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在车上 被绑架小黄文

学长在车上,被绑架小黄文_天桃看着那颗近在咫尺的妖王之力,却是怎么也拿不到手!每当自己想要触碰那妖王之力的时候,那妖王的余力便能够将自己刺伤,无论自己怎么施法,却都不能够近妖王之力的身。心中愤恨,在

天桃看着那颗近在咫尺的妖王之力,却是怎么也拿不到手!每当自己想要触碰那妖王之力的时候,那妖王的余力便能够将自己刺伤,无论自己怎么施法,却都不能够近妖王之力的身。

心中愤恨,在经过多次的努力之后,天桃终于是崩溃了,大喊大叫对着那石壁不停地施法攻击,那施法之处的墙壁无一不是深深的一个大坑。

那些长老们看着,都纷纷准备偷偷溜出去,没想到却是被天桃抓了个正着,揪着那长老施法,一众长老都被天桃给拽了回来。

“你们这帮废物!就知道临阵脱逃,你们是想要死吗?”天桃吼道。

“天桃恕罪,天桃恕罪!”那些长老们都纷纷伏在地上请着罪,天桃一看更是气愤了,正想要施法,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天桃姑娘想要杀了最后几个对自己忠心的人吗?”良辰缓缓走了进来,看着天桃笑着说道。

“你是怎么进来的?”天桃一惊,随后变得警惕了起来。

“魔君重伤,我想要进来这暗府是再容易不过了。”良辰说道,“我只是想知道,天桃姑娘考虑的怎么样了?”

“哼”天桃冷哼了一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深爱着那个贱人……”

天桃的话刚出口,突然觉得脖子之上出现了窒息,良辰正掐着自己的脖子狠狠道,“不要叫她贱人,否则我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学长在车上

天桃脸被憋的通红,望着良辰的眼神是服输了的,良辰看了随后将天桃放了下来,像是自己心中也是很乱,所以便没有在质问下去。

“你既然能够进来这暗府,为何不自己去取那冰莲球?”天桃一边咳嗽一边问道,语气缓和了许多。

“我自有我的想法,再给你一天的时间,好好想想你要怎么做!”良辰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良辰走后,天桃是越想越气,自己竟然被一个术族人给牵制住了,随后看了看趴在地上的长老们,心中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随后对着那些长老们吼道,“滚,都给我滚!”

看着那妖王之力,用尽了浑身的力气给了最后一击,没想到那妖王之力还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天桃不由得颓废了下来。

九千只觉得好像有什么给了自己一拳似的,想着应该是自己的心出了问题,随后打坐起来细细感受着,九千竟然能够看到天桃,只不过这画面维持不了多久,但是对于九千也是一大发现。

这几日,九千在那冰莲球中除了施法看能否破了那冰莲球,最多的还是静思自己的过往,想了想自己没有犯下什么大错,心中想了想还是庆幸,但是想着当时见到荀白的时候自己竟然那么淡定,现在想想还是有些后悔,因为此刻,自己每日想的是他,心中思念的还是他,九千这一生没有什么好牵挂,不欠别人什么,别人也不欠自己什么,只是荀白,就是荀白,自己怎么也扯不断与他的关联。

就在九千想着,那冰莲球外面又出现了一个身影,九千模模糊糊地看着,大致能顾看的出来是天桃,不由得冷笑了一下,“怎么?这是来求我了吗?”

天桃一听,脸色一紧,随后说道,“九千,你不要高兴的太早,我早就说过,我对荀白早就没有什么感情了,你若想要知道我今天来干什么,我可以清清楚楚地告诉你,我是来杀你的!”

“我猜是你弄不明白我那颗心了吧!”九千笑道,“我跟你说,我这颗心可是复杂的很,你要是想要为你所用,可是得好好讨好我了!”

“好好讨好你就不用了。”天桃看了看身后的还在昏迷之中的魔君,说道,“我今天来就是想着要怎么消灭你,这冰莲球虽然对我有很大的伤害,但是并不代表我不能够找人来毁坏它,不过呢,我也要仙提醒你一下,这冰莲球一旦把你封印,你是没有办法从这冰莲球出来的,如果这冰莲球要是碎了,你可能也就跟着一命呜呼了!”

