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斛珠

明皇独宠杨玉环,对其余的妃嫔,不甚理睬。一日他忽然想起梅妃这个人,略有歉意,差人送她一斛珍珠。 这梅妃也奇怪,她把珍珠退回明皇处,并且写了一首诗: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梅妃显然是赌气了,趁机

  明皇独宠杨玉环,对其余的妃嫔,不甚理睬。一日他忽然想起梅妃这个人,略有歉意,差人送她一斛珍珠。
  
  这梅妃也奇怪,她把珍珠退回明皇处,并且写了一首诗: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梅妃显然是赌气了,趁机发牢骚。
  
  这当然不是正史,此事并无下文,可想而知,明皇碰了一鼻子的灰,以后必定更加冷淡。
  
  啊,勿出怨言,一斛珍珠而已,喜欢便收下,不喜欢就丢到一旁,或是送人,何必气愤。失宠已是事实,技不如人,要么从头来过,要么不愁吃喝地懒懒过下半辈子,对老板冷嘲热讽、诸多抱怨,实非明举。
  
  《红楼梦》里黛玉也是这种性格,宫中送礼来,她问:是大家都有呢,还是单送我一人?众人都有,她就不稀罕,还非要说出来,显得小气。或说黛玉心直口快,可是,成年人怎可把直爽建立在别人的难堪上。
  
  像梅妃、黛玉这种人,堪称看不穿,放不下。
  
  各位,做人要做明白人。

杂志文摘

借口是潜伏在成长路上的敌人

2020-12-1 14:02:20

杂志文摘

针锋相对的气度

2020-12-3 14:00:5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