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娇妻有点甜-林杳夕, 纪景修-总裁豪门小说

林杳夕被陷害离婚,扫地出门,狼狈之际被纪景修救下,,不料想对方竟是知名影视SL的老总。,她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复仇良机,当即扒上纪景修。,“纪总,我想做演员。”,纪景修挑了挑眉,看着面前斗志昂扬的小女子,嘴角挂上一丝玩味。,“可以,签了这张卖身契吧。”
影后娇妻有点甜-林杳夕, 纪景修-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有苦难言

“杳夕,你看今天的热搜了吗?你和……程西,你们是真的吗?”

“什么真的?”林杳夕迷迷糊糊的拿着电话,脑袋还处在睡眠的状态。

死党乔澄澄咬了咬牙,一口气说道。“就是你们俩睡了的事,已经上了热搜了。”

“我和谁……睡了?你说什么?”

“你和程西啊,你赶紧去微博看看去吧。”

听着里边的忙音,林杳夕愣了一会,下一秒便抽风似的从床上跳了起来。

哪个王八蛋造的谣,居然把她和程西扯到了一起。

林杳夕颤抖着点开微博,看清内容,眼前不由发黑。

热搜第一位写着‘前经纪人和新经纪人的那些事’,照片上的人正是她丈夫的现任经纪人程西,两人并排躺在床上,姿势十分的暧昧,引人遐想万分,更可怕的是,不到十分钟的功夫,这条消息就已被转发了500多万次。

这怎么可能,她和程西连话都没说过几回,怎么可能睡到一起,这一定是P的,一定是P的。

她是丈夫的前任经纪人,比谁都清楚舆论的可怕,眼见消息仍在被不断转发,脑袋不由嗡嗡直响。

她使劲在腿上掐了一把,希望能保持冷静,接着便打开了电脑,只要能找出p的痕迹,她就能为自己正名。

手指刚碰到按键,外边便响起了熟悉钥匙声。

是尤生回来了吗?

林杳夕看了一下表,才凌晨五点,他怎么回来的这么早,难道他也知道了微博的事?

应该不会。

尤生很少看这些东西,他的微博一直都是她在打理,一定是戏提前杀青了。

林杳夕迅速安慰了自己,披上睡衣迎了出去。

咔嚓一声轻响,房门开了。

一个身材颀长,面容俊美的男人推门走了进来,狭长的眼睛毒舌一般的盯着她。

林杳夕心里一沉,仍笑着抱住了他的胳膊。

“尤生,真的是你,不是说月末才回来了吗?”

一个年约四旬的女人从外边挤了进来。

“你是怪我儿子回来的早了?”

林杳夕的脸色不由僵住。

“妈,您……您怎么也来了。”这个人她的婆婆,叫张秀梅,是个厉害的角色,林杳夕一直都有些怕她。

“我儿子都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了,我能不来吗?”张秀梅连鞋都没换,便径直进了屋。

林杳夕心里很不舒服,不由求助般的看向了沈尤生。

沈尤生厌恶的回了她一眼,忽然抬手,甩出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林杳夕,收起你那恶心的纯情吧,你该知道我为什么回来。”

林杳夕被打的剧烈摇晃了一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尤生,是不是因为那条微博,我是冤枉的,一定是别人P出来的,我和程西都不熟悉,怎么和他……”

“你给我闭嘴。”沈尤生脸色狰狞的喊了一声,将几页纸甩在了她的脸上。“不熟,程西难道不是你的学弟吗,你们俩在一个学校毕业,你竟然告诉我你们不认识。”

林杳夕的眼眶霎时便红了,抱着沈尤生的大腿道。“就算是一个学校毕业的,我也不可能全都认识啊,尤生,你要相信我。”

张母一把薅住林杳夕的头发,把她拉到了一边,口沫横飞的骂道。

“贱人,你少给我狡辩,连照片都被人拍出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儿子现在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你知不知道这对他的影响有多大,识相的就赶紧发微博承认,然后滚出我们张家。”

“妈不是这样的,我真的没和程西做过……”

