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千金送上门-封姻, 贺寅山-总裁豪门小说

从一个父母双亡的落魄千金,重生为首屈一指的名门闺秀。,她发誓,要活的比谁都心硬!,她为了复仇,步步为营。她利用一切,包括自己。,不择手段才是她的宗旨!,封姻目光冷厉的看着前方,双拳紧握,恨意怏然。,而坐在她身后沙发上的男人,双腿交叠,似笑非笑,“老婆,报仇什么的,我来就好。”,“那我呢?”,“你就负责……陪我睡觉。”
落魄千金送上门-封姻, 贺寅山-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贺寅山,你的妻子只能是我

痛,像是散了架般的痛!

床上的女人睁开眼,强忍着疼痛坐了起来。纯白的被子因为她的动作滑了下去,露出她带着红痕的肩膀,周围淡淡的烟雾飘散,鼻腔里也满是尼古丁的味道。

她抬眼望去,落地窗前的沙发上,男人穿着一件宽大的睡袍,正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指尖夹着一根燃烧了半截的烟草。

封姻嘴角一勾,笑的风情万种,“贺总可还满意?”

下体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快要坚持不住脸上的表情。

贺寅山转过头,床上的女人香肩半露,眉眼之间都是妖冶,可他的眸子里却是难以掩去的冷寒,他随意的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尖碾过,来到封姻身边,出口的话极尽嘲讽,“封小姐的技术虽然不错,但比起那些风月场所的女人,还是差了点。”

封姻身体僵住,一双美眸里倒映着贺寅山的厌恶与不屑。

她眨了眨眼,像是撩人的精灵,一个转身,魅惑的倒在了贺寅山的怀里,“所以贺总是同意和我结婚了?”

贺寅山一手擒住她的下巴,眼睛里酝酿着暴风雨,“听不懂么?你,连夜店的小姐都不如。”

封姻故意无视他话中的冷嘲热讽,一双眸子满是委屈,“贺总,疼。”

贺寅山松开手,将她推向一旁,白色床单上那鲜红的血迹很是扎眼,但仅仅一瞬,贺寅山便移开了目光,“封小姐还真是豁得出去,月经来了,也要爬床。”

封姻目光闪烁,淡淡的解释,“这不是月经。”

“不管是什么,我劝你们封氏集团还是别妄想在我身上打主意了,这辈子,我都不会娶你这样的女人。”他最恨的就是满腹心机,表面却还要装无辜的人!很显然,他面前这个就是。

封姻从不在乎贺寅山对她是什么感觉,她在乎的,是让那个人痛苦!让他们一家人,都痛苦!

“贺总之前不是答应过,我要是把你伺候好了,你便考虑?”

“可惜,我并不满意,也还是不愿意娶你。”

封姻咬了咬牙,上都上了,还想白上?世界上哪有这么美的事情!

她都豁出去用身体做筹码了,他还是油盐不进!

“贺总应该知道,封氏和贺氏集团联合,对你我都好,想必贺总的父母应该也不会反对,你说,对吧?”封姻一改柔弱的形象,很是舒服的靠在床头,看向贺寅山的眼神从容淡定,仿佛商量的不是婚姻,而是利益。

面对封姻的威胁,贺寅山并不放在眼中,就在这时,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贺寅山接完电话,便拿上一旁的衣服去洗手间了。

断断续续的水流声传来,封姻缓慢的闭上眼,脑海却里满是刺耳的鸣笛声,还有车子紧急制动的声音。一个星期了,这样的声音无时无刻不在她脑海里浮现。

门锁清脆的响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封姻睁开眼,看着门口高大的身影,微笑着出声,“贺寅山,你的妻子只会是我。”

砰!

回应她的,是巨大的关门声!

等他走后,封姻便主动给那个人发了一条短信:苏小姐,明天上午十点,蓝爵咖啡厅等你,事关贺总,务必前来。

她收到了她的回信,但封姻只是看了一眼,便将手机扔在一边。

就着这张肮脏的床,她缓缓睡了过去。

午夜梦回中,她梦到了和李嘉译去郊游的那天,她肚子里还怀着三个月的孩子。

她的叔叔苏天明开车载她,却在中途因为一些事情要提前离开,于是三人行变成了两人行。

车子开在中途出了事,滚落山崖,三条人命,无一奉还……

封姻一下子从梦中惊醒,眼角还挂着未干的泪水,她发丝凌乱的坐在床上,神情呆滞,心脏像是被无数把利剑穿过,那是真的,不是梦。

当她知道自己活过来后,第一时间便去找了苏天明,可是以往对她客气又爱护的叔叔,却成为了公司的掌权者,她的死没有造成任何人的悲痛。甚至,她还听见苏谨姸对她的百般嘲弄,她的死,不是意外,是预谋已久!

