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前梅连肆小说-梅连肆洛前重生成豪门大佬的心头肉免费阅读

主人公是洛前梅连肆的重生小说叫《重生成豪门大佬的心头肉》,是由网络作家二时倾力所写。讲述的是上一世,洛前被一个渣男骗的团团转,不仅将公司机密泄露,害的公司破产,母亲也气的心脏病去世,而他那时还在为渣男要死要活,最后醉酒飙车,摔下悬崖,尸骨无存。意外重生,成为一个小佣人,为了报仇,他决定抱紧梅连肆的大

主人公是洛前梅连肆的重生小说叫《重生成豪门大佬的心头肉》,是由网络作家二时倾力所写。讲述的是上一世,洛前被一个渣男骗的团团转,不仅将公司机密泄露,害的公司破产,母亲也气的心脏病去世,而他那时还在为渣男要死要活,最后醉酒飙车,摔下悬崖,尸骨无存。意外重生,成为一个小佣人,为了报仇,他决定抱紧梅连肆的大腿,可这腿他还没开始抱,怎么就送到他面前了…

洛前梅连肆小说精彩章节

刚成年就死了,真是可惜,听说还是个独生子呢,白发人送黑发人,好可怜哦。

听说是学小混混飙车出车祸死的。

你们在说谁啊?

洛教授的儿子啊,今天出殡。我还听说,前两天他老婆也死了呢。

啊不会吧?这么惨。

洛前路过的时候,正好听到几个人在说这一茬。他怔了怔,然后表面上平平静静,抬脚走过去加入了他们的阵营:你们知不知道他今天的葬礼办在哪里?

这我们哪能知道,你问这个干嘛?

他不答,转身走了。今天和管家请了半天假,他想去自己的葬礼上看看。

身后又传来了窃窃私语:以后少跟他说话,人家现在身份不一样了。

不一样?怎么不一样?

啊你还不知道啊?就是他

天哪!那莫小姐怎么办?他还真是干得出来。

你看他那样,本来就是个不安分的。

洛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可他今天一点和他们计较的心情都没有。

时值梅雨季节,天空阴沉沉的,雨滴将落不落。

他想着自己死后有可能的葬礼地点,和计程车司机报了个地名。

其实心里不抱有希望,他甚至做好了跟前几次一样转着转着就迷路的准备。

这事说来有点玄乎。

重生之后的这四个多月,他曾经试过三次——回家。

第一次同样是和计程车司机报了家里的地址,车子横穿大半个城市,等他付了钱开门下车,却没走两步就迷路了。青天白日,四周全是熟悉的商厦和楼房,可不论他怎么走就是找不到家。他走了三个小时,后来就跟鬼打墙一般,回到了他搭计程车的原点。

第二次和第三次也是一样,他开着手机导航,走啊走,走到最后却走回了梅家大宅。

有股无形的力量在阻止他回家。

因此这四个月来,他一事无成,既不能阻止自己去飙车,也不能阻止母亲心脏病发。只能待在梅家,眼睁睁看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静静数着自己的死期,和妈妈的死期。

这太残忍,不过他连死后重生这样的事情都已经经历了,没什么他过不去的坎儿。

计程车停在郊区林园外,天空这时已经飘下了一层薄雨。

洛前撑着伞往里走,本着碰运气的心情,不成想真让他看见了自己的葬礼。

远远望去,几十个穿着深色正装的男男女女站在墓碑前。

洛前一眼就看到了父亲。

一段时间不见,洛祁荣已是两鬓斑白,整个人看着苍老了十几岁。在洛前印象中,爸爸一直是个威严、不苟言笑的人,端了大半辈子的清高与体面,而这时候,他看着墓碑上的相片,摘了眼镜,拿纸巾擦了不止一次的眼泪。

姑姑单手搭上父亲的肩膀,朝他耳语。父亲点了点头,擦干眼泪重新戴上眼镜,向在场的其他人说了几句话,完后人陆陆续续走了一大半。父亲又和一个身形高大,看着应该有一米九的男人说了些什么。

是梅连肆,洛前认出了他的背影。

然后,洛前看到了梅青川。

雨越下越大,父亲被姑姑搀着胳膊,蹒跚地消失在雨幕中。

洛前抹了一把不知何时流出来的眼泪,想悄悄地尾随父亲离开,耳边却忽然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扭头一看,梅连肆两腿在梅青川身上跨开,躬下身子单手抓着他衣领把他上半身从地上提起来。助理跑过去给他撑伞。

哥!你竟然跟我动手咳咳咳梅青川迎头淋了满脸的雨水,说话的时候雨水跑进嘴里,呛得狼狈咳嗽,忽然惊叫,别打了!哥你别打了!啊!呃咳咳

梅连肆的脸容被大雨模糊,只看得见一双拳头跟铁锤似地不停往梅青川脸上砸,他们身下的草地已经若隐若现淌出了血红。

旁边站着的几个西装男也跟着动起了手,手中的黑伞被作为武器,他们明显分为两派,打得不可开交。

梅青川双手护着头,蜷着身体在地上翻来滚去。

梅连肆抬手松了下领带,直接上脚,拿皮鞋一脚一脚往他身上最柔软的地方狠踹。照这样下去,梅青川非得活活被他踹死不可。

洛前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幕,隔了会儿才反应过来爸爸要跟丢了。他顾不得别的,起身就要跑,结果被梅连肆的助理发现,被当成可疑人物当场逮住了。

雨点噼里啪啦砸在伞面上,洛前狼狈地跪倒在地上,抬起头发着抖说:梅爷。

梅连肆俯瞰着他,微微皱了下眉:你怎么在这儿?

洛前心如擂鼓,想了想才站起来说:我来找你,那个,好几天没看见你了。

梅连肆看他的眼神里带着审视,从助理手中接过伞把他罩进来,面无表情地说:我可以理解你想要接近我的意图,不过你用错了方法,现在我对你的那点愧疚被你亲手毁了。

洛前张着嘴,目光落在他撑伞的手上,几个骨节已经青肿破皮,露出粉嫩带血的肉。

把人送去医院。梅连肆朝助理说完,径自撑着伞走了。

地上倒着一片痛哭流涕的人,几个打赢了的保镖听从助理的指示,七手八脚地把昏迷不醒的梅青川台了起来。

洛前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回味着梅连肆刚刚的话,感觉到异常的沮丧。他好不容易爬了梅连肆的床,眼看着可以朝理想的方向发展,没想到刚过了几天就这样惹人嫌。

大雨没有停止的迹象,四面八方灰茫茫的,跟他的心一样迷茫。

他顺着父亲离开的方向走,这个时候,他只想扑进爸爸怀里大哭一场,可以放肆地在爸爸怀里睡去,然后醒来一切都是好好的,他依然是无忧无虑的洛前,妈妈也没死

又打了计程车,他照样报了地址,这次直接让司机把车开进小区,本以终于可以如愿以偿,可等他下了车往熟悉的单元楼走,却发现楼道里黑洞洞的,不论他怎么走都走不到电梯门口。

他走啊走,一边抹着眼泪,等前方终于透出光亮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大街上。

大雨依旧倾盆,他找不到回家的路。

小说

我的女朋友天天晚上都要/我想让男人换花样式玩我

2020-12-26 8:04:58

小说

苏梓夏靖淮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苏梓夏靖淮做主角的小说

2020-12-26 8:05:2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