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溪而婚-燕白溪, 恒溯回-总裁豪门小说

“我爱了你十几年,你却要和别人订婚?,燕白溪我告诉你,你这辈子只能是我恒少的女人。”恒溯回阴沉着俊脸一把拉着燕白溪去了民政局。,燕白溪看着这个从小就有些害怕的男人,想起了儿时花园的木马和记忆中那个倔强冷漠的男孩。,记忆重叠,十年守候,爱是否能重来?
缘溪而婚-燕白溪, 恒溯回-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落跑的未婚夫

B市圣永酒店内,正在举行着一场浪漫的订婚仪式。

燕白溪一身洁白礼服,与未婚夫付瑾瑜对面站在花环拱门之下,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司仪站在两人中间,面含微笑的问道:“付瑾瑜先生,您是否愿意与燕白溪小姐订婚,缔结爱情誓言,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下方宾客发出一阵欢呼,就在众人期待新人美满结合的时候,付瑾瑜表情却是一变:“不愿意。”

“什么?”燕白溪猛然抬起头,以为自己听错了。

付瑾瑜又重复了一遍:“我不愿意,与燕白溪订婚!”

燕白溪甜蜜的笑容凝结在脸上,她睁大眼睛,想从他脸上找到一丝开玩笑的痕迹。

但很可惜,付瑾瑜表情认真,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

台下,宾客们哗然。

“为什么?”燕白溪不可置信地看着付瑾瑜,她跟付瑾瑜相恋三年,从未有过争吵,为什么这个时候他要拒绝她?

被燕白溪注视着,付瑾瑜的目光有些闪躲,他不肯直视燕白溪的双眼,目光一直往台下撇。

燕白溪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好看到堂妹燕龚玲坐在宾客中间,脸上笑容似笑非笑,很是幸灾乐祸。

燕白溪顿时一噎,重新将目光放回付瑾瑜身上,正要再问,却听付瑾瑜道:“反正我不会跟你订婚的!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你别再问了,也别再缠着我了!”

说完,竟然不顾身旁惊愕的司仪和会场的宾客,转身往台下走去。

订婚司仪大概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看着付瑾瑜离开,尴尬地笑了两声,道:“额,这位先生可能是想要给他的未婚妻准备什么惊喜……”

燕白溪却知道付瑾瑜刚才的表情不是开玩笑。

看了看下方茫然的宾客和燕龚玲唇边的笑,燕白溪一咬牙,提着裙子追了出去。

“付瑾瑜,你给我站住!”

付瑾瑜并没有走远,燕白溪刚离开会场,就在走廊窗边发现了一身白色礼服的付瑾瑜。

他看着燕白溪追出来,眉头皱得更深。

燕白溪却硬是忽略他眼底的不耐,追问道:“我们之前不是说得好好的?为什么忽然反悔?”

付瑾瑜眼神闪烁:“燕白溪,是你骗了我,我只是不想继续被你骗下去而已。”

“什么?”燕白溪根本听不懂他的话:“骗了你?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提起这个,付瑾瑜的情绪激动起来:“你说你是燕家的小姐,结果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小姐!是你骗我在先,我才会这样对你的!”

燕白溪几乎要被气笑了:“我一直姓燕,可我不是什么小姐,燕家早就败落了,在认识你之前就败落了!”

她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千金小姐,付瑾瑜为什么会觉得她骗了他?!

刚才还指责燕白溪的付瑾瑜立刻回过头去,道:“反正我不会跟你订婚的!”

燕白溪这下真的气笑了,不顾自己穿着订婚的长裙,一把将想要逃走的付瑾瑜拉住,道:“你给我说清楚,到底什么叫我骗了你?付瑾瑜,你跟我在一起之前,难道不知道我母亲已经去世了吗?”

付瑾瑜一句话都回答不上来,也不回头看燕白溪,明显心虚的模样。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燕白溪身后忽然响起一道柔媚嘲讽的女声:“诶呦,我的好姐姐,人家都说不想娶你了,你何必死缠烂打呢?”

