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飘飘欲仙的全肉的小说|花高H核颤抖毛笔

王雪刚才也喝了点酒,所以现在脸蛋红红的,心里也不知在想什么,只是跟在我后面走着。 我见到前面有一处很浓密的树林,便信步走了进去。 这里,肯定是没人的。 也不管王雪是否同意,刚走进树林,老赵便拉过她,压在一棵树上疯狂地吻了起来。 唔! 王雪的牙关被我粗鲁地撬开,不自觉地吐出

王雪刚才也喝了点酒,所以现在脸蛋红红的,心里也不知在想什么,只是跟在我后面走着。

我见到前面有一处很浓密的树林,便信步走了进去。

这里,肯定是没人的。

也不管王雪是否同意,刚走进树林,老赵便拉过她,压在一棵树上疯狂地吻了起来。

唔!

王雪的牙关被我粗鲁地撬开,不自觉地吐出了香舌,而且芊芊细腰也被我一把卡住,完全不能动弹。

老赵尽情地享受着这一刻的干柴烈火,却突然听到旁边的树林里也传来有些耳熟的声音。

是谁?

王雪和老赵对视了一眼,便有些好奇地往那边靠了过去。

等找到声音的来源,才发现是吴雅和她的男朋友。

只见吴雅面朝着树,下面的裤子已经被脱到一半,而她的帅男友却在后面运动着。

敢情这年轻人早就想到怎么玩了,我却还在犹犹豫豫。

想到这,老赵不由又搂住了王雪。

赵哥,别这样,被发现了怎么办?王雪不安地扭动起身子来。

这样才刺激啊!再说他们做得这么专心,肯定不会察觉到这点小动静的。老赵不重不轻地捏了下她后面的挺翘之处,让她全身颤抖起来。

嘶啦!

王雪穿的运动服是带拉链的,所以随便被我一扯,就扯开了,好在并没有坏,发出的声音也很小。

万万没想到,王雪里面只有件紧身衣,那片柔软突然蹦顿时把我眼睛都给看直了。

啊,赵哥,轻点~王雪被我从背后搂着,已经用不上力了。

老赵用力抓住揉捏起来,虽然还有一层衣物的保护,但我已经感觉到它正在慢慢变得坚挺起来。

小雪,你有感觉了。老赵轻声在她耳边吹着气。

王雪哪里还能答得上话,只是尽情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好让她能和老赵的下身更加亲密地接触。

而在那边。

吴雅表面看起来清纯,此刻却也骚浪起来,被她男友扭过来靠在树上,两人面对面又开始运动起来。

老公,用力!好舒服!吴雅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音量有多大。

哈哈,舒服不?她男友看起来老实,现在也变得有些疯狂。

他的力气很大,年轻人还是有优势的,几乎每一下都能顶得吴雅浑身颤抖不已,看得老赵也是热血上涌。

老赵有样学样,也将王雪转过身,把她压靠在大树上,热情地吻了起来。

王雪看着这一幕已经彻底变身,竟然直接用手去摸老赵,眼神中全是渴求与期待。

你干嘛!

正当老赵和王雪吻得忘情,吴雅却突然大叫起来。

原来吴雅的男朋友又和她换回了原来的姿势,还双手抓住她的细腰,在那前后耸动个不停,动作比刚才还激烈很多。

嘿嘿,玩了你这里,你就彻底是我的人了!

混蛋,别弄我那里!吴雅有些不情愿。

她男友却说:靠,老子就是要弄!

哇,这可是个劲爆的消息,想不到吴雅去上个大学回来,男友有了,连那里都被弄了。

老赵受到刺激,不由将手转移到了王雪的两腿之间,那里正散发着一阵阵的温热。

王雪顿时全身紧绷,双手紧紧地抱住了老赵,但是这一次,她没有拒绝!

就在这时,吴雅和她男友也大叫出声,应该是完事了。

说起来,好像也太快了点吧?

如果是老赵,非得把吴雅这样的小尤物给弄到站不起来为止。

怎么每次都那么快,你也太弱了,叫你多锻炼身体还不信。吴雅也有些抱怨。

她男友只能尴尬地笑着穿衣服,又细心地帮着吴雅整理,两人待了一会,才相拥着离开树林。

赵哥,我们也离开这里吧?王雪说道。

老赵点点头,这里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别说人,就是碰到点什么蛇虫鼠蚁也不好。

但老赵其实心里还是挺遗憾的,要不是遇见吴雅和她男友,估计现在我都成事了,只能等下回去再说。

回到农家乐那儿,老赵和王雪就坐在院子里聊天,因为现在时间很早,要做什么坏事,也得等到这些年轻人都睡了再说。

赵哥,刚才他们做的就是生孩子的事把?王雪好奇地问。

老赵很老实地答道:嗯,那样做完可能就会有孩子了。

王雪有些生气:那你怎么也对我那么坏。

因为你对我好,所以我喜欢你,想跟你也有一个孩子,如果你愿意,我明天就可以娶你。老赵认真道。

哼!我才不跟你生孩子呢!要不是你为了我中了蛇毒,以后可能找不到伴了,我才不会让你这样呢。王雪脸色好转一点,红着脸说道。

王雪自从蛇毒过后,老赵还对自己亲亲抱抱,就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了,但也没有多想,直到今天才知道那居然是生孩子做的事情,老赵还想让自己帮他生孩子,真是太过分了。

不过一想到,老赵那比旁人大了一圈的下面,王雪又不由的有点同情起老赵来,要不是自己招来了蛇,老赵也不会中毒,自己帮他生个孩子好像也在情理之中。

两人各自想着心事,时间一下就过去了,后来吴雅和男友回来,又叫上刘珊他们一起来院子里玩牌。

直到差不多接近午夜,大家才觉得确实是困了,不睡不行了。

老赵走进屋子前,还特意看了看王雪,发现王雪也在偷偷看自己,似乎,还眨了眨眼?

