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恨爱情太残忍-简丹, 秦越-婚恋生活小说

长辈安排,嫁他为妻,一心为家,却遭抛弃!丈夫带着好友出现在面前,摔碎她珍贵的玉佩,残酷的将她踢出家门。恨意顿生,她甘愿做一个男人的情人,只为报复那对渣男渣女。本以为不会对男人动情,却发现在不知不觉中,丢了心!害怕付出,换回伤害,一次次的逃避,一次次的磨难,终究看清自己的心。学着释放,学着接受,学着去爱……却发现原来只是一个局,而她是局外人!她站在高处,俯视人群,讥笑自问,为什么要这般对她?!纵身一跃,自嘲的笑声在天际回荡,身穿白裙,宛如坠落的天使……
只恨爱情太残忍-简丹, 秦越-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离婚

简丹低着头,神情淡然的看着手中的离婚协议书,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讥笑。

真的就这么迫不及待吗?爷爷刚走,就提出离婚!人,真够现实!

抬起头,简丹看向坐在对面的男人,恍如隔世!心田不禁流过一抹苦涩,三年,结婚三年,但终究没有看透这个男人。

男人慵懒惬意的正坐在沙发里,双腿随意交叠,神情不耐烦的看着简丹。

“简丹,以前你说为了爷爷,我们不能离婚,现在爷爷不在了,可以离婚了吧?”男人漆黑的眼眸厌恶的瞥了一眼简丹,不耐烦的催促着,似乎多说一个字都不行。

简丹苦笑一下,“你就这么着急吗?爷爷刚下葬!”

是,就在今天早上,她们才送走爷爷!

“简丹,我等这一天等了三年,你说我能不急吗?”男人冷笑一声,阴沉的神情让人不寒而栗。昔日伪装出来的温情荡然无存。

简丹撇开目光,不愿去多看一眼这个男人。爷爷?那可是他的爷爷,他竟然可以这般无情!

“离婚可以,但必须过了百天,要不然爷爷不会安心。”简丹不想去和这个男人有再多的纠缠,冷冷的提出要求。

她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只有爷爷一个人看好,如今爷爷不在了,与其守着这份没有爱的婚姻过下去,不如放手!

男人讥讽的看着简丹,恶言不留情面的脱出而出,“简丹,收起你虚伪的嘴脸,爷爷不在了!”

简丹猛然抬头看去,脸色冰寒几分,“罗锦祥,那可是你的爷爷,你的亲爷爷!”

“对,那是我的爷爷,所以你紧张什么?”罗锦祥冷嘲的看着这个虚伪的让人恶心的女人。

简丹被罗锦祥的冷漠深深震慑到,这个男人太无情了,无情的让人害怕!

“我说了,离婚可以,但必须等爷爷过了百天。罗锦祥,我想你不会连一百天都等不及吧?”简丹说到最后,投给男人一个鄙睨的冷笑。

罗锦祥身体向后靠去,脸色阴沉,语气不悦的警告道:“不可能!简丹,现在离,你还可以体面一些,要不然……”

“要不然什么?”简丹不禁问道。

罗锦祥冷笑的扯扯嘴角,目光含冰的瞪了一眼简丹,随手将面前的一个信封丢到简丹面前。

简丹疑惑的看了一眼罗锦祥,后拿起信封,缓缓拆开。

嗡!大脑一片空白,拿着信封的手一抖,信封里的照片散落一地。

照片上的人赫然是她,下身虽然盖着被子,但不着一物的上身赤果果的裸露在外。

让自己冷静一下,简丹回忆起那天的事情。

爷爷突然离世,自己难过的紧,好友徐敏约自己去酒吧散心,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喝醉,等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衣不蔽体的躺在酒店房间里。但她可以确定没有被人侵犯!

简丹压下心底的慌张,不急不躁的解释道:“这能说明什么?”

