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大唐》无删减阅读 李铭长乐小说已完结

小说主人公是李铭长乐的小说叫做《梦回大唐》,本小说的作者是鱼吻蚊所编写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意外的重生带来难以启齿的躁动,虐渣不是本性奈何实力不允许。九年义务教育不过多上两年,就想指点江山夺皇权,且看我英雄~呸~虐渣路艰险……...

《梦回大唐》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李铭长乐的小说叫做《梦回大唐》,本小说的作者是鱼吻蚊所编写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意外的重生带来难以启齿的躁动,虐渣不是本性奈何实力不允许。九年义务教育不过多上两年,就想指点江山夺皇权,且看我英雄~呸~虐渣路艰险………

《梦回大唐》 第10章 终到帝都 免费试读

这时战斗已经差不过结束,来袭之人无一幸免皆被屠杀,这时除了守护马车的卫士其他都在处理尸首。

车骑卫将军看着死伤卫士脸色低沉来到马车外“世子已经安全了,敬请放心”

李铭听着外面嘶喊打斗之声结束,双手紧紧握住大腿的手微微颤抖的放松下来

而山上两名男子看着行动失败满脸不甘“没想到宫里派这么厉害的高手,我们先撤在做打算”

另一名男子脸色阴沉的点头准备离去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就在他二人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刀光划过,两人在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已然毙命

“真是该死”说完麻烦身影又迅速消失在山林之中

车队继续前行,而李铭直到现在也不敢打开窗帘去看外面的景象,在他那个时代哪里还有此等景象,这时他真的害怕了

这时在湖边喂鲤鱼男子听着亭台内传来阵阵琴声,不自觉有些陶醉而就在此时一名仆从拿着书信而来,男子打开看完露出一丝嘲讽之色“福乐亲王真是废物啊,不过也难怪他那些收下一个个莽夫,接下来还有谁登台演唱呢?”男子把书信抛入湖中看着鲤鱼争相赶来又相继离去

这时的卫士已经不足五十人而且不少还身上有伤,密卫也不到十五之数,只有三名太监和两名服侍李铭的丫鬟没有一丝伤痕

由于不少人带伤路途变慢许多,而车骑卫将军却更加担心路途才走一半便损失如此之大,若是买来两拨可能真要…车骑卫将军不敢想下去

他虽然已经派人把书信送往大将军手中,但是等待支援最快也要两天之久,那时可能已经到达京城了

傍晚十分来到胡口官驿驻扎这是一个小官驿,为朝廷送情报而用,而且一般只有州府情报才会从此转送,所以一般人不会知晓在大山之中还有这个官驿所在。

车骑卫看着门口两名把守男子下马而来,公公看着十分安静的驿站没做声响但是嘴角浮现是残酷冷笑

车骑卫有些疑惑按说斥候已经把他们到来消息传送过来但是此时却没有人前来接待这让他又不好预感

车骑卫大手一摆侍卫们马上警戒起来,门口两名身穿官服男子看到有些恐慌跑来恭手道“不知大人是?”

车骑卫将军一听疑惑道“没人前来送信吗?”

“没有啊”

听到回答车骑卫将军更加不解,可能送信斥候已经遇害了

这时一个八撇胡低矮男子穿着官服带着两名驿卫过来,嬉笑道“将军是?”

车骑卫看着他“你便是驿士长?”

“正是在下”男子笑到

车骑卫将军把腰牌递上吩咐到“我们要在此住宿一晚”

男子看着腰牌“是将军”低矮男子看着被守护马车笑而不语在前面带路

“这个驿站基本没有别人前来,你们算是头一波,虽然驿馆小但是房间不少,可以供将军休息”驿士长不断说道

这时卫士们已经走进驿馆

李铭被丫鬟搀扶下来看着驿站想着又可以好好休息了

驿士长看着李铭问道“这位大人是?”