林杳夕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又重重的挨了一下。“没做过为什么床上的人是你,你要是不承认也行,那我们就去找你父亲,让他辨认一下,这究竟是不是他生下的贱种。”

听到要找父母,林杳夕顿时慌了。“妈,求你了,千万不要告诉他。”

张母冷笑了一声。“我也知道你父亲心脏不好,肯定受不了这个刺激,你要是想他好好的,就赶紧发微博认错,不然,我现在就打电话。”

“尤生,我……”林杳夕紧咬着嘴唇看向了沈尤生,委屈的泪水夺目而出。

沈尤生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向了落地窗。

“林杳夕,你少跟我装可怜,现在你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按我妈说的做。”

林杳夕只觉天旋地转,万念俱灰。

血腥的味道流入了喉咙,终于让她清醒过来,若父亲知道这件事肯定得气晕过去。

许久,她艰难的说道。“好,我发。”

“那就快着点。”

张母冷着一张脸站在旁边监督,沈尤生则面向窗外,看不到表情。

目光在那挺拔的背影上扫过,眼前已然模糊。

揉了揉眼,林杳夕点开微博,麻木的写下了一行字。

我对不起尤生,对不起爱他的影迷,我会一力承担过错,和沈尤生先生解除婚约。

看到内容,沈尤生嘴角上扬,勾出了一丝冷笑。

“很好。”他合上手机,对门口的保镖吩咐道。“来人,把这个贱货拉出去。”

“尤生……”

两名保镖根本不给林杳夕说话的机会,抓小鸡一般的将她扔到了门外。

看着渐远紧闭的房门,林杳夕脚下一个踉跄,从楼梯上滚落下去。

一阵剧痛,人便失去了知觉。

“你醒了?”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响起一个低沉且带着一丝冰冷的声音。

林杳夕缓缓睁眼,一双狭长的眼睛映入了眼帘,眼睛的主人面容犹如刀削斧凿,俊美冷毅,眼眶微微有些塌陷,给人一种深邃之感。

“是……是您救了我?”

她费劲的坐了起来,周遭的一切都很陌生。

男人在床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笔挺的裤线给人一种冷冷禁欲的感。

“你倒在了我的门口,救你只是顺手。”他淡淡说道。

“不管怎样,都该谢谢您。”

林杳夕感激的点了下头,便下了床。

“如果没事我就不打扰了,不知先生可否留下姓名,林杳夕必找机会报答。”

话刚说完,就觉天旋地转,不受控制的摔向了地面。


第2章 他竟是纪景修

一双大手从肋下穿过,将她抱在了怀里。

“不想死,就给我照麻烦就乖乖回去躺着。”

他不由分说的抱起了林杳夕,把她放回了床上。

“不想死就乖乖躺着,再过一个小时会有人来照纪你。”

淡淡的古龙水味充斥了林杳夕的鼻腔,也让她的脑袋更加的混沌。

“谢谢你,那就……打扰了”

脑袋里越来越晕,并伴着阵阵轻微的恶心感,这个样子别说是走,就连睁眼都很困难。

男人哼了一声,放开了林杳夕,空气中的清新味道也随之消散。

“我还有事,要出去,有什么需要你可以和王姨说。”

一阵穿衣服的窸窣声后,脚步渐行渐远。

林杳夕估计他应该是走了,既然对方说自己倒在他的门前,那他们就应该住同一栋楼,这里位置极好,住的人不是明星就是政界要员,不管他是什么身份都不会简单,自己在这里会不会连累他。

她想给乔澄澄打个电话,却发现手机竟然没有带出来,不知微博上闹成什么样了,一想到那张照片,林杳夕的头便更疼。

她抱着脑袋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事,在床上翻滚了一会,人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很沉,也很不安生,她梦到沈尤生拿着刀指着自己,说她不忠,又梦到自己抱着程西求欢,转眼画面又是一变,沈尤生的粉丝们高举着火把,要把她烧死。

“啊!不要!”

林杳夕大叫着坐起来,冷汗竟已出了一身。

“小姐,你怎么了?”

一阵细碎的脚步,外边跑进了一个五十左右的阿姨,穿着干净,质朴,样貌十分的慈祥。

“我……我没事,您是?”

