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陷落魄千金-安景心, 沈如风-总裁豪门小说

父母惨遭设计,双双遇害,哥哥遭遇毒手,半身不遂!他害她家破人亡。她恨他残酷毒辣。对她百般好的心上人原来只为利用她,对她万般坏的仇人却开始想要宠爱她。当一切真相揭开,她心如死灰,“沈如风,我从未忘记过我恨你。”站在她面前的男人淡笑,“安景心,到死我都不会放过你....只因为,我爱你。
情陷落魄千金-安景心, 沈如风-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罪魁祸首

一夜之间,安景心失去了一切,父亲破产自杀了,母亲也随之而去,就连她的哥哥,也被人弄成了残废,现在还躺在医院昏迷不醒。

一夜之间,安景心从万千宠于一身的公主,变成了身负巨债的落魄千金,巨大的担子压在身上,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此刻正悠闲的坐在她面前,嘴角含笑的看着她。

“签了它,然后从这里滚出去!”

男人毫不留情的话语,让安景心的脸色再一次变的惨白。

看着桌子上的房产转移书,安景心用力的握紧拳头,再也忍不住一把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向男人捅了过去。

突然的动作让男人有些猝不及防,尽管已经很快的躲开了,但还是被锋利的刀刃划伤了手臂。

男人的脸突然变的阴沉,他一把打掉安景心手中的刀,把她按在沙发上,用力的掐住她的脖子,五指慢慢的收紧。

“你简直是在找死!”

阴冷的声音从男人的口中传出,他狠狠的盯着脸被憋的通红的安景心,手上的力度越来越重。

安景心痛苦的皱着眉头,两只手用力的掰着掐住她脖子的手,却怎么也不能让它松动分毫。

似是认命一般,安景心放下两只手,不再挣扎,她恨恨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涌出绝望的泪水,“沈如风,总有一天,你会遭到报应的。”

男人似是觉得她的话很好笑,手上开始松了力道,看着身下已经咳的瑟瑟发抖的泪人,勾起一侧的嘴角,“安景心,那么在我遭到报应之前,我不介意再犯点错!”

说完,男人一把扯开安景心的衣服,倾身覆了上去,用力的按住安景心挣扎的手腕。

“啊!”

安景心痛苦的喊了一声,眼泪流的更凶了,“沈如风,你怎么不去死!”

男人听到骂声,并没有生气,反而笑意更深,他伸出一只空闲的手,用力的捏住安景心的下颚,目光里带着戏谑:

“我死了,谁来对付你?”

“你…”

安景心还要继续骂,却突然没了声音,只剩下痛苦的嘤咛,她真的很痛,而那个禽兽,此刻…

实在受不住了,可惜不管她怎么求饶怎么认错,沈如风都没有放过她,反而变本加厉的折磨她,直到她哭着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了,整个客厅只有几束院子里的灯折射进来的光亮。

安景心的嗓子痛的厉害,她慢慢的坐起身,每动一下,额头就会出现一圈冷汗,又坐了一会儿,感觉好了一些,安景心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墙边,打开客厅的灯。

刺眼的灯光让她一瞬间的失明,等适应之后,她才清楚的看到客厅内,满地的狼藉,到处都是衣服的碎片。

就连她自己,也是一丝不挂,满身青紫的痕迹。

安景心一下子坐在地上,白天的那一幕又浮现在她的眼前,沈如风那张好看的脸,让她觉得是那么恶心。

安景心从未这么恨过一个人,恨到,想要不惜付出一切代价,也要毁掉他。

擦了擦眼泪,安景心站了起来,她告诉自己不准哭,也不能哭,她一定要坚强,安家,还需要她来拯救。

顾不得身体的疼痛,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找了套衣服穿上,又简单的收拾了下东西,从今以后,这个地方,就不属于她了。

拖着箱子向外走去,路过客厅的时候,她定定的站在那里,看着满地的狼藉,眼睛一阵刺痛,她想她会永远记得沈如风带给她的痛,不管是家仇,还是自己的清白,总有一天,她一定要让沈如风,生不如死!

眼角突然撇到茶几上的白纸,安景心走过去,拿了起来,上面写着:“如果想救你的废物哥哥,就来帮我做件事,如果不想,马上从这里滚出去!剩余的欠款一周以内还清。”

安景心冷冷一笑,沈如风你真当我是个任你拿捏的软柿子?想让我怎么样就怎么样?

