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从抢救长孙皇后开始》江少川长孙无垢 《大唐:从抢救长孙皇后开始》无弹窗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江少川长孙无垢的书名叫《大唐:从抢救长孙皇后开始》,本小说的作者是鸣饭钟二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将军不会如此蛮横的。”江少川笃定万分道。军士越发恼火,心想着现在的毛头小贼胆子越来越大了,这副吃定了自己的模样,着实让人恨得牙痒痒!...

《大唐:从抢救长孙皇后开始》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江少川长孙无垢的书名叫《大唐:从抢救长孙皇后开始》,本小说的作者是鸣饭钟二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将军不会如此蛮横的。”江少川笃定万分道。军士越发恼火,心想着现在的毛头小贼胆子越来越大了,这副吃定了自己的模样,着实让人恨得牙痒痒!…

《大唐:从抢救长孙皇后开始》 第5章 向死而生 免费试读

在某条凤翔去往晋阳的官道上,一名身着灰袍的耄耋老者半个身子依在驴车上,哼着咿咿呀呀的小曲儿,神情极为惬意,缓缓行进着。

驴车上有一口木色的大箱子,似乎极为沉重。

老者对那口箱子视若珍宝,左手搭在箱口上,动作如同是抚摸璞玉一般轻拢慢捻。

皱褶的脸庞更充满了癫狂的迷醉神色。

“陛下果然仁慈不假……”

可话到嘴边还未说完,老者原本舒展的眉头便紧紧皱了起来,神情似乎极为懊悔。

“这才区区一万两呐……”

“早知道陛下如此好糊弄,当初便应该多开口要一些,起码……”

停顿了片刻,他‘砰’的一声狠狠地敲打着木箱,咬牙切齿道:“得十万两才够!”

啪!

老者越想越气不过,卷起皮鞭便狠狠地朝着驴**猛地抽去!

“回了赵家村,第一件事儿就把你这头蠢驴给杀了!”

“你若能多使点儿力气,我怎么可能只敢要一万两!”

吃了痛的青驴痛得急忙叫唤了两声,哪里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儿,又挨鞭子。

只得低着头,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加快蹄子。

咚!咚!咚!

正当此时,由地面顺着车轮传来的震感却越来越强烈,似是万马奔腾。

老者习惯性地回过头。

只见一群身披黑色甲胄的骑兵,卷起无数沙尘,迎面奔袭而来。

强烈的危机感让他心生恐惧,下意识地,老者急忙蹬着腿儿,半屈着腰,将那口大箱子环抱起来。

这可是足足一万两,让这帮家伙抢了去还了得!

只是抬眼的功夫,如一阵黑色的煞气,那队骑兵的首领便赶了上来。

二人的眼神产生了短暂的片刻交汇。

骑兵身下的黑马并没有减速的意思,看样子只是偶遇路过罢了。

可须臾片刻之间,老者双眼的瞳孔却不禁微微一缩!

因为,他看见了那位骑兵首领眼中的冰冷杀意。

一阵如月影般的冰冷刀光掠过,骑兵冲击的威力在这一刻展现得淋漓尽致,斗大的头颅像是被抛出的圆球一般飞到了路边的野草地里,竟连惨叫声也没有一句。

鲜血还未来得及从被割断的咽喉出喷涌,驴车的车轮下已经扬起了无数尘沙……

那队黑色的骑兵已然远去。

不仅仅是在这道荒无人烟的官道之上,诸如此般雷厉风行的诛杀行动,在大唐帝国的各处上演着……

或是休憩的客栈之中,一只穿过寒风的冷箭;或是威严林立的镖局里,一柄无可匹敌的飞斧,又或是热闹的集市之内,一缕惊鸿过隙的刀光。

天子一怒,流血千里。

夕阳西下,天色将暗。

位于都城长安最南边的明德门在血色的暮光下显露出几分沧桑与斑驳。

高达十数丈的城楼下方,摩肩接踵的走夫贩卒们,早已不见了踪影。

只剩下了稀稀拉拉从远方而来的几匹瘦马,赶在城门关闭的最后一刻,耷拉着掉了毛色的脑袋,吃力地哼哼几声,不情不愿地被主人赶入城门。

与那些瘦马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不远处,位于城墙脚下的那几十匹黝黑发亮,矫健挺拔的纯种黑马。

望着远道而来的那些同类,它们的目光极为不屑。

当然,作为大唐最为精锐的铁骑战马,它们有足够傲视同类的资格。

与此同时,骑着这些战马的军士们,更是一个个面无表情,神色凛然地守护在一辆马车周围。

即使是在天下雄城长安的脚下,他们也并没有任何松懈的意思。

让军士们以这样如临大敌的姿态对待的自然不是马车本身,而是此时端坐在马车里的几个人。

他们都是揭下寻医令的医者。

是三名背着药箱的耄耋老者,还有……

一位戴着白色孝帽子的少年。

能够在整个长安城拥有自己的医馆,又创下偌大名声的这三名老郎中,其医术自然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特别是以为首者姿态,端坐于正中间的那位微胖老者,名唤赵法治,是位曾经在尚药局当值的御医,极其富有名气,后因胡乱开药,贪污诊金的问题,这才被革职查办。

马车极为宽敞,但却并不平静。

“太医署也罢,尚药局也好,那些沽名钓誉的废物,不过是一群庸医罢了!这次,我必将治好宫中那位贵人的重疾!”

“面圣之后,吾等三人可莫要敝扫自珍,切以贵人的性命为重啊!”

“放心吧,无论咱们谁治好了那位贵人,这功劳啊……”

停顿了片刻,赵法治不由地扫了一眼端坐在角落里的那位少年。

“自然算咱们三人的!可不能让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抢了去!”

