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珃楚渊小说无删节 《快穿之白月光保护攻略》大结局

《快穿之白月光保护攻略》是由作者姬小七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荀珃楚渊的小说情节流畅,文笔细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是:资深网文写手荀珃,一时兴起写了个最惨男配楚渊,从此命运翻转,一夕从人物命运的主宰者变成了被系统操控人生的书中人,前路迷惘,福祸难料,所有的一切都系于楚渊一人......某系统的唯一要求就是:对楚渊好!...

《快穿之白月光保护攻略》 小说介绍

《快穿之白月光保护攻略》是由作者姬小七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荀珃楚渊的小说情节流畅,文笔细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是:资深网文写手荀珃,一时兴起写了个最惨男配楚渊,从此命运翻转,一夕从人物命运的主宰者变成了被系统操控人生的书中人,前路迷惘,福祸难料,所有的一切都系于楚渊一人……某系统的唯一要求就是:对楚渊好!…

《快穿之白月光保护攻略》 第7章 兄友弟恭 免费试读

第7章兄友弟恭

曾几何时,荀珃特别羡慕那些有哥哥的小女生,羡慕她们被哥哥宠着护着,可以肆意的撒娇,任性的耍赖。偶尔发个小脾气,哭哭鼻子,哥哥就会忙不迭地拿着可可爱爱的毛绒玩具来哄……

每当孤身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时候,她就特别想要一个疼她爱她,带给她亲情温暖的哥哥。

而现在楚渊圆了她曾经的梦。

荀珃想:反正我的任务就是对楚渊好,我与他的命运早已绑定在一起,从他那里稍微收点儿好处,满足一下自己的私欲,也不为过吧?!况且,两个同样孤独,同样渴望亲情的人,意外的相遇,互相弥补,互相成全,岂不是双赢。

于是,那声“哥哥”荀珃喊得干脆利落,也让楚渊迅速地进入了长兄的角色。半个月来,楚渊有模有样,尽职尽责地照拂她,竭尽所能地宠着她,护着她。

楚渊几乎将他自己从父母亲人那里,从未得到过的亲情、疼惜全部倾注到荀珃的身上。

于是,荀珃也在楚渊兄长般的照拂与宠溺下,欣然入戏。

精神世界从二十出头的社会小青年秒回十几岁的懵懂少年时期,荀珃切换自如。她不再假模假式地端着读书人的架势(某系统:其实,在此之前,你也不像是什么正经的读书人),之乎者也全被她抛之脑后,彻底地解放天性,放飞自我,做回最真实的自己,自由自在的生活,弥补过往的缺失。

虽然明知不过梦幻一场,可荀珃还是拿出了百分百的诚意来认真对待。她想,至少,当一切结束,生活回归正轨,自己回忆起这段过往时,能堂堂正正的道一声“对得起天地良心,且不虚此行。”

对于荀珃的突然转变,凌悦的接受能力有些出乎荀珃的预料之外。凌悦不但很快接受了面貌一新的荀珃,还举双手双脚赞成荀珃的转变,并且鼓励荀珃继续顺着这个势头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其实,凌悦的想法也不难理解,她见证了荀珃不堪的过往,是真心的希望荀珃好,对于荀珃的转变,自然也就乐见其成。

不过让荀珃有些烦恼的是,近来凌悦平均讲十句话,其中最少就有七句话绕不开楚渊。几乎时时刻刻在她的耳边怒刷楚渊的存在感。

荀珃靠在窗边看书,凌悦在窗外笑言:“要我看啊,楚公子是真的把公子当成了亲弟弟看待,对公子的宠爱那是没得挑的好。”

荀珃伏在案上作画,凌悦一边研磨一边道:“楚公子,相貌好,人品好,才学好,将来肯定大有作为。”

荀珃在贵妃榻上半梦半醒,凌悦在旁边绣花边叨叨:“楚公子是顶好的好人,值得信任托付,有他照顾公子,我放心。”

荀珃吃药,凌悦递糖,“有了楚公子送来的糖果,公子喝苦兮兮的汤药都容易了许多呢。”

荀珃吃饭,凌悦布菜,“今天楚公子又差秦征哥送来了许多瓜果蔬菜,厨房都要堆不下了……”

荀珃有理由怀疑,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凌悦被人灌了迷魂汤。否则,素来除了对自己毫不设防之外,对旁人一律时刻防备的凌悦,怎么就突然对楚渊这么信任了呢?

