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顾烟萝秦无妄小说免费阅读 顾烟萝秦无妄为主角的小说

《在病娇大佬的怀里撒个野》小说是苏蔓殊的倾情力作,该小说主要围绕顾烟萝秦无妄两人之间展开了一幕幕精彩的故事,小说作者是苏蔓殊,小说主要内容:秦无妄话音刚落,身侧,特调局队长许寒怒斥。“我在和你们说话!请配合!”秦无妄眼底闪现带戾的不耐烦。他只能不舍的暂时松开缠在顾烟萝腰际的手臂。“你是什么东西?”秦无妄瞳孔压着血戾,语气透着迫人寒气,狂傲至极,“想拘留我?”...

《在病娇大佬的怀里撒个野》 小说介绍

《在病娇大佬的怀里撒个野》小说是苏蔓殊的倾情力作,该小说主要围绕顾烟萝秦无妄两人之间展开了一幕幕精彩的故事,小说作者是苏蔓殊,小说主要内容:秦无妄话音刚落,身侧,特调局队长许寒怒斥。“我在和你们说话!请配合!”秦无妄眼底闪现带戾的不耐烦。他只能不舍的暂时松开缠在顾烟萝腰际的手臂。“你是什么东西?”秦无妄瞳孔压着血戾,语气透着迫人寒气,狂傲至极,“想拘留我?”…

《在病娇大佬的怀里撒个野》 第2章 免费试读

顾烟萝彪悍的将自己胯下一米八多高,精壮的男人狠狠撂倒在地,“咔嚓”一声,颈骨断裂。

清场完毕,干净利落。

跨国列车晃动着,但是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硝烟弥漫间,包厢破碎的窗口前。

顾烟萝背对男人,姿态勾魂,立于尸体中央。

她脚踩一具尸体,没回头,在和蓝牙耳机那头的人联络。

“姬霄,你死路上了?列车要停,事情闹得太大,我们必须跳车选别的路走,你让接头人去国境边接应我们。”

顾烟萝完全忘记身后还有个坐轮椅的。

她一边和叫“姬霄”的人联络着,一边从包厢衣柜中取出自己的风衣、狐裘大衣还有帽子、箱子。

太阳就快下山了。

破裂的车窗,寒风呼啸刮入,冷的刺骨。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踩灭了烟头。

他目光幽冷,远眺着窗外辽阔的雪山山脉。

和方才那个说“怕”的病弱少年,完全判若两人。

男人欣赏着列车外的雪景,眼神却在刹那间如毒蛇般锐利!

距离列车八百米开外,一座山丘顶,折射出了狙击倍镜的异常反光!

男人瞳孔收缩,心脏骤然一颤!

远程狙!

他视线紧盯顾烟萝暴露在窗边的身影。

眼底迸出望而生畏的戾气!

“别动!”

“嗖”一声!

一枚子弹呼啸而至,从顾烟萝后背擦过,削断了她几缕发丝,射穿墙面!

顾烟萝背影一僵,她贴墙,警觉!

一瞬,男人从轮椅站起,气势凛冽。

他倏然弯腰,从床底抽出一个长方形黑箱,打开,飞速组装起一把通体全银的大狙,装上高倍镜,三秒调试。

顾烟萝听到身后的动静,心觉不对,疑惑回头。

她美眸怔,眼底暗含震惊。

坐轮椅的少年早已站起。

标准立式架狙的姿势。

他侧身,立于光影间,神秘矜贵。

他拿着把HeavySniperRifle反器材大狙,眯起一只眼睛,偏头,瞄准了窗外一座根本不起眼的雪山山丘。

“别露头,窗外十点钟方向,山丘顶,有把狙在瞄你。”

男人半眯冷眸,声音清冽,极有质感。

半晌,他又提醒:“不想死,就别动。”

面对生命威胁,顾烟萝眼无波澜。

她浑然媚惑的狐狸眼,泄出疏冷的光。

这玩意儿敢骗她?装瘸子装的还挺像。

对于自己被骗,顾烟萝极度不爽。

但她分得清轻重急缓。

心知此刻根本不是“算账”的时候。

“要帮忙吗?”

山丘上那狙手,应该是又藏起来了,她想。

列车虽然在减速,但是没停。

一击必杀,神枪手都未必做得到。

所以顾烟萝觉得这个男人,根本打不死那藏在山顶的狙击手。

男人手指握紧,全神贯注,半晌,偷觑顾烟萝一眼,闷声:

“嗯…”

顾烟萝沉默,她撩开裙摆,伸腿,隔着稍远的距离,用鞋跟勾过一把冲锋枪。

她将白貂绒帽顶在冲锋枪口,机智的伪装成自己的脑袋,举枪,伸了出去。

下一瞬!

又一枚子弹飞来,瞬间击穿了那顶昂贵的貂绒帽。

这要是脑袋伸出去,绝对会被打的脑袋开花。

与此同时。

满身溢满杀气的年轻男人,薄唇不屑勾起,透过倍镜,扣动扳机,反手对狙。

“砰——!”

枪声回荡间。

八百米开外,山丘顶。

一枚特制子弹精准恐怖的击穿了狙击手的头颅。

血洒雪地,完美爆头。

好可怕的精准度!

顾烟萝冷眯美眸,侧目,开始重新审视男人,上下打量。

车厢窗破碎,风冷冽的灌入。

气氛忽然安静的诡异。

顾烟萝挑眉:“装犊子?”

目标击杀,男人顷刻间卸下一身寒意戾气,他身形一僵,敛眸,淡淡道:“刚学,运气好……”

“……”

这厮把她当傻哔呢?