“简丹,你这么聪明,难道不知道这能说明什么吗?身为有妇之夫,外面偷人,你觉得照片曝光出去,会怎样?”罗锦祥声调提高,目光冷漠的看着她。

“罗锦祥,你卑鄙!”简丹气急,愤愤的瞪着罗锦祥。

“我卑鄙,你呢?还不是下贱的出去找男人!”罗锦祥难听的话不断传入简丹耳中,异常刺耳。

够了,结婚三年,自己努力扮演好一个妻子的责任,即使这个男人从来不正眼看自己。

本以为会和平分手,想不到……

“好,离婚!”简丹面色苍白,紧咬着双唇,目光冷冷的看着罗锦祥。

第2章 挑衅

罗锦祥面色缓和许多,低沉的催促道:“那就签字吧!”说着朝简丹的面前推了推离婚协议书。

简丹看都没有去看一眼罗锦祥,拿起笔,就要签下自己的名字。

而罗锦祥嘴角已经勾起一个大大弧度,马上就可以解脱了,真好!

可是在这时候,简丹收住笔,抬头看向罗锦祥,神情淡漠的问道:“我的玉佩!”

玉佩,是当年自己的爷爷作为定亲礼物送给罗家的,如今两个人都要离婚了,这玉佩本该还给自己。

罗锦祥愣住了,没有想到简丹会在这时提出这个要求,而那块玉佩自己早就送给了徐敏,自己的小情人。

罗锦祥的表情全部落入简丹眼中,他把玉佩弄哪了?先不说玉佩很值钱,光是赋予的意义,让她就很宝贵!

当即,简丹焦急的追问道:“玉佩呢?”

罗锦祥被追问急了,恼火的说道:“丢了,我给丢了!”

“罗锦祥,丢了?你明明知道那玉佩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你竟然丢了?好,你既然这么对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平静的简丹顿时疯了一般,激动的揪着罗锦祥的衣袖,大声质问,眼泪不争气的落下。

罗锦祥眼中闪过厌恶的神色,厌恶的抽回自己的衣袖,不耐烦的低吼道:“简丹,你疯了啊!不就是一块破玉佩,你不就是想要讹诈些钱……”

啪!

简丹扬手愤然打向罗锦祥,美丽的大眼睛噙着满满的泪花,一字一顿,艰涩的指责道:“罗锦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外面有人,你想要离婚,做梦!”

说完,不去多看一眼罗锦祥,转身朝着卧室走去。

罗锦祥,不是我狠,只怪你太过分。虽然我们之间没有爱情,虽然我们之间并非出于自愿。但是这三年,我尽了一个妻子该有的所有责任和义务。可为什么连你起码的尊重都换不回来呢?

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打湿衣衫。

罗锦祥双眸喷火,怒视着简丹挺直的后背,怒声吼道:“简丹,你TMD敢打我!这婚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

砰!

简丹听着房门重重合上的声音,整个人无力的瘫在地上!

夜,来临!

简丹无助的坐在落地窗前,眼神迷离的看着外面的一切,心,越来越沉!

急促的电话铃声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的拨打过来。

终于,让简丹有了反应。她缓缓的从地上起来,因为长时间没有动过,所以双腿麻木,猛地起身,差点摔倒在地!

“喂!”一张嘴,沙哑的声音传来,引来对面一阵得意的娇笑。

“徐敏?!”简丹听出声音,秀眉蹙起。

“是我,简丹!怎么样,签了离婚协议了吗?”徐敏嚣张得意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怎么知道?”简丹隐隐发觉了一些什么,但是她不愿意相信。徐敏可是她最好的姐妹!

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当徐敏说出真相的时候,简丹整个人失去生机,不相信的喃喃自语,“不可能,徐敏,这不是真的!”