那辆出事的车,被人动了手脚。

她最爱的男人,她未出世的孩子都死了……

就连父母留给她的公司,也被苏天明霸占了。

原来一直在身边的,不是天使,而是恶魔。

封姻看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眼眶猩红,眼底的恨意可以灼烧一切,她用冷水泼向脸庞,冰冷的水一下浇灭了她的情绪。

随后她着重打扮了一番去了蓝爵咖啡。

苏谨妍,苏天明的女儿,她的表妹。从小,只要是她喜欢的东西,苏谨妍也喜欢。每次只要苏天明不在,苏谨妍便会对她又打又骂,在她十岁以前,身上的伤痕就没好过。那时候的她因为父母很少在身边,所以性格自闭,根本就不是苏谨姸的对手。

她以前不计较,不代表现在不计较,他们父女两个,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早上十点,封姻坐在蓝爵咖啡的露天圆桌旁,她没有选择坐在店里,就是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还是有人围观比较好。

她勾了勾唇,摘下脸上的墨镜,看向朝着她走来的苏谨妍,友好的对她招了招手。

苏谨姸一边打量着封姻,一边坐下。

她今天穿的很是优雅华丽,和苏谨姸的吊带露胸比起来,她更显高贵。

不等苏谨姸开口,封姻便率先勾起嘴角,主动介绍道:“苏小姐,你好,我是封姻。”

苏谨姸想了想,她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个人存在,可见封姻殷勤的模样,她瞬间抬高了自己的架子,“就是你找我?”

封姻纤细的手指拿着搅拌棒有一搭没一搭的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手指上的钻戒闪闪发亮,“今天找你出来呢,是想告诉你,离贺寅山远点。”

“关你什么事?像你这样为了挤进贺来威胁我的人,我见得多了,别来这儿自讨没趣!我和寅山的感情不是你能介入的!”苏谨姸说完便拿着包起身,对封姻极其不屑。

“苏小姐,可我是他的未婚妻啊,他身边的莺莺燕燕,我有义务帮他清除。”


第2章 好,我给你机会

未婚妻三个字,足以给她致命的打击!

苏谨姸步子一顿,眼中闪烁着震惊和嫉恨,她转头略微心虚的道:“他有未婚妻,我怎么不知道!”

封姻不紧不慢,一步一步的就像猎人,将苏谨姸带向她布的陷阱里,“封氏和贺氏的联姻早就秘密决定了,只是没有公布而已,我劝你,知难而退。”

苏谨姸重重的将包扔在一旁,眼里堆满了怒火,可她却忍着没有发作,“我告诉你,就算你是未婚妻,贺寅山爱的也是我!”

“是吗?”封姻轻笑一下,“据我所知,你连她女朋友都算不上吧。”

她这高傲中带点得意的目光彻底让苏谨姸失了理智。

贺家少奶奶的位置,是她的目标,她费尽心机勾搭上的贺寅山,怎么能被这个女人抢了去!

她顾不得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怒火焚身的骂了一句,“贱人!我和他什么关系,不需要你在这儿叫!”

周围人的目光频频看过来,苏谨姸在气头上也没有注意,封姻突然起身凑在她耳边道:“我,才是贺家未来的少奶奶。”

话音刚落,啪的一声,苏谨姸的耳光重重的打在了她的脸上,封姻不躲不避,挨下了这一掌。

也正是因为这一巴掌,周围看热闹的人多了起来,苏谨姸这才知道刚才一时冲动做了什么。

她想走,可封姻怎么会让她得逞!

她捂着脸,眼眶模糊,大声的质问,“你不是我的朋友吗?你为什么要抢他!我才是和他有婚约的人!你怎么能不顾朋友情谊插足呢!”

一语掀起万丈波澜,周围人的指指点点让苏谨姸气的不行,可她又不能骂又不能打,只能站在原地被人戳着脊梁骨。

苏谨姸那一巴掌她怎么能白白受呢!如果她刚才不动手,或许她的说辞不能让人信服,但苏谨姸动手了,在外人眼里,她封姻就是受害者!