#

列车彻底停了。

车厢外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顾烟萝瞅着男人当垃圾似的,将那把价值二十万美金的反器材大口径狙击步枪扔出了窗外。

那是一点都不心疼呐!

这种枪射程5000米,通常用于击毁坦克、飞机或是千里狙杀。

宝贝啊!

“瘸子?残疾?装的?”她低眸,开始在地上寻找趁手的武器,她要弄死这个玩意儿,“再骗一句,割喉剜心你自己选!”

因为方才精神高度紧绷,男人苍白的面色更显病态。

他轻咳几声,觉得冷。

可他挂在车厢门背后的呢绒大衣,早被打成了碎布。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他不答反问,语气竟有几分埋怨。

“……”

“我从没说我是残疾人。”

“……”好像是这样。

“只是轮椅坐着比较舒服,床太硬。”

“……”这他妈是什么鬼理由?她竟然还觉得,有点对?

“我冷……”男人走至顾烟萝面前,微微低眸。

不知是不是错觉,年轻男人逼近的一瞬。

顾烟萝莫名觉得,这个男人在她面前,刻意装乖。

顾烟萝套上白紫呢绒风衣,裹紧,又穿上自己心爱的狐裘大衣。

她无动于衷,“我也冷。”

“可……”

年轻男人开口,可是被一个讨厌的声音打断。

他眸光带戾,侧过脸。

见一个金发碧眼的帅气混血男人踩着尸体,双手拿着两把黄金手枪进入。

“这里发生了什么?”

那混血男人穿着夸张的豹纹绒毛大衣,十指戴满各色钻石戒指,梳着大背头,像个暴发户,却又媚眼如丝,美的像个妖孽。

顾烟萝只是瞥了眼进门的帅气金发男,没理,高冷极了。

她转身,重新将银色手提箱拷在自己手腕上。

“这人谁?”

姬霄进门就注意到站在顾烟萝身侧的年轻男人。

身姿俊拔,极美。

那是一种令人驻足凝神,屏息恍惚的苍白俊美。

姬霄从来都觉得自己天下无敌第一帅。

可是看到男人那张无可挑剔的脸庞,他嫉妒了。

“人。”顾烟萝惜字如金。

“我她妈当然知道他是人。”姬霄怨气的瞪了男人一眼,嗔怪道,“我是问你这人是谁!”

“另一拨人就是想要他的命。”

顾烟萝随便捡了把冲锋枪,背在身上。

姬霄不爽,“哦,那他怎么没死?”

“你烦不烦?”顾烟萝走到列车窗前,跳上窗台,“准备跑路!列车巡逻来了!”

的确,车厢外的脚步声越来越多,全都是朝他们这来的。

“我能杀他吗?”

姬霄走到顾烟萝身后,回眸朝着男人露出挑衅的妖孽笑容。

那眼神,仿佛在向男人炫耀顾烟萝是他姬霄的人。

男人独自站在那,看着被孤立了。

他低着头,眼底深处,汹涌冷戾的血气盛极,却又在听到顾烟萝的话后,敛去了眼底的异色,恢复深渊般的死寂。

顾烟萝:“不能,我救的,你敢杀试试。”

昏暗的光线中,男人听闻,深幽迷人的眼眸泛起了微光。

她在护着他。

顾烟萝没再跟身后两个男人废话,她跨上窗台,要跳车。

但是身后,有人拽住了她。

男人拽住了顾烟萝的衣摆,语气固执,清冽低喃的声音荡人心神。

“你带我走。”

顾烟萝动作顿住,她倏然回眸,心弦一震。

没等她表示。

骤然,车厢灯盏熄灭。

外头,巡逻汹汹涌来。

男人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顾烟萝,迷人夺目,深邃闪烁,有点委屈,有点不满,似感觉到他们要把他留下,他就是不放手。

“烟烟快点!发什么愣呢?”

姬霄觉察到顾烟萝的犹豫,海蓝的瞳孔泛着冷漠,提醒。

男人见顾烟萝不吭声,以为要拒绝。

他心底窜起一股无名戾火,却再次强压下。

“一起。”

话落,男人把顾烟萝从窗台拽下,自己先跳出了车窗。

姬霄瞠目结舌。

顾烟萝头疼扶额。

“这人疯了?外面零下二十四度,他穿了件衬衫就往外跳?”

顾烟萝侧目,快速抱起床铺上的白色棉被,冷道:

“纵容他也不是不行,谁让他好看?”

反正过了今晚,也不会再有交集。

话落,顾烟萝跳窗。

她轻盈落地,然后将厚实的被子,披在了男人的身上,裹紧。

姬霄无语至极,他跟着跳了下去。

风雪中,三人并行。

身影渐行渐远,直至完全消失在夜幕中……

#

雪山的夜晚,危机四伏。

顾烟萝手拿指南针,带着两个男人朝着华夏帝国边境方向步行。

她身后,姬霄聒噪烦人。

另一个沉默到底,很乖的走在她身后侧。

顾烟萝:“我们距离边境大概有三百公里……”

姬霄:“顾烟萝!我她妈长得也不丑,你怎么不看看我这张脸,对我好一点?”

顾烟萝:“……你太骚。”

“薄情!无义!”姬霄大骂,然后狠狠瞪了男人一眼,“但闻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忽然,年轻男人阴沉沉的问了句。

“你们两个,什么关系。”

宝宝们,跳坑不啦?

小说

独宠病娇大佬苏蔓殊 独宠病娇大佬苏蔓殊

2020-12-28 20:12:07

小说

追妻三十六计全文阅读 林素陆池追妻三十六计免费阅读

2020-12-28 20:12:2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