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丸推进花径融化燥热h/ 污到下面流污水得开车片段

李璐睁大眼睛怔了怔。捂住脸怯怯的看了我一眼,终于停止了发酒疯的动作。低下头,抿着小嘴一声不吭。 隔了七八秒后。紧接着,就好像棒棒糖被人偷吃的小女生一样。眼眶猛的一红。双手掩面,香肩瑟瑟颤抖。呜呜的哭了起来。 看到李璐像个孩子一样,哇哇大哭。我还以为自己把她打哭了。尴尬的挠了挠头,赶紧拿着包纸巾递给了

李璐睁大眼睛怔了怔。捂住脸怯怯的看了我一眼,终于停止了发酒疯的动作。低下头,抿着小嘴一声不吭。

隔了七八秒后。紧接着,就好像棒棒糖被人偷吃的小女生一样。眼眶猛的一红。双手掩面,香肩瑟瑟颤抖。呜呜的哭了起来。

看到李璐像个孩子一样,哇哇大哭。我还以为自己把她打哭了。尴尬的挠了挠头,赶紧拿着包纸巾递给了她。着急的说道:额!对不起啊!李总,抽疼你了吗?不好意思。我也是太着急了,谁让你刚才非礼我的!

李璐接过纸巾擦了擦泪水,抽泣着看了我一眼,委屈的喊道:强.奸犯,王八蛋,你竟然敢打我。然后继续低头坐在那里,呜呜的小声哭着。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这话果然不假。李璐半醒半醉的低着头,呜呜哭了有半个小时。哭的梨花带雨,胸口浸湿一大片,这才偃旗息鼓,停了下来。

可谁知,刚停下来,坐在旁边发了会呆。就又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猛的扑进我怀里,抱着我再次委屈的大哭了起来:爸爸!我想你,好想你,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李璐哭的很惨,好似被欺负的小孩寻求爸爸安慰一样,哭声中包含着委屈,痛苦,辛酸等各种悲伤情绪。

我知道她一个女人很辛苦,尤其被自己老公骗走公司,肯定非常的伤心难过。所以就没有推开,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像个爸爸一样,温柔的安慰着她。

李璐哭着喊着,眼睛里溢满晶莹的泪花,不停的向我诉苦,发泄。倾诉十几分钟后,这才逐渐熄火,满脸泪水的抱着我,像个孩子一样睡了过去。

李璐睡着后,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就轻轻推开她,准备赶紧睡觉。可是谁知刚推开,她就紧紧拉住我的胳膊,皱着眉头苦着小脸,又大喊大叫了起来:爸爸,爸爸,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不要。

额!我不是你爸!你快松开我。我捏了捏她泛着几丝红霞的脸,想要叫醒她。

可是她却哼哼唧唧几声,迷迷糊糊中,环绕双臂搂住我的脖子,往我怀里蹭了蹭,抱我抱的更紧了。

就这样,折腾半个小时后,李璐依旧不肯松开我。我困的厉害,实在没办法,索性就直接抱着她回到我房间,盖上被子,倒头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阳光轻抚着大地,外面白雪皑皑。我躺在床上,梦着鸡腿,流着哈喇子,睡的正香呢,就在这时,突然啪的一声脆响。

我只感觉自己脸蛋猛的一痛,惊的蹭一下就跳起来,立马摆出李小龙的招牌动作,怒喊道:谁?谁打我?

李璐沉着冷若冰霜的俏脸,秀眉倒拧着坐在床边。看见我醒来后,立即捂住自己胸口,美眸圆瞪,强势的冲我吼了起来:你个死强.奸犯,禽兽,王八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会在你家里?

你,你昨天喝醉了我收回防御动作,坐起来揉了揉脸,很随意的冲李璐说了一句。

喝醉了!难道是酒后乱性?

李璐身子猛的一抖,咬了咬唇,就好像是猜到了什么狗血剧情一样,眼眶猛的一红,声音颤抖,咬着唇悲凉的问我:然,然后呢?

然后我就把你带回家。

再,再然后呢?李璐眼眶有些泛红,眼睛里也渗出了泪花。

你撒酒疯,占我便宜,还喊我爸爸,抱着我死活不撒手。

最后呢?所以,你就把我给李璐攥紧粉拳,咬紧皓齿,将冰冷犀利的目光投到我身上。

我靠!瞧这女人咬牙切齿,满脸冰冷,充满杀气的模样,她,她不会是误以为我把她给睡了吧?