苏谨姸在舆论的压力下仓皇逃离,临走之前还不忘狠狠的瞪一眼封姻。

两人的视频被人发到网上,此时正在封家喝茶的贺寅山看到这视频后,额头的青筋突突的跳。

他今天来,原意是退婚,但这个封姻,就像是阴魂不散!

“寅山,你刚才说你今日来是想谈和姻姻的婚事?”

贺寅山面色泛冷,握着手机的指尖稍稍用力,“是。”

“可你封伯父突然有事,今天可能……要不下次再找个时间?”李容华心底埋藏着疑惑,但面上却没露出分毫。

在她的印象里,贺寅山对这门婚事,一直都不是很上心,今天突然主动提起,难不成有什么用意?

就在此时,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家里的阿姨刚一开门,一个娇小的人影便朝着这边走来,还不等他看清,身旁封姻的母亲就惊呼出声,“姻姻,你这是怎么了。”

封姻别开脸,一副不愿意被看见的模样,脸上的红肿那么明显,可见苏谨姸当时打的有多重。

但至少,她的目的达到了。

封姻眼角滑下一滴泪,像是忍耐了很久想把眼泪逼回去,却还是流了出来。

李容华心里是说不出的心疼,封姻一个转身扑在了她的怀里,难过的抽泣,“妈,我不要和贺寅山结婚了,我害怕,害怕。”

她被封姻的话弄的一头雾水,“孩子,你怕什么?这和寅山什么关系。”

她眼神无意识的扫了一眼坐在一旁的男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贺寅山冷凛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封姻,在她即将要把刚才的事情说出来之前,贺寅山开口了,“伯母,昨天我和封姻吵架了,让我和她说两句。”

贺寅山低沉的嗓音出现,封姻有一刹那的错愕,刚刚她忙着演戏了,都没注意这里还坐了一个人。

他这时出声不让她说出来,是想保护苏谨姸?

手腕被贺寅山抓住,他将她带出了封家。

车上,封姻还在不停的流着眼泪,贺寅山皱着眉,声音平静的道:“你就这么喜欢贺太太的位置?”

封姻吸了吸鼻子,收回眼泪,冷静且坚定地吐出一个字,“是。”

“呵,很好,我给你一个机会。”贺寅山眼底是无尽的寒霜。

封姻不知道他说的机会是什么,但他今天的那一闹,她可以确定的是,两家的长辈会为他们的婚事尽快准备!而苏谨姸,在贺家两老心中的形象,已经坏了。

区区一巴掌换来的结果,她很满意。

这一世,她会让她的心肠比所有人都硬!

当晚,贺寅山发来一条消息,让她去KN酒吧。那里她是知道的,全市最乱的地方,老板后台够硬,里面更是鱼龙混杂。

封姻没有多想,更是换了一身衣服,画上浓妆遮盖了脸上的红肿便打了车过去。

里面喧闹的气氛和烟酒的味道让她微微不适,她向人群中看去,一眼便看见角落那一桌的贺寅山。

而窝在他怀里,笑意盈盈的,是早上才被她算计的苏谨姸。

封姻压下心底的情绪,深吸一口气走了过去,刚到场,和贺寅山一同的其中一个男人便吹起了口哨,话语之中难掩嘲讽,“这不是我们小贺爷的未婚妻吗?”

同时,苏谨姸看向她的目光中,也尽是得意。

封姻目不斜视的看着贺寅山,“贺总这是什么意思?”

贺寅山一边玩着苏谨姸的头发,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现在很忙,作为我的未婚妻,陪大家玩玩儿。”

“好。”封姻毫不犹豫的答应,倒是让贺寅山意外。

不过仅仅一瞬,他便别开了眼。今晚是他特意安排的好戏。

封姻朝着几个男人走过去,生硬的开口,“玩什么。”

以前,她就很少来这种地方,来了,也只是吃吃果盘零食什么的,喝酒,她不会。

但她如果现在拒绝了贺寅山,她之前所做的,就都白费了!

贺寅山一日不松口,她就一日做不了贺家少奶奶这个位置!