听到这声音,付瑾瑜似是松了一口气,立刻挣脱了燕白溪,站到来人身后去了。

燕白溪回头,看到燕龚玲正依在拐角处。

她今天也穿了一身白色的长裙,鱼尾裙摆包裹住她玲珑的曲线,跟付瑾瑜站在一起,居然有种郎才女貌的感觉。

燕龚玲浓妆艳抹的脸上勾着讥讽的笑容:“谁说燕家败落了?燕家好好的,只是你爸妈自己作,一个把自己作进了牢里,另外一个直接作死了,这跟我们燕家有什么关系?”

看到此人,燕白溪伸手去抓付瑾瑜的手立刻收了回去,放在自己身前,暗自捏成了拳。

她深吸一口气,才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燕龚玲,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燕龚玲冷冷一勾唇,身子自然而然地依靠在了付瑾瑜身上,很是得意道:“这可是我的爱人,你追着我的爱人死缠烂打,怎么就跟我没关系了?”

燕龚玲的爱人!

这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立刻便将燕白溪劈傻了,她怎么也想不到,在订婚仪式上当众拒绝自己的未婚夫,居然已经跟自己的堂妹在一起了!

偏偏这时,付瑾瑜又说了一句:“没错,其实我真正喜欢的是玲玲,是你一直骗我,我才没有跟你说清楚的。”

“付瑾瑜!”燕白溪失望之极地看着他:“你摸着你自己的良心说话,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得了,燕白溪,别在这里装可怜了。”燕龚玲却是不耐烦了,一步插到燕白溪跟付瑾瑜中间,脸色笑容褪去,冷冷道:“你在我家蹭吃蹭喝那么久,这是你应得的,也不想想,要不是我父亲收留你,现在有没有你还不一定呢,燕白溪,做人可不能恩将仇报!”

燕白溪好笑地后退了一步,看着这一对狗男女:“你确定是我欠你们的?当年如果不是你们趁着我父亲出事,硬将我们家的公司收购过去,我母亲也不会去世,到底是谁恩将仇报?”

提起当年的事情,燕龚玲的眼神难免有些闪躲,但很快,她又强硬起来:“我们当年是为了帮你,谁知你母亲那么不争气,拿了收购公司的钱还跳楼自杀了,要怪你也应该怪你父母。”

提起母亲的去世,燕白溪心中一阵抽痛,父亲入狱时候,家中唯一一家盈利的公司被燕龚玲的父亲骗走,对方却只给了母亲一半的钱,父亲欠下巨额欠款,追债的人每日上门讨债。

母亲是受不了压力才跳楼自杀的,燕龚玲一家就是间接凶手!现在居然有脸来说她恩将仇报?

燕白溪咬牙道:“燕龚玲,你们这样做事,是会遭天谴的!”

第2章 谁说没人要

那年她年纪还小,对当时发生的事情无能为力,但燕白溪问心无愧,燕家从来不欠别人什么!更不存在恩将仇报这一说!

燕龚玲却不想继续跟燕白溪争论当年的事情,她将自己的身体全部靠在付瑾瑜身上,道:“反正你已经被瑾瑜拒绝了,从现在开始,他就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燕龚玲靠过去的一瞬,付瑾瑜身体颤动了一下,眼中划过一丝对燕白溪的愧疚。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躲开,任由燕龚玲将他的手臂抱住。

郎才女貌,郎情妾意。

这一幕深深刺痛了燕白溪的心,她看着付瑾瑜,只想给自己讨还一个公道:“付瑾瑜,放下燕家的事情不谈,我没有对不起你吧?”

就算真的要分手,为什么不能早点说,一定要在这万众瞩目的时候让她难堪?

付瑾瑜又不敢直视燕白溪的眼睛了,他闪躲着,不知如何回答。

燕龚玲却是恼怒了,道:“燕白溪,你有完没完?瑾瑜都说了不会跟你在一起了,你是没人要了吗?非要死缠烂打不放手!”

燕龚玲态度嚣张,丝毫不觉得横刀夺爱有什么不对,在这样的厚脸皮之下,燕白溪居然有些不知说什么了。

燕龚玲又道:“你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客气了!来人,把她给我赶出去!”

燕白溪订婚之前,燕龚玲一家毫无动作,这婚礼酒店还是他们帮忙定下的,燕龚玲这话一出,立刻有两个身高体壮的黑衣保镖从拐角处走出,就要抓住燕白溪,将她酒店中扔出去!