车骑卫将军看他一眼“这就不用你管了”

驿士长听闻并不生气一脸赔笑“是是是,在下多言了”

车骑卫将军没在说话刚转过身向李铭走去一把刀已经从身后穿入他腹部

李铭看着车骑卫将军肚子处露出的刀身忍不住失声大叫

这时车骑卫将军拔出佩刀猛然回首但是那驿士长已经退后几步之遥

“将军真是好气力,身中一刀还能做出反击在下佩服”驿士长说道

“你到底是谁?”车骑卫将军用佩刀撑着地面单膝跪下,好受些腹部疼痛忍不住问道

“这个恕我不能告知但是你们死后我会给你们好好安葬”驿士长说完从两旁房屋中涌出不少黑衣男子

卫队早在车骑卫将军受伏之时把李铭层层保护起来

这时驿士长双手一伸“杀”

黑衣男子们杀入人群

黑衣男子步伐急促迅猛,卫队刚组建的防护便被冲散而来,而且个个都是剑道高手,卫士们没有一丝反抗之力便被屠杀

李铭从盾牌缝隙看着被杀戮的卫队们双眼惊慌,忍不住后退,紧紧贴在马车上不敢动弹

车骑卫看着卫队犹如稻草一般认人伏杀,双目通红猛然起身想要杀入,但是一名太监已经拉住他肩膀把他拉入卫士群内

而那名太监已经冲入黑衣人影内,就在太监随手掐断一人喉咙之时七个黑衣男子已然把他包围起来,太监看着他们步伐双眼微眯“剑阵?”

这时除了守护在李铭身前的盾牌兵,其他卫士已然死绝,只有密卫还在苦苦奋战,但是看情况也阻挡不了多久

这时房顶在黑夜中又浮现出不少身影一个个手持长矛,对准马车抛射而去,盾牌兵急忙阻挡但是盾牌好似茅草做成一般被轻松穿过,被穿过的还要后面士兵的胸膛

不少盾牌兵倒下这时李铭面前空档,一只长矛在李铭惊恐目光中不断放大,就在李铭嘶喊着闭上双眼,陪在他身边的丫鬟单手把长矛劈断

车骑卫将军有些吃惊的看着两个柔弱的丫鬟现在守护在李铭面前

两名太监看着被,七个人围攻的同伴没有一丝表情,突然这时一阵笛音传来,好似很远但是又很近,两名太监听闻有些惊讶,这时他们对视一眼朝笛声飞驰而去,但一片刻笛声未止一名太监已经身体在空中飞过来重重摔在李铭身前,胸口深深陷进去看样是活不成了

而另一名太监也身负重伤,嘴角流出鲜血就在他准备拼死一博时一个身影出现在在他面前

太监看着这道突然出现的身影眼中有些疑惑

“你去保护世子”

太监听闻点头离去

笛声停,这时五名身穿白色长袍身影慢慢浮现,在一名手持笛子男子后面四人注视着他“你终于出来了”

那道身影看着白衣男子问道“你知道我?”

“不知道,但我知道李世忠儿子被传唤进京他的影卫一定随从保护他唯一子嗣”

那道身影听闻没有说话好像认同他的说法

白衣男子看着那道身影说道“让他们都出来罢,不然你一个人可档不住他们”

这时不远处慢慢浮现十几道身影白衣男子看到脸上浮现一丝笑容“这才好玩嘛”

这时那名太监极速回来看着被分尸在剑阵内的太监尸体没有一丝动容

车骑卫将军看着唯一回来的太监,急问道“如何了?”

太监摇头“被大将军的人挡下了”

车骑卫将军听闻看着李铭,远处密卫也即将抵抗不住,终于忍不住高喊“护世子撤离”

一行人极速上马,两名丫鬟也把李铭放入马车,盾牌兵在后面护住,密卫们奋身阻拦

驿士长看着他们要逃离笑喊道“追”

不少黑衣男子解决眼前之人追去

这时后面丛林中十几名影卫已经和白衣人纠缠在一起,刚刚交手影卫大吃一惊“砀山剑法?莫非是”影卫突然想起什么露出吃惊之色

“呵呵认出来了?那你们都别想走了”白衣男子把笛子放入腰间拔出佩剑,剑指所处一丝血花在空气中满撒开来

影卫看着胸口被剑搅碎口中拼尽力气一声长啸

白衣男子听闻“还有人?”这时听着山林不少折枝之声急忙道“快撤”

白衣男子带着师弟们快速撤离

不时一个个身影落下,看着十几名影卫尸体,一个带头的人身穿暗黑色,一双眼睛让人看到忍不住头皮发麻,血冷无情,他便是此次护送李铭影卫队长青赤“追”