阿姨体贴的扶住了林杳夕,微笑着说。“我是这里的佣人,您叫我王姨就行。”

原来她就是王姨。

“谢谢王姨了,您去忙吧,我能照纪自己。”

“小姐伤的可不轻,先生之前找大夫给你瞧过,说是轻微脑震荡,我这就给您倒水吃药。”

林杳夕愣了一下,那人竟然找医生给她看了病,又结合了一下自己的症状,确实也很像是王姨说的那样,便心怀感激的接下了药。“太谢谢你们了,如果有机会,我会好好报答的。”

“要谢就谢纪先生吧,我只是奉命行事,小姐不用放在心上。”王姨看着她吃下药,又说。“大夫特意叮嘱不能吃油腻的,我给小姐熬了粥,您稍等一会,我这就给你端上来。”

“等一下。”林杳夕伸手抓住了她,温和的说道。“其实我并不认识那位先生,王姨能告诉我他的姓名吗?”

王姨站住了脚,颇有些自豪的说道。“先生姓纪,叫纪景修,小姐可能不认识先生,但他公司里的大明星,你一定听过,比如……。”

后边的话林杳夕根本没听,光是纪景修这三个字,就足以惊掉她的下巴。

他竟然是艺人们挤破脑袋都想进的SL影视总裁纪景修?

作为一个经纪人兼艺人的老婆,她怎么可能没听说过纪景修,甚至在几个月前,她还动过脑筋想把沈尤生也弄进去。

但凡在影视圈混过的都知道SL的造星能力堪称业内一流,霸占明星实力榜前十名的当红流量基本都是SL的人,奈何她多方活动,却没能见到纪景修本人,不想今天却以这种方式见到了他。

林杳夕讽刺的笑了笑,下一秒又想起了那条微博,纪景修这种业内的人肯定也会关注这些动态……

不行,她得赶紧离开这里,如果被他认出来,不知会怎么唾弃她。

想到这林杳夕慌张的穿上了鞋,踉踉跄跄的下到了楼下。

“王姨,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麻烦您和纪先生说一声,改日我定会来登门道谢。”

“这能行吗……大夫说了要卧床休息。”王姨为难的看着她。

林杳夕笑了笑说:“没那么严重,我已经好多了,再不回去家人也会担心我的。”

见她坚持要走,王姨也没办法,只得任由她了。

出了门,林杳夕才发现纪景修竟然和她住在同一栋楼。

心情复杂的往楼上看了一眼,林杳夕走向了电梯,家肯定是不能回了,眼下只能先去乔澄澄家,然后再想办法。

叮铃一声轻响,电梯的门缓缓打开,林杳夕抬头走进了电梯,不想才迈了一条腿,人便僵住了。

里边一男一女正紧紧的搂抱在一起,男的赫然就是她的丈夫沈尤生。

沈尤生显然也看到了她,神情慌乱了一瞬,便镇定下来。

“下贱的东西,你竟然还没滚。”

林杳夕没有理他,把目光投向了另一个女人。

看清她的样子,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瞬间凝聚到了一起。

“林羽柔,你……你怎么在这?”

这女人是林杳夕的堂妹,也是她带的最后一个艺人,当日为了一部戏她曾苦苦哀求林杳夕,让她帮自己争取角色,后来她凭借绯闻大火,林杳夕则嫁给了自己的艺人沈尤生,从那以后便很少联系,没想到,今日却在一个小小的电梯里齐聚了。

“原来是大姐啊。”

林羽柔似乎完全没把和沈尤生搂在一起的事放在心上,她妖娆一笑,将林杳夕拉进了电梯。

“听说你和姐夫闹翻了,作为你最亲的人,我怎么也得过来看看。”她探了口气,又说道。“唉,你也真是的,放着姐夫这么帅的男人不要,偏偏和五大三粗的经纪人混在一起,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林杳夕气的全身发抖,她和程西的事根本是子虚乌有,但她却看到这两人抱在了一起。

“就算我和一百个男人睡了,沈尤生也是我的老公,姓林的,你马上给我滚远点。”

她气急败坏的抬起手,却被沈尤生一把抓住。

“贱货,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一直都不碰你吗,现在我告诉你,就是因为你不干净,我沈尤生怎么会上一个被人上烂了的破车,要不是因为你手上有些资源,你以为我真的会看上你吗?恶心。”

他冷笑着甩开了她,恰在此时,电梯的门开了,林杳夕脚步不稳,向后跌去。

一双有力的大手从身后扶住了她。


第3章 谈判

“谁让你出来的?”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后便是那股熟悉的古龙水味。

“你……你回来了?”