燕白溪只有一个人,哪里是这两个保镖的对手,在燕龚玲快意的目光中,看眼就要被抓住手腕,旁边却忽然伸来一只手,硬是将她拉走了。

一阵天旋地转,燕白溪便落入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

那双大手扣在她的后脑勺上,将她的脸紧紧扣入怀中,燕白溪顿时什么都看不到了,只能感觉到对方强有力的心跳声,和他身上似曾相识的香水味。

她被那人带着转了几圈儿,便听到身旁几声闷响,被放开的时候,那两名黑衣保镖已经躺在地上哀嚎了。

面前,燕龚玲面容呆滞,似乎被刚才出现这人给吓住了。

燕白溪连忙回头,去看帮了她那人到底是谁。

却在看清那人面容的时候,惊呆了。

“恒溯……”

一个名字自然而然地就吐露了出来,不等说完,旁边燕龚玲便发出一声大叫:“恒少?!”

燕白溪的话语被打断,最后一个字就默默吞回了嗓子里:“回……”

男人穿一身蓝黑色西装站在窗边,逆着光的身影格外高大,他俊美无俦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眸色漆黑,冷冷地看着燕龚玲与付瑾瑜。

身上强大冷漠的尊贵气势,顿时将站在燕龚玲身旁的付瑾瑜轰成了渣。

燕龚玲的眼神立刻就不对了,殷切地看着男人,道:“恒少,您回来了!”

恒溯回的目光却连半秒钟都没有在燕龚玲身上停留,仿佛面前根本没有这个人一样。

燕白溪面容呆滞,刚才一瞬间经历的大起大伏有些太过,让她脑子一时转不过弯儿来了。

然而接下来男人所做的动作,却让她更加惊愕了。

恒溯回却直接牵起她的手,淡声道:“谁说她没人要?我要!”

“什么?”燕白溪一脸惊愕。

恒溯回却直接将她拉入怀中,道:“嫁给我,做我的妻子。”

“等一下!”燕白溪完全没搞清楚状况,愕然想要挣脱,恒溯回却紧紧将她抱住,给她丝毫挣扎的机会。

旁边,付瑾瑜愕然上前,意图阻止这个忽然出现的男人:“你是谁?凭什么娶她为妻?”

恒溯回淡淡扫了他一眼,道:“与你无关。”

付瑾瑜并不认识这个人,但看旁边燕龚玲的态度,也知道这人身份必然不凡,而且这男人身上有一种极其迫人的气压,他表情淡淡的跟自己说话,付瑾瑜居然张不开口回答!

燕白溪还在震惊中,见她不动,男人直接伸手将她打横抱起,然后在燕白溪的惊呼声中,就这样将她带走了!

而身后,燕龚玲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那可是恒氏帝国未来的继承人,就算是落败前的燕家都是高攀,据说恒少已经出国三年,为什么刚一出现就说要娶燕白溪为妻?!

“他们肯定是串通好的,恒少绝对不可能娶她!”燕龚玲自言自语片刻,忽然拉了付瑾瑜一把,道:“走,跟上去看看!”

另外一边,燕白溪就这么穿着礼服,被恒溯回拉上了车。

车门一关,燕白溪才震了一下,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心中一个模糊的想法渐渐升起——恒溯回居然回来了。

意识到这人就坐在旁边,燕白溪顿时手脚都不知道哪里放了,小心翼翼侧头看了一眼,却见恒溯回正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在摆弄着车钥匙。

那只修长好看的手在车钥匙上轻轻一拧,车子发动起来。

车子从酒店离开,在宽阔的街道上行驶着,两旁建筑与树木飞快地后退着。

燕白溪终于鼓起勇气,直视着恒溯回,道:“恒、恒少……好久不见啊。”

恒溯回眉头皱了一下,才淡淡应道:“嗯。”

燕白溪则是眼神呆滞,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打招呼,这……这恒少就给她一个字啊?

那接下来该怎么说?

燕白溪迟疑犹豫地斟酌着用词:“谢谢你刚才帮我,不好意思啊,让你见笑了。”

恒溯回没有反应。

燕白溪心中苦笑,却还是硬撑着想要将话说完:“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我也不知道……”

然而说到一半,恒溯回却忽然道:“到了。”

“什么?”燕白溪不解,往窗外一看,却看到了三个刺眼的大字。

民政局。

燕白溪顿时睁大了眼睛,这……恒少真的将她带到民政局来了!

这、这是几个意思?

