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喜之公车 肉肉的小黄文sm

林小喜之公车,肉肉的小黄文sm_“小关,喂,快起来,局长打电话叫你了!”坐在连城县民政局的一间办公室里,关晓凡忙碌了一个中午,到下午快上班的时候居然趴在办公桌前睡着了,一个声音突然把他叫起,抬起头来一看是办公

“小关,喂,快起来,局长打电话叫你了!”

坐在连城县民政局的一间办公室里,关晓凡忙碌了一个中午,到下午快上班的时候居然趴在办公桌前睡着了,一个声音突然把他叫起,抬起头来一看是办公室的女同事白萍。

忙伸了一个懒腰,朝着白萍笑了一下,关晓凡起身道:“白姐,忙了一个中午,困得不轻,眯了一会,这刚上班,局长就打电话叫我了?”

白萍听到后,却是笑了一下,说道:“你刚才在做什么好梦呢?涎水都快流出来了,快告诉姐,是不是梦见什么那个梦中情人了?”

说完这话,白萍一扭身走到了旁边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咯咯地笑个不停,手中的小包随手就是丢到了办公桌上,然后拿起杯子去倒水,倒完水后就是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这一连串的动作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的,不是她动作快,而是一种习惯动作了,单位里的同事来到办公室后,基本都是这个样子,一杯茶,一根烟,一张报纸看半天,每天都在重复这样的日子。

不过,关晓凡来的时间不长,还没有享受到这样的日子,白萍比她早来一年,而且还是一个女同志,据说局办公室主任马兴宇是她的什么亲戚,她坐在那里没什么事,别人不会说闲话,而如果是他端着一张报纸在那里悠闲地看,马兴宇非得批评他不可,告诫他年轻人不能太懒,要眼里有活,实在没事,把办公室的卫生打扫打扫也是好的。

林小喜之公车

马兴宇是一个老资格的办公室主任,做事非常认真,虽然对他要求严格一些,但是关晓凡并不讨厌他,觉得他说的话很有道理,作为一名年轻人就是不能太懒,如果学着和别人一样得过且过,还怎么追求进步,成为单位里的佼佼者?

白萍与她不一样,不但与马兴宇有亲戚关系,而且出身城市家庭,平时很会享受,无论穿的还是吃的,都是比他这个农家子弟要好的太多,人家即使工作不努力,也是有着好的生活,而他如果不努力,那将来只有落魄的份儿,人与人之间不能比。

白萍的家庭条件非常好,人长得也好看,平时喜欢化个淡妆,穿衣打扮非常的得体,一头披肩发甩来甩去的,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关晓凡每次看到她,心里头也是一动一动的,只是从来没有什么非分之想,这样的女孩子,即使看中了她,他也没法应付的来,他的那点工资,根本不够人家一瓶化妆品的钱。

不过,白萍平时却是喜欢与他说笑,她的年龄并不比关晓凡大,但是由于关晓凡来的比她晚,她就让关晓凡叫她姐,在关晓凡面前一副大姐大的模样。

关晓凡刚来上班,自然是希望与其他人好好相处,白萍虽然没有她大,但是人家愿意当他的姐,那他也不能拂了别人的美意,再说多一个姐出来,在单位里也是有好处的,何况人家白萍还是马兴宇的亲戚。

这样一想,关晓凡倒是也喜欢与白萍说说笑笑的,办公室里的老杨,杨金多,一看到白萍和他说说笑笑的,就是阴沉着脸,把嘴中的烟抽得老响,弄得乌烟瘴气的,非得马兴宇过来说他两句,他才能收敛一些,把烟掐了。

关晓凡就是有些讨厌杨金多,杨金多年龄和马兴宇差不多大,担任办公室的副主任,但平时基本上不干什么工作,是办公室里面一杯茶,一根烟,一张报纸看半天的模范实践者。

白萍与他关系不错,但是关晓凡从来没有想过要与白萍建立什么男女的关系,一方面他觉得白萍不适合自己,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心里已经有人了。

