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萌妃太坑人陆妍伶九晏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主人公是陆妍伶九晏的小说叫做《极品萌妃太坑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流畅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不小心河边失足她穿越了,人家穿越都是个公主啥的,可她却偏偏落到了一个穷乡僻壤的小农家。也罢!至少可以重返人间,做回自我。可是!偏偏不能独善其身,刚一穿越,就身惹是非,难以自拔。救命的小哥你别走,此生我跟定你了。无奈!亲娘的嫌弃,生活的窘迫,让她举步维艰。无妨!本姑娘有智慧,打脸长舌妇、逼退村癞子、戏耍县城理事官老爷……精彩无比!意外!本以为跟着隐忍的相公与世无争、发家致富。可没想到隐忍的相公竟然是大人物,惹的本姑娘不得不参与到那错综复杂的宫斗之中……"...

《极品萌妃太坑人》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陆妍伶九晏的小说叫做《极品萌妃太坑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流畅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不小心河边失足她穿越了,人家穿越都是个公主啥的,可她却偏偏落到了一个穷乡僻壤的小农家。也罢!至少可以重返人间,做回自我。可是!偏偏不能独善其身,刚一穿越,就身惹是非,难以自拔。救命的小哥你别走,此生我跟定你了。无奈!亲娘的嫌弃,生活的窘迫,让她举步维艰。无妨!本姑娘有智慧,打脸长舌妇、逼退村癞子、戏耍县城理事官老爷……精彩无比!意外!本以为跟着隐忍的相公与世无争、发家致富。可没想到隐忍的相公竟然是大人物,惹的本姑娘不得不参与到那错综复杂的宫斗之中……”…

《极品萌妃太坑人》 第3章:立誓出头 免费试读

“哟,这小贱人还有脸出来!咱们村出了这么个不要脸的小贱货,真是晦气!”

“可不是嘛。我看就应该把她浸猪笼,别因为她一个人,连累了咱们整个村的名声!”

“我看陆大娘做得对,这样不要脸的小贱人,就应该给她赶出去!让她饿死在外头!”

又高又壮的朱五婶咳嗽了几声,“行了行了。你们光在这说有什么意思?看不惯这丫头,上去撕掳她一顿,

那才叫痛快呢!”

妇人们连连摇头,“这可不敢。那丫头是个野性的,发起疯来,谁挡得住!”

“是呀,我还得洗衣裳呢!”

喧闹的秋河边顿时又安静下来。

朱五婶往河里啐了一口,“呸!都是些花花样子,中看不中用,看我一会儿收拾这不要脸的小蹄子!”

隔着老远,陆妍伶就听到妇人们的嬉笑声了。

她对这些满脑子封建遗毒思想的妇人没什么好感,径直绕过她们,往秋河下游走去。

妇人们洗衣处的不远,就有个浅水湾。这里的水浅,哪怕站进河中,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陆妍伶选定地方,就两手举着铁叉,聚精会神地盯着河面。

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的河水中泛起了一层一层的金光,一条肥青鱼摇头摆尾往她身前凑。

陆妍伶举起铁叉,屏气凝神,正要往鱼身上叉,忽地,一件衣服从天而降,重重地落在她面前的河水中。

陆妍伶被溅了一身的水,衣服从里到外都湿透了。

大青鱼也受了惊,迅速往远处游去。

陆妍伶擦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子,捡起面前的衣裳,往洗衣服的妇人们那边看。

“这是哪位婶子的衣裳?”

她也不傻,这群人好好地洗着衣裳,若不是有人成心,衣裳又怎么会落到她面前的水中。

“哟,陆丫头,你手里拿着的是我当家的衣裳呀!”

朱五婶扯着大嗓门呵呵地笑,“我是真没想到,你这丫头还主动给我家那口子洗衣裳,怎么,又看上我家那

口子了?”

妇人们哄堂大笑,有人笑着往朱五婶身上溅水,“五婶子,你要小心了!这陆家丫头连个穷酸野男人都能勾

搭,你家男人有把子力气,能赚钱,这丫头说不定早就看上你家男人了!”

朱五婶越发得意了,“那敢情好呀!人家城里的太太们进出都有个小妾姨娘伺候着,我也想跟富太太一样呀

!这陆丫头又不要聘礼,我家白白捡了个干活的劳力,这可是个大好事!”