“哈哈,怎么不可能啊?简丹,再过四个月,你就会看到我的宝宝,到时候你就会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徐敏得意的炫耀着。

“为什么?徐敏,为什么是你?”简丹终究不愿相信这是现实。

“为什么?嗯,因为我爱罗锦祥。简丹,其实你真够傻的,你觉得我徐大小姐凭什么跟你这个无名小卒做朋友?还不是为了方便我和罗锦祥约会啊……”

简丹大脑嗡嗡作响,徐敏后面的话根本没有传入耳中,只是徐敏最后一句警告落入耳底,“简丹,给我滚出罗家!”

第3章 应声而碎

好吵!

简丹蹙起眉头,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大脑还处于放空状态,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只听外面传来熟悉的女音,“这些,还有这些,通通丢掉!对,一件都不要!”

“谁?是谁在自己的家里!”简丹着急起身,来不及穿鞋,光着脚丫,披头散发的跑了出来。

站在楼梯上,她看到徐敏趾高气昂的指挥着一些工人,将家里的东西丢了出去。

“徐敏,你干什么?”简丹不悦的厉声喝道。

听到声音,徐敏不仅不慌张,反而露出挑衅的冷笑,狂傲的说道:“丢垃圾!”

简丹脸色一沉,不悦的呵斥,“徐敏,这里是我家!”

徐敏带着胜利着笑容赞同的点着头,轻声说道:“是,这里以前是你家,但从现在开始,这里是我家!简小姐,你是不是可以滚了?”

“徐敏,你一个第三者的身份,有什么资格让我滚?该滚的是你!”简丹冷冷的反击回去。

“咯咯咯!”徐敏娇笑起来,突然眼眸射出一道阴狠的冷眸,冷冷的盯着简丹,“简丹,你以为不签字,就不能离婚吗?婚内出轨!”

“我没有,是你,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简丹大声否认,目光愤愤的瞪着她,“想要当罗家少奶奶,徐敏,这辈子你休想!”

“哈哈,好呀,我就让你看看我是不是做梦了!”徐敏得意的笑着,笑声传入简丹耳中格外的刺耳。

简丹憎恨的瞪着徐敏,突然看到她的胸口有一块玉佩丢了出来。

玉佩!那是她家的玉佩。想不到罗锦祥竟然把玉佩送给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当即,简丹好像失去理智一样,猛然扑向徐敏,伸手去抢戴在她脖子上的玉佩。

徐敏没有想到简丹会有这样的举动,吓得脸色煞白,频频后退,尖叫出声,“啊!”

砰!一只结实的手臂突然出现,用力拉住扑向前的简丹,愤然丢在地上。

“宝贝,没事了,没事了!”罗锦祥无视摔在地上的简丹,一脸关心的安抚着徐敏。

徐敏窝在罗锦祥怀中,低声哭泣着,“锦祥,我……我没有想到简丹会这么恨我,我只是想要她成全我们,我们是真的相爱!”停了一下,徐敏一脸哀求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简丹,“简丹,求求你,就成全我们吧,你需到什么,我都答应你!”

简丹看着判若两人的徐敏,心里一直冷笑,好强的演技啊。不去演戏真是浪费过人的天赋了!

“宝贝,别去求这个蛇蝎女人!”罗锦祥心疼的拉起徐敏,憎恶的看着简丹,抬脚踹在简丹的胸口,无情的丢出一个字,“滚!”

简丹只觉胸口一疼,整个人倒在地上,半天呼吸不畅,脸色开始变得黑紫。

然而,罗锦祥看都没有看她,一双眼睛紧紧的看着徐敏,不停的说着关心的话。

徐敏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窝在罗锦祥怀中娇嗔着。

好一会儿,简丹才缓过劲儿,声音冷冷的说道:“还我玉佩!”

“玉佩?!”徐敏重复一遍后,恍然大悟,低头看向胸前的玉佩,精致的小脸露出邪恶的坏笑,“你是说这块吗?”

简丹没有话,但眼睛却直直的盯着,无疑已经说明!