就在燕白溪惊愕的时候,恒溯回却伸手将车门打开,自己从车上下来,转到另外一边,帮燕白溪将车门打开之后,说了一句:“下车吧。”

第3章 突如其来的红本本

燕白溪只好提着裙摆下了车,眼看恒溯回就要往民政局门口走去,燕白溪急了,忙道:“恒少,多谢你刚才帮我,眼下天色不早了,我还要早点回去,谢谢你!”

燕白溪的意思再明白不过,恒溯回却像是没听到一样,仍旧往前走着。

燕白溪只好停了下来,喊了一声:“恒少!”

恒溯回这才回头看她,眉心皱着,看上去有点不高兴。

多年不见,燕白溪心中对这人的害怕又蒙上了一层陌生,话不敢说过,只能小心翼翼解释着:“恒少,我知道你刚才说那些话是为了帮我,我真的很感激,但是现在燕龚玲跟付瑾瑜都不在了,我们没必要……没必要……”

没必要真的去民政局领证结婚。

燕白溪支支吾吾说了半天,都没有将后半句给说出来,都怪男人的目光太有压迫性,让她怎么都开不了口。

可她也不能真的跟恒溯回结婚啊!

就在燕白溪还在考虑合适的用词时,一辆车却忽然停在路边,车刚挺稳,燕龚玲就推门走了下来,大声道:“燕白溪,我就知道你是骗人的!”

付瑾瑜紧跟其后,目光紧紧盯着燕白溪。

燕白溪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个人还会追过来,一时愣住了。

燕龚玲却是已经开车在这两人身边潜伏已久,燕白溪刚才说的话她都听到了,见燕白溪发愣,立刻道:“你以为傍上恒少就能骗得了我吗?燕白溪,你还是跟我回家,别在外面丢人了!”

说完,立刻换了一张笑脸对着恒溯回,道:“恒少,不好意思,让您费心了,白溪现在是住在我家的,我这就带她回去,不会让她再打扰您了!”

说着,就上前一步,动手要将她带走。

燕白溪哪里肯依,躲开燕龚玲伸过来的手,皱眉道:“我没有住在你家,我也不去你家!你放开我!”

燕龚玲却不想多言,给旁边的付瑾瑜使了个眼色。

付瑾瑜犹豫着上前,抓住燕白溪的手腕,道:“白溪,你跟这个男人不熟吧?我知道你被我拒绝了很难过,但是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你别做傻事。”

知道拒绝她她会难过,还特意挑选那种时候?燕白溪从没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人,当下道:“你放开我,我已经跟你没关系了!”

付瑾瑜面上忧心忡忡,抓着燕白溪的手更紧了。

眼看自己就要被这两人拖走,燕白溪情急之下将目光投向了恒溯回。

刚才一直没有说话的恒溯回这才动了一下,道:“你要跟他们回去?”

燕白溪连忙摇头。

恒溯回表情这才和缓一点儿,对着燕白溪伸出手:“跟我走。”

燕白溪再也顾不上别的,伸手就抓住了恒溯回的手,男人的手掌宽厚温暖,让她的心瞬间安定下来。

付瑾瑜却并不想放手,拉扯着燕白溪的手腕,阻止她过去。

恒溯回眉头一皱,直接抬腿一脚将付瑾瑜踹开,他腿长力度又大,付瑾瑜措防不及被踹啊,痛呼一声就跌在了地上。

旁边燕龚玲惊呼一声。

恒溯回却拉着燕白溪转身,看也不看躺在地上的人。

付瑾瑜心有不甘,挣扎着想要起身想将燕白溪追回,往前挪了两步,恒溯回却淡淡扫了他一眼。

明明眼睛里没有什么情绪,付瑾瑜却感觉到了前所有为的压力,仿佛自己再往前一步就会被面前这个尊贵优雅的男人碾成粉末。

那是一种危险的气息。

付瑾瑜下意识就停下了脚步。

就在他发愣的一瞬间,数名黑衣人从两旁涌出,在付瑾瑜与燕龚玲面前拦成一道人墙,将这两人严严实实挡住。

而恒溯回则带着燕白溪头也不回地进了民政局。

燕龚玲站在外面,正好可以隐约看到民政局里面的情况,看两人一起去窗口咨询,一起去拍合照,燕龚玲急了,她怎么能让燕白溪当着她的面儿跟恒溯回在一起!

