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玉米地的风流韵事/早晨起来含巨龙吃饭

哎呀,阿弥陀佛,你这么快就想通了,真是老天开眼呀!我们老方家终于有后了!我妈高兴得差点掉泪了。 金宝,你待会洗个澡,然后到我屋里来。嫂子扔下这句,就跑回屋里去了。 我自然也是激动不已,这幸福来得太快了吧,嫂子真答应给我了! 傻小子,待会好好表现

哎呀,阿弥陀佛,你这么快就想通了,真是老天开眼呀!我们老方家终于有后了!我妈高兴得差点掉泪了。

金宝,你待会洗个澡,然后到我屋里来。嫂子扔下这句,就跑回屋里去了。

我自然也是激动不已,这幸福来得太快了吧,嫂子真答应给我了!

傻小子,待会好好表现,要让她尽快怀上!我妈贼笑道。

休息了一会之后,我就去卫生间洗了澡,光想着马上要发生的事,我下面就有了反应。

冲了澡,我穿着裤杈就摸到了嫂子的门口,一推之下,门就开了。

我走进去,就看见嫂子穿着睡衣正坐在那里。

金宝,你来了!

嗯,嫂子,我来了!我尽量控制自己激动的心情。

我走了过去,站在嫂子跟前,有些手足无措。

是我主动呢,还是等嫂子?

我没干过这事儿,说实话,我连门儿都找不到!

金宝,你坐下。嫂子拉着我坐在她旁边。

金宝,其实其实我是骗你们的。嫂子低声说道。

啥,骗我们?我一下蒙了。

嫂子抬起头来,盯着前面的墙。

那墙上挂着我哥和嫂子的结婚照。

金宝,你听我说,就算你哥同意,嫂子也不能和你那样嫂子幽幽的说道。

这一瞬间,仿佛一盆冷水从我头上灌了下去,尼玛,白高兴了!

那嫂子,你为啥要同意?

唉,嫂子就是想和你商量商量,如何把这事儿给应付过去!我知道你也是被逼的,对不对?

我草,这是直接把我的嘴给堵上了!

我苦啊,没人逼我啊,我巴不得啊!

你哥十六岁就进城打工,没日没夜的干活,为了这个家,把身体都搞垮了,我知道他也是没办法才同意这样的,可我真的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否则嫂子就没脸见他了!

听嫂子这么一说,我的脸发烫了,我被那种事冲昏了头脑,就是一个牲口啊!

那、嫂子,咋办呀,我妈逼得这么紧?

就在这时候,随着‘吱呀’一声响,门突然被推开了。

我妈走了进来!

妈,你咋来了?嫂子惊讶的问道。

我在门外站半天了,里面动静都没有一点,所以,我进来看看!我妈理直气壮的说道。

嫂子红着脸说道:我我知道该怎么做,妈,你先出去吧!

出去?那可不行!我妈双手一叉腰,别以为妈好糊弄,你答应得这么快,妈就担心整出什么幺蛾子。所以,妈在这里盯着,亲眼看见你们脱了衣服,上了床,我才安心!

嫂子的脸红得要滴出血来,妈,这怎么行?

有什么不行的?我妈眼睛一瞪,金宝还小,没尝过女人的滋味,眼又瞎了,什么都不会,你既然答应了,还怕什么羞?

妈,我们照做就是了,你别杵在屋头啊!我也感觉很难堪。

你少废话,你们赶紧脱衣服上床!我妈眼睛一瞪,一回生二回熟,过了今天晚上,往后你们自己来,妈就不盯着了。

我看到嫂子的脸由红变白,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

妈,我尿急,我先出去撒泡尿。我准备尿遁了,看着嫂子那绝望的样子,我真的不忍心了。

没想到我妈一下拦在我面前,急个屁,妈抱孙子比你还急,你晓得不,你爸出去不回来,就是方便你们俩个!

我羞得脸发烫,我看到嫂子的眼珠儿在眼眶里打转。

别磨磨蹭蹭了,反正金宝看不见,有什么害羞的?

我、我自己来

嫂子的脸又白又红,在我妈的注视下,她把睡衣脱了。

晓岚啊,这就对了嘛!好了,现在你们去床上吧!

我妈对嫂子的身体非常满意。

在她目光的威逼下,嫂子先上了床,然后我也乖乖的爬了上去。

可是这一碰到嫂子的身体,我就打了个哆嗦!

妈,现在我们衣服也脱了,也到床上了,你可以出去了吧?嫂子嚅嚅的说道。

好,看到这妈就放心了!我妈嘻嘻一笑,说着,便一脸满意的离开了屋里。

我妈的离开我和我嫂子都松了口气。

金宝,我刚才说的,你能答应我吗?

此刻,嫂子最在意的还是让我同意和她演戏,因此,她连衣服也没有来及穿,就这样在我面前。

看着她,我心底的火立马升了上来,说实话在之前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可事情都到这一步了,我不论心里还是身体其实都不想答应啊!

但看着嫂子那苦涩和哀求的眼神,我心里纠结万分,而就在这时,我妈的声音居然又传了过来。

你们咋还没有动静?我在外面可听的清清楚楚的,你们可别框我?不然我就进来亲自看着你们了。

我和嫂子听到这,又是吓了一跳,我妈竟然在外面偷听呢,如果我妈进来那还得了?绝对不能让她进来,不然我嫂子今天肯定没法过去了,而且,这事就算不想做,那也得做了。

于是,我咬了咬牙便决定答应我嫂子,不做了,陪她演一场戏。

金宝,我要!