他原本姓名或许只有李世忠知道了,旁人哪怕影卫们都不知晓,曾作为影卫统领的庄闲问他,是不是仇家太多不敢说,还被打一架庄闲凭自己轻功才堪堪能胜此人,此时过后在没有人敢问他姓氏名谁

这时的李铭在马车内惊恐不安,双目无神的看着急行的马车,他怎么都想不通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想猎杀他,看样美好的生活带来的却是生死伴虽的余生

被人服侍衣食无忧的生活虽好但是被人追杀的感觉可真不妙

后面黑衣人骑马不断逼近,一个个手持强弩破空而来,跟随李铭逃脱的侍卫不断翻落下马

这时原本十几人的卫队只有两名丫鬟护在两边,车骑卫和那名太监在马车最前面开路

车骑卫看着马车后在无卫士,心中有愤恨更有悲凉,他怕世子被杀,那他真的万死莫辞其罪

就在这时后面紧随的黑衣人突然无数箭矢拥向而来,不少人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射下马匹

车骑卫看着突然的箭矢本来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喜色

但是看着前面不少身穿甲胃人似乎并不友好

这些人似乎不愿有人认他他们,身上穿着黑色甲胃面带一个铁质面罩

看着眼前这些不速之客车骑卫不敢怠慢不知是敌是友

车骑卫看着道路已经被封锁不得不停下马

李铭感受马车停下不由想伸出头看去,但是被丫鬟按回马车内,吩咐他不要出来

后面紧随的黑衣人看着突然出现在的一群甲胃也有些吃惊但是已经做好战斗准备,击杀过去

甲胃士兵急忙奔腾而去,前去拦截

这时一个带着面罩人对着马车喊道“世子我们并无恶意之是有人想请你做客,你意下如何?”

李铭听闻不敢做答

公公喊道“这是帝下旨意请世子前赴皇都谁敢阻拦?”

身穿甲胃男子听闻好似笑到“公公还在啊?那就请你去死”

这时他身后几名身影骑马向公公杀入

公公双目冷看并不胆怯

就在公公准备应击而上之刻一道身影从天而降,几名甲胃之士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连马带人分成两半

那个甲胃头领看到双目紧缩看着这个身影,上身**绑着不少铁链,身材十分肥胖,一把大刀在他手中插入黄土,肥胖的脸上布满胡茬

对着马车高喊“世子俺来晚了,让你受惊了”

车骑卫看着眼前之人并不认识,但是从他言语得知是来救世子让他还是十分紧张不知是敌是友

这时虽然不少甲胃之士和后面黑衣人厮杀,但是看着突然而至的人都有些疑惑,特别一刀居然能把数名身穿甲胃连人带马分成两半,此人功夫之高怕在场任何一人都不敢取胜

黑衣人可是深知这些身穿甲胃之人,恐怕不比密卫们差

“让世子受惊罪该万死,让老子杀个痛快”说着肥胖男子抓起大刀,身少肥肉不断抖动看着让人厌恶

甲胃头领看着他道“管你是谁今天都要身死于此,不要得意有人对付你”话刚落这时在他身后一个甲胃之士骑马向前,嘭的一声身上甲胃散裂开了露出一道年过花甲之人

脸色红润,皮肤光滑看样保养极好

肥胖男子看到耻笑道“喂老头都快入土了,安静去死不成还出来打打杀杀”

那个老人如若未闻

肥胖男子大怒一刀砍下来,看的不少人惊呼这一刀下来那老头不得劈成两半?

但是刀落肥胖男子却脑袋上浮现一层冷汗,只见他那大刀被两个苍老手指夹住不能动弹丝毫

就在这时马上老人飘然而下,看着惊恐的肥胖男子一脚踢出,一个肥胖身躯向远处砸去

老人把双指间大刀随意一抛,大刀深深钉入一棵大树之内,刀柄摇摆不止

众人看到深吸一口气,这老人究竟是谁?