她认真的去理解他们说的游戏规则,可因为她是新手,就算再聪明,也玩不过他们。

几乎每一场她都会喝酒,这里的洋酒,味道虽然不烈,但后劲却很大。

脑子里突然晕晕乎乎的,眼前的人也都是重影,她知道再喝下去是什么后果,正要开口,眼前的人却将那满满一杯酒放在她面前,打趣的道:“看你也不行了,最后一杯,喝了就算了。”

封姻无力的端起那杯酒,闭着眼喝了下去。

身体突然开始燥热,眼前的事物模糊不清就像打了马赛克,她迷离的双眼无助的看着周围,肩膀上突然多了一只手把她往怀里带,她下意识的想挣扎,可却浑身无力。

“小贺爷,你未婚妻喝多了。”

贺寅山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没有任何情绪,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


第3章 被算计了

封姻不停的用手去抓身上的衣服,她很热,很想去一个凉快的地方。

她挣脱开陌生的怀抱,只是凭着残存的意识往前走着,她知道那最后一杯酒有问题,可她已经喝了,她只是想办法离开这儿。

一个喝的烂醉,眼神迷离,全身泛着粉红的女人,在场的都是混迹夜场的老手,自然知道她这幅模样是为什么。

男人不停的涌上来,将封姻挤在了人群中间。

像是有无数双手从她身上划过,她厌恶极了这种感觉,可她没有任何办法。

她脑海里唯一想到的名字被她大声叫了出来,“贺寅山!”

就算他再厌恶她,再不想将她这样的女人娶进门,可看在她是封家女儿的份上,应该也不会让她被这些人侮辱!

这是她在醉倒前,最后的理智!

醒来时,她是在酒店里,而她身旁坐着贺寅山。

昨晚的一幕幕她还记得,那些人敢在酒里下药,想必也是贺寅山的功劳吧。

可他最后,不还是带她走了吗……

想到这里,封姻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正在这时,眼前突然出现一段视频。

她脸色突地煞白。

那是她在霓虹闪烁的人群中忘我的和男人扭动着身体,身上的衣服被她大力的撕扯,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她脸上的表情,竟然如此陶醉。

原来,这就是他的目的!

什么机会,都是假的,他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她怎么对付苏谨姸的,贺寅山便怎么对付她,甚至还要阴狠几分。

贺寅山心情十分好的欣赏着封姻的表情,他在这酒店里迟迟不走,等的就是这一刻。

“你要怎样才会删。”封姻此时冷静的可怕,没有贺寅山想象中的恼羞成怒,或者跪地求饶,而是平静的问他想做什么。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封姻和那些女人相比,聪明的多。

但他,最厌恶的就是聪明又有心机的女人。而封姻,就是这样的人。

“退婚。”

封姻阖了阖眼,这才刚开始,苏谨姸和苏天明还好好的活在蜜罐里,她就已经累得快要倒下了,现在的自己,活成了她最厌恶的人,而她却没有任何办法。

差一点,她就要放弃了,差一点,她就要投降了。

可到了嘴边,却被她生生咽了下去,“除了这个。”

“封姻,你到底有多恬不知耻?才会赖着一个不要你的男人不放?”

封姻尽管并不在意贺寅山怎么看她,但心里却还是隐隐作痛,因为这样的她,她都很讨厌。

可能怎么办呢,他们的死她忘不了啊,这个仇也不能不报!

“贺总,就算你拿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还是要嫁给你。”

只因为,你是苏谨姸看上的人!

贺寅山牵起嘴角,手机里的视频刺激着人的眼球,“那我们就看看,这视频发出去之后,会怎样?”

话音刚落,封姻便立马夺过他的手机,重重的扔在地上,动作一气呵成,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

手机落在地上,摔碎了屏幕,封姻一脚踩了上去,手机瞬间报废。

贺寅山看着她此时的举动,颇为好笑,“你以为,昨晚看见你那浪.荡模样的就我一个人?”

“封姻,我要是想弄你,办法多的是!”

这算是给她下最后通牒了吗?

“贺总,娶谁对于你来说本就不重要,不管做什么追求的应该是利益为先,你说呢?”封姻没有被他的话唬住,她要是害怕,就不会来招惹他!

贺寅山轻笑一声,没有否认她的话,但眼中却霎显凌厉,“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要的,只是贺太太的虚名?”

封姻不仅没有回答,反而媚笑着看向贺寅山,眼波流转,“听贺总的意思是,很希望我是因为喜欢你,才想嫁给你?”

