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亿离开我弟》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一个亿离开我弟》最新章节列表

主角是苏余司启的小说叫《一个亿离开我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酸奶蛋糕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怎么,她又出幺蛾子了?”旁边一长了张娃娃脸的男子眼皮微睁再打了下哈欠。司启眉头皱的更紧,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初他中药,救他的是她,但完全没有当初那一夜的青涩纯然,反而有点贪得无厌。...

《一个亿离开我弟》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余司启的小说叫《一个亿离开我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酸奶蛋糕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怎么,她又出幺蛾子了?”旁边一长了张娃娃脸的男子眼皮微睁再打了下哈欠。司启眉头皱的更紧,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初他中药,救他的是她,但完全没有当初那一夜的青涩纯然,反而有点贪得无厌。…

《一个亿离开我弟》 第2章 第二章 免费试读

一小时后,他们回了剧组,刚到就听到导演正在对着温南吼:“几点了!你才来!”

温南皱了下眉,被吼的往后退了步,眼角瞥到苏余,手一抬,指向苏余:“苏余不是来的更晚吗!”

导演一手也指过去:“她第几场!你又是第几场!”

苏余见火要烧到她了,连忙进了化妆间,一旁化妆师冲她笑着:“苏余姐,你是不知道,温南早上第一场,迟到了半小时,导演差点被她气死。她还想跟你比呢。”

苏余无奈着,这位潜台词就是就温南那后台也敢跟您比?您背后可是司启啊!您迟到跟她迟到能相提并论吗?

苏余看了眼时间,可她明明是早到,她无奈着由她在她脸上弄,她已经习惯了,无论她做了什么,付出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只要有司启,别人都会觉得是司启的原因。

忽然的手机**一响,苏家的电话此刻打来,苏余看着那电话沉默了会。

苏正天,小说炮灰中的炮灰,女主她爸,也是她爸,可跟她结局不同,这位最后活的好好的。

她乖乖接电话,一接通,那边咆哮声立马传来。

“小余,那热搜是怎么回事!”苏正天在家急着,最近公司刚亏了一大笔钱,他还等着找司启帮忙,结果苏余就出了这样的事。

一旁,阮青尔心虚的递了杯茶,她女儿的苦她不是不知道,她也是两个月前听苏余说起,原来当年她“失忆”一不小心代替苏暖做了司启的女人。

也难怪五年来,司启不曾碰她一下。

她被冷落成那样,找个人排解下忧愁,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哪知道那个记者这么能蹲,这都被发现了。

不过,她看了眼苏正天,她太清楚这个是什么人了,利益至上,亲情什么的都是踏脚石。

苏余在那司启不受喜欢的事,那是绝对不能让他知道的,不然万一扯出苏余代替苏暖那事,可怎么办?

按司家势力,再按苏暖对她们的恨意,她们母女两妥妥的死无全尸!

苏余懒洋洋的躺在躺椅上,化妆师正在给她化妆,她打了个哈欠:“爸,我只是跟他单纯的看个电影而已。”

黄粱正要递水给她,闻言,眼角抽了下,有她这么说话的吗?

这不明摆着告诉别人,她跟那男的有猫腻吗?

黄粱看了眼那化妆师,对方立马会意退出去,黄粱这才拿出手机准备找找课程,看看能不能给苏余找个语言学问之类的课。

是他失误,忘了提高她情商。

“爸,这事已经跟阿启解释过了,他说过两天来看我。”苏余眼皮昏昏沉沉,昨夜陪周灵看完鬼片后,她吓得一晚没睡好,现在困死了。

苏正天一听,心尖颤了颤,她该不会就是这么跟司启解释的吧?他神情恍惚了下,赶忙道:“小余,你看阿启哪天有空,你带他回家吃顿便饭!”

苏余愣了下,从他慈祥声音中听出了分手的前兆,她连忙端坐好:“好的。”

苏正天听着那头欢快仿佛不谙世事的语气,嘴角抽了下,她出轨被抓,他给她擦**哄司启,她还没心没肺的高兴?

司启那是信了的意思吗?

分明是要找她算账的意思!

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傻白甜的闺女?

她以前明明没这么傻白的啊!

苏正天心头一抽一抽的,这女儿自从五年前失忆,脑子就跟进水了一样。

“爸,我马上去跟阿启说,先挂了。”苏余欢欢喜喜挂了电话,立马打给司启。

那边迅速挂掉了,苏正天沉默的看着手机,要他说,她就是把重心都放在事业上了,才导致司启对他们都不冷不热的,她要是多讨好下司启,苏氏集团早该一飞冲天了。

但现在他也只能等着苏余回话。

“阿启,两天后你不是要来看我吗?”苏余撩了下头发,用着甜甜又妖娆,一副要通过手机勾引到那一头的模样。

司启是那种会为了她来喂饱苏父庞大野心的人吗?

