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曾爱过我》无错版 陆子佩顾怀瑾完结版

独家完整版小说《听说你曾爱过我》由蝉衣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陆子佩顾怀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陆子佩最不能释怀的,是当年顾怀瑾的背叛离开。五年后再见,当年的青涩少年摇身一变成了宁城权贵顾家二少。彼时,他是宁城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她是儿时玩伴的未婚妻,尴尬的身份,隔开了两人之间唯一的旖旎。她恨他,也怨他,他却在每一次她最狼狈的时候出现,用最狠厉的手段护她周全。后来都道,陆家小姐手段高明,推掉了江家的少夫人的身份却又摇身一变成了顾总心上人。只有他始终护在她身后,我曾见过你最薄情的模样,仍旧选择爱你。时光磨平了他年少的棱角,唯一没变的,是他对她的爱,十年如一日,如陈年旧酿,越发醇厚。顾怀瑾,听…...

《听说你曾爱过我》 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听说你曾爱过我》由蝉衣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陆子佩顾怀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陆子佩最不能释怀的,是当年顾怀瑾的背叛离开。五年后再见,当年的青涩少年摇身一变成了宁城权贵顾家二少。彼时,他是宁城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她是儿时玩伴的未婚妻,尴尬的身份,隔开了两人之间唯一的旖旎。她恨他,也怨他,他却在每一次她最狼狈的时候出现,用最狠厉的手段护她周全。后来都道,陆家小姐手段高明,推掉了江家的少夫人的身份却又摇身一变成了顾总心上人。只有他始终护在她身后,我曾见过你最薄情的模样,仍旧选择爱你。时光磨平了他年少的棱角,唯一没变的,是他对她的爱,十年如一日,如陈年旧酿,越发醇厚。顾怀瑾,听……

《听说你曾爱过我》 2.宴会变故 免费试读

听到什么,陆子佩转身遥遥看了眼对面,笑容讥讽,带着凉薄的笑意,“你我联姻,本就是各取所需,淮南,我不是不信你,我是不信我自己,当年顾怀瑾都能背叛我,你让我再怎么去相信别人。”

那么在意的一个人,都能毫不犹豫的背弃,还有谁,能让我去相信。

“我知道你还在介怀当年的事,小佩,今晚宴会,我想给你个惊喜。”

不等陆子佩说话,对面就挂了电话,听着嘟嘟的忙音,陆子佩这才收回手机,轻笑一声,惊喜,呵,别是惊吓就好。

今天宁城江家设宴,江氏继承人江淮南与陆家小姐陆子佩的订婚宴。

江淮南瞥到顾怀瑾的身影,便甩开手臂直奔而来,对上顾怀瑾的眼,江淮南脸上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顾总愿意赏脸,是我的荣幸,我以为顾总不会过来。”

“江少的邀约,自然是不能推了。”顾怀瑾的垂下眼眸,掩去眼底的阴霾。

陆子佩打量着眼前的人,温润如玉,身姿清隽,确实令人心动,又是江家独子,出生尊贵,难怪她当初要抛下自己。

江淮南同时也在打量顾怀瑾,冷,像千年寒铁碰触到就会受伤,周身遍布锋芒,拒绝任何人的靠近,便是笑着,眼底也是无尽的冰冷,这样一个人,小佩到底念念不忘他什么。

两人握手一触即分,心底却是心思各涌。

松开手,江淮南笑容越发的温润,“今晚宴会,其实是我想向未婚妻求婚的,虽然我两已经订婚多年,但我不想委屈她,我欠她一场盛大的求婚,很高兴,顾总能见证我的幸福。”

两人还没有熟到可以这般热络的地步,江淮南说这话明显是别有用意,顾怀瑾凝眉,刚想说什么,就见江淮南径直越过自己,“失陪一下,小佩过来了,我去接她。”

顾怀瑾转身,果然看到陆子佩走了过来。

许是顾怀瑾目光太过锐利,眼神里毫不掩饰的侵略令陆子佩有所察觉,下意识的看过来,神态有一瞬的失态,很快恢复平静,身边有人低声询问了什么,陆子佩胡乱地摇头,匆匆向里面走去,步子却有些不稳。

没人注意到,这时有人伸出脚故意摆在中央,顾怀瑾眉心一跳,下一瞬身影已经离开了原地。

“子佩小心!”