肥胖男子揉着肚子爬起来,似乎有些疼痛“喂老头没看出来力量这么大”

老人看着他爬起来有些惊讶没想到挨自己一脚像没事人一样,不由多看两眼

肥胖男子取下身上铁链,挥舞下向老人砸去,看着飞驰而至的锁链老人并不慌张,一只手紧紧握住然后轻轻反转,锁链寸寸而断

肥胖男子捂住自己胀痛的手搞喊道“不玩了不玩了打不过打不过”说着从腰间取出一竹简对准天上轻轻一卡,一道火光在天上炸裂

这时正在和白衣男子打斗的青赤看到天上火光,眼神泛冷不顾已经重伤的白衣男子“撤”

白衣男子看着青赤突然撤去大惑不解,要是再来两个回合自己非要把宁丢在这里不可,看着已经身死的三个师弟他慌张的捂住伤口离去

老人看着天上火光不为所动来到肥胖男子面前一掌打他他胸膛,身在半空但血已经喷洒而出

甲胃头领看着被解决的麻烦似乎有些轻笑“世子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他现在只想快速带李铭离去,李铭要是同意更好,不同意只能用强了,他看到天上火光也知道那个肥胖男子定有帮手,他不想在等了

而那些黑衣人现在被甲胃之士几乎屠杀殆尽,但是甲胃损伤也是不小,特别黑衣人剑法让他们防不胜防

李铭在车内没有说话,就在头领看着黑衣人被解决完,几个仓皇而逃的几个他并未让人去追,他们此次目标就是李铭

头领看着马车内没有动静也逐渐不耐烦,挥手让手下杀去

车骑卫和公公紧张看着袭来的人并不退缩,对车骑卫来说自己死是小让李铭被擒是大

而对公公来说皇令在身生死度外

就在他们兵戎相见之时一道道身影落下,肥胖男子看着这些人,口中吐出血水不满说道“大哥怎么现在才来,这老头才邪门,我真打不过而不是我怕他”

青赤看肥胖男子一眼“护送世子离开”

肥胖男子听闻点头哈腰拔出大刀,叫喊一些影卫护送世子

他那肥胖身体飞身不远处一名甲胃一脚踢下马自身坐马上

车骑卫将军看到眼角一阵抖动真怕那马被他压死,这马上辈子做什么孽啊被他骑在身下

一队影卫冲入甲胃人群抢夺马匹把马车护在中间

青赤带人杀出一条路让车队离去

甲胃头领看着他们逃去连忙去追,但是被剩下影卫阻拦

这时老人看着青赤手持一把血红佩剑,每剑之下必有一人送命

杀的甲胃人仰马翻,老人身躯入鹰扑向青赤

这时不知在山多高之处两人在一个像搭建不久的竹亭内下棋,这时一名待者禀报“他已经被牵扯,世子被一队影卫护送”

一名有些苍老的面容看着对面之人手中棋子落下“你又输了”

对面男子轻叹口气“还是下不过老师啊”

“殿下有这等棋艺天下已是良少,再过几载老朽不知还能落子几何?”

被称为殿下人听到微微一笑对待者说“让他们行动吧,告诉谢豹务必把他捉拿来”

待者听闻急忙答复告退

这时棋局继续好似刚才若为之时手到擒来一般,两人毫无为意

李铭被护送逃离不知多久,但是马车并没有停下之式,李铭感受下面被尿憋的难耐但是又不敢让停下来,以免被追杀而至

而青赤已经和老人交手他才有点吃惊,没有想到这个半身已经进去黄土之人手法如此伶俐让他不敢小视,而他更关心世子安慰,但是这个老人让他无法轻易离开

车骑卫将军感受腹部疼痛但是速度依然不敢减,骑马前行,就在他一心想护送世子进去京城时一道道破风声传来

两旁影卫格挡箭矢,马队不得不减缓下来,这时两旁路边早就埋伏好人冲杀而至

车骑卫将军看到已经有些麻木,影卫厮杀而去

但就在此时三道身影速度极其迅速接近马车几名影卫来不及阻拦

两名丫鬟弃马而出,应敌而上大喊“保护世子先走”

车骑卫将军看着被丫鬟阻拦三人点头骑马想快速逃脱但这时一道身影下来站在马车必经之路,双手握住狼牙棒,有些残忍的击在马车上,马车顿时四分五裂,肥胖男子看到心里暗自大叫不好,急忙飞驰而来,一把把马匹缰绳砍断