林杳夕结结巴巴的站起来,大概是纪景修的气场太强大,每次面对他,都有一股无所适从之感。

说话间,沈尤生和林羽柔两人也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啧啧,看来大姐说过和一百个男人睡过的话应该是不假了,才这么一会就找了个新的,小妹可是自叹不如啊。”

沈尤生也是脸色铁青,他虽然不喜欢林杳夕,却也看不得还没离婚的老婆被别人抱着。

不由狠狠的拽住了林杳夕。“妈的,婚还没离呢,你这么快就忍不住了。”

纪景修面无表情的抬起头,淡淡的说道。“放手。”

他的声音并不大,却夹杂着一股无形的气势,只这两个字便能将人压低半头。

沈尤生僵了一下,不由咬牙切齿的骂道。“妈的,我是她老公,你特么竟然敢让我放手,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纪景修猛地抓住了沈尤生的手腕,随后便是一拳,将沈尤生砸在了地上。

“我不管你是谁,只要是我看上的人,谁都不能动,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纪景修整理了一下衣服,回手拉住林杳夕,头也不回便上了电梯。

门再次关了,静谧的空间内,林杳夕心跳如鼓。

一方面觉得解气,一方面又害怕纪景修认出自己。

纪景修却仍是最初的那句话。

“谁让你出来的?”

林杳夕慌乱的抽出了手。

“我……我也没那么严重,再说我也不习惯被人伺候着。”

纪景修眯起了狭长的眼睛,语带讽刺的说道。“那你是习惯伺候别人喽,比如说盛万影娱的艺人们。”

林杳夕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苍白的小脸霎时红成了柿子。

他果然是知道自己,想起微博让那张被过分渲染的照片,林杳夕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其实……其实照片上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我,我和程西也不熟悉,我真的没和别的男人睡过。”

林杳夕说的语无伦次,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之前她一直压制着自己的感情,便是落泪,也是无声的,此时被纪景修一说,立即勾起了过往的心酸,为了能让毫无名气的沈尤生出演男一,她甚至给导演下过跪,现在想来却是何其的讽刺。

纪景修低头看着林杳夕,冷漠的眼神里透出了一丝怜悯。

“不想被别人看到就进去哭。”

他拎小鸡似的将她提出了电梯,又十分粗鲁的把她拽到了楼上。

身子一软,林杳夕已被抛到了床上。

她紧紧的抓着被角,终于把哭声憋了回去。

“既然你知道那条微博,为什么还要救我?”

她梨花带雨的爬起来,泪眼迷离的看着纪景修。

纪景修依旧坐在那张宽大的沙发上,他优雅松了松领带,直言不讳的说道。

“我可以替你摆平所有的事,条件只有一个,为我工作。”

林杳夕惊愕的张大了嘴。“你是说……让我去你公司当经纪人?”

“没错。”纪景修抽出了一根烟,随着他吞吐的动作,一片浅淡的烟雾在空气中飘散开来。

林杳夕更加的惊讶,她做梦也没想到娱乐的龙头老大纪景修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对她抛出橄榄枝。

“我可以给你考虑的时间,但是不能太长,只有三天。”他与其低沉,掷地有声。

林杳夕差一点就要答应了,她现在确实需要一份工作,父亲的病一直都需要进口的药来维持,这半年以来都是用沈尤生的钱,眼下若不赚钱,药就要接不上了。

这时林杳夕手机屏幕一闪,是一条微博私信,她知道,这是林羽柔的小号。

“大姐这个结果满意吗,是我找人把照片P过发出去的。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看不惯你当初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如今我好不容易当上了影后,当然要让你也尝一下被踩在脚下的滋味了,不要太感谢我。对了,和我姐夫从去年那场戏就在一起了,他还跟我说,要不是为了资源,他才不会跟你在一起。”