好似报复一般,用力把手中的纸撕成碎片,安景心拉着行李箱,头也不回的向外面走去,这以后就是沈如风的房子了,她才不要继续再这呆着!

安景心站在路边,用身上仅剩的钱,打了辆的士去了医院,她要去看看她哥哥到底伤的怎么样了?顺便也和哥哥商量一下以后的路。

可当她找到原本应该住着他哥哥的病房时,却发现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第2章 你哭着求饶的样子

安景心有些慌了,顾不得自己虚弱的身体,一个房间挨着一个房间的找着人,直到一个小护士拦住了她,并告诉她她哥哥下午就被人接走了,她才愣在原地。

“混蛋!混蛋!你怎么不去死!”

不理会周围人的目光,安景心气的破口大骂!世界上怎么可以有这么狠毒的人!

把她害的家破人亡不说,毁了她的清白不说,现在居然还用她哥哥来威胁她,让她帮着做事!

可是她又能有什么办法!哥哥虽然有些废物,但也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她不可能放着她的哥哥不管!

以他沈如风的家世财力,他要什么人帮他做事没有?为什么偏偏要她!为什么!

想到这里,安景心痛苦的哭了起来,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她,她只是一个19岁的小女生,她大学还没毕业,她为什么要承受这么多!

都是因为沈如风,如果不是他,自己现在还是被父母宠在手心里的宝贝!

她们家到底哪里得罪他了,要被这么对待!

哭了一会儿,安景心用力的擦干眼泪,走到楼梯间,拿出手机拨通了沈如风的电话。

嘟嘟两声,那边接了起来,沈如风冷漠而邪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想好了?”

安景心听到沈如风的声音,目露恨意,她紧咬着牙齿,恶狠狠的说:“我答应你,但你必须保证我哥的安全!”

沈如风并没有回答安景心的话,而是说了一句,“车在外面。”便挂了电话。

安景心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别人挖好的深坑,原来沈如风早就想到了她会跑到医院,也一定会答应,所以早早的就派车在门口等着她。

呵,这个人真是阴险,阴险的让人可怕!

安景心冷冷一笑,费力的拖着行李箱向外走去,刚走出医院大门,就看到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宾利。

有人看到她出来,很快的从车里出来上前帮她提着箱子,安景心坐在车里,看着一闪而过的景色,心里满是酸涩。

不到一天的时间,让她经历这么多,她真的是太累了,身上的痛感再一次袭来,安景心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时,安景心已经不在车上了,陌生的房间让她有一瞬间的失神,她慢慢的坐了起来,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突然窗边站着的一个背影吓了她一大跳!

“你醒了。”

沈如风听到声音,慢慢的转过身来,眼底触到安景心有些惊恐的目光时,他勾起一侧的嘴角,好似再欣赏着什么。

“你怎么在这!”

安景心防备的喊了一句,下午的一切仿佛又出现在眼前…..

安景心突然发现,再次面对沈如风,她竟然有些害怕他,虽然现在的沈如风看起来是那么温润,但已经经历过的她,已经深知眼前的人并没有表面那么和善!让她不得不防备着!

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沈如风突然笑出声,又很快的止住笑意,“这里是我家,你说,我为什么在这?”

安景心呆愣的看着沈如风,仿佛被一道惊雷劈中,她想起来了,她已经答应沈如风,要帮他做事的,想到这里,安景心突然瞪向沈如风,“你把我哥弄哪里去了?”

听到安景心的质问,沈如风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不见,他沉着脸走上前,用力的捏住安景心的下巴,冷冷的开口:“一个用来还债的东西也敢质问我?你好像还没搞清楚你的身份!”

安景心的下巴被捏的生疼,却还是咬着牙用力的瞪着沈如风。

沈如风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安景心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被捏断了,眼圈开始慢慢变红,却还是倔强的不肯流下眼泪。

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骂着沈如风,眼里是赤luoluo的恨意。

看着这样的安景心,沈如风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他轻勾起一侧的嘴角,嘴唇慢慢的贴近安景心的耳边,戏谑的说:

“你哭着求饶的样子,比现在可爱多了。”

说完,他捏着安景心下巴的手,用力的向后一推,安景心来不及惊呼,一下子倒在床上,刚想起身,便被一个沉重的身体压住。

一双大手在她身上肆意的撩拨着她,不顾她虚弱的身体状况,安景心突然失声大哭,“沈如风,我恨你,我恨你….”