旁敲侧击之下,荀珃才知晓,原来凌悦将她的改变悉数归功于楚渊。彻底被楚渊待荀珃的好给打动了,死心塌地的被他收买了。

对此荀珃表示赞同。

毕竟,荀珃自己也是不知不觉沦陷在楚渊的小意温柔里的那个,“哥哥”叫得比谁都勤快,比谁都真情实感。

这期间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插曲。

当然,自从荀珃无意间瞧见秦征小心地收在胸口的绣着并蒂莲的荷包,正是前几日,凌悦背着自己偷偷摸摸,神神秘秘,眉眼含笑,起早贪黑绣成的那一只。便刻不容缓地将自己乱点鸳鸯谱的蠢念头,毫不留情地彻底掐死在萌芽里。

荀珃腿上的伤结了厚厚的一层痂,近来隐隐有些发痒,应该是在长新肉快要脱落痊愈了。

荀珃忍不住总想伸手去抓,凌悦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丢给她一笸箩绿豆,让她挑豆子。

“公子挑得仔细认真一点儿啊,这些绿豆可是我准备拿来做公子你最爱吃的甜甜糯糯的绿豆糕的。”

荀珃喜好一切甜食,有了美食的诱惑,可谓是干劲儿十足。

荀珃这边儿一派喜气洋洋,而某系统那里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荀珃不对楚渊好,他不开心;荀珃对楚渊不够好,他不开心;荀珃对楚渊太好,他也不开心;楚渊对荀珃好,他就更不开心了。

某系统在荀珃的耳边哼哼唧唧气气呼呼的表示自己非常不开心。

荀珃:“你叫不开心吧。”

某系统:“小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是……”

“得得得,我知道了。”荀珃不想再次被他逗得笑喷,径直截断了某系统自报家门,不咸不淡问道,“那你不开心个什么劲儿啊?”

某系统:“……”

某系统心里暗暗嘀咕:“你觉得小爷我会告诉你,小爷我是因为眼睁睁地看着我家小渊儿对你好的过了头,而小爷我只有眼巴巴的望着的份儿,所以吃醋了吗?做你的青天白日春秋大梦去吧!”

“一个没甚大用的破系统,关键时刻掉链子就算了,臭毛病还挺多。”贬损某系统,荀珃永远冲在第一线。

“荀珃!你是不是嫌腿上的伤好得太快了?”

荀珃听到了“咯吱咯吱”的咬牙声,立即见好就收,偃旗息鼓。

她可是费了好一番心神,才忽悠得某个傻白甜系统让她免受感染的风险,促使伤口快些好起来。眼看着大功告成了,她可不想因小失大,功亏一篑。

“既然小渊儿愿意把你当成弟弟疼惜,你就乖乖地和他一直兄友弟恭下去。若是让小爷我发现,你搞什么幺蛾子,妄图伤害他。小爷我保证,绝对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瞧着荀珃不疼不痒的模样他就心塞,感受到楚渊乘兴而来的愉悦气息,他就更加心塞了。最后,泄愤似的又对荀珃放了一通狠话,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跑去无人知晓的犄角旮旯自闭疗伤。

荀珃似乎已经见到一个齐膝高的小屁孩,仰着头,踮着脚,费劲吧啦地试图指着她的鼻子发威,结果没够着,斗败的公鸡似的耷拉着脑袋,凄凄惨惨戚戚的悲惨画面。

“哈哈哈……”荀珃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儿,完全不知道下一秒她自己的老底儿,就被凌悦给掀了个底朝天。

“楚公子,秦大哥,你们过来啦。”凌悦跑着迎上前去,接过楚渊手里的东西,把人往书房里让,“刚我家公子还念叨楚公子有几日没来了呢。赶巧了,这话音刚落,您就进门了。”

荀珃:“……”

猝不及防地被凌悦揭老底儿,荀珃已经见多不怪,完全提不起任何兴致去说教了。毕竟,凌悦也不是对谁都能这般毫无保留,直言不讳的,也就随她去了。

凌悦和秦征没有跟着楚渊进书房,半路转道,两人有说有笑提着大包小裹去了膳房。

听到楚渊的轻笑声,荀珃已经能够预想到,半月下来越发生动鲜活的楚渊,进门后会如何打趣她了。

为了不落下风,荀珃干脆先发制人,“不用问,我盼着哥哥来,可不是想哥哥了,而是想哥哥带来的好吃的了。”

处在变声器的偏于甜糯的男声,陡然响起,倒让楚渊一愣。

楚渊:“……?”

荀珃抬着下颚,眼睛直勾勾地瞄着楚渊拿在手上的几个纸袋,**的掌心朝上抖了抖手指,一挑眉丢给楚渊一个“没错,哥哥就是比不上美食”的挑衅眼神。

楚渊:自家弟弟有点皮,该怎么处置才好呢?

荀珃:还能怎么处置?弟弟皮还不都是哥哥宠出来的,还能弃了是咋地?