学长在车上

“哼”九千冷笑,随后躺在地上说道,“那你就来吧!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天桃刚想张口,突然背后传来了魔君的声音,天桃吓得一机灵,连忙转身回去,发现魔君正坐着看着自己。

“我……我我……”天桃一时情急,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我问你,你说的是不是真的?”魔君又问了一次,只是魔君脸色苍白,这么问着,却是虚的不行。

天桃试探着,不知道魔君的底细也不敢轻举妄动,脑海中回想着良辰对自己说的话,魔君现在虚弱的很,若是趁现在,自己说不定真的能够取代魔君成为新的魔主,到时候对于九千还是不是手到擒来,但是良辰真的有那么好心吗?他脑袋里打得什么算盘自己也不知道,说不定是一个将自己和魔君一网打尽的方法呢!

“是……是……”天桃答应着。

九千听见魔君说话,觉察出他体内的虚弱,于是便说道,“魔君能够救我出来我就已经很感谢了,你就不要在为我费心了。”

“哼,死到临头了,还说这样的话!”说完之后,天桃自知失言,于是便灰溜溜地跑走了。

魔君走到了那冰莲球的旁边,看着九千,突然就笑了,“我看你在这里也挺好的,比较安全。”

“我也感觉挺好的。”九千呢喃道,随后又问道,“魔君,我知道你的大恩大德我可能难以为报,但是我有个不情之请,还请你能够答应。”

“你说吧!”魔君笑着说道,“只要是我能够做到,我都尽力去做!”

“我想要见荀白一面”九千说着,神情地落了下去,“我知道这很过分,但是我也知道这这次可能躲不过了,我想要见他,最后一面。他如今被禅吸尽了功力,想要恢复还要等一段时间,这冰莲球并不是单单我将困在这里这么简单,它在消耗我,相信过不了多时,我可能就会消失不见了。”

“不会的”魔君说道,“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我一定会让你们两个团圆,只有你开心,我才会觉得开心。”

“谢谢你”九千不知道还要说什么,只能说谢谢。

地下城内,墨怀正在施还魂术,施术之时墨怀需要集中精力,白羽为其把关,荀白的灵魂很快就跟身体分离,他有一炷香的时间来寻找荀白的灵魂并将他带回来,而墨怀心中有数荀白能够在哪里,奔着暗府去,果然发现,荀白正在那冰莲球旁边看着九千,望着墨怀来了,荀白有些惊讶。

学长在车上

墨怀将荀白带回了暗府,按照墨怀的指示,荀白完成了重生的过程,只不过除此之后,荀白却久久没有醒来。

而此刻暗府内,天桃已经无法再镇定下去了,望着良辰,说道,“我接受你的意见,但是有一点,我要荀白。”

“我无法兑现”良辰说道,“荀白有荀白自己的想法,我无法阻拦他,不爱就是不爱,有些人天生就是悲催。”

“你……”天桃气的没话说,随后一甩袖,向魔君的修炼室走去。

魔君见天桃进来,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问道,“我说过这修炼室让你随便出入吗?”

天桃笑着,“魔君自然是没说过,但是我带来了这一个好消息,能够让魔君喜开颜笑,我有办法救妖姬。”

“你怎么会有这么好心?”魔君冷脸道。

“我当然没有这么好心,所以我可是有代价的”天桃说完,脖子就被魔君狠狠地掐住了。

“你在威胁我?”

“我不敢……”天桃挤出了几个字,“魔君要舍弃生命,与那冰莲球融合才能够救出九千。”

天桃说完,魔君的手便送了开,九千也是一愣,随后看了看魔君,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九千虽是有了情感,但是毕竟那妖王之力不在九千的身上,想要见荀白的心思大过魔君的命,但是另外九千也知道魔君不会为自己而送命,毕竟自己并没有与魔君相交甚深,虽是他对自己很好,但是也并不能表明他能够为了自己送命。

“说”许久,魔君突然说道,“我要怎么做?”

九千这次才是真的惊讶,望着魔君,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

“想必魔君也知道,这冰莲球与魔君相克,但是魔君在消耗的同时,那冰莲球也在消耗,只要是魔君能够将那冰莲球融化一角,那妖姬自然能够从冰莲球里出来。只不过不知道这冰莲球的厚度如何,若是弄不好魔君会送了命,虽然我认为这妖姬并不值得救,但是还是要看魔君的”

天桃得意洋洋地走了,看到魔君和九千两相纠结自己竟然觉得很高兴,就算是此计不能够成功,天桃觉得就凭如此,自己也是值了。

“九千……”魔君说着,“只愿你此生安好。”

“不,魔君,你不需要这么做的”九千说道,眼中有疼惜,她不知道为什么魔君为何能够为了自己牺牲到如此。

而此刻,魔君的手已经贴了上来,九千只觉得一道光将自己刺的睁不开眼睛,随后那冰莲球就开始震动,九千在冰莲球中来回翻腾,不大一会儿便失去了知觉。

学长在车上

而魔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变得透明,却还是心甘情愿……

九千只觉得光线刺眼,紧接着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抽走一般从那冰莲球中抽走,随后,暗府开始动摇了起来,那妖王之力开始动摇,天桃一惊,瞬间躲到了墙角,那妖王之力在天桃刚刚在的地上迅速掠走,随后在那暗府里乱窜,直到遇到了九千,在九千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钻进了九千的心里面。