想到这里,我吓的一个哆嗦,害怕她误会,赶紧摊着手解释:最后,最后我就困了,抱着你睡着了,但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什,什么都没做?听到这句话后,李璐闪着美眸愣了愣,杀意顿时消散殆尽。捂住自己的胸口尴尬一下,蹙了蹙眉,迟疑着问我:这么说,你真没有碰我的身子

没,没有,绝对没有。我连忙摆手,害怕她不相信,又举起两根指头:我发誓。

看到我举手发誓,李璐长松一口气,终于放下心来。坐在床上幽幽的看了我一眼后,撩了撩蓬松的秀发,咬着红唇不好意思的轻笑道:那,那,对不起啊,是我误会你了,谢谢你昨天收留我

说完之后,抿了抿嘴,好似想起什么一样,又继续说道:还有,还有就是上次,你闯进我家欺负我的事情,我也已经调查清楚了,知道你也是受害者。所以,咱们这次就算扯平了?

没问题!扯平了。我求之不得的点点头,打了个哆嗦,突然觉得有点冷,急忙钻进被窝里面。瞅了眼坐在床上的李璐,迟疑道:李总,你坐那不冷吗?要不然,来被窝躺会儿?放心,我保证不碰你。

不,不用,我不冷。李璐抱着双臂,摇了摇头,但是身子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零下七八度的天气,不冷才怪。

行了,都是成年人了,害啥羞啊!我笑了笑,想起昨夜和李璐亲密的样子,便深吸口气,鼓气勇气拽了拽她的小手。

刚一拽,李璐就一个踉跄朝前倒去,吓的她急忙伸手去撑床。可是谁知这一撑,竟然就直接将右手按在了我两腿中间。

哦!我颤抖着低吼一声,感觉心跳加速,直接就雄起顶住了她的手。

啊!感受我那里的异样后,李璐睁大美眸尖叫一声。等反应过来后,吓的慌忙缩回手。使劲在自己衣服上擦了两下。当即就脸色一变。蹙眉指着我怒喊了起来:你干嘛?拽我手干什么?故意让我摸你那里啊!

额。对不起,李总,我不是故意的。被李璐骂后。我老脸一红,挠了挠头。连忙讪笑着跟她道歉。我可不想被人误会成流氓。尤其对方还是一位娇滴滴的大美女。

尽管我道歉的态度很认真,可李璐却还是不依不饶。斜倪美眸冷哼一声。又盛气凌人的教训起了我:哎!我说你们这些男人怎么这么贱啊?全都是些流氓,禽兽,只会用下身思考的动物。

说着。翻了个白眼。又继续骂道:怪不得你老婆跟我老公跑了,像你这种猥琐,恶心。窝囊的男人。要我说,根本就不配有老婆。

不配有老婆!

我正诚恳的道着歉呢。听到李璐这揭伤疤的话后,坐在床上愣了愣。一下就气炸了。心想自己昨晚不辞辛苦救了她,可是她却在这里对我冷嘲热讽。就冷冷一笑。面色平静的回敬了她一句:李总,我不配有老婆。那你配有老公吗?像你这种胸大无脑,刁蛮泼辣。毫不讲理的女人,就活该被你老公甩,被你老公骗。

被我骂了后,李璐愣了愣,脸色一下就变了,气的咬牙切齿,娇躯颤抖的指着我:你,你竟然敢骂我

我为什么不敢?你以为你是谁啊!还以为自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总裁?我冷笑一声,然后指了指门口,不耐烦的说道:对不起,李璐女士,这里是我家,如果没事的话,请你出去。

我李璐动了动嘴,气的牙根痒痒,胸脯不停的上下起伏,可是又无言反驳,冷哼一声后,猛的站了起来,眼眶红红的冲我吼道:走就走!

说完,李璐就光着白嫩的脚丫跑到客厅,穿上鞋,披上自己的红色风衣,气呼呼头也不扭的离开了我家。

李璐走后,我无奈的叹息一声,躺在床上眯了一会儿。等到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手机铃突然毫无征兆的响起来,出现了妻子刘慧的名字。

刘慧!

我拿着手机,身体有些颤抖。望着她的名字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接通了电话。

电话接通后,双方沉默了几秒。紧接着,刘慧的声音便立刻传了过来,媚声媚气,还带着一股浓浓的骚味,让人直起鸡皮疙瘩:喂!杜桥,最近一个人过得怎么样啊?没有我的滋润,是不是感觉很空虚很寂寞啊!像你这种屌丝男,找不到女人,最近肯定经常用手解决吧?

听到刘慧这轻佻,带着浓浓骚味的话,我皱了皱眉,不由自主的,就又想起了她那天赤着身子,被王同疯狂撞击的场景。

想到刘慧当时那享受的表情,我心中猛的一抽,捂住胸口深吸一口气,竭力压制中愤怒,不耐烦的骂道:这特么关你什么事,既然你都已经傍上财神爷了,还给我打电话干什么啊?脑子有病吧!