下面还附了一张照片,是她和沈尤生的卧室,床上凌乱,还摆着一件女士内衣,嘲讽意味明显。

林杳夕看着手机,只觉得身体止不住的发冷,原来她一直都被人耍的团团转,从头到尾都是笑话。

想到这些,她心里又冒出了另一个想法。

“纪总,我……想当演员。”

“演员?”纪景修掸了一下烟灰,语气中透着几分讥讽。“如果资料没错,你应该二十六岁了,你认为你在一堆小鲜肉中能熬出头吗?”

略做停顿,他又说道。“林杳夕,如果我没记错,你学的应该是金融,而且还没毕业就辍了学,就算你毕业了和演戏也八竿子都打不着,你以为我会给你时间去磨练演技吗?”

纪景修的话好像是一桶冷水,将林杳夕从头到脚浇的冰凉。

他说的没错,能当上经纪人只能说误打误撞,初生牛犊不怕虎,就她看来的那点东西和专业的科班来比,根本是萤火和皓月之别,即便是这样,她依然想当演员,而且必须要红,她要报复,要让沈尤生和林羽柔这对狗男女仰视自己,她林杳夕从来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只有把他们全都踩在脚下,她的气才能吐出来。

“我不怕苦,只要您能给我机会,我相信自己一定能成功,我只要三年,三年之后不管成就如何,我都会退出娱乐圈到SL去当经纪人,希望纪总能给我这个机会。”

纪景修没有说话,他的目光却始终都没有离开林杳夕的脸。

这张脸算不上惊艳,五官却颇为立体,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大气之感,这种样貌不会局限人的定位,可塑性很强,但是他现在却不缺演员,而是需要一个能把演员带出来的经纪人。

“如果我不同意呢?”他掐灭了烟,利剑般的目光从眼角迸射出来,令人不敢直视。


第4章 被看光了

林杳夕咬了一下嘴唇,狠狠的说道。

“那我就把纪总送上头条。小区里各处都有摄像头,你打沈尤生还有和我一起上电梯的一幕都应该被拍到了,我也是这里的业主,调一个监控录像应该不难。”

林杳夕也是豁出去了,喘了口气,又大声说道。“反正我已被人贴上了荡妇的词条,也不差纪总这一个,我会把录像传到网上,说你是为我争风吃醋打了沈尤生。”

啪啪啪,一阵清脆的掌声自纪景修处传来。

他气极而笑,几步便来到了床前。

“林杳夕,你可知道威胁我的后果是什么?”

两人的鼻尖几乎贴在了一起,林杳夕想逃,却又强行忍住了。

纪景修是她进入娱乐圈的唯一机会,除了纪景修,相信不会再有任何一个公司愿意用她。

“你也可以把我送进牢房,或者告我诽谤,如果无法报仇,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纪景修冷哼一声直起了身。“天真。”

随后又道。“既然你想,我就给你这个机会,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三年之后,我要你永生待在SL影视,直到你爬不动为止。”

林杳夕的脸白了一下,对着那个出门的背影说道。

“我会为SL影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纪景修的脚步没有停,片刻,便传来了重重的关门声。

点了根烟抽了两口,纪景修拨了一个电话。

“给我准备两份合约,一份演员的期限三年,一份经纪人的,期限终生。”

“老大,我已经带了十几个艺人了,你不会又给我找了个愣头青吧。”随后又很八卦的问。“你到底想签谁啊,咱们公司最短的也要五年,那个终生经纪人又是谁,啥时候上岗,是不是他来了,我就能去休假了?”