而他心里的这个人就是在宜州火车站相遇的那个年轻女孩,自打从宾馆离开之后,回到连城县,就一直没有再见到过那个年轻女孩了。

年轻女孩似乎从他的生活当中直接消失了,当时只知道她也是连城县人,回来后应当也是分配到连城县的某个部门了,但是却一直没有打听到她的去向,这几天,他脑子里老是想着这个事情,连睡觉的时候也在梦着这个事了。

肉肉的小黄文sm

刚才白萍一从外面走进来,就是把他的美梦给吵醒了,关晓凡一醒来就是感到失落落的。

勉强笑了一下,和白萍打完招呼,关晓凡就是看到她又开始在自己面前转来转去,一会儿去倒水,一会儿又去摆弄一下办公室里的那几盆鲜花,她大部分的工作时间来做这种事情了,每天都是乐此不疲。

刚到办公室的时候,关晓凡还真有点喜欢她在自己面前乱晃,因为白萍长得太像那天宾馆里的那个女人了,只是年龄要比那个女人轻,有着那个女人的风味,但却没有那个女人风骚,人家白萍必竟还是一黄花闰女,没有结过婚呢。

但时间一久,白萍老是在他面前晃,既会影响到他工作,同时也会影响到他去想那个年轻女孩,所以关晓凡便是希望她不要老是在自己面前晃,能安静一点,勤奋一点,多做点事情不好吗?

关晓凡就是让白萍弄得有点心乱如麻,但是还不能说什么,白萍是马兴宇的亲戚,性格比较泼辣,如果得罪了她,他在办公室的日子不会好过,不过白萍对他还是挺好的,不像那个老杨,每天看自己就跟仇敌似的,其实自己一次也没有得罪过他。

但不管白萍对他如何的好,关晓凡心里还是只有着那个年轻女孩,只是不知她分配到哪里去了,如果按照正常分配的话,年轻女孩是师范类学校毕业,回来应当去当老师。

云州师范大学是省内一所有名的师范大学,如果分配到连城县,差不多能进连城一中,但他去连城一中打听了半天,却没有得到她的消息,这让关晓凡非常的郁闷,心中想着,难道从此与这女孩无缘了?

因为此事,关晓凡有时变得茶饭不思,工作上难免会出现疏忽,为此,局长韩学志把他批了个体无完肤,他知道自己没背没景的,局长批他还不跟玩儿似的,之前还不大知道,这局长批人也是要看人下菜碟,这民政局虽然庙小,但是也有着不少县领导的亲戚朋友,对于这些人,局长一般是不敢批的,如果他们犯了什么错,顶多是以后不用他们,晾在一边是了。

当然把他们晾在一边也需要艺术,晾不好,就会让他们感到局长在故意针对他们,他们就会更不高兴了,所以如何晾他们,如何对待他们,其实是局长最头疼的一件事。

不过看样子局长很聪明,既能把他们晾在一边,还能让他们高高兴兴,无非是平时多给他们一些好处,他们自然就不会对局长有意见了。

肉肉的小黄文sm

当个领导也不容易,关晓凡近距离观察了几次,就是认识到这个问题,一个领导要想在单位里立足说了算,必须得摆平各方面的关系才行,否则时间一长,别人准不会把他当回事。

当然,像关晓凡这样刚参加工作又没有什么背井的大学生,是无须局长费着脑筋想法进行摆平的,只需向他发号施令,让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干不好,当然就要挨批。

其实马兴宇对他不错,每一次受到韩学志的批评,马兴宇都是告诉他,领导批评他是好事,受了批评就会有所提高,如果等到一天领导连批你的兴致都没有了,那才说明你完了,在单位里就是废人一个,没人管没人问,永远沉沦下去了。

说到这儿的时候,马兴宇还小声地跟他说,杨金多就是一个例子,杨金多平时啥工作也不干,领导也从来不批评他,他当然更不会批评他,这不是因为杨金多有多大的背井,实在是领导提不起批评他的兴致,这人就是这么一个样子,你就是再批评他,他还是那个样子,谁还有功夫去批评他?