成了婚的妇人们凑在一处说的话都粗俗不堪,陆妍伶这个大姑娘家听了,耳朵里都发臊。

“陆丫头!”朱五婶可不打算放过陆妍伶,她大声嚷着朝陆妍伶招手,“跟婶子回家去。你跟着一个野男人

还吃不饱饭,去婶子家跟着你五叔,你五叔可会疼人哩!”

妇人们又爆发出一阵大笑。

陆妍伶气得眼圈都红了。

这群肮脏无耻的妇人们,欺负她一个女孩儿家面皮儿薄,又是跟娘家断绝了关系的,没有任何依仗,就可以

随意辱骂她。

大家都是女人,为什么要这么难为她!

“啪”的一声,陆妍伶将那件衣裳随手一扔,扔到了河水中央。

衣裳随着河水打了个转儿,就被湍急的河水冲着往下游走。

朱五婶连忙跑过来,推了陆妍伶一把,“你这个死丫头,怎么把我家衣裳扔了!”

陆妍伶身材瘦小,哪架得住朱五婶这一推搡。

她不由得往后仰倒,差点跌落河中。

幸亏她眼疾手快,扯住了朱五婶的衣裳。

只听“哧啦”一声,朱五婶的衣襟竟然被扯裂了。

朱五婶愣了一瞬,就嗷的一嗓子叫出来,追着陆妍伶就要打,“你这个下贱的死丫头!你丢了我当家的衣裳

还不算,还扯坏了我的衣裳!我这衣裳可没穿过几次!”

陆妍伶腿脚快,眨眼就沿着河上简易的木桥,跑到河对岸去了。

倒是朱五婶,追了一阵子就喘得厉害,只能扶着双膝,盯着河对岸的陆妍伶骂骂咧咧,“死丫头,你可要赔

我的新衣裳!”

“你说是新的就是新的了!”

陆妍伶缓过劲来,不甘示弱地顶了回去,“五婶子说话太好笑,你那衣裳若是新的,怎么布料都被洗的磨了

边?薄得都能看到里头红色的肚兜!”

妇人们嘻嘻哈哈笑起来。

谁都知道,这朱五婶是个最抠门的,要说她身上衣裳是新的,满村都没有一个人信的。但朱五婶可是远近闻

名的泼妇,谁会没事去惹她。

这陆家丫头可真敢说。

朱五婶一张脸在哄笑声中涨成了猪肝色,大嗓门顿时炸了起来,“你个死丫头快赔我衣裳!”

陆妍伶冷笑了几声,“五婶子要我赔衣裳,也行。不过,五婶子方才把衣裳丢到我跟前来,把我的大青鱼给

吓跑了!想要我赔衣裳,那五婶子就得先把我的那条大青鱼赔给我!”

“我呸!”朱五婶撸了撸衣裳袖子,摆出了一副要打人的架势,“你个小贱蹄子还想和老娘要鱼,你也不对

着河水照照镜子,你算哪根葱!别等着老娘缓过这口气来,等会儿追上你,看老娘不扒了你的衣裳,把你扔

到河里喂鱼!”

说罢,朱五婶果真吭哧吭哧地追了过来。

好汉不吃眼前亏,陆妍伶拔腿就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她回头一瞧,朱五婶再没跟上来。

陆妍伶松了一口气,身子一软,就瘫倒在地上。

眼角有滚烫的泪水滑落,陆妍伶用手背狠狠地抹去眼泪,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一直都是一个不怕苦不怕难的人,不就是穷了点苦了点吗?等她在这秋河村立住脚跟,活出个人样来,看

谁还敢欺负她!

陆妍伶咬咬牙,拖着铁叉子另外寻了个浅水湾。

她叉鱼的技术并不好,废了老半天功夫,才叉上来两条鱼。

直起身子一看,天都黑了,陆妍伶便急急忙忙往月老庙赶,远远地,就瞧见一个人影奔过来。

“你去了何处,怎么才回来?”

小说

陆妍伶九晏小说无广告 《极品萌妃太坑人》完整版阅读

2020-12-29 23:05:59

小说

萧天龙林茵梦主角的小说 主角叫萧天龙林茵梦的小说

2020-12-29 23:06:2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