楚渊:弃不得。

荀珃:那就勉为其难继续宠着吧。

楚渊:好。

几个回合的眼神交锋,以楚渊温柔宠溺的妥协告终。

吃到楚渊亲手剥好,喂到嘴里的糖果。口腔里满是甜蜜的味道,荀珃笑得见牙不见眼,忍不住满足地喟叹,猫儿似的乖顺,主动蹭了蹭楚渊宠溺地放在她头上轻抚的掌心。

“那日从你这里离开,收到了秦战的飞鸽传书,便径直去了军营。这几日,都在军中处理杂务,无暇脱身。所以,才没能过来看你。”

潜台词就是:哥哥没忘记你,只是脱不开身,才没能来看你。

荀珃没想到楚渊会主动同她解释,猝不及防地狠狠体验了一把被人放在心上,全心全意呵护的感觉。

顿时,心里乐开了花。

“哥哥,你也吃。”荀珃挑了一颗自己最爱的糖果,亲手剥了糖纸,亲自喂进了楚渊的嘴里。

“那哥哥今日特意跑来看我,是军营的事儿都处理完了吗?”荀珃嘴里含着糖,吐字不清的随口一问。

“还需几日。今日回城办事,顺路过来看看你。”楚渊一边剥着瓜皮,一边关切道,“这几日我不在,你有没有乖乖听话,好好吃药?腿上的伤怎么样了?”

人都是贪心的,偶然得到了一点微光,就开始渴望炽热的暖阳。荀珃亦如此,脸上的神采瞬间暗淡下来,微不可闻的委屈呢喃,“原来就是顺路,才来看我的啊。那要是不顺路,岂不是……”

“嗯?”楚渊虽然自幼体弱,但好歹也是有武功傍身的,耳聪目明,荀珃自以为细若蚊吟的呢喃,还不足以逃过他的耳力。

楚渊突然不说话了,荀珃疑惑地抬头,就见楚渊正拧着眉,面色不虞的看着自己,似在沉思什么。

“啊?”荀珃后知后觉地想到楚渊多半是听到了自己的抱怨。

荀珃:他是觉得我矫情,不知满足不识好歹,所以生气了吗?我怎么这么蠢啊,怎么就忘记了我们的交情还没好到可以随意抱怨啊。他若觉得我麻烦了,会不会也和当初妈妈那样,不要我了啊?

荀珃想起年幼时,父亲意外去世,母亲不堪忍受生活的重担,将她丢给年迈的奶奶,决然离去的背景。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荀珃就怕了慌了,慌慌张张地摆着手,语无伦次的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哥哥,你别生气,你听我说……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事要忙,我都明白的……我没有怪你不来看我的意思……你别不要我……”

楚渊在荀珃的眼中捕捉到似曾相识的害怕被人厌烦,害怕被人遗弃的恐慌神色。那种感觉他曾经历了无数次,甚至已经熟悉到麻木的程度。这世上,没有人比他更能切身地感受到荀珃的恐慌无助。

一个八、九岁的半大孩子,为家族所弃,于夹缝中艰难求生……

刹那间,楚渊犹如五雷轰顶,心疼得无法呼吸,眸光陡寒,于心中立下重誓,“小珃,哥哥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让那些自视甚高,无情遗弃你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傻小子,胡说什么呢?”楚渊无比温柔的握住了荀珃慌乱无措的小手,宠溺地刮了刮荀珃的鼻尖,无比耐心地哄着,“像小珃这样聪明伶俐,古灵精怪,最会讨人欢心的弟弟,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哥哥怎么舍得不要你呢?”

“真的吗?”

“你见哥哥说过假话吗?”

荀珃坚定的摇了摇头。

“我也没有生小珃的气。”低沉的嗓音饱含从未有过的温柔,“我是气自己没能给你足够的安全感,让你担惊受怕。”

“小珃,你放心,哥哥以后会好好地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了。”

荀珃是一个特别容易满足的人,知道楚渊不会丢下自己,立即多云转晴,不好意思地扯过衣袖抹了一把眼周的湿润,开开心心地把楚渊为她剥的堆成一座小山的瓜子仁,三两口消灭得一干二净。

楚渊摇头轻笑,默默地继续剥瓜子,宠溺地瞧着荀珃小仓鼠似的塞了满嘴,听着他含糊不清地和自己说些有的没的,空落落地心皆被他的鲜活明媚填满。

小说

戚若葵祁泽尘完结版 《乘风破浪的前妻》小说无删减

2020-12-27 5:20:57

小说

腹黑王爷:财妃难逃蓝麦麦上官逸尘全文在线免费试读

2020-12-27 5:21:4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