“这位大哥,我是燕家小姐燕龚玲,里面那个是我堂姐,我有事情想要跟她说,能不能让我进去?”

然而黑衣人却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一动不动,也不回答燕龚玲的问题。

没过多久,恒溯回就带着燕白溪出来了,燕白溪手中还拿着两个红本本。

她到现在都还有点发愣,不知道为什么就跟恒溯回真的结婚了,看着手中的结婚证,再看看门口被拦住的燕龚玲,感觉一切跟做梦一样!

然后她就被恒溯回拉上了车,还在发愣的时候,手中的结婚证书却被恒溯回抽走了。

手中空了,燕白溪才终于回过神来。

看着恒溯回将结婚证书收起来,燕白溪问道:“恒少,我们这是去哪儿?”

“回家。”沉默了一路的恒溯回终于开口回答了燕白溪的问题。

然而这个答案却让燕白溪更加迷茫了,她知道恒溯回刚才的所作所为是为了帮她,不让她在燕龚玲面前难看,她感激恒溯回还挂念着当年的情分,可又觉得两人完全没有必要做到这一步。

如今他是高高在上的恒氏继承者,而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实习生。

可看着男人绷紧的侧脸,燕白溪又不敢开口,一路犹豫着,车就到了恒家别墅门口。

恒溯回去停车,燕白溪在门口等人。。

看着面前熟悉的建筑,燕白溪心情复杂。

从父亲入狱……她大概已经三四年没有来过这里了。

这别墅还如往昔般奢华,金碧辉煌如同旧时帝王的宫殿,燕白溪愣愣看了片刻,便听到身后有熟悉的声音淡淡响起:“不进去?”

燕白溪回头,却见恒溯回正在看着她。

多年不见,恒溯回比当年更加成熟了,一双眸子更加深邃,让人想不通他内心的想法。

燕白溪当年就有点怕他,如今更是陌生又畏惧,当下道:“我……可以进去吗?”

其实不光燕白溪觉得恒溯回不一样了,恒溯回也觉得燕白溪跟以前也大不相同了。

当年的燕小姐是多么骄纵的小公主啊,有一天居然也会问出可不可以进去这种话。

这种感觉让恒溯回有点不适应,他皱了一下眉,道:“走吧。”

第4章 离婚?

燕白溪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恒溯回的态度这样冷淡,只好紧跟在他身后进了别墅。

两人到了大厅,厅内正好有一名中年女子在打扫卫生,见恒溯回进门,忙迎了过来:“少爷,您回来了?”

话刚说完,目光就落在了跟在恒溯回身后的燕白溪身上,那人微微一愣,有些意外。

燕白溪有些拘束地笑笑:“赵姨,好久不见。”

面前这人名叫赵香,是恒家别墅的管家,燕白溪以前是见过她的。

看到燕白溪,赵香有些意外,愣了一下后,疏离而礼貌的低头,同燕白溪打了声招呼:“燕小姐,好久不见。”

燕白溪有点尴尬。

恒溯回却道:“帮她安排一间房间。”

这话一出,燕白溪跟赵香两个人都惊讶了。

恒溯回却是将外套脱下,甩下两人,转身往楼上而去。

看着他的背影,燕白溪迟疑了片刻,还是咬牙追了上去。

二楼书房门口,燕白溪将恒溯回拦住,道:“恒少,房间就不麻烦了,我想我应该走了,谢谢你刚才帮我,我们……那结婚证书改天再去一趟民政局取消掉吧。”

听到这话,恒溯回忽然转过身来,皱眉看着她:“你要跟我离婚?”

离婚这个词用得燕白溪有些接受不了,忙道:“恒少,我知道刚才你是为了帮我,才在燕龚玲跟付瑾瑜面前跟我领证的,但是现在他们都已经走了,您放心吧,我不会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的。”

她清楚自己的身份,也知道自己跟恒溯回的差距,纵然心存感激,却也不会奢求什么。

恒溯回却皱眉看着她,似乎更加不高兴了。

燕白溪有些摸不着头脑,更加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小心翼翼这种神色出现在燕白溪脸上,对于恒溯回来说,是很陌生的,记忆里那个小姑娘向来是趾高气昂天不怕地不怕的,有时候骄纵得让人觉得讨厌,有时候又让人忍不住想去守护她的这份骄傲。

