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快走开-玉玥璃, 司北玄-穿越重生

二十一世纪医学精英,魂穿废柴嫡女,成为众人口中的废物,被人欺凌践踏?任意折辱?,她带着神奇空间妙手回春,治疗太子奇毒,秒杀整个太医院的庸医!一夜之间,从不受宠的嫡女,化身傲娇太子妃,治绿茶妹妹,打恶毒大娘,治一家安宁,玉玥璃没什么本事,但谁要是想害她,分分钟治的服服帖帖!,但说好的冰山太子,却像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爱妃,本宫这里疼,这里也疼,你快帮本宫瞧瞧……”,玉玥璃无奈,这太子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是碰瓷专业户吗……
太子快走开-玉玥璃, 司北玄-穿越重生

第1章 死人的衣服你也敢穿

“死者确认死亡,死亡时间,晚十点二十二分,”玉玥璃长长叹了口气,摘下口罩,听着外面苦恼的病人家属有些疲惫的捏了捏眉心。

玉玥璃,二十五岁,出生医生世家的她三年前从医学院毕业进入这家医院工作,凭借在医术上的天赋造诣,如今已经是一名首屈一指的名医。

“好了,别难过了,你已经尽力了,”未婚夫徐君辰递给她一瓶水。

玉玥璃接过水,“谢谢。”拧开瓶子灌了一口水,长长舒了口气。稍微清醒了一下,瞥了眼身边的徐君辰,顿了顿,还是没说话,她想起之前在监控里看到的,自己未婚夫跟医院小护士在办公室……

她晃晃头,肯定是看错了。

却不想头越来越昏沉,眼前也越来越模糊。

“玥璃?”徐君辰扶住玉玥璃。

那瓶水?

“你……水……你下毒。”

徐君辰松开玉玥璃,“玥璃,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你是院长的女儿对我的事业有帮助,我才不会要娶你,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只能对不起你了。”说罢,拿起那瓶水都倒进下水道,把瓶子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才扔进垃圾桶。匆匆离去。

玉玥璃看着匆忙离开的背影,视线越来越模糊,她听到了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可是她的眼皮却越来越重,最后彻底陷入昏迷。

……

“你也配做太子妃!”

恍惚间有一个尖锐的声音在耳边叫嚣着,玉玥璃眉头微蹙,费力的睁开眼睛,扫了一眼周围,深褐色檀香雕花床,到处布置的红红喜喜的,一个同样穿着古装的女子正压在她身上扒她衣服,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贱人,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争?”女子一边扒她身上的大红鎏金喜袍,一边咬牙切齿道:“太子妃的位置是我的,这喜服也是我的!”

喜服?

太子妃?

“啊!”似乎是发现她醒过来了,那女子一声尖叫跌倒在地,“你……你不是死了么?你怎么……”

玉玥璃的头突然觉得一阵剧痛,这痛来得快去的也快,还没等反应过来,无数记忆碎片浮现在玉琉璃的脑海之中。

消化了一下脑子里的记忆,玉琉璃这才反应过来,她这是……穿越了?

想到此,结合一下刚刚的记忆,玉琉璃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己穿越附身的这原主本是正室所出的嫡女,却生性懦弱,正妻去世后被庶出的妹妹玉茹从小欺凌不说,好不容易被选中成为了太子妃,没想到大婚前夜居然还被喂了毒药。

真是人善被人欺啊。

玉玥璃冷笑一声,她可是充分体会了这个道理,相信自己未婚夫结果却被毒死,上天给她一次机会,她不会再那么天真了。

有些事,也该改变了。

玉玥璃扬唇一笑,眼中魅惑万千,“我的好妹妹,死人的衣服,你也要敢穿啊,小心招鬼哦。”

“你……你是人是鬼?你不是被我毒死了吗?””玉茹被吓的脸色煞白,不敢相信的看着她,一股寒意顺着脊梁骨直逼后脑勺。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还活着,那可是至毒‘煞’,不是说无药可解的么,怎么可能?

中毒?玉玥璃暗自给自己把了把脉,的确是中毒,但毒素似乎被什么遏制住了。“是啊,我已经死了啊,你不是看着我咽气的么?你怎么不知道我是人是鬼啊?”玉玥璃勾了勾头发,玩味的看着玉茹,一身红衣零落散在身上,像极了一个鬼魅。

玉茹脸色苍白的连连后退,“鬼,鬼啊,救命,有鬼,有鬼啊。”她匆忙的往外跑。

做鬼就做好点,玉玥璃红衣飘然而至,到了玉茹身后,“妹妹别这么着急走啊,姐姐还想跟妹妹叙叙旧呢,””玉玥璃不紧不慢的一把抓住她的手,拔下簪子刺破两个人手上的血管,伤口碰在一起,鲜血交融,“咱们姐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姐姐我一个人走太寂寞了,不如妹妹陪我一起如何?””