贺寅山骤然起身,一步一步的逼近封姻,在她无路可退的时候一手撑在墙上,将封姻圈在了自己的范围内,“我倒是想看看,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贺寅山本来就高,再加上他气势逼人,封姻抬头看向他的时候,那深邃的眼眸宛如浩瀚,而那浩瀚里更是一片漆黑。

封姻知道,他只是想看她笑话,从她带着目的接近他,想嫁给他开始,他们之间就只有利益,感情……她的感情只给了那个被她连累的人!

电话铃声的响起,打破了这场对持,贺寅山放开封姻,接了酒店房间的电话,只见他皱了皱眉,颇有些意外道:“苏氏企业?苏谨妍父亲的公司?”

“嗯,我现在过来。”

封姻默不作声的听着,看样子,好像苏氏有什么事情,贺寅山挂了电话后拿起外套就要走。

任何关于苏氏的风吹草动,她怎么能错过!

等贺寅山走后,她来到电话前,翻着通话记录,随后朝着刚才的电话打了过去,电话接通,封姻连忙道:“你好,我是酒店的服务生,刚才贺总有个重要的东西掉在房间了,请问怎么送过去呢?”

那边响起一个温润的男声,“先放在你们酒店,有时间我过来取。”

封姻捏着电话的手霎那间一紧,“可是这个东西好像对贺总很重要,您确定不用现在送过来吗?”

那边沉默了几秒钟之后,颇有些无奈,“那你现在送过来吧,林间路这边的北亚会所,你到了门口之后就打这个电话。”

封姻知道位置之后便挂了电话,她要是刚才让贺寅山带她一起,想都不用想,他会果断的拒绝,既然如此,她还不如靠自己。


第4章 再遇杀人凶手

封姻离开酒店后,先是去商场将这满是褶皱酒味的衣服换了,随后拦了一辆车来到北亚会所门口。

这间商务会所能进去的,都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她端着大家闺秀的架子,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走了进去。

“您好,请问有预约吗?”

“三号包厢,贺总已经来了吧。”封姻眉眼弯弯,十分和气。

服务生一听,缓缓道:“小姐说的是十三号吧,贺总已经到了,我带您过去。”

封姻点点头,和服务生穿过富丽堂皇的走廊,来到十三号包厢的门口。

“谢谢。”

在服务生离开后她敲了敲门,冗久之后,那熟悉到刺耳的声音响起,“进来。”

封姻推门而去,撞入眼帘的便是苏天明那张严谨却又满腹沧桑的脸。

一道凌厉的目光扫向她,不用想她便知道是谁,只是一时之间,她心里滋生的恨意在悄然蔓延,根本就顾及不到贺寅山。

“你怎么来了。”略微磁性的嗓音传来,封姻这才定了定心神转头看去。

“贺总,你有东西掉在酒店了,我特意给你送过来。”封姻压抑着所有的情绪,尽量让自己表现的云淡风轻,可仇人就在面前,饶是她再能装,嘴唇微微的颤抖也出卖了她。

幸好贺寅山从来都对她不感兴趣,所以她的喜怒哀乐对他来说根本不值得去探究。

门外猛然进来一人,见到封姻时愣了愣,他将手里的文件送到两人面前,这才皱着眉道:“你是刚才给我打电话的酒店服务员?”

“服务员?”还不等封姻回话,贺寅山倒是出了声。

一看这模样,贺寅山就知道,一定又是封姻的计谋。

“你误会了,打电话给你的是服务员,但中途她将东西给了我,我便带过来了。”封姻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着慌。

她的模样太过自然,以至于根本分辨不出她话里的真假。

“行了,什么东西,拿过来。”贺寅山现在看见这个女人,就糟心,哪里还会多跟她废话。

封寅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盒子里是条项链。若她没记错的话,这项链是全球限量版,仅仅只有三条,而之前她在打开的时候,注意到这一条上还镌刻着苏谨妍的英文名。

封姻扁了扁嘴,将盒子递给他,“贺总还真是大方,对于我这个未婚妻都从来没有送过这么贵重的礼物。”

话中酸溜溜的语气让苏天明醒了神,再加上未婚妻三个字,还有之前那个视频。

他就说,这个女人一进来,他就觉得眼熟。

心中划过一道痕迹,谨妍能和贺寅山攀上关系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可一旦攀上了,他就不允许任何人来毁掉他女儿的幸福!