马兴宇就这样对关晓凡淳淳教导,关晓凡一上来还不大理解,但是后来一想,这真是很有道理,领导的时间非常宝贵,人家愿意批评你,绝不是因为批评你能产生什么快感,而希望你能成材,把事情能做好,也能省了他不少的心。

而马兴宇只所以愿意告诫关晓凡,也是感觉关晓凡是大学毕业,学历高,只要好好努力将来一定有一个好的前途,但是人生关键的时候也就只有那几步,如果一上来路走歪了,思想不正了,即使再有条件也没有用,杨金多当年也是正儿八经的本科生,但是这么年过去了,连个副科级都不是,反不如马兴宇这个小小的中专生吃香,弄了个高配的副科级办公室主任。

马兴宇愿意帮助关晓凡,把自己的人生经历告诉他,其实就是在教导关晓凡,而关晓凡也是一老实之人,做事基本上是认认真真,只是因为生活上的问题分了神,才会导致挨了批。

挨了局长的批,关晓凡还是要把工作做好,这不但是马兴宇教导他的,而且也是他自己这样要求自己的,虽然在大学学的就是中文,但是到了单位正儿八经地写材料时,跟大学里学的根本不是一回事,在写材料上还是要向局长韩学志和马兴宇学习。

马兴宇在民政局一直从事文字工作,那笔力自然是不用多说,而韩学志在当民政局长之前一直在县委办工作,更是县委的一枝笔,在担任县委办公室副主任三年后,提到民政局担任局长,其实如果不是原县委书记在他提拔之前调走,或许他会有更好的去处。

林小喜之公车

面对这两大笔杆子,关晓凡那点大学学中文的资历真是没有什么可说的,必须得虚心向人家领导学习,韩学志指点出他材料上的问题,往往是一针见血,让他眼前一亮,仔细想想的确应当这样写,才能突出主题,让整个材料立起来,亮起来。

早上写好的材料交给韩学志之后,韩学志看了之后,又是批了他一顿,让他重写,关晓凡只好中午加班把材料重新写出来,结果写到最后的时候就是累得睡着了,一睡着便是又梦见了刘诗依,直到白萍走进来,才将他的美梦搅醒。

关晓凡收拾了一下自己那颗放纵的心,又问了一句白萍,才知道白萍刚才是和他开玩笑的,局长并没有打电话打他,他提着的心就是放了下来。

急忙低头去准备局长要的材料,关晓凡匆匆地在办公桌前飞快地写着,这个时候杨金多就是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个杯子,左腋下夹着一摞报纸,迈着方步走了进来。

往办公室里面扫了一眼,看到关晓凡和白萍两人早已来到,杨金多就是黑着一张脸,关晓凡一看就感觉他这人似乎与谁天生有仇似的,看谁都不顺眼,自己与他也没什么矛盾,但老是一张老脸对着他,摆出一副老资格的架子。

看了杨金多一眼,关晓凡也不理他,杨金多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把报纸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拿起旁边的水壶,准备倒水,一发现里面的水没有了,便是冲着关晓凡道:“小关,去打一壶水过来!”

关晓凡正在写材料,而杨金多平时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事情,虽然他是副主任,而且也是老同志,但是老同志也没有规定不能去打水吧?办公室的水基本上都是他打的,白萍是一个女同志,有的时候她去打一下,但是基本上都是他在打,打也不算是什么坏事,他也愿意打,但是这个时候他正在忙着写材料,难道杨金多就不能自己去打一回水?

关晓凡心里就是有些生气,但是杨金多是办公室副主任,吩咐自己做什么事,如果他不去干的话,这老小子肯定会在马兴宇面前告自己的状,而马兴宇还要给他的面子,批评自己,到最后还是自己吃亏。

一想到这些,关晓凡只好从办公桌前起身,然后去拿水壶去打水,谁知道刚走出门口没两步,正好碰到局长韩学志,见到之后,韩学志就是向他招手道:“小关,材料写好了没有?”

一听到局长问起材料的事情,关晓凡不敢怠慢马上说道:“已经写好了,我马上交给您!”