“血,毒血,不,不要。我不要跟你一起死。””玉茹脸色大变,挣扎着甩开了玉玥璃的手,但玉玥璃体内毒血已经进入体内,开始融合。

她不能死,她还要做太子妃,要做皇后,她要享受荣华富贵,绝对不能这么死了。

“凭你也配跟我一起死?”玉玥璃换了副表情,冷眸撇着玉茹,一甩宽大的喜袍潇洒转身,阳光下,犹如展翅高飞的凤凰,“今日可是我大婚之日,今日之后,我便坐在你梦寐以求的位置上了。”

“什么太子妃,你以为你还能活过几时?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还活着,但你也活不了多久了。玉玥璃,咱们一起死啊。”身后传来玉茹疯狂的笑声,黑色的血,顺着红唇流下。

玉玥璃冷笑,“我说过了,凭你也配跟我一起死么?我活得,肯定比你长。”

她目光移像桌上,一盆鲜艳夺目的花在阳光下散发着淡淡的香味,这是玉茹送给原主,名曰,“尸莲”,香味淡然却是剧毒,原主不知这花含有剧毒,还为这是妹妹送的唯一一件礼物而欢心,日日精心照顾。

殊不知,花开之日,便是命丧之时。

真是可笑。

玉玥璃记得自小教她中医的奶奶说过,有些花香有毒,但解毒之法也恰好就是毒植本身,这边是所谓的以毒攻毒。

反正已经身中剧毒,死马当活马医,玉玥璃伸手掐下了那多红花塞进嘴里嚼了两下吐掉,花汁咽下去。扭头看着一脸惊恐的玉茹。

这女人虽害了她,但如今要是死在自己房里也说不清了,看着还剩的一朵花,随即摘下来,“张嘴。”

要对付她,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今日小惩大诫也足够她恐惧一阵子了。

“你又想做什么?”玉茹摔在地上恶狠狠的看着玉玥璃。

玉玥璃也懒得解释,直接将花塞进了玉茹的嘴里,强迫她直接咽了下去,玉茹被塞的直翻白眼,最后直接昏死过去。

第2章 胎体中毒

玉玥璃冷哼一声,起身往外走,窗外的阳光明媚的恰好,透过窗纸打在她身上,映照的身上红衣珠翠更加夺目生辉。

既然占用了原主的身子,那曾经欺负过她的人,她将一个一个一个全部讨回来!让她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伸手推开门时,外面传来一阵步伐声,其中还掺杂着兵器与金属碰撞发出的声音。

“玉家众人接旨!”

一群官兵蜂拥而入,为首的是个太监,

玉玥璃眉头微蹙,这些人…………

太监被玉玥璃这一身打扮惊艳到,实在没想到外界传闻的丑女,居然拥有如此美貌,但一想太子府发生的事情,不屑的扫了眼玉家姐妹,尖着嗓子,“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进药师玉段峰未解太子之毒,反令其毒性加重,恐药师玉段峰有害太子之心,故将其家室全部打入地牢,等候发落!钦此!”

什么……

刚刚爬起来的玉茹,脸色苍白的跌坐在地,嘴里喃喃道:“完了,一切都完了。”

千算万算,她怎么都没算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的局面。

“从哪儿看出害太子的?明明就是医术不精。”玉玥璃反而镇定自若,小声嘟囔一声。

那太监听到了玉玥璃的嘟囔,瞥了一眼,“这位姑娘,你刚刚说什么,咱家没听清楚。”

玉玥璃笑了笑,“我就是好奇,父亲进药,堂堂太子就无人试药么?太医院就无人看出药有问题?”

“大胆!太子已经下旨,要将玉家满门抄斩!你……”

“小女今日嫁的,可是太子殿下。”玉玥璃笑眯眯的回答道,“不知道公公可否,要与太子一起治罪?哎呀,我忘了,这不正是太子殿下下令的么?公公你说,我都要嫁与太子为妻,我父亲,何以要害自己女婿?”