沈如风没有说话,而是用行动回应着她,沈如风心里突然有了从未有过的欢愉。

第3章 要不要放弃

看着身下已经晕过去的安景心,沈如风披着一件睡衣站在那里看着一身欢爱的印记、满脸泪痕、累极熟睡的人,沈如风的瞳孔沉了沉。

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一向不屑于强迫别人的他,下午为什么会强迫了安景心。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数不胜数,比安景心漂亮抚媚的女人更多的是,拿出任何一个都比安景心更能取悦他,更能让他欢心。

可是下午看到安景心那副天真的以为一把刀就能杀了他的样子,他突然就想毁了她,然后再把她丢弃,让她也尝一尝这样的感觉!

可当他真的这么做了,他竟然发现,该死的,居然迷恋上了安景心的身体,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他空虚已久的心,好像突然被填满,安景心越哭,越求饶,他就越兴奋,所以他写了一张纸条留下,他知道安景心一定会答应的。

而他,也确实是想要安景心帮他做件事,只不过晚上看到安景心那倔强的小模样,还一副质问他的语气,他就把那件事抛在脑后,不顾安景心已经受伤的身体,狠狠的要了她。

想到那件事,沈如风不再看安景心,面容俊冷的走出房间,“福伯,让楚煜来给她看看。”

“是,少爷。”

沈如风走到书房,处理起了公司的文件,没多久,一个人就直接打开门,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一脸猥琐的笑意。

“如风,你也太强了吧,那伤口,哎呀,你是怎么….”

沈如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楚煜瞬间闭上了嘴,然后讪笑几声,今天能奚落沈如风两句,他已经很开心了,想到这里,楚煜的脸上又是一阵奸笑,真是看不出来如风这么勇猛啊!

“竞标的事怎么样了?”

沈如风没有理会楚煜的奸笑,而是严肃的看着他,这下楚煜再也笑不出来了,脸上也开始出现凝重的神色。

他摇了摇头,“现在还没底,蓝岛那边看样子也对这次收购势在必得,目前还是拿不到他们的竞标价,我们要不要放弃这次收购,毕竟风险太大….”

说道最后,楚煜的声音越来越小,他知道沈如风一定不会同意的,但还是想说出来,因为这次风险,真的是太大了,弄不好会万劫不复。

谁知沈如风听到,脸上非但没有沉重,反而还很轻松,他用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缓缓的开口:“刘家也算出了个才人,比安家和沈家这两个不中用的东西强多了,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我已经想到办法了,这次收购,我们势在必得!”

“那太好了!”

楚煜的脸上闪过激动,他就知道,没有沈如风解决不了的事!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楚煜有些犹豫的开口:“清儿呢?我好像没看到她。”

沈如风的脸也瞬间沉了下来,满眼的戾气,放在桌上的敲打的手指也开始发出沉闷的响声,一下比一下重,“送她出去散散心,过几天应该就回来了。”

楚煜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起身,“那我先回去了。”

“嗯,注意安全。”

楚煜走后,沈如风放下手里的文件,眼神飘渺的望着窗外,浑身散发出浓烈的恨意,他的手指紧紧握成拳,似是在拼命的克制着自己。

想到一个月看到沈清的那副样子时,沈如风杀人的心都有了,他从未那么愤怒过,就连现在想起,也险些克制不住自己。

那是他的亲生妹妹,是他相依为命的亲人,却被人用最下流的手段,强X了。

而那个人,就是安景心的哥哥,安子恒。

安顿好了妹妹,他就一直在筹备着,等待时机,在安家经济上有了裂痕后,他马上出击,一举拿下安家,同一天,又把正在酒吧玩乐的安子恒,弄了个半残。

死,对于安子恒简直太便宜了,他要让安子恒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指渐渐松开,浑身的恨意也渐渐变淡,只是嘴角那一抹邪恶阴冷的笑意,让人不寒而栗。

清儿,你受的这些伤害,哥哥会帮你双倍的讨回来!

安家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拿起手机,修长的手指在上面简单的按了几下,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好好伺候我们的安大少爷。”

安景心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疼爱她的爸爸妈妈,她依旧是一个被宠在心尖上的公主,她好想一直沉醉在梦里,永远不要醒来,可是美梦并没有持续多久,剧烈的疼痛让她惊醒。

第4章 我不去

看着眼前那张让她恐惧到骨子里的脸,安景心害怕的想要后退逃离,只是脸上的疼痛,让她不能移动丝毫。

因为此刻,沈如风正坐在她的床边,伸出一只手,狠狠的捏着她脸上的肉!