然而就在我要张口的时候,让我无比诧异的是,嫂子竟然带着那样的叫声,压在了我身上。

我被嫂子这么俯身一压,让我顿时感受到了嫂子胸前那惊人的弹性!

更让我的心脏狂跳不止,这难道嫂子反悔了,真的要给我了?!

俗话说得好,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方大庆既然敢惦记我嫂子,那就别怪我找机会收拾他了。

虽然我知道自己明面上斗不过他,但暗地里他和何香玉的事情给了我机会,到时候我从这方面下手,铁定能让这两个人在村子里混不下去!

农村人最忌讳的就是搞破鞋,要是让何香玉的老公知道他老婆偷人,他非宰了这对这狗男女不可!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自古以来,可是‘不共戴天’,除非何香玉的老公愿意当王八,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一个有血性的人。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在村东头转悠,实际上是去玉米地蹲守。

我料定那对狗男女一旦尝了腥,肯定是管不住嘴的。

他们两家平常都有人在,所以,最方便的地方还是玉米地里,只要动静不大,就算有人从小路上路过,也不会发觉。

而且,方大庆这个人比较嚣张,就喜欢祸害别人家的女人,享受这种快感,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里等着。

当然,这是个苦差事,但我只能守株待兔。

皇天不负有心人。

我等到第四天的时候,我终于看到方大庆从小路上来了!

他戴着草帽,背着背篓,急匆匆的走过来。

我赶紧钻进玉米地里,向他家的玉米地靠近。

没多久,我就听到了前面的动静。

我悄悄的接近,然后就看到前方十几米的位置,方大庆一边掰玉米,一边把玉米秆放倒。

几分钟之后,他就开辟出一个空地,然后从背篓里取出一张凉席,铺在了玉米秆上。

他一坐下,一边擦汗,一边掏出手机。

此时,我跟他的距离不过五六米远,我是趁他掰玉米的时候,悄悄往前移动了。

说了几句话之后,他放下手机,又取出一瓶水喝着,然后就躺在凉席上,用衣服遮着脑袋休息。

我就拿出手机,打开摄影功能看下效果。

这些天,我玩手机也很麻溜了。

毕竟是盲人手机,效果不是很好,但至少能看得出来人的样子,这就足够了。

于是,我耐心的等着。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有动静了。

方大庆也站了起来。

很快,一个人出现了。

果然是何香玉!

她戴着草帽,穿着连衣裙。

嘿嘿,想了吧?方大庆一把搂住女人,色笑道。

何香玉一把推开他,想个屁,你还没有赔我的厨房!

我又没动陈晓岚,赔个屁啊!方大庆哼了一声。

方大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何香玉绷着脸:老娘我冒着风险帮你干破事,厨房被烧了,你还不认帐了?

嘿嘿,认帐,认帐,我赔你一千块,怎么样?方大庆嘻皮笑脸的说道,一只手又伸了过去。

何香玉拂开他的手,不是一千块,是五千块!

哎,就你厨房那些破东西值五千块?

是你答应要给我五千块的!何香玉瞪了他一眼,再说,老娘陪你睡觉不要钱?

你不给钱是吧,那行,我走!何香玉作势要走。

方大庆早就心痒难耐了,这会怎么会放她走,连忙一把拉住了她,行,行,五千块就五千块,待会我给你转支付宝。

方大庆,你可不要耍赖,要是你不给我,以后咱们就一拍两散!

放心,我方大庆是什么人!绝不耍赖,不过,你还得帮我把陈晓岚弄到手。

可以,反正她现在又不走,有的是机会,不过,价钱另算!

行,行!方大庆贱笑道。

妈的,方大庆这狗日的果然还想打我嫂子的主意。

那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吧?方大庆一把搂住女人。

何香玉笑了一下,任由他搂着。

方大庆的一张嘴就在何香玉脸上拱着,然后一路向下,弄得何香玉‘咯咯’直笑。

这下,我开始拍摄了。

之所以之前没有拍,我就是担心把我嫂子卷进来,这样就容易暴露我,我只需要拍到动作戏就行了。

方大庆恶狠狠的扒下何香玉的肩带。

我看得火起!

说实话,这些天跟着嫂子睡,真是太折磨我了,好几次我都想扑在嫂子身上,痛痛快快的来一回。

结果,最后都是在嫂子的手中爆发了。

此时,我竭力控制着自己,两只手稳稳的拿着手机,以免晃动。

我那个角度刚好是侧对着他们,所以,拍得比较清晰。

很快,方大庆就掀开了何香玉的裙子,轻车熟路的就耸动了起来。

何香玉开始还是小声哼哼着,但很快就叫起来。

这声音比动作更能诱惑我。

我下面也有了反应。

说实话,论模样,何香玉比起村子里的其它已婚女人来说,还过得去,当然比起嫂子来,差了一大截。

嫂子那种白领气质更吸引我。

本来像嫂子这样的人跟我哥是八辈子打不到一根杆上,可阴差阳错的,我哥有一次从几个色狼手里救了嫂子之后,他们的命运就交织在一起了。

凉席上,一对狗男女忘情的纠缠着,看得我眼馋馋的。

太阳底下,两个人大汗淋漓,干劲十足。

趁他们在兴头上,我悄悄的撤退了。

回到家里,我溜回自己房间,看着视频来了一把。

当我冷静下来之后,就要考虑解决下一步的问题了。

人已赞赏
小说

特别污的过程文章|肉蟒寸进肉蟒老旺

2020-8-2 21:15:06

小说

他添的我好湿好爽|奶又大了,,让我揉揉

2020-8-2 21:15:2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