那太监楞在那里,官兵们也是两两相窥。

玉茹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鎏金喜服的女人,明明是熟悉的一张脸,但却又让她觉得无比陌生,为什么中毒后,她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丝毫没有了从前的软弱无能?

特别是那双眼睛……

冰冷,又魅惑。

“咳,休得胡言,今日没有太子成婚,只有药师玉家满门抄斩,姑娘这个太子妃自然不作数。”太监大概也觉得玉玥璃说的有道理,但自己毕竟是带着圣旨来的。

这太监的话虽强硬,语气却是犹豫又缓和的,说明还是有机会,“那不如这样,公公你且只带我过去,我去看看太子的病情,若是我能为太子解毒治病,也是一线生机,公公到时候也救太子一命的功臣,若我做不到,到时候直接就地处斩也来得及。”

“这……”玉玥璃的话让这位公公有些心动了,但这玉玥璃听闻是药师世家的废物,能行么?

“太子如今毒性加重,倒是若是不幸……”玉玥璃靠近了公公,小声说道:“怕不知道是太子给我们玉家陪葬还是玉家为太子陪葬……”

“放肆!”公公顿时一声尖叫,抬头看着玉玥璃,又品了品她的话,“那好吧,你随咱家一同去见太子。机会是给你了,能不能抓住,就看你自己了。”

“自然,若是真能医治好太子,公公也是大功一件,这份恩情,我玉家也自然会记一辈子的。”玉玥璃立即跟着公公离开。

“那个废物也会治病?”

相比镇定自若的玉玥璃,太子府里的人简直乱了套,特别是琪怜郡主,三日前太子突然中毒毒发,药石无灵,连太医院的御医都束手无策,一个从未碰过医的女子,居然还大言不惭的说可以救太子?

莫不是得了失心疯吧?

“这定是玉家人拖延时间的法子,将那女子,速速拖下去处死!”琪怜郡主根本没把玉玥璃放在眼中,不耐的白了传话的人一眼。

等着传召的玉玥璃就听到里面有人喊了一句。勾了勾眸子,“是否拖延时间,诊治过才知晓,若是能治好这对太子也是机会,若是治不好,再杀也不迟,我全家都在这里,难不成连点吃断头饭的机会都不给么?”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司北玄眼眸缓缓睁开,寒光乍现,“慢着。”

“让她进来。”

即使已经身中剧毒,但司北玄的声音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威慑力。

“不可!”琪怜郡主不可置信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司北玄,“玄哥哥,那玉段峰医术不精,害你毒性加重,你难道就不怕……”

“她若敢骗本宫,本宫定将她挫骨扬灰!”司北玄冷厉的目光注视着门外,让所有人背后一寒。

太监见此,立即挥挥手让左右侍卫退开,看着玉玥璃眼中充满了期待,“你可别搞砸了,咱家跟你的命可都捏在你手里了。”

给了公公一个安心的眼神,她抖了抖衣袖,然后跟着随侍太监进入了司北玄的寝宫。

“殿下,她来了。”太监小声说道。”

司北玄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玉玥璃此刻才发现,他的眼睛很好看,若是没有这毒的折磨,必定能颠倒众生,是个世间少有的美男子。

她在观察的时候,司北玄也在看着他,对于这个太子妃,他早有听闻,药师玉氏嫡女懦弱无能,奇丑无比,做事和对人都是唯唯诺诺,但现在看着她行礼端庄,垂下的眸中天生会笑一样,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堪。尤其是那容貌,说是国色都称得上。

“本宫怎么不知你会解毒?”司北玄捂着手帕咳了几声,脸色更白了,但那双冷冽的眼睛,却从未从玉玥璃脸上移开,“你可知,欺君可是灭族之罪。”

“玉家现在不已经是灭族之罪了么?”玉玥璃行了个礼,不卑不亢的回答。

“血!是血!”琪怜郡主被手帕上的血吓得脸色巨变。

这姑娘是一辈子没见过血是不是,每月来那么多次也没见叫成这样。

玉玥璃摇摇头,也顾不上选多,立即上前把脉,看了一下他的病情,微微皱了皱眉。

是黛砂。

只是这分明是母体怀孕时中毒,所以孩子生下来便体虚,体内存毒,但这贵为太子,太医院的御医应早就了解,各类灵药补补也就能抑制,怎么如今毒素却不减反增?

“若是你救不了玄哥哥趁早说出来!若是……若是玄哥哥有了什么意外,我定让你生不如死!”琪怜郡主从未把这个无能太子妃放在眼里,见她蹙眉,心里更没底了。

她父亲都治不好,她能行吗!