“想必,你就是封家的丫头了吧。”

封姻勾了勾唇,看向苏天明的眼神狷狂高傲,“苏总,不管怎么说,封家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了,苏总和我也是第一次见面,叫的这么亲热,难不成是想攀上关系?”

苏天明喉咙一哽,脸上的表情更是变幻多姿。

“萧绮,让她出去!”贺寅山平淡如死水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封姻扫了一眼桌上的文件,顿时笑了,“贺总,我记得这个项目一直都是和封氏合作的,作为封氏企业唯一的继承人,我想问一句,贺总这是什么意思?”

话落,她自顾自的坐在了贺寅山身旁,看向他的眼神带着一抹探究。

“封小姐,据我所知,这个项目你们两家企业当初签订的合同已经快到期了。”言下之意就是,他苏天明趁机夺走资源,也没什么不妥。

封姻勾唇轻笑,看不清她眼底的神色,“苏总,难道苏氏企业就是这样发展运营的吗?靠抢靠夺?我记得苏总好像不是苏氏企业的法定老板吧。”

苏天明因为她的话差点按捺不住拍桌而起了,但封氏集团的小姐,以他目前的势力,还是不能轻易招惹。

他只能忍下心中的怒火,强颜欢笑道:“苏氏集团名义上的老板是我的侄女,而我又是集团的股东,在她出了意外后,帮她暂管,有什么不对吗?”

呵,股东?暂管?

以前她万分相信他,所以公司的事情都是交给他打理,但是在出了那些事情后,她猜想,想必她的股份早就被他不声不响的夺走了吧。

她不再与他废话,而是转头看向贺寅山,“想必贺总心里应该明白跟谁合作,才能获取最大的利益,而谁又是想借着贺氏的东风更上一层楼!”

她直接明了的话让贺寅山微微眯起了眼睛,眼神浑浊不清,仿佛被无数的暗影环绕,许久之后他喉结颤动,低沉的笑声传来,“苏总,关于合作的事情,我还需要再考虑。”

这话一出,封姻不动声色的笑了,而苏天明的脸色已经青紫。

在封姻进来之前,他和贺寅山谈的好好的,而他明显也有意与他合作。结果现在却变成了考虑!

他想不明白,他到底是哪里得罪她了!

临走之前,他回头看了封姻一眼,话中带着威胁,“封小姐还是不要树敌太多的好!”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大家都是做生意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她今天丝毫不给面子的模样他记住了!来日方长,他等着!

苏天明走后,房间里就剩下了两人。

空气安静的出奇,一道短促的铃声打破了寂静,贺寅山点开新手机,嘴角猛地泛起一丝笑容,“封姻,看看手机。”

带着一丝疑惑和不安,封姻打开手机,自动推送上的新闻让她不自主的颤了一下。

那个视频……

她阖了阖眼,强装镇定,面带笑容的看向贺寅山,“贺总,您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喜欢这样小儿科的恶作剧呢?那么多灯光那么多人,谁能确定那就是我?说是炒作也不为过。”


第5章 大不了鱼死网破

“你以为视频发出去了,对我的名誉有损,对封氏有损就算完了吗?你别忘了,我们可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封氏出了事,你觉得你们会没有一点影响吗?”

之前在酒店,她看到这个视频的当时冲击力太大,让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没想到这点。

现在冷静下来,她才觉得,以贺寅山的手段,根本不会真的把视频传出去,毕竟用这样的招数来退婚,是下下策!

封姻拿着包起身,看着贺寅山神色不明的表情,笑了笑,“贺总,下个星期的婚礼,希望你能准时出席。”

在转身的霎那,脸上的淡然和从容已经消失不见。

“等等。”

封姻脚步一顿,刚一转头,贺寅山那张精致如玉的脸正对着她的,那么近的距离,她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细腻的皮肤,还有那纤长的睫毛,只见他嘴角勾出一抹坏笑,眼神闪烁不明,“据我所知,封小姐是从来不过问公司的事情的。”

他什么意思?

封姻心里不清楚他的用意,只好搪塞道:“以前不管,不代表以后不管。”

“那性格呢?也能变吗?”这一句随着他那凌厉冷寒的眼神一同出现,让封姻下意识的愣了一下。

原来的封姻性格内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大多都只是知道封家有个女儿,有些人甚至连她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可贺寅山不同,怎么说两家也都是订了娃娃亲的,尽管两人都对这亲事不感兴趣,但面还是见过不少次,贺寅山怎会不知封姻的性情?