人群里有人惊呼出声,众人向着方向看去,看到本该是跟江淮南一起牵手过来的人,此刻正躺着顾怀瑾怀里。

陆子佩险些跌倒,顾怀瑾拦腰将人搂在怀里,俊男美女,本是赏心悦目的一幅画,只是两人的身份,让这个场面莫名有些诡异。

自己未婚妻被别人搂在怀里,江淮南眸光暗了暗,拉住陆子佩的手,欲将她从顾怀瑾怀中拽出来:“小佩你没事吧,刚才谢谢顾总了,只是我的未婚妻,还是由我自己照顾的好。”

顾怀瑾搂着陆子佩的腰不放手,漫不经心的挑眉嘲讽,“照顾,刚才是白家小姐的脚放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吧,白家这位痴恋江少的事,宁城谁人不知,放任追求者伤害自己未婚妻,这就是江少所谓的照顾。”

江淮南拉着陆子佩的手紧了紧,“这是我跟小佩的家事,顾总一个外人说这话,不觉得有点逾矩了吗。”

疼痛让陆子佩清醒过来,从江淮南手里抽出被握着的手,挣扎着了离开顾怀瑾的怀抱,察觉到她的动作,顾怀瑾心中一冷,也没有阻止,顺势放开了搂着腰的手。

陆子佩退后一步,与两人都拉开距离,想要张口说什么,对上顾怀瑾冰冷的眼神,心中传来一阵阵的钝痛,可更多的却是讥讽。

顾怀瑾,你凭什么一副我对不起的样子,当年有错的人是你,不是我,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下去,恢复了一贯的淡漠平静,好像刚才差点跌倒只是错觉,“刚才谢谢顾总,我身子有点不适,先回去了。”

后面一句话,是对江淮南说的。

见陆子佩离开,江淮南收起脸上的关切,冷冷的盯着顾怀瑾,“顾总对我未婚妻,可真是在意的紧,我倒是不知道,堂堂顾总,却有惦记别人未婚妻的癖好。”

顾怀瑾目的达成,心情大好地往外走,“一见钟情算不算理由。”

顾怀瑾是在大门口追上陆子佩的,看到她脚步匆匆,眼眸闪了闪,一把将人拽住,堵在门外的角落,阴沉着脸,“刚才是我救了陆小姐吧,陆小姐不表示一下?”

陆子佩看向顾怀瑾,“刚才顾总不出手,我也不会出丑。”

言下之意,我不需要你的出手相救。

顾怀瑾心中有气,见陆子佩还是一副冷冰冰的神态,眉头紧皱,“陆子佩,刚才的场景你还要继续装傻吗,你与江淮南而言,不过是他可有可无的棋子,江家对陆家的生意早就有了算计,也就你蠢得愿意相信他的真心。”

顾怀瑾的话拉回了陆子佩的思绪,她跟江淮南之间,抿了抿嘴,“我跟未婚夫的事情,不劳顾先生费心……”

顾先生,顾怀瑾眼眸深沉,陆子佩你可真是薄情的紧,于是不等她话说完,就开口打断,“不用跟我表现你们之间的情深义重,我不过是看你可怜,陆子佩你不会以为,我是对你余情未了吧。”

那一声轻飘飘的嘲讽带着刺骨的寒冷,在肆意体内游走,陆子佩偏过头,维持着表面的冷静。

伤人的话脱口而出,顾怀瑾眼中闪过懊恼,不过一瞬,立刻恢复之前的清冷,“听说今晚是江家那位打算跟你求婚的,很遗憾,你的提前退场让他的打算成了一场空。”

陆子佩偏过头,她跟江淮南之间的种种,不论外面怎么谣传,两人心知肚明,那些携手出镜,从来无关风月,但这些,她并不想对眼前人说,“已有婚约,求不求婚不过形式,我与淮南并非那种在意仪式的人。”

“呵,你就自欺欺人吧,陆子佩,你拼命维护假象的狼狈样子,还真是让人可怜,”顾怀瑾嗤笑,还想说什么,却听得身后传来娇滴滴的声音,“怀瑾,你怎么在这里,我找了你好半天了。”

这个声音,顾怀瑾本就阴沉的脸上更是乌云密布,来人却没有任何自觉,亲昵的挽上顾怀瑾的手腕,“这不是陆小姐吗,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怀瑾……”

小说

《暗宠甜蜜蜜》袁川慕言冰全文精彩阅读

2020-12-27 5:02:26

小说

腹黑王爷:财妃难逃腹黑王爷:财妃难逃小说 蓝麦麦上官逸尘在线阅读

2020-12-27 5:02:5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