第3章 开挂的人生

“郡主且放心,我这条命我可宝贝的很,绝对不会搭在一个男人身上。”玉玥璃起身舒了口气,故作毫不在意的看着琪怜郡主,“现在,请郡主安静一些,吵到我的思绪不说,也会吵到你的玄哥哥。”

“你……”

“琪怜”。”司北玄声音不大,但充满了力量感,气的琪怜郡主恨恨的看了一眼玉玥璃。正准备让司北玄让她滚,却发现司北玄脸色一白,整个人晕了过去,气息比刚刚更加微弱了,屋里的人顿时更慌了。

“太子殿下!”

喂,别死啊,咱俩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若死了,她不得给陪葬啊。

而且,这么帅的大帅哥呢,可不能在她眼皮子死了。

玉玥璃咬着手指在榻前来回徘徊。治疗这毒,需要什么药材?问题这时代又么?

“炙甘草,”玉玥璃说着药材的名字。

“嘶——!”

刚想到草药的形状,突然一束强光将她吸了进去,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带到了一个虚拟空间。

“这里是……?”玉玥璃好奇的走上前。“又穿越了?”

然后她被眼前的一幕震惊的长大了嘴巴!“药,中药,西药,好全啊,嗷——是我的设备!”

我去,这简直就是个超大号的外挂啊。爱了爱了!

但时间紧迫,已经顾不上研究怎么回事了,她赶紧从中药区开始抓药,把药包好,从西医区又拿了一套手术刀,一针麻醉剂。正发愁自己该怎么出去的时候,光波再次将她吸了进去,下一秒她抱着一大堆东西,又站在了原处。

但所有人在围着司北玄打转,根本没注意到她在干什么。

一个个围得水泄不通的是嫌死得不够快么,“别围在这里,该干什么干什么,保持空气流通。”

但这些人根本就不听她的,玉玥璃冷道:“你们都想看着太子死吗?”

随侍太监两两相窥,立即将所以的奴婢全部遣到了殿外。

“还有你也出去。”玉玥璃看着琪怜郡主。

“我堂堂琪怜郡主,还轮不到听你的命令!”琪怜郡主非但不走,但故意坐在床边,看着眼前的玉玥璃身上的红色嫁衣,心中更加厌恶。

玉玥璃蹙眉,伸手在司北玄身上几个穴位上摁着,“你要留在这里可以,不许说一句话,不许叽叽喳喳,给我打下手。”

“你竟敢命令我?让本郡主给你打下手?你也配?”

“出去!”

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司北玄在玉玥璃的救治下,悠悠醒来,琪怜郡主知道司北玄说出的话无人敢违,她临走时还不忘瞪玉玥璃一眼,她没想到她从小到大朝夕相处的太子哥哥竟然会对这个女人如此信任,醋意油然而生。

“你要是治不好我玄哥哥,我定将你挫骨扬灰,”琪怜郡主愤恨的离去。

“等会儿,让人把这药煎好,三碗水熬成一碗,”玉玥璃把药塞给琪怜郡主。

“你……”琪怜郡主气得脸通红。

“这是你玄哥哥的救命药,出一点差错你诬陷我成功了,你玄哥哥命也没了,”玉玥璃提前给这姑娘打预防针。

琪怜抓起药愤愤转身离去。

玉玥璃走到床边,伸手撩开了他的衣服,这毒会从内至外侵蚀人体,虽然被那些溃烂伤口覆盖的面目全非,但还是隐约可以看得出腹肌的存在。

玉玥璃治疗过不少这样可怖的病患,但溃烂成这样还能面不改色没有日日哀嚎的,她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个厉害的角色。

或许本身中这‘黛砂’之后还能活这么久,本身就是个厉害角色。

这些毒疮都要祛除,这都是病灶,玉玥璃拿出那针麻醉剂。

“这是何物?”司北玄立即问道。

“解毒的过程可能会很疼,这是麻药,打入体内会让局部失去痛感。”玉玥璃解释道。”

“本玉不需要,你要怎么解毒就直接开始吧。”

好,果然是条汉子。

人家不需要,玉玥璃也不想浪费,反正等会儿肯定用得上,玉玥璃耸耸肩,拿出医用碘酒他溃烂之处清洗。

“嘶——”司北玄紧皱眉头身体里仿佛有蛇蚁在爬,刺痛入骨。

“我就说会很痛的,你还不信。要不要给你来一针麻药?”

