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超污小说:主人我错了别打了疼

他又想起了今天早上和儿媳妇发生的事,就差一点,他就能和她彻底在一起了,可惜啊 刘江想到这,就不由自主的想要接着早上未完成的事情做下去,眼神盯着秦梅也越来越火热 爸,你咋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秦梅被他盯得

他又想起了今天早上和儿媳妇发生的事,就差一点,他就能和她彻底在一起了,可惜啊

刘江想到这,就不由自主的想要接着早上未完成的事情做下去,眼神盯着秦梅也越来越火热

爸,你咋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秦梅被他盯得有些发毛,但心中对这种事却是既害怕又期待。

幸好这时刘江的手机震了一下,他连忙转移了视线,把筷子也放下,掏出手机刚看了一眼额头就布满了汗珠。

张圆圆这骚货发了张三点照,照片上的她只穿着内衣,薄薄的文胸遮不住她雪白的柔软,细绳一样的小裤裤挡不住她腿间那片风光,张圆圆一手抓在胸上,脸上的娇媚像是在叙说她的空虚。

刘江还没来得及把手机装兜里,张圆圆又给他发了条短信:李叔,我老公不在,快过来拿你的东西

楼道里灯是坏的,黑漆漆的一点光线都没有。

刘江站在张圆圆家门口,小心翼翼的按下门铃,门一打开,一阵刚洗完澡特有的洗发水的香风便扑面而来,张圆圆摸黑扑进刘江怀里,双臂紧紧抱住刘江。

刘叔,你怎么才来!张圆圆责怪的说。

看到那张照片之后刘江以为张圆圆一定穿着三点等他,可现在刘江摸摸张圆圆身上,裹住张圆圆娇躯的浴袍不禁使他感到失望。

建林呢?

刘江问,张圆圆老公就叫胡建林。

他和朋友喝酒去了,不到半夜不会回来。

张圆圆把刘江拉进屋后就把门锁上,刘江有些急不可耐,从后面一把抱住张圆圆,搂着张圆圆丰腴的身体,刘江生着茧子的大手抓着她饱满的胸部使劲揉捏,张圆圆也不拒绝,她背靠着刘江享受起来,一边扭腰用屁股在刘江裤裆上摩擦一边发出轻轻的哼叫。

刘江一手沿着张圆圆的腰肢摸下去,一路来到大腿,终于把手探进浴袍伸到了张圆圆两腿中间,张圆圆竟然没穿内衣,刘江很快就摸到了一手湿润

别这么急啊李叔,你先去洗澡,时间有的是

张圆圆喘着气说,被刘江摸了一阵子她身体已经有反应了。

看着张圆圆布满红晕的脸蛋,刘江咽了咽口水,脸凑过去含着张圆圆的嘴唇亲吻起来,张圆圆在刘江怀中转过身,面朝着刘江激烈的和他拥吻,过了几分钟,两人交叠在一起的嘴唇才终于分开。

刘江回味的用舌头舔了舔嘴唇,抓住张圆圆的手道:圆圆,我们一起洗,你帮我搓背。

人家都洗过了!

张圆圆摇头,但还是跟着刘江一起进了浴室。

刘江舒服的坐在塑料凳子上,张圆圆则像小媳妇似的跪在刘江跟前,两手沾满泡沫抓着刘江那根大家伙轻轻揉搓。

刘江的那东西在张圆圆挑逗一般的抚摸下,很快就变得昂头挺胸起来

抓着刘江的那东西,张圆圆感觉脸烧得厉害,张圆圆寂寞的时候经常看小电影,片子上那些男演员的家伙也没刘江的大。

一想到等下就能把这么大的东西吃进肚里,张圆圆的心都快从胸口蹦出来了。

帮我舔舔,圆圆,白天我可没少给你舔。刘江调侃道。

谁让你这玩意这么大,我嘴巴根本装不下嘛。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刘江有些心急,那地方跟着一颤一颤,好像又变大了一点。

张圆圆知道刘江快忍不住了,她媚笑一声,冲干净泡沫之后就撩起耳边的头发,张大嘴巴一口含住了,但也只勉强含住一半。

感觉自己进入到一个柔软的地方,刘江嘶的吸了口气。

这舒爽的感觉让刘江十分满意,但是张圆圆含住之后却迟迟没有动作,刘江便两手抓着张圆圆的头,让她含着自己的大家伙一上一下动了起来。

嘴里被塞满的张圆圆只能发出呜呜声,口水也从她嘴边流了下来,拉成细丝一直垂到地板上。

这样持续了有十分钟,刘江感觉两手又累又酸,于是停了下来,得以松口气的张圆圆赶忙起身并大力咳嗽,她嘴边满是口水和滑腻腻的粘液,模样儿十分诱惑

别这么粗暴嘛,刘叔!