今晚,注定是不安分的。

老赵躺在床上,很快便听到隔壁传来声音,竟然是刘珊的,早就该想到,她可能不像吴雅一样放浪,可以在外面打野战,但毕竟也是有男友的人了。

两人睡在一个房间里,还能期望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能忍得住?

啊~唔!

刘珊娇羞的声音不断传来,搞得老赵一点睡意都没有。

在黑暗中煎熬了很久,老赵才从床边看到一个影子,那个影子在门口停了下,才敲响老赵的门。

赵哥,睡了吗?我想找你聊点事。是王雪在说话。

老赵瞬间就从床上弹了起来,等的就是这一刻。

打开门,老赵不由分说地把王雪拉了进来,因为房间里也没开灯,所以非常暗。

将门反锁好之后,老赵便低声说道:小雪,你这么晚还跑到男人房间里,就不怕出事吗?

出什么事?王雪的声音颤抖起来。

老赵不由嘿嘿笑道:当然是为我生个孩子了!

王雪就静静地抱着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老赵已经忍不住了,便一把搂着她到了床上,开始解她的衣服。

在黑暗之中,王雪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而且这一次,将不会再有任何意外发生。

赵哥!王雪在我耳边轻轻呻吟着。

老赵大受刺激,动作变得更加迅速,没几秒工夫便将自己和王雪都脱了个精光。

两人赤裸相对,身体的摩擦已经足以让我们失去理智,顿时就拥吻在一起,再也不分彼此。

小雪,你真美!老赵柔声赞美着她。

赵哥,好热啊!

老赵嘿嘿一笑,说:热的时候还没到,等下保证你全身都出汗。

王雪娇嗔着锤了老赵几下,却把自己送了上来,一直挨着老赵那儿动。

老赵被挑逗得有些受不了,索性便猛地挺了挺腰,谁知这一击即中,就让王雪大叫出声。

啊!

王雪那让人如登极乐世界,老赵更加用力地抱住了这个美丽的少女,知道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我轻声问道:舒服不?

舒服,但是好痛!王雪被羞得声音像是蚊子叫,她哪里见识过这样威武,此刻估计心里已经是彻底忘记自己是谁了。

老赵漫不经心地动了几下,明白王雪可能还在误会中,但送上门来的,可不会再让她跑了。

王雪可能真的还没习惯,所以只能双手紧紧地抓着老赵的背部,以此来降低难受的程度。

噗呲!

老赵又突然用力,搞得王雪惊呼起来。

赵哥,慢点,轻点!

在这种时候,女人说的话都是违心之言,其实她们恨不得你更加凶猛。

老赵早已深谙此道,便开始加速运动起来,那销魂的爽感让老赵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但这第一次与王雪的交锋,老赵无论如何都得彻底把她征服,让她全方位地爱上自己,崇拜自己!

随着不断失控般的狂暴撞击,王雪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老赵怀疑吴雅和刘珊随时都有可能被吵醒,于是便捂住了她的嘴巴。

岂料这个举动,却让王雪更加兴奋,整个身子都开始泛红,这很明显是要到快乐巅峰的前兆。

老赵哪里会放过这种机会,便用上了全身的力气。

啊~好舒服啊!赵哥,快,快!王雪抛开了所有的顾虑,主动献上香唇,两条大长腿紧紧地盘在我的腰间,像是要把我整个人都融化一般。

几分钟后,王雪终于像案板上的鱼一样,身子弹了几下,才瘫软在床上。

赵哥,生孩子好舒服啊!

王雪紧紧地抱着老赵,小嘴不断地在老赵脸上留下吻痕。

老赵邪恶地笑了笑:嘿嘿,这都哪跟哪,我都还没舒服到呢!

赵哥,你真是太厉害了,好有男子气概。王雪听到老赵还没解决问题,语气中竟然还有些期待。

女人和男人不同,男人可能一次高潮就满足了,但女人甚至需要好几次才能彻底填满内心的欲望。

当然,一般情况下她们是不会随便说出来的,因为这样会显得很淫荡。

被老赵打开了体内那个欲望的开关之后,王雪已经不会再隐瞒自己的需求了,甚至拿着老赵和她见过的所有男人比。

村里的男人想要在男子气概和气质上比过老赵的,还真没有几个。

这个少女,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

只有我才能在床上对她为所欲为,让她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浪货!

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男人!休息了几分钟,老赵便再度起身,将王雪翻了个面。

赵哥,不要!王雪装模作样地喊道。

但她却已经像小狗一样趴在床上,小屁屁对着老赵又摇又晃,显然是期待着老赵的再度进攻。

老赵一巴掌重重地甩下去,发出啪一声巨响,让她又是一阵娇嗔。

他娘的,真是够浪!

啊!

随着老赵的二次进军,两人同时发出舒爽的声音。

或许是从来没经历过,王雪在这个夜晚,释放出了无与伦比的热情,她用自己的身体作为礼物,一次又一次地乞讨着老赵的恩赐。

而老赵也丝毫没有吝啬,将自己的滋补阳气全部都灌进了她的身体里,大不了怀孕了,自己就上门娶她。

不过这样做了之后,老王头那个克星恐怕就再也不会原谅自己了,因为王雪的心,都已经随着性而为老赵绽放了。

人已赞赏
小说

药丸推进花径融化燥热h/ 污到下面流污水得开车片段

2020-8-2 21:17:09

小说

床上说脏话集锦/每章都带肉的小说

2020-8-2 21:17:4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