不是!

资本家的钱在面对女配的时候,那是向来都是抠抠索索的。

“我爸说,想请你来家里吃顿便饭。”苏余卷着长发,紧张的问着。

所谓便饭,按往常来讲,那都是豪华酒会,是苏家用来告诉世人,他们背后可是司启,识相的赶紧把合作交出来的手段。

被这么用是个人都会不高兴。

苏余等着司启回话,一旁黄粱沉默了瞬,她这是觉得自己又跟司启拉进距离了?

司启皱了下眉:“抱歉,我下午临时有事要出国一趟。”

苏余点了点头,他生气了,他不耐烦了。

司启从来不是言而无信的人,说好两天后来看她,他肯定会来。

现在他撒谎说要出国,摆明了就是不跳苏家坑的意思。

“但,但是我们都交往了快五年了,我爸说好歹得请你来家里坐坐,商量下未来的事……”苏余“慌里慌张”着,顺带暗暗催婚,只要是个人都能听出来她这意思就是见家长,然后结婚。

但司启不会跟她结婚,这是在清楚不过的事,只要把他逼烦了,分手没准简单的多?

本来她可以告诉司启当年跟他酒店滚来滚去的人不是她,但问题介于,她要怎么解释“自己”撕烂自己的衣服?

被司启觉得她在骗她,耍着他玩,到时她又没有强大的后台保护,最后她只会死的更惨,外加连累身边的人。

这事只能瞒,等他们分手过后,再等他跟女主虐来虐去,最后喜结连理,只要她那段时间别参和,到那时真相大白时,她早就跟他们成了点头之交的人。

试问一大人物会特地回过头来踩小人物几脚?

司启也没那么小肚鸡肠特地把这事翻出来,再来虐她一遍。

她相信时间能治愈一切。

苏余挤出眼泪,下意识抬手擦了擦眼角,嘴刚张开,司启挂了。

苏余:“……”

白挤眼泪了。

忽然眼睛一阵刺疼,苏余懵了。

“司总,苏家最近资金链出现问题。”集团内,陈秘书严肃道。

司启点了下头,这事早就有人跟他汇报过,救他的是苏余,如果苏家扶的起来,他不介意帮下,但很明显,苏家就是个无底洞。

“对了,司总,您是要去本家那边吗?”陈秘书恭敬着问道,“那我给您调整下您之后的行程。”

司启想起那边,整张脸冷了下来,随即点了下头,起身拿起外套就走。

黄粱看着她眼眶含泪,“伤心欲绝”的模样,扯出纸巾:“苏余,男人不会喜欢去无止境填补别人的欲望的。”

苏余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眼眸此刻水光盈盈,她知道,看司启这模样,她分手指日可待。

就是……

刚刚酝酿情绪憋出眼泪时,不小心把化妆师刚涂的睫毛膏搞到眼睛里去了。

苏余现在眼睛又酸又涩,眼泪哗哗直流,她还不能随便揉,不然,她的形象准得毁掉。

苏余接过纸巾,小心翼翼的吸着泪水,顺便打电话给苏正天:“爸。”

那头,苏正天正喝了口水,焦急的等待着苏余带来好消息,电话一接,整个人都阴沉下来。

“阿启下午出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所以……”

苏余说完,苏正天咬了咬牙挂了,坐在沙发上,阴沉着脸:“看样子不能把鸡蛋都放在苏余一个篮子里!”

阮青尔打了个哆嗦,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那一头,黄粱看了眼手机忽然来的消息,眼眸微暗,转而看向苏余:“苏余,我回去趟,你跟蔡蔡乖乖待着。”

黄粱起身就准备走,想到什么,忍不住回头:“我是男人,太清楚男人想什么了,你越闹腾,他只会越不耐烦。我虽然让你看好他,你也不能这么看……”

“阿梁。”苏余眨了眨眼睛,总算舒服了点,她抬起头看向镜子,镜中人皮肤白皙透亮,在娱乐圈这种美女扎堆的地方都能让人一眼看到,她对着镜中的人笑了笑,白皙的手一下下点着桌面,看起来乖巧又单纯,出口却带了丝嘲讽:“我没乖过吗?”