张圆圆取过毛巾擦嘴,不高兴的说道。

刘江连忙道歉,安抚了一会儿之后张圆圆才接着给他咬。

张圆圆的舌头很软很长,技巧也是一级棒,舔的刘江飘飘欲仙舔了许久,张圆圆又含住刘江的大家伙上下动作起来。

张圆圆咬的很辛苦,刘江的那东西太大了,每次都会顶到她喉咙眼。

张圆圆忍着胸口那股子恶心,给刘江咬了十多分钟,刘江才终于在张圆圆嘴里释放了出来。

刘江满头大汗,看了眼张圆圆说:还放在手里干嘛,赶紧冲掉。

男人就是没有情调。张圆圆嘟囔道。

虽然在浴室里释放了一次,但刘江的兴致并没有降低多少。一出浴室,刘江就把张圆圆横抱起来,大步往卧室走去。

到了床上,两人身上的浴袍都还没脱,就紧抱着对方纠缠在了一起。

刘江被浓烈的渴望驱使着亲吻张圆圆的脸和脖颈一直到胸口

快刘叔别折磨我了快给我吧

小骚货,刘叔我这就满足你。

刘江笑着坐起来脱掉身上的浴袍,可敲门声却紧跟着响起,刘江心里发苦,这是今天第几回了?每次到兴头上都被打断,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

那个死鬼太气人了,什么时候回来不好偏偏这时候回来!

张圆圆边说边穿浴袍,刘江搔搔头问:圆圆我去阳台?

别去阳台了,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见,万一摔下去怎么办?张圆圆把床单提起来,指了指床下。

刘叔你先躲下面吧,也许那死鬼取个东西就会走的。

刘江还能说什么,只能遵照张圆圆的话钻到床下。

刘江躲进床底下没多久就听见一阵磕磕碰碰的声音,他把床单揭开条缝偷瞧。

只见卧室里张圆圆正扶着醉汹汹的胡建林往床边走来,到了床前张圆圆刚一放手,她老公就像死猪似的一头倒在床上。

给我酒我还能喝

胡建林挥着手口齿不清的说,从他嘴里喷出来的酒气弄的满屋子都是,连床下的刘江都被熏的受不了。

张圆圆捏着鼻子臭骂:你还回来干什么,怎么不喝死在外头!

胡建林没有应声,他已经睡过去了,而且还打起了呼噜,只有偶尔才会说一两句醉酒后的胡话。

房间里灯啪的一声灭了,只有依然亮着的床头灯还能提供少许光线,刘江趴在地板上默默的等着,约莫过了半个钟头,他才从床下爬出来,听着刘江发出的响动,床上的张圆圆起身说:刘叔你先走吧,我明天再找你。

明天?现在不好吗

现在?

张圆圆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刘江话中的意思就被他扑倒在床上,张圆圆被吓坏了,她老公还在旁边睡着呢,万一把这家伙吵醒就糟糕了。

可是一回头,就触及到刘江那炙热的眼神,张圆圆内心紧张不已,她艰难的抿了抿嘴唇:刘叔,别这样,我老公还在这呢,先别,下次行吗?

说着,她紧张的看了一眼胡建林,见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烂醉如泥,并没有醒来,她紧张的心总算放松了不少。

没事的,他喝醉了,喝醉了的男人容易嗜睡,我们说什么他听不见的,圆圆,我现在就想要你!