李铭在马车内突然一阵抖动马车破碎他被甩出车内,失声大叫,这时一个身影急忙把他接下,李铭抬头真好看到一脸血渍的车骑卫将军,将军看李铭无事一把保住骑马而去,李铭坐在他身前感觉背后有点温热忍不住用手一摸有点湿粘,他伸出手一看都是血渍,他知道不是自己的,他抬头看着正在骑行的车骑卫将军有些害怕和痛苦

这些人都是为了他啊,甚至他们都没有见过自己一面而为自己出生入死

几百名军士现在身边只有车骑卫将军和旁边一身伤痕的公公还在

其他都已经身死,两名丫鬟还也在刚刚守护他逃跑时身首分离

影卫看着马车被袭击一个个急忙想前去支援但是都被袭击人影格挡,甚至几人想用身躯抵抗让同伴前去营救但是都一一失败,眼前这些人实在是太强大了,或许只有青赤他们赶来才能击杀,而他们不过十几人的影卫小队和眼前上百人根本无暇救急李铭

李铭听着身后嘶喊打斗泪水布满脸

而他自己都没有感受到在马车破碎之际他下面已经湿透了

谢豹一击看着马车破碎但是李铭还是被救有些愤怒想去追赶但这时一道身影出现他面前

一袭红色装扮,面部有些苍老

谢豹看着他有些吃惊“没有想到你也来了”

一个鸡公嗓音传出“这可是诛九族大罪,告诉你身后人停手把”

谢豹听闻忍不住大笑“诛九族?哈哈哈等你能离开此地再说吧”

“顽固不化该死”红袍人听闻冷声说道便出手想要把谢豹击杀

谢豹看着前来身影拿起狼牙棒并不惧怕

但是谢豹太小看这个红袍人了,谢豹在他面前犹如初生胎儿,根本就没有反击机会就被一只犹如鹰爪般的手**谢豹胸膛抓出他的心脏

他冷眼看着影卫一个个被击杀,他身影如电,把那些人心脏一个个掏出,有些人终于发现不对想要逃跑的倒是在他面前岂能跑掉

红袍人看着满地尸体,转身离去

车骑卫将军带着李铭不敢停,进去城池也不做停留,在城池内镇守官兵那里用令牌换马继续前行

直到第二天天亮,看着前面皇城轮廓他才有些放松下来,低头对着李铭说道“世子前面就是皇城,进城你就安全了,在下不能陪世子进城,世子照顾好自己”说完车骑卫将军掉落下来,李铭有些惊慌回头,马也平缓停下

李铭慌忙下下马,但是马太高他不小心掉落下来,这时公公注意到李铭掉落而下,急忙转身

李铭吃痛的跑到车骑卫将军面前,他已经断气,李铭看着他腹部伤口忍不住痛哭

公公抓住李铭,拉上马继续前行,李铭想回头望但是被公公身体遮挡

公公看着前面皇城,看着守护皇城的禁军他同样有些放松,但就在此刻他感觉脖子一凉,头颅在他完全没有防备之下掉落,李铭感觉有血撒但身上忍不住回头看着公公身体已经摔下马,李铭看着无头尸身掉下马,无助惊慌哭喊

这时他身边十几个拿着刀壮硕男子看着李铭笑到“世子等候你多时了请和我们走一趟吧”

李铭看着眼前人“你们是谁?”

“世子和我们走就知道了”男子似乎不愿多说来到李铭面前准备抓起李铭

就在此时一阵剑气四虐,十几人顿时被分尸,李铭闻着空气中的血腥味,和眼前遍布破碎的尸体忍不住干呕吐起来

这时一道白色身影脚踩着剑柄,而剑尖漂在离地面二寸之处微笑着看着李铭“让世子受惊了”男子踩在剑柄上低头看着李铭

李铭抬头看着这个踩在剑上之人有些木那问道“你是谁?”

那人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而李铭经过这些终于受不了昏迷过去

这时两道身穿暗黑色官宦服紧随而来看着剑上男子微微躬身

男子并没有回头只是看着李铭轻声说道“有趣,真是有趣”说完剑带着男子飞入皇城

一名太监看着死去的同在他身上翻所着什么不一会拿出一张书信踹入怀中

另一名抱起李铭向皇城走入

小说

初爱未晚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 精品《初爱未晚》小说在线阅读

2020-12-29 23:07:15

小说

极品萌妃太坑人全文免费试读(陆妍伶九晏) 完结版

2020-12-29 23:07:4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