肉肉的小黄文sm

韩学志就是道了一声:“好,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

听到局长的这声吩咐,关晓凡再看看自己手中的水壶,心里一横就是走回办公室,又放回了原处,然后对杨金多说道:“杨主任,局长喊我,我马上过去,水等我回来再打。”

说完没等杨金多吱声,关晓凡便是跑到自己办公桌前,拿起已经写好的材料便是朝外面跑去,杨金多看见关晓凡这个样子,本想说他两句,但是关晓凡一溜烟就是跑了,他就是想说也来不及了。

看了一眼白萍,杨金多本想又让她去打水的,但是一看到白萍坐在那里若无其事的样子,一想到她拒绝自己侄子的事情,话到嘴边也没有说出来,只好自己亲自去打水,不然等到关晓凡回来,那肯定要渴死了。

关晓凡到了局长的办公室,一走进去,只见有几个人正在向他汇报工作,他站在旁边等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前来汇报工作的人就是走了,韩学志向他手一招,关晓凡急忙走了过去。

接过关晓凡递过去的材料,韩学志认真地又看了一遍,然后随手拿起一支钢笔在上面又划了几下,接着就是对关晓凡道:“拿回去重新再顺一遍,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去打印室打印,打印好之后交到县委办公室秘书科,去吧!”

向关晓凡作了一番交代,韩学志又把材料递给了关晓凡,关晓凡接过后,急忙答应着,转过身就是离开了韩学志的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以后,关晓凡就是朝杨金多那边看了一眼,发现他正在那里喝着茶水,就知道水已经打完了,他也就不用再去关心这事了,直接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再把韩学志改好的稿子顺一遍,以免还有什么语句不通顺或者错别字的情况。

看到关晓凡回来,杨金多也是扫了他一眼,不过没有说什么话,关晓凡现在越来越受到韩学志的重用,他心里头已经感觉到了,而他作为一名老同志,其实在办公室里头最孤立。

在关晓凡刚来的时候,他想着把关晓凡给拉到自己的身边,让关晓凡和他一样,给他灌输一些思想,成为他的同盟,而关晓凡在最初的时候还真差一点让他给同化了。

在那段日子里,杨金多老是在他面前,念叨着这年头干的不如看的,看的不如站的,站的不如捣蛋的,头脑一定要学灵活,不该自己的事情绝对不干,干了还不讨好,甚至还会出错,告诫关晓凡千万不要当傻子,学精明一点。

对于杨金多向他贩卖的这一套理论,关晓凡作为初来乍到的学生,自然不太懂,但是时间一长,也是受到了他的一点影响,结果就是让马兴宇给批了一通,告诉他,年轻人多干点活没有坏处,不要老是想着投机取巧,工作做不好,一切都归于零。

肉肉的小黄文sm

在受到马兴宇批评一通后,关晓凡又是警醒起来了,而之后就是了解到杨金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杨金多平时牢骚很多,但是又不好好工作,老是扯其他人的后腿,这样的人,当然没法进步,现在他年龄大了,更是没有进取心了,如果跟他学习,那他在单位里就是完了。

从此之后,关晓凡就是开始远离杨金多,而杨金多也发现了这一点,接着关晓凡与白萍的关系相处的又是比较好,而杨金多的侄子与白萍之间也是有点故事,但是后来白萍把他的侄子给甩了,这样一来,杨金多就是对关晓凡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矛盾其实就是这样结下了。

关晓凡不理会杨金多这一套,任杨金多怎么想,怎么对他不满意,他都没有去计较,做好自己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只要不是非常过分的事情,他不会与杨金多发生什么冲突,比如今天杨金多吩咐他去打水,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听从他的吩咐去打水,不和杨金多产生什么矛盾,这些都是小事情,他更不会去计较的。

/ 首页上一页45

小说

洛晚陆寒川的小说免费 洛晚陆寒川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2020-12-27 5:29:29

小说

影星姜茶穿越公主姜茶宁妃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2020-12-27 8:00:0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