她有的,至少在两个月前她一直乖乖的,很努力不给别人添麻烦,也不从作妖。

但事实好像证明,无论她再怎么努力,再怎么与人为善,依旧走着恶毒女配的剧情,她到一线的位置,是德不配位,是背靠司启,她跟司启说配不上他分个手如何,司启立马就能曲解成有人得罪她,她找他分手是闹脾气,是请他出手解决麻烦,然后第二天就能有人因她被封杀,她跟别人交好,外人就能说她捧高踩低。

她承认自己有点慌了,那种无论怎么做都逃脱不了原剧情的感觉,就仿佛有只看不见的手在推动着所有人往既定的轨道走,还在告诉她,无论她怎么挣扎都一样,最后十有八九会死的那么惨。

但凡可以,她都不想用上B计划,过上从此隐姓埋名,东躲西藏的日子。

黄粱忽然愣了下,他想起刚接手苏余的时候,好像的确乖到不行,省心到不行。

但……

黄粱额前青筋突然跳了下,那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门口,周灵过来:“咦?怎么这么早?”

黄粱看向门口美艳女子,磨了磨牙,扯开嘴角笑起来:“周姐。”

周灵是三金影后,人脉,资源,演技,反正方方面面,他都得罪不起,即使怀疑是这个混账东西带坏他家乖孩子!

周灵对着黄粱笑了笑,明明恨不得砍她,却次次笑的这么开心。

她就喜欢看他拿她没办法的样子。

“阿余,既然来了,对戏吧。”周灵忽略黄粱走过去。

黄粱手上手机又震了下,他看着消息,脸色微黑,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蔡蔡,看好她。我先回去了。还有……”黄粱头疼着,突然感受到了身为老父的心酸,磨着牙小声道,“防着周灵再拐了她!”

蔡蔡心虚着点头,昨夜周灵刚让她望风好拐苏余陪她看恐怖片。

剧组角落里,温南了下一侧的树。

“凭什么!苏余离开就行,我离开一下下就不行?”

温南气着。

“温姐,人家背后可是有司启啊!没看整个剧组都供着她吗?”后头,齐梦撇了撇嘴,看了眼那头人一来就被全剧组供起来的苏余。

“呵。给司启带了绿帽,你觉得司总还会护着她?”温南压下火气,想到刚刚路过化妆间听到的事。

“我刚刚可是听到了,司总压根没想娶苏余!”温南嘴角轻勾,她就说嘛,司启怎么会这么没眼光看中苏余?

“啊?”齐梦震惊之余,心思忍不住活络了,她跟苏余同年入公司,甚至比她早三个月,可人家入了司总的眼,现在直接稳坐一线,她却还只能为了个角色忍受各种委屈。

要是能够跟司总的话……

“苏余貌似想让司总跟她回家吃饭,但被拒绝了。”温南继续着。

“她这是想逼婚?”回家吃饭这种事,含义太大,齐梦想到一大早看到的热搜,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这可不吗?”温南一想到在她面前不可一世的苏余,背地里却求着别人娶她,还被拒,整个心情都好了。

“苏余姐!”外头,另一个助理急急忙忙过来。

“嗯?怎么了?”

“现在剧组里都传……”

苏余:“嗯?传我出轨?”

“不是,传你向司总求婚被拒,这才深夜找小鲜肉排解苦闷。”

苏余歪了下脑袋,她有预感,很快,她又可以上热搜了。

远在大洋彼岸,高耸大楼顶层。

“老板。”

窗边,一旁秘书正在跟他汇报行程,闻言顿了下,抬眸看向男子,只见一只修长的手抬起,他立马下去。

黎特助上前:“查到了。”

“苏余。二十三岁,苏家二女,是启少唯一一个对外承认的女人。其父苏正天,是苏式集团董事长,其母是阮青尔,曾经是苏正天情人,于十年前转正。”

男子眺望远方,眉头渐渐皱起,黎特助会意点出:“苏余与苏暖前后就差一月。”

简而言之,苏余是婚内出轨的产物。

男子皱眉沉默许久,久到黎特助在想他是不是可以退下去了,就听到低沉清冽的声音带着淡漠响起。

“继续。”

黎特助:“19岁那年,被安大录取,但同时办理休学,入了星辰,正式踏入娱乐圈。”

“前后四年,电视剧十部,电影两部。出道第一年,就得最佳新人奖,最佳女主奖,第二年……圈内人传言,是今年最有希望得视后的女演员。”黎特助递上详细资料放到桌上。

“司启参与多少。”司秦转身,漆黑瞳眸盯着厚厚一叠资料。

黎特助:“全部都有启少影子。”

小说

《独宠病娇大佬》无广告阅读 顾烟萝秦无妄小说无广告

2020-12-28 20:10:22

小说

追妻三十六计小说 追妻三十六计全文免费阅读

2020-12-28 20:11:0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