九千只觉得往日的情感一股脑地往脑海里涌,那些伤心的开心的,都一点一点地占据着,九千,等到这一切都完事的时候,九千跌倒在地,看了看自己双手,又碰了碰自己的胸腔,原来有心的感觉是如此的充实。

那些空空如也的日子,原来自己是如此的空虚。

等到九千反应过来的时候,想起了为自己牺牲的魔君,转头一看,只见魔君的半个身子已经消失不见了,余下的身子正在慢慢地消耗,慢慢地变得透明。

“魔君,魔君!”九千赶忙走过去抱起了魔君,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落在了魔君身子上,却是透过魔君的身子滑在了地上,“我怎么能够……我怎么能够让你救我……我怎么能够……”

九千自责着,魔君看着九千突然就笑了,“你能找回你的心,真好,、可是我不喜欢你哭的样子,我喜欢你冷冰冰地对我,这可能是对我以前造下的孽的惩罚,我罪有应得。”

“不不是这样的”九千哭着说道,“不是这样的,我要救回你,你……你喝我的血,或许能够有用!”

“没有用的!”魔君拨开九千的手说道,“我正在与冰莲球融合,过不了多久我就要永远地消失了,不知道为何,我总觉得这一切都是冥冥注定,我是个冷血无情的魔,却被天心湖的湖水净化,或许这就是我愿意牺牲的原因,我想到了我做人的时候,那时候虽然是平庸无能,但是我从来都不用想着被人们所抛弃,而遇见了你,我知道,我这场永无休止的生命,注定是为了你而结束。这是我的宿命,也是你的,九千,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

地下城,荀白的尸身久久没有动静,白羽在一旁守着,去也是不停地打着瞌睡,一点头一点头的,突然荀白像是终于得到了空气一般,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醒来了。

白羽被震醒,随后看着荀白清醒,连忙出去找墨怀……

荀白复活了,墨怀无法再留他,因为妖族大军溃散,却并不是所有的大军都退去,那些天生凶残的妖族还是准备背水一战,只是那些天生弱小的动物怕是没有了妖姬的庇护而受到那些食肉动物凶残的攻击而逃跑了。

学长在车上

兵临城下,浦阳城还是危在旦夕,墨怀的腿伤一夜之间便好了,这是诅咒的原因,羽族的人因为受到诅咒而无法生存与阳光下,而却有着伤而复愈的说法,如今浦阳城已空,羽族之人无法出来战斗,仅以墨怀一人,是难以抵抗这大军的。

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墨怀只求荀白一件事,将地下城封印,让妖族大军无法进入地下城。

“城主果真要如此,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一个办法,如果能够找到九千,并且助九千找回自己的心,或许还能够挽回局面。”荀白望着浦阳城之下的渐渐逼近的妖族大军说道。

“如今我已经身不由己,如果有可能,还请荀白仙人能够救助我羽人一族,自此我将感激不尽。”墨怀说完便跪在地上,“若是荀白仙人能够找到妖姬救我浦阳城的城民于水火,我墨怀愿意世代为牛马听从荀白仙人差遣。”

荀白将墨怀扶起来,说道,“你救我一命,这是我应该做的,只不过在我回来之前还请城主务必守住浦阳城,我已经为浦阳城设下结界,但是也只能够困住那些妖族一两日。”

“你且放心”墨怀说道,“我定会用我的性命守住浦阳城。”

荀白来到暗府的时候,黑猿老者和半仙已经与那魔兵打了起来,看到荀白来了,半仙吼道,“快进去找妖姬,这里交给我们!”

说罢荀白便转头进了暗府,暗府此刻已经若隐若现,魔君慢慢在消失,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那暗府消失之后,正有另外一种魔气将其填满。

荀白走进那大堂,没有见到魔君却是见到了良辰,“你为何会在这里?”

“你不能进去”良辰说道,“魔君正在救九千,如今妖王之力也在这里,九千已经找回自己的心了。”

荀白刚想要说话,突然听见旁边有声响,转头一看,正是天桃。

“荀白哥哥”天桃兴奋着,脸上却挂着泪珠,“荀白哥哥你终于来找我了,你还想着天桃是不是?你还来找天桃,说明你还在乎天桃对不对?”