他淡淡地说道。

马车还未出发,三名老者围在一条长凳上,便早已开始了眉飞色舞的高谈阔论。

仿佛已经成功救得了那位的性命一般。

面对着意有所指的讥讽与嘲弄,江少川显得极为沉默。

一言不发,更没有任何想要辩驳的冲动。

他清楚地知道,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的说法,长孙无垢必将死于九成宫,除非……

有奇迹发生。

而史书无法记载也绝不可能记载的那个奇迹,除了自己,绝不会有他人。

更不可能是眼前这些老得快要进坟头,却依然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一阵冷风吹过,马车的门帘不知何时被人掀开。

来者是那位黑袍书生。

见到了军中的大人,三名老者脸上的骄横瞬间变化作了几声讨好的媚笑。

“呵呵。”

赵法治故作起身行礼般地笑了笑,小声道:“军爷,贵人病重,耽误不得,还是尽快出发吧。”

“是啊!”

“可别耽误了救治贵人的性命啊!”

另外二人急忙随声附和道。

可谁知……

黑袍书生却恍若没有听见一般。

似是沉吟,似是深思般地皱了皱眉头,望着那三名老者,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们……”

“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反悔?

扬名立万,位极人臣的机会就在眼前,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三名老郎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片刻须臾,便显露出万分的坚决!

“军爷,吾等三人已经登陆在册,若此时反悔,岂不是欺君之罪?”

“老朽行医多年,从未失手!这世上就没有老朽几人医治不好的病症!”

“军爷且放心,贵人性命必当无虞,吾等愿以性命担保!”

三人或是唾沫横飞,或是拍着胸脯,或是抻红了脖子,无不是一副言之凿凿,视死如归的姿态。

似乎是听见了‘性命担保’这般决绝的说辞,黑袍书生微微愕然,脸色一怔。

“看来几位老先生倒真的有几分高人能耐,竟然早已知晓了某的来意,不然真不知该如何开口……”

说着便从怀中掏出了几张白纸,递到了三名老郎中的身前一寸之地。

他松了口气,有些释然道:“签完了这生死状,诸位便可以上路了。”

门帘外的冷风变得极为猛烈起来,吹得三名老者脸色煞白,与须发一般。

“什么?”

“你再说一遍!”

马车里骤然响起老郎中们的惊疑与不可置信。

“如若宫中那位贵人真的归天的话,几位必然是要死在前面的。”

黑袍书生认真地说道:“军中无戏言,所以……”

“方才几位老先生曾言以性命担保,我想……”

“应当是拳拳之心,肺腑之言。”

话音刚落,原本嘈杂的马车便陷入了一片死寂。

三位老郎中的脸色显得极为复杂。

或是微颤的唇齿,自顾自地在喃喃着什么,或是浑浊的双眼瞳孔不禁微微一缩,盯着那几张白纸,又或是隐于袖口的双手止不住地颤栗,俯首不语,试图避开某人的审视目光。

背脊早已被冷汗打湿了一片。

突如其来的可怕变故让他们手足无措,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恐怕连这些自诩名医的老郎中自己也没有想到,‘性命相当’不过是一句客套的场面话罢了,在此刻,竟然是冰冷残酷的现实。

若是真的治不好……

赵法治浑身开始颤栗不止,不敢再细想下去。

他慌乱着从怀中掏出一大把子银票,跌跌撞撞地送到了黑袍书生的身前。

“呵呵。”

赵法治故作镇定,强颜欢笑了两声道:“军爷,想起家中尚有悍妻……”

“老朽……该回家做饭了。”

闻言至此,黑袍书生极为应景地露出恍然大悟的夸张表情,一边将那些银票收拢入袖口,一边点头道:“好说好说。”

说着,便微微侧身,让开了马车门口。

赵法治哪里敢怠慢,哆哆嗦嗦着,就连身上背负的药箱也丢弃了个干脆,落荒而逃。

“突然想起来我家小孙子该放课了,老朽得去教书先生家接人。”

“糟了!糟了!看天色已经酉时,怕是要下雨,该回家收衣服了。”

见着眼前这位军爷如此好说话,另两名老者立刻有样学样,掏出一把银票,言之凿凿地说着极为蹩脚的借口。

话音未落,马车内便空空荡荡,徒留下了几只失去主人的黑色药箱。

“刚才的话,没听见吗?”

望着车厢里仅剩的那名正在闭眼休憩少年,黑袍书生皱了皱眉头,有些惊疑。

“听见了。”

江少川双手环抱,气定神闲倚靠在车厢背上,平静地答道。

“他们都走了,你怎么还不走?”

“因为我没有钱。而且……”

江少川缓缓睁开眼,面无表情地望着黑袍书生,认真地问道:“那些庸医走了,与我何干?”

突然之间,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他猛地起身,朝着自己的右手大拇指狠狠咬了一口。

滴答!

伴随着几声鲜血滴落的冰冷声音,那张原本空白一片的生死状瞬间被鲜血染红。

空气之中泛起了微微咸腥的作呕气息。

“木已成舟,随遇而安吧。”

即便是电光火石之间赔上了自己的性命,江少川却依旧像是做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脸上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黑袍书生波澜不惊的表情终于露出了惊骇。

“你……你不怕死?”

他不可置信道。

“唔……”

江少川露出极为凝重的神色,平静且认真地说道:“正是因为怕死,所以才不能走,所以才必须要进宫救下皇后娘娘的性命。”

黑袍书生不知道这少年的身上究竟藏着什么秘密,依旧慎重地提醒道:“你只怕一去不复返。”

“如果现在临阵脱逃,我只会死得更快。”

小说

《大唐:从抢救长孙皇后开始》精彩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江少川长孙无垢小说

2020-12-26 8:17:55

小说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最新章节列表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小说免费阅读

2020-12-26 8:18:5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