呵呵!别生气,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嘛!刘慧娇笑一声,停顿几秒,这才说起了正事:我这次给你打电话,其实是想让你中午到公司来一趟,咱们一起去趟民政局,把离婚手续给办了!然后,然后咱们再顺便来场分手炮,给你这个屌丝解解馋,就当是我给你的弥补,怎么样?。

呵呵!离婚可以,分手炮就算了。我冷冷的说着,然后故意呸的一声,往地上吐了口唾沫,不屑道:因为,我特么嫌你这个婊砸脏。

说完这句话后,还不等刘慧回话,我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挂掉电话后,我起床简单洗漱一番,便飞速窜出了门。准备去趟公司,赶紧和刘慧把婚离了,趁早摘掉自己头上这顶绿帽子。

到了公司门口后,我下了出租车。离得老远,就看到刘慧正身穿黑色貂皮大衣,戴着闪闪发亮钻石耳钉,钻石项链,挎着只香奈儿包包。露出饱满坚挺的胸脯,像位雍容华丽的贵妇一样,昂首挺胸,靠在一辆崭新的红色奔驰车旁等着我。

看到刘慧打扮的跟个富婆一样,我心里一阵厌恶,走到她面前,迎上那带着几分得意的面庞,不屑的耸了耸肩,面无表情道:行了,刘慧,快走吧!赶紧离婚去。

嗯!刘慧弯着月牙眼笑了笑,扭动水蛇一般的纤细腰肢,款款坐进车里,然后冲我勾了勾纤细的手指,媚声笑道:来吧!老公,试试我新买的车。

别,我可不是你老公。我摆摆手,望着这辆高档的奔驰车犹豫几秒,想着尽快离婚,最终还是上了车。

上了车后,刘慧打开空调,扭头笑着看了我一眼,立即一踩油门,朝民政局开了过去。

车轮压在冰碴上,发出咯吱咯吱的脆响。不知为什么,过了大约五六分钟后,刘慧突然一踩刹车,嗤的一声,在一处偏僻的大树旁停了下来。

你干嘛呢?怎么不开了?我扭头看着刘慧,狐疑的问了一句。这娘们,不会想耍什么诈吧?

刘慧擦着唇彩的嘴角勾起一抹轻笑,扭过头,笑呵呵的看向我。然后咬咬唇,舔舔湿润的丁香小舌,媚眼如丝的冲我说道:那个,老公!商量个事。你看,咱们马上就要离婚了,要不,再来最后一场分手炮吧!好聚好散,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不耐烦的冷笑一声,故意露出嫌弃的表情,讥讽道:我之前不是已经在电话里说过了吗,我嫌你脏。

哎呀,讨厌啦,谁脏了。刘慧抛着媚眼娇嗔一声,伸出白嫩纤细,涂着指甲油的手掌,轻轻握住我的手腕,撒娇似的柔声说道:就最后一次嘛!咱们现在还没离婚,人家还是你的老婆呢!老婆要和老公爱爱,这没什么问题吧!

行了,你烦不烦啊!看到刘慧这满脸媚色,欲求不满的模样,我心里一阵厌恶,猛的一把甩开她抓住我的手,烦躁道:想男人去找王同那个家伙!找我干什么。

我刘慧抓住我的手,用白嫩的指尖轻轻在我手掌画着圈,嘟着嘴小声埋怨道:唉!他太小了,哪里比得上你啊!我还是喜欢你的尺寸,刚好能够满足我。

刘慧嘴上说着,俏脸潮红,眸中泛起一抹火热的渴望。紧接着,就轻轻脱掉身上的貂皮大衣,露出里面性感的黑色紧身小背心,将丰腴火爆的身材展露在我面前。

你,你干嘛?能不能别胡闹了?我皱眉看了刘慧一眼,往后缩了缩身子。越来越觉得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会和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结婚,简直就是自己坑自己啊!

哎呀,谁胡闹了!刘慧伸出中指,温柔的点了点我额头。突然站起身,抬起修长美腿跨过来,直接坐在我双腿上,然后抬起莲藕般的玉臂勾住我的脖子,探过脑袋贴在我耳边,吐气如兰般柔声说道:老公,俗话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就再满足人家一次嘛!怎么样?

不行!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啊,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我抬手挡住刘慧的脸,轻轻将其推开。然后整整衣领,皱眉指了指前方,你快开车吧!咱们赶紧离婚,我还有事呢!

行,只要你再给我一次,我就马上离。刘慧笑了笑,再次伸臂勾住我的脖子,然后放下车椅,面若桃花,整个人直接贴在我了身上。

紧接着,就撅着小嘴,像发春一样,开始胡乱亲吻起了我的脖子。

人已赞赏
小说

和男朋友打分手炮好爽|插新娘摸她又白又大的奶

2020-8-2 21:17:07

小说

类似飘飘欲仙的全肉的小说|花高H核颤抖毛笔

2020-8-2 21:17:3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