刘江再也忍不住了,将张圆圆狠狠的压在下面。

他的手也不安分的从她睡裙领口里滑了进去,开始肆虐的摸着张圆圆的肌肤和令人垂涎的饱满。

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快得张圆圆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惊恐极了。

连忙伸手去推刘江,焦急道:刘叔,别这样,我求你了,我老公还在呢呀

说话间,刘江一只手已经滑到了她的腰处,往上在掀她的裙子,张圆圆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拽着裙子,不让刘江得逞。

刘叔,你快停手啊,我求你了。张圆圆都快急哭了。

老公胡建林就躺在她的身边,而她正和一个男人做着这样的事,这要是让老公发现的话,那该如何是好。

没事的,他短时间不会醒来,圆圆你就答应我吧,你看李叔都这样了,我快一点十分钟就能好,行吗?一边说一边抓住张圆圆的一只手放在自己涨的生痛的那东西上

此刻的刘江,在欲望的麻痹下,已经顾不得什么了,他心底就一个念头:得到这个女人!

看着刘江这般急切的样子,张圆圆面如死灰,她和老公其实还是有感情的,现在在他面前,真的有些后悔做出这种事了,这下好了,不是引狼入室吗。

她反抗的力度在刘江这样一大男人面前,完全不够看的,相反,越反抗越刺激着刘江那种强烈的欲望。

张圆圆见没办法了,不得已只能妥协了。

刘叔,我求你快一点,我真怕她哆嗦着说道。

嗯。

刘江终于取得了胜利,高兴的应了一声,迫不及待的将张圆圆的睡裙掀了起来,然后便压了上去

对不起,老公。张圆圆默默的在心底叹道。

然后双眼再接触到刘江那令人恐惧的东西时,她吓得闭上了双眼,双手紧紧攥着床单,害怕,紧张,不安,兴奋

种种情绪涌入脑海。

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刘江也不敢太过分,毕竟这里可是别人家,张圆圆的老公就躺在他的旁边。

只见他收拢心神,往前一撞

顿时,刘江就感觉到,一种特别紧致的温暖将他紧紧包裹,那种感觉是刘江好几十年都没有体会过的,特别令人舒服和兴奋。

张圆圆尖叫了一声啊,脸庞因为疼痛紧紧扭曲在一块儿,她的嘴唇死死抿着,想象当中的痛苦远比真实要痛得多。

刘叔,轻点儿,我我痛。

嗯。

遥遥扶女纱,曳曳渡玉家。

疼痛过后,带给张圆圆的就是一阵阵强烈的快感!

爽不爽,圆圆?刘江趴在张圆圆身上快速耸动屁股,那个东西不停的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

刘叔我的宝贝大不大?比你老公怎么样?

你的大啊啊刘叔你太厉害了

你老公干你舒服,还是刘叔我干你舒服?

你干我舒服我我要舒服死了

张圆圆用力捣住嘴,可偶尔还是会发出声音。

张圆圆从来没有像如此这般享受疯狂过,要不是担心此刻的叫声会引起胡建林的警觉,她早已忍不住失声痛鸣起来,那一波接着一波的激浪快将她摧毁了,这种极力忍受的感觉,真是令她既爱又怕。

而得到张圆圆的肯定之后的刘江却干劲十足,十多年没有发泄过的精力好像要一股脑释放出来一样

某一刻,刘江脑袋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一种畅酣淋漓的感觉悠然自生,下意识的他抓紧了张圆圆的纤腰。

察觉到刘江的异样,张圆圆连忙惊醒了过来,推了刘江一把,惊呼:刘叔,别别弄里面,会怀上的,快出去呀!

可是兴头上的刘江哪里听得进去,他紧紧抓着张圆圆的腰和她结合在了一起。

水,我要喝水。

也就在这时,忽然的一直烂醉不醒的胡建林,翻滚着身体,说道着什么。

刘江吓了一跳,张圆圆也被吓了一跳,两人同时瞪大眼睛惊恐的撇过头来盯着胡建林。

只见胡建林虽然翻滚,嘴里嚷嚷着要喝水,四肢乱舞,但是眼睛却一直紧闭着。

呼刘江这才松了口气,要是胡建林醒来看到这一幕的话,那可就玩大发了。

尴尬的是这时候,他和张圆圆还紧紧的负距离贴在一起,还没有分开来。

刘江一动,紧张中的张圆圆嘴唇张大,发出一声舒服的颤鸣。

这家伙真是太恐怖了

<<

小说

两个裸男脱了内裤互摸|男人丿j硬起实图欣赏

2020-8-2 23:13:59

小说

我被多P口述\小说黄色干语文课代表好紧

2020-8-2 23:14:1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