徐敏娇巧的看了一眼罗锦祥,好声说道:“锦祥,既然简丹要,我们就还给她吧。”

“宝贝,你就是太善良了,所以才……”

“好了,这次听我的!”徐敏浅笑着制止住,美眸一转,摘下玉佩,伸手递给简丹。

简丹微微蹙着眉头,心里暗暗惊讶,徐敏会这么好心,轻易还给自己?带着质疑,她伸手去接。

Pia!

玉佩应声而碎!

第4章 是她

安静,气氛顿时变得很诡异!

徐敏立刻装出一副歉意的表情,自责的看着简丹,随时要哭出来样子,“简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我……”

罗锦祥急忙出声安慰,“宝贝,不哭,不自责,就是一块破玉佩,没事!”

破玉佩?!

简丹苦涩一笑,玉佩是奶奶给爷爷的定情信物,爷爷为了祝福自己,特意将奶奶的玉佩交给自己,而自己又那么傻的送给罗锦祥。

原来自己视为宝贝的东西,在他的眼中不过是一块破玉佩。

可是你知道吗?那是爷爷留给我唯一的东西,却被你给毁掉了!

徐敏,你太过分了,抢了我的老公,毁掉我的玉佩!

恨,从来没有这般恨过的简丹愤恨的瞪着幸灾乐祸的徐敏,“既然你们无情,我又何必有意!”

简丹眼底闪过一抹同归于尽的狠劲儿,猛然起身,朝着徐敏的肚子撞去。

然而,她还没有碰到徐敏,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咚!重重的砸在地上!

罗锦祥怒发冲冠,大步流星的走到简丹身边,浑身散发杀气,“找死!”

话音落下的瞬间,罗锦祥又一脚狠狠的踢在简丹的小腹上。

“嗯!”简丹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不停的从额头上滴落下来,痛苦的发出低吟。

然而,罗锦祥并没有就此放过她,一脚接着一脚,好像在踢垃圾一样,一步一步的将简丹踢出大门!

咚!再次重重的跌落在台阶下,额头撞上台阶,鲜红的血液瞬间染红半个脸颊。

“别让我再看到你,否则下场一个字,死!”罗锦祥无情的撂下狠话,转身甩上大门,不去理睬受伤的简丹。

“锦祥,我们这样对简丹……”房间内传来徐敏担忧的声音。

“宝贝,别管她。那种女人活该这样!”罗锦祥冰冷无情的声音传入简丹耳中。

本来就陷入仇恨的简丹更加愤恨,目光阴狠的盯着天空,可是却觉得一片迷糊,随即晕了过去。

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席卷着暴雨,顷刻而来,无情的风雨冲击着简丹。

简丹无助的躺在街道上,没有人去理会她的死活。不知道被大雨淋了多久,她缓缓睁开眼睛,素净的脸颊上露憎恨的苦笑。

艰难的从地上挣扎的起来,左右摇晃,好不容易站稳!

迎面突然射来一束刺眼的亮光,简丹来不及多想,只听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便是一阵不悦的咒骂声!

而简丹再次无力的摔在地上,晕了过去!

车上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查看了一下简丹,慌里慌张的前去汇报,“老板,人晕过去了!”

坐在后排的男人声音清冷的吩咐道:“送去医院!”

“是!”司机不敢怠慢,急忙转身抱上简丹,小心的放在副驾驶位置上。

坐在后排的男人微微挑眉看去,原本沉静无波的眼眸闪过一抹惊讶,是她!

简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满眼的雪白,还有浓浓的消毒水味。

医院!她第一反应想到的。

是谁送自己来医院的?简丹努力回想着,可是脑海中却是一片空白。想要起来,可是刚一动,额头上立刻传来一阵刺骨的痛。

小说

谁寄人间白首-温晴, 贺景辰-婚恋生活小说

2021-1-1 5:20:03

小说

一朝邂逅一生痴-吴同心, 严瑾-总裁豪门小说

2021-1-1 5:23:1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