安景心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就连她自己都说不出来,是痛的,还是被气的!

她觉得世界上没有沈如风更讨厌更让人觉得可恨的人了,总是变着法儿的欺负她,就连,想安稳的睡一觉,都不能。

沈如风看到安景心哭,突然愣了一下,松开了手,他只是觉得安景心脸上的肉看着很好玩,所以就捏了捏,但是好像,力气确实大了些。

不过也不至于哭成这样吧!

嫌恶的看了安景心一眼,沈如风的好心情被一扫而光,“给你五秒钟,擦开眼泪。”

阴冷又有些怒气的声音让安景心吓的打了一个冷颤,她用牙齿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身体也因为抽噎不受控制的抖动着,抬起袖子用力的在脸上胡乱的擦了擦。

然后瞪着通红的双眼,警惕的看着沈如风,她怕沈如风会像昨晚一样,突然又强迫她。

沈如风看着安景心一副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该死的心疼。

他都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到了,他怎么会去心疼安家人?装作那副样子,不过是一个想要博人同情的手段罢了!

想到这里,沈如风的眸光更是阴冷了几分,他一瞬不瞬的直视着安景心,冷漠的开口:“拿着你的东西,去找刘睿,必须让他收留你。”

听到刘睿的名字,安景心突然忘记了哭,她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沈如风。

“你让我去找刘睿?蓝岛集团的刘睿?”

沈如风看着安景心过激的反映,心里隐隐有些怒气,但脸上还是勾起一抹不屑的笑:

“怎么?跟我睡了几次,就把你心心念念的男人忘了?”

“你!”

安景心简直要被气死了,沈如风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要不是他一直强迫自己,自己又怎么会跟他睡!

“我不去!”

安景心把头转向一边,强硬的说了一句。

她才不要去帮住沈如风害他的学长,沈如风狼子野心,指不定打着什么坏主意,她是不会让他得逞的!

沈如风并没有因为安景心的拒绝而发怒,反而笑了一下,话语里也满是随意:“不去,可以啊,那我就让你哥去吧,嗯,让你哥去做点什么好呢?这我得好好想想。”

“你卑鄙!”

安景心恨恨的说了一句,用力的瞪向沈如风,这个阴险的小人,就知道拿她哥威胁她!就知道挑人的软肋下手!简直就是王八蛋!

沈如风站起身,脸上突然没了笑意,好似失去了耐心一般,面无表情的看着安景心,声音也开始变的冷漠:“你现在没有说不的权利,除非,跟你哥一起去死!十分钟后,滚出这里。”

说完,沈如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安景心气的把身后的枕头一下子扔在了地上,眼泪又开始落了下来,她觉得这两天,要把这辈子的眼泪都流光了,她何曾被人这样对待过!

从小到大,她都是父母手里的掌中宝,哥哥的有些做法她虽然不是很喜欢,但哥哥对她,却也是好的没话说。

良好的家世,富裕的生活,较好的面容,安家大小姐的名头,让遇到她的人都是笑目以对,客气有加。从小到大,凶过她的人,屈指可数。

沈如风,带给她的伤害,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多的,是心里,那是一种闭着眼睛都不能忽略的恐惧。

不过一夜之间,她便从高高在上的公主,沦为仇人手里的工具,而她,除了顺从,竟找不出任何可以反抗的余地。

深吸一口气,安景心告诉自己不准哭,即便现在她无法和沈如风抗衡,但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一定会有可以和他对抗的资本。

她安景心,从来就不是会乖乖听话的人!

慢慢的从床上爬起来,每动一下,都痛的她想惊呼一声,身体的每一处,好像都提不起力气,酸软的很,心里一直在骂着沈如风,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给她力量。

费力的穿好衣服,安景心颤抖着双腿,走出了房间。

沈如风正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看报纸,听到响声,他回过头,安景心苍白的小脸就映入他的眼里。

“过来。”

沈如风轻轻的开口,像是一只召唤宠物的主人,发着命令。

小说

回首情深何盼-何盼烟, 苏立轩-婚恋生活小说

2021-1-1 4:57:24

小说

让你很难做到心如止水的20张图,女孩的青蛙

2021-1-1 5:00:1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