司北玄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语气虚弱了许多,”继续。”

玉玥璃无奈的抽了抽嘴角,这孩子这么顽固的么?得,不给你打针了行不?玉玥璃换了麻醉喷雾,小心翼翼的喷在他的伤口上。

司北玄觉得身上的刺痛在慢慢的减弱,不由多看了玉玥璃手中的东西好几眼,这些年他见过不少御医,但没有谁的治疗方式跟她相似,这个女人,到底是从哪学的本事?

然后他就看到玉玥璃带好一双白手套,掏出了一把刀,“这又要做什么?”

“这些毒疮都是病灶,都得一一剜去才好,刚刚让你打麻药你不要,现在你继续啊。”玉玥璃幸灾乐祸的冲着司北玄一笑。

司北玄虽然气恼,但却莫名觉得玉玥璃这调皮可爱的模样很是生动,一下子连气都没了一半,或许跟这样的女子度过余生,也并非不是难以接受的。

许久之后,毒疮被剜去,毒血已除,玉玥璃小心翼翼的处理伤口,敷上药膏,然后用纱布一层层包裹住,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晶莹的汗珠,手臂酸疼不止。

等都处理好了,扭头一看人忽然闭上眼,一脸安详,脸色苍白表示失血过多。

等会儿,该不会没挺过治疗?她就说这里医疗环境太差,周围都是细菌的。

“喂!你不会死了吧?”玉玥璃看司北玄渐渐没了动静,用手捏了捏司北玄精致的脸,啧啧了两声,“皮肤不错啊,长得挺帅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司北玄突然睁开了眼睛,深邃的眼眸看着眼前这个大胆的女人。

敢捏他的脸?他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个。

“没什么,”玉玥璃连忙抽回手,被他这个眼神,看的心脏微微加速。

结束了吗?好像没有他想的那么疼,或者说,他根本没感觉到疼痛。

司北玄起身,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轻松了不少,折磨着他的疼痛也没了,没想到这女人竟然真的可以替自己解毒,看来是他小看了这个女人了。

而殿外则是熙熙攘攘的一片。

玉段峰一直跪在殿外,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心里一个劲的念叨着完了,一切都完了……”

第4章 断绝关系

玉玥璃有几斤几两他心里是最清楚的,长这么大,他从未教过她医术,这次玉家算是要完了。

“玉段峰,我告诉你,你女儿要是治不好玄哥哥,本郡主定要将你千刀万剐,让你们玉家断子绝孙,”琪怜还在骂骂咧咧的。

“吵什么吵?不知道这样影响病人休息吗?”玉玥璃推开殿门,琪怜郡主立即迎了上去。“我的药呢?”

琪怜满眼的希望,却在见到玉玥璃的时候瞬间破灭。

玉玥璃手上带着的手套上沾着血迹,玉父瘫坐在地,琪怜郡主怒火从心底蔓延上来。

“来人,给我把这个害死太子的贱人给我抓起来!”琪怜郡主气急败坏的指着玉玥璃,见她身上全是血,便认为司北玄已经死了。

玉玥璃眼看着侍卫们朝他们走过来,后退两步,等会,她就是要个药而已。

“住手!”就在侍卫们准备动手时,司北玄虚弱的从房间里走出来,声音低沉却十分悦耳,“太子妃玉玥璃救驾有功,免其玉氏一族之死。”

太子的毒已经解了?

众人一惊,而后惊奇的看着满身是血的玉玥璃,而玉段峰更是惊讶,他知道自己的女儿什么都不会,但她却实实在在的解了太子的毒,打了整个御医院的脸。

“你……竟然解了玄哥哥的毒!”琪怜郡主不可置信的看着玉玥璃,御医和这天下第一药师都解决不了的毒,竟然被这个传闻中那个无能的女人解了。

“怎么?你不高兴啊。”玉玥璃冲着琪怜笑了笑,“我的药呢?”

琪怜反应过来,“药,药呢,快点拿给玄哥哥!”看着侍婢手里的药碗,赶紧一把夺过来,小心翼翼的端进屋内,“玄哥哥,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么?”

司北玄摇了摇头,脸色比之前红润了许多,显得更加俊美非凡。

“果然是药师的女儿,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啊!玉药师,你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啊。”见她解了毒,有些墙头草已经开始巴结了,玉父还处于震惊中,痴痴的望着曾经毫不起眼的女儿,“玥璃,你的医术,跟谁学的,你怎么能解这奇毒?”