她是太过着急,想要报复那对父女,所以忘了这些细节……

眼见着贺寅山眼中的嘲讽越来越深,正在封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他突然道:“难道说,你以前都是装的。”

封姻身形一顿,也是,没人会相信灵魂附身这样的事情,不管是什么原因,她的身体都是封姻的,为什么要怕怀疑?

放下警惕和戒备后,封姻缓缓一笑,“小贺爷是突然对我感兴趣了,想多了解我一点吗?”

贺寅山眯了眯眼,见封姻一脸坦然自若,冷嘲道:“这辈子,我对你都不可能感兴趣。”

封姻十分‘委屈’的扁了扁嘴,“那真是太可惜了。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她假的不能再假的模样让贺寅山莫名升起了一丝怒火,从小到大,喜欢他的人数都数不过来,想靠他上位的人都是多如牛毛!

唯有这个女人,他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她赖着他不放的原因是什么!

若说喜欢,他根本没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感情。

若说上位,以封氏的地位根本犯不着。

“贺爷,封小姐已经走了。”

贺寅山回过神扫了他一眼,“查,我要知道关于封姻的一切事情!”

这个女人,成功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封姻从会所出来,一辆黑色林肯突然挡在她面前,车窗摇下,后面坐着的是苏天明。

对着那张憨厚的老脸,封姻一阵厌恶。

她扭头就走,丝毫不给面子。

苏天明忍着怒火,黑着脸叫道:“封小姐,苏某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

封姻步伐一顿,滔天的恨意深埋眼底,她风轻云淡的转头看向苏天明,“得罪谈不上,我只是单纯的不喜欢长相阴险的小人。”

“封姻!别以为你是封家大小姐就能目中无人!我苏氏企业不管怎么说都是上市公司,而我也算是你的长辈,你一再的出言侮辱,我倒是想找个时间好好问问封总,是怎么教育女儿的!”苏天明一再被封姻刺中,那磅礴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喷发了出来!

封姻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盯着他的眼神让他有一瞬间的瑟缩。

“好啊,封家随时欢迎苏总的光临,不过前提是,你能见到我父亲。”封姻嚣张狂妄的模样让苏天明恨不得掐死她!

面对这样一个莫名敌意又时刻侮辱的女人,不论是谁,都会生出一股无名火。

封姻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离去。

当她回到封家后,李容华正满脸怒火的看着她。

视频的事情,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李容华生气是在所难免的。

“你爸叫你去书房。”

封姻刚一进书房,便看见了带着金框眼镜正襟危坐的中年男人。

他一身西装一丝不苟的模样,给人一种强大的气场!

这是她成为封姻之后,第一次见到封晟!

当初封姻都快死了,她醒来看到的只是哭哭啼啼的李容华,而那个所谓的父亲,直到现在才见上第一面。

“视频的事情,您都知道了。”

封姻先行开口,封晟这才放下手中的笔和文件抬头看向她。

封晟很忙,忙到连自己的女儿都管不了。

若不是这个视频影响到了封氏的名声,今天这一趟他都不准备回来。

“封姻,在我的印象里,你一直都是文静少话的,那个视频里的女人,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你!”

封晟眼神凌厉逼人,试图想透过封姻的皮囊看穿她的内心。

封姻眼神直视,不躲不避,“是。”

啪!

封晟拍桌而起,盛怒之下,一个文件朝着封姻扔了过来,“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份!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有什么后果!你是我封晟的女儿!不是那些纨绔子弟!”

额头被文件划过,留下一道浅浅的红痕,“爸,我是被陷害的。”

“你说什么?”封晟眯了眯眼,视线探究。

“我是被苏谨妍陷害的,我为了能顺利和贺氏联姻,所以想要和贺寅山培养感情,但是那苏谨妍现在是贺寅山的女朋友,我只是出言警告了她一下,她却让人在酒里下药,还拍了这样的视频传到网上,爸,她不单单是要破坏我们的联姻,还想借联姻的手打击封氏啊!”


小说

《爱情不过如此》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夏葵叶雾白孤岚)

2021-1-1 5:04:00

小说

战斯爵梁千夏最新章节 豪门夜宠:萌妻超大牌免费阅读

2021-1-1 5:04:0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