面前这个女人却跟记忆中的那个女孩儿完全不一样。  

看着燕白溪脸上的小心,恒溯回忽然一阵烦躁,他一甩手,往前迈了一步,打开书房的房门,正要迈进去,却又忽然停了下来,道:“随你。”

说完,将门给关上了。

口气淡漠得让燕白溪不知错所。

她下意识觉得自己好像又做错了,在门口呆呆站了片刻后,忽然见赵香从拐角处走了出来。

赵香看她一眼,淡淡道:“燕小姐,少爷已经几日没有休息了,如果可以的话,您暂时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啊,哦哦哦,好的好的。”燕白溪忙点头,

“楼下正在准备晚饭,您可以去客厅稍等,片刻后就可以用饭了。”赵香态度很冷淡,但还是秉承着礼貌跟燕白溪说道。

燕白溪只好去客厅等着,她是想马上离开恒家的,但想到恒溯回进书房之前那个表情,总觉得这样走了不太好。

没过多久,恒溯回便从楼上下来了。

他眉头紧紧蹙起,似乎很是不悦,却在看到燕白溪乖乖在客厅坐着的时候,忽然舒展开来。

连口气都温和了不少:“先吃饭。”

燕白溪没注意到恒溯回下来了,听到声音,才忙站起来:“好。”

他的表情总是那么严肃,她都不敢说什么了。

两人一同到了餐厅,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燕白溪因为订婚的事情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不由咽了口口水。

看着她这小动作,恒溯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眉目柔和了下来,转头对赵香道:“去拿个小碗过来。”

吃饭喜欢将东西放在小碗中,这是燕白溪小时候的习惯,母亲去世后她在叔父家寄住,已经很久没有人惯着她这点小毛病了。

没想到恒溯回还记得。

燕白溪心下感动,但还是摆手拒绝道:“不用麻烦了。”

恒溯回皱了一下眉,但还是什么都没说,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食不言寝不语,这是恒家的规矩,以前燕白溪来的时候,从来没有遵从过,眼下却小心的捧起自己的碗,生怕发出一点儿声音。

这一顿饭吃得极为安静,餐厅内气氛也一点点沉默下来。

最安静的时候,赵香从外面进来,走到燕白溪身边,恭敬问道:“不好意思,打扰一下,燕小姐,您的房间是想安排在向阳的地方,还是凉爽一点的地方?”

一听赵香已经在给自己安排房间了,燕白溪忙摆手,道:“不用安排房间了,我吃完饭就要走的。”

听到这答案,赵香有点意外,抬头看向恒溯回。

恒溯回却是已经皱起了眉头,重重将碗筷放在桌上,道:“你先出去。”

赵香只得转身走了。

餐厅内只剩下了燕白溪跟恒溯回两个人。

恒溯回看上去不是很高兴,一双深邃的黑眸盯在燕白溪身上,冷冷问道:“你一直想走,想去哪里?”

燕白溪微微一愣。

恒溯回却又道:“你是想回去找付瑾瑜?想跟他复合重新在一起?”

当然不是,燕白溪想要否认,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无处可去。

燕家早就没了,付瑾瑜如今也要跟她分手,她还有什么归处吗?

然而燕白溪这一瞬间的犹豫,落入恒溯回眼中却像是默认一样。

原来她还想回去。

就算那男人那样对她,她心里还是装着对方。

这个认知让恒溯回烦躁不已,饭一口也吃不下去,直接起身,转身就往外走。

燕白溪觉得情况不对,恒溯回路过自己身边的时候,下意识便伸手抓住了男人的手。

被抓住的瞬间,恒溯回手臂猛地颤了一下,像是某种应激反应,燕白溪的目光一下就落在了他的手背上,那只修长好看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大块淤青,十分刺目。

堂堂恒少为什么会受伤?燕白溪略一回想,就知道这肯定是在酒店的时候,恒溯回为了救她弄伤的。

恒溯回却一把甩开她的手,冷声道:“你想走就走吧,恒家没有人拦着你。”

小说

霸总深情不改-阮向晴, 叶冥-总裁豪门完结小说

2021-1-1 6:07:59

小说

国民老公宠翻天-开心, 薛让-总裁豪门小说

2021-1-1 6:10:3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