

与前台打点好,留行云一路将言商商带到楼上休息区,他为人一向长袖善舞,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言商商这个涉世未深的傻丫头,没几句就被套出实底,还满眼敬佩看他。

“你一毕业就在这啊?真厉害。我是在家待业两年,这期间只做过兼职。”

“言小姐是汉语言毕业,工作范围应该很广啊。”

“哪里,一个看起来什么都能做,实际什么都不能做的尴尬存在,我现在也迷茫,我妈让我去考教师资格证,可我真担心误人子弟。”

留行云徐徐善诱:“那言小姐要不要来我们公司试试?”

“可看贵公司这样子,上市融资的,好像非研究生不要吧。”

“哪里,不过小公司罢了,年收入也就……”留行云从言商商表情中,估算了下她猜的数值。

“两千多万吧。”

言商商一脸震惊,我猜的这么准?

“所以言小姐要不要考虑下?”

“真的可以么?您可真是帮了我大忙呢!”

留行云不动声色看了一眼手机,“言小姐才是帮了我的大忙呢。”

边走边聊把言商商引到人事部,得了便宜还卖乖:“话说这个后勤也不知道犯什么毛病,不是结婚就是生孩子,还有一个大姐更夸张,家里占地一夜变暴发户,第二天人都找不到了,言小姐不会这样吧?”

“不会不会,我没地!”

留行云满意点头,看了眼手机boss指示,直接把言商商拽去签合同。

饶是言商商再希望解决生活大计,但这进展,也未免也太快了吧?

连面试过程都省略的?

看来这后勤确实很缺人……

二十分钟后,从人事部出来的言商商乐不可支,一出门正撞上“路过”的谭厉,言商商揉着鼻子抬头,正见谭厉清隽无疆的脸。

“咦?刚刚行云师兄说,你在开会。”

师兄?谭厉不动声色撇一眼留行云。

“开完了。”从善如流的谎言比留行云还溜。

“那正好,我有事找你。”

言商商并不知道谭厉在公司是什么职位,只当是个收入佼佼的经理,排除刚自己见过的人事老大,考虑谭厉不是自己顶头上司,说话也就没有什么顾忌。

“公司人这么多,我们出去说吧。”

谭厉却扭头看向留行云:“签完了?”

后者点头。

既然已经是自己公司的员工,他就不必再伪装和善可亲,办事会方便很多。

正要开口实施做老板的权利,不料被言商商笑嘻嘻戳一下手臂:“以后我们就是同事啦,你在什么部门?”

谭厉低头看一眼刚到自己肩膀的毛球,拧眉。

已经被吓到神魂聚散的留行云,连忙把言商商拽到自己身边。

“言小姐,我们谭,先生的对绒毛过敏。”

言商商捋了捋自己人造毛外套:“等我上班会规范着装的。”顿了顿,又一脸警惕:“你该不会是负责管理规章制度的吧?”

就在留行云以为谭厉会拧下言商商脑袋时,他居然只是冷脸,双手插在口袋转身,“跟上,去我办公室。”

言商商听话紧跟谭厉步伐,一路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东瞅西望,不料谭厉走到自己办公室门硬生生拐弯,改为了接待室。

好在言商商分辨不出其中区别,接过秘书送来的咖啡,小心坐下:“在这里谈私事好么?会不会有领导视察?”

“他们不敢。”

谭厉坐在言商商对面,双手交握身前:“言小姐这次来和我谈什么?”

怎么感觉这个谭厉和之前判若两人?又冷又傲的。

心中腹诽,言商商还是老实的答:“昨天我和小灿谈过了,他不愿谈起你的事,态度讳莫如深,我担心他还会来找你。”

“哦?”

“你好像很期待?”言商商有些气恼:“你怎么这样呢?之前我们可是约好的。”

“言小姐似乎有些误会,而且你对言灿,并不了解。”

“我怎么不了解了?小灿才十七岁,你这不是荼毒祖国未来花朵么!”言商商用力把咖啡搁在桌上:“我看谭先生也是衣冠楚楚的,怎么就好这口呢?你身边就没个女伴吗?真是的。”

看谭厉沉默模样,言商商哑然:“你,你该不会是处男吧?”

“噗……”

一边留行云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为什么这么大反应?真被我说中了?”

留行云连忙摆手,正要解释什么,却被谭厉一个眼神制止。

正常人受到人身质疑,都应该为自保露出攻击性,但谭厉却是相反,他越是愠怒,表现越是放松,留行云眼睁睁看着他他双腿叠加,整个人悠闲依靠向沙发,心凉半截。

这姑娘,性命堪忧。

果然,下一刻谭厉微微一笑:“谭小姐刚在人事签了多久的合同?”

“三个月啊,说是有试用期。”

“我看三年刚好。”

“啊?”

小说

沈少别放手-夏夜, 沈让-总裁豪门小说

2021-1-1 6:15:33

小说

情不由心-蓝小柒, 赫连曜-总裁豪门小说

2021-1-1 6:18:4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