奇毒?

玉玥璃嘴角抽了抽,这时代医疗水平多落后?

“今日本宫病愈,加之迎娶玉小姐,只因本宫体虚无法成礼,待日后自会补给爱妃婚礼,今日起太子妃入住‘馨苑’,赐黄金百两,珠宝首饰。”司北玄看了玉玥璃一眼,突然觉得这个女人还挺有意思的,并没有传闻中那样不堪。

司北玄让婢女把玉玥璃带去换衣,随后让人将她送去了馨苑。

馨苑算是这太子府除了太子所居的正苑外最大的别院,一砖一瓦都彰显了人民币。

看来那个太子还不算太讨厌,起码还知道知恩图报,而且,还很有钱!

“玉玥璃正参观自己院子,揣摩这放现代能兑换成多少人民币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玥璃!”玉父扶着玉茹走了进来,满脸都是着急与心疼,“你医术高明,快给你的妹妹解了毒吧!”

玉茹声音无比虚弱,“姐姐,救救妹妹,妹妹……还不想死。”

毒性加身,百蚁蚀骨,她整个人抖得犹如风中柳絮,弱的随时都会随风飘走似的。

玉玥璃冷笑,看了她一眼,“这毒,妹妹不是比我更了解吗?”

原主在家中卑微的生活了那么多年,从小到大,玉茹对她轻则辱骂,重则揍打,还下毒害死了原主,玉父都像没看见似的,任由她胡作非为。

现在她已经让全家免了死罪,她觉得现在不论是原主还是她都不欠他什么了,而如今他居然还想为了一个杀人凶手,来求她救命。

真是可笑!

“玥璃,你这是开什么玩笑?你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你的妹妹死在你面前吗?”玉父震惊的看着面前的玉玥璃,这个女儿,丝毫没有了当初的唯唯诺诺,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

“想让我救她是吧。”玉玥璃冰冷的眼神,缓缓看向玉茹,一字一句开口,“除非你这个好女儿,好好跟我讲一下,这毒是怎么中的!”

这些对她下毒的至亲之人,她不会再犯第二次错误了!

残害太子妃!夺其身份!

玉茹脸色更白了,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意味着她将死路一条。

“姐姐说笑了,妹妹也不知这毒是如何……”

“既然不知道,那就请回吧。”玉茹话还未说完,就被她冷冷打断,死不悔改的绿茶!玉玥璃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

“你这是什么话?”玉父震怒。

“来人,送客。”玉玥璃长袖一挥,转过身去,不想再看到他们令人厌恶的脸。

“哎,怎么说,她也是你的妹妹。”玉父叹了口气,“是你唯一的妹妹。”

玉茹也哭得梨花带泪,连连跪下磕头,“是妹妹迷了心窍,猪油蒙了心,才会想到去害姐姐,我知道错了,姐姐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以后都不会了。”

“你怎么能这么多,玉茹你太让为父失望了。”玉父震怒。

玉玥璃冷笑,等的就是这句话。

“你走吧,你的毒早就解了,我喂你吃的花便是解毒之法,以毒攻毒,今后,我也没你这个妹妹。”

解了?

玉茹一下子愣了,玉玥璃强塞给她的那株花,她还以为那是玉玥璃喂给她的毒呢,顿时松了口气。但眼看着玉玥璃如今成了名正言顺的太子妃,还解了太子的毒,嫉妒胜过了感激。

她凭什么,她凭什么得到这一切,不过是下贱的坯子而已,凭什么能做太子妃。

“玥璃……”听到玉茹的毒解了,玉父也松了口气,看着面前的大女儿,想要挽回些什么,“这么多年,委屈你了。”

现在道歉有什么用?

原来的玉玥璃已经听不到了,“父亲给了生的权利,但这一次,我还了父亲一命,也还了玉家一命,我们彼此两不相欠,玉药师若觉得愧疚,就回去好好管教一下你这女儿,学的拿点药理医术不去治病救人反倒去杀人,若是传出去,玉家名声可就全毁了。”

玉父浑身一颤,玉药师,真是今时不同往日了,这个女儿,真是变了,竟连一声父亲都不愿意喊了么?

出嫁从夫,她如今,已经是太子妃了。

小说

邪王专宠全才妃-千璃月, 南宫昊-穿越重生小说

2021-1-1 5:44:07

小说

代嫁娇妻暖心宠-宋安歌, 陆君城-总裁豪门小说

2021-1-1 5:46:4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