“赶紧准备,再废话你这辈子都别想休假,这个艺人也用不着你带,我会亲自帮她安排。”

纪景修说完便把电话挂了,凭林杳夕的能力根本用不着经纪人,但是三年却有些长了,公司里经纪人倒是不少,能独当一面的却没有几个,他之所救她便是看中了她的商业价值,另外还有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原因。

记忆仿佛又回溯到了八年前那个夏天,他踢球踢伤脚趾,一个打扮很土的学妹跑过来,将他扶到了医护室,当年校医没在,那个学妹便自作主张的帮他包了,纪景修清楚的记得她把他的脚趾包成了一个穿不上鞋的粽子,他脚好后本想去谢谢她,却被告知对方辍学离开了。

想起女孩梳着马尾,鼻尖上满是汗珠的样子,纪景修很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微笑。下一秒,神情又冷了下来。

该死的林杳夕竟然敢恐吓他,他会让她这辈子都离不开SL影视。

林杳夕不由打了个喷嚏,估计是沈尤生在骂她。忽然她又想起了一件事,沈尤生和林羽柔究竟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那张照片会不会就是出自于他们俩的手笔。

她想给程西打个电话,却没有手机,只好蹑手蹑脚的走下楼去找王姨借,王姨从抽屉里找出了一部,说这是家里的公用电话,让她随便用,林杳夕道了谢,便回到了二楼,一连打了几遍程西都没接,犹豫了一会,她再次点开了自己的微博。

看到上边的内容,顿时气的全身发颤。

在她发的那条上边,又多出了一条新的,并且附带了一张照片,赫然就是纪景修扶住她那张。

“林羽柔,你个贱人。”

林杳夕恨恨的攥住了拳头,点进了内容。

上边写着,程西我已经睡够了,这是我新男人,威猛高大,你们喜不喜欢。简直就是荡妇的语气,下边的评论已经多达十万,基本全都是骂她的。

林杳夕看的心口发疼,几乎要吐血,她赶紧登录了账号,却发现密码已经改了,想找回密码必须给原手机号发短信验证。

“这两个王八蛋。”她气急败坏的捶了一下床,很快又把关注点放到照片上,虽然只照了纪景修半个侧脸,熟悉他的仍然能认出来。

不管怎么说他也算帮了自己,绝不能把他的名声带坏了,林杳夕打开了电话本,里边只有一个号,正是纪景修的,她赶紧穿鞋敲响了纪景修的门。

“纪总,你睡了吗?”

等了半晌,里边也没人回答,林杳夕不禁有些焦急,推门便进去了。

纪景修的房间很大,里边还有一个小厅,装修已黑白为主,简洁又不是大气,林杳夕打量了一眼,小声喊道。

“纪总,你在吗?”

就在这时,旁边的门忽然开了,林杳夕下意识的转过身,顿时看到了辣眼睛的一幕。

纪景修赤条条的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竟然寸缕未穿。

“啊,流氓!”

林杳夕下意识的捂住了眼,慌张的往门口退去。

纪景修随手扯了一条浴巾围上,低喝道。

“给我闭嘴。”

林杳夕被吓了一跳,赶紧把嘴巴捂上,背着身道。

“你……你快点把衣服穿上。”

看着她捂着头脸的模样,纪景修不禁想笑,嘴里却冷声说道。

“这是我的房间,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到是你,半夜钻到我的房里究竟想干什么?”

他戏谑的看着林杳夕,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想色诱,我劝你还是省省,我对你这种长相不感兴趣。”

林杳夕被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不由恼羞成怒。

“你以为我对你就感兴趣吗,你简直太自大了,要不是因为微博的事,我才懒得找你。”

纪景修似笑非笑的说道。

“改变主意了?如果你现在放弃当演员,我立马就把微博的热度给你压下去。”

林杳夕不敢抬头,生怕看到什么刺眼睛的东西。

“纪总,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既然答应了我,就不该反悔,我是不会放弃的。”

说完便开门跑了出去,回到自己的房间,心脏仍然狂跳不止,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她仍然看到了纪景修的身体,修长的双腿,健硕的胸肌,还有那个吓人的大东西……

林杳夕越想脸越红,完全忘记了自己去找他的目的,直到第二天一早,她才想起两人照片的事。


小说

把爷的心还回来-翡翠, 赫连晟-古代言情小说

2021-1-1 5:15:09

小说

总裁爹地超大牌-温柔, 龙凯哲-总裁豪门小说

2021-1-1 5:17:3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