“天桃”荀白皱了皱眉头,将天桃推开,“你果真堕落至此。”

“荀白哥哥”天桃脸上的表情一顿,“荀白哥哥你怎么能够这么说天桃,天桃这么做都是因为你啊,但是天桃知道后悔了,天桃愿意跟荀白哥哥走,只要荀白哥哥想要,天桃愿意舍弃一切。”

“已经晚了天桃”荀白说到,“你对蛇王山的伤害,永远都无法弥补了。”

“我……我可以用我的余生去偿还的。”天桃哭着,却是一直看着荀白,想要从荀白哪里看到一丝希望,哪怕是一丝,“荀白哥哥你知道我的,我并不是不这么坏的,我们一起长大,荀白哥哥你知道的!”

学长在车上

正在这时,九千听到说话声,从那修炼室中走了出来,魔君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他已经与那冰莲球融合了,在九千的眼前一点一点地消失,九千本是伤心欲绝,再看到荀白的那一刻终于是忍不住了。

两人终于相见了,荀白在这一刻的情感不知道是怎么样,他的九千回来了,那个有血有肉会流泪的九千又回来了,并且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眼前。

“荀白”九千轻轻地唤了一声,那眼中的泪水已经夺眶而出了,“真的是你吗?”

荀白再也忍不住了,他上前一把将九千抱在怀里,九千瘦了,自己一抱,却像是没了人一样,九千趴在荀白的怀中痛哭着,头一次可以如此痛痛快快地宣泄自己跌情绪,头一次可以抱着活生生的荀白,也头一次能够好好看着他的脸。

天桃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刚刚与荀白所说的话再一次让她感到了耻辱,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想要的不多却总是得不到,只是荀白的的一个安慰的拥抱鼓励的眼神自己就可以随他而去,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荀白连这么一个机会都不给自己?

如今站在自己的面前与九千这个贱人卿卿我我,为什么九千就能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而自己就不可以?

天桃手中出现了黑气,而就在这时,良辰突然从修炼室中走了出来。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浦阳城危在旦夕,我们应该及时赶过去才是!”良辰说道,手中还有东西在隐隐发光。

“这不是剩下的冰莲球吗?你不是说要给我吗?”天桃看着良辰手中的冰莲球,突然瞪着眼问道,原来这也是骗局,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

“魔君是这世上的一大威胁,如今好不容易除掉了他,我怎么会容忍再出现一个魔君!”良辰说道。

天桃听后像是发了疯,狰狞着脸就向良辰扑了上来,“你还给我!”

九千和荀白刚刚走到门前,回头看着良辰和天桃已经扭打在了一起。

“你们赶快走,我来应付这里!”良辰喊道。

荀白和九千互相对视,随后夺门而出。

看到荀白和九千走了,天桃更是情绪激烈,魔气发挥到了极致,怨气也到了极致,良辰没有想到被怨气冲昏的天桃竟然有这么大的魔力,此刻的自己竟然也有些难以应付她了,随后找了个空档准备逃走,却被天桃一下自己给抓了回来,撞在墙上之后倒在了地上,良辰昏了过去。

天桃捡起了那掉落在地已经混了魔气的冰莲球,脸上的杀气不减,她要炼成魔界的最高层,她要让九千付出代价,只有成为了魔君,她才有可能与九千对抗。

被绑架小黄文

平地出现了几个魔兵,只听天桃下令道,“将他给我关起来!”

这边浦阳城内,那些豺狼猛兽已经开始攻击结界了,许多个妖兽攻击开来那结界就没有荀白预料中的那样能够挺上一两日了,眼看那结界出现了裂缝,墨怀的身后突然走上来一帮羽族人。

“你们怎么出来了?”荀白厉声道,“赶快回到地下城,否则你们会灰飞烟灭的!”

“城主你就让我们留下吧!”白羽说道,“这浦阳城是你的家也是我们的家,您就让我留下与您一同作战吧!我们誓死追随城主!”

“对,誓死追随城主!”身后的羽族人一同激扬愤慨了起来。

墨怀看着身后的羽族人也湿了眼眶,随后说道,“好!那我墨怀就在此与各位一同奋战,保卫我们的家园!”

羽族们在空中飞着,墨怀将翅膀展出,那金色的翅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像是在与那些妖族们宣战。

那天空之上的结界突然破出了个大口子,大量的妖兽涌了进来,羽族们也冲了出去,与那些妖族厮打在了一起……

小说

杰蝶污文18禁 边吸奶边插阴道

2020-12-27 13:45:57

小说

成人小说下面塞东西 小黄文1对1

2020-12-27 19:09:0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