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重的撞向她的花心 |男朋友说我越叫他越想要

小娜可是我儿子的老婆,我竟然对自己的儿媳生出了这种奇怪的想法,这可是尤为lún理的。 我在脑中打消了这个疯狂的想法,可是小娜那硕大的丰xiōng却时刻牵引这我的心。我再次将目光朝儿媳投了过去,却发现小娜那双勾人心魄的眼睛睁直勾勾盯着我的裤裆。 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我急忙伸手把帐篷压了压

小娜可是我儿子的老婆,我竟然对自己的儿媳生出了这种奇怪的想法,这可是尤为lún理的。

我在脑中打消了这个疯狂的想法,可是小娜那硕大的丰xiōng却时刻牵引这我的心。我再次将目光朝儿媳投了过去,却发现小娜那双勾人心魄的眼睛睁直勾勾盯着我的裤裆。

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我急忙伸手把帐篷压了压,冲着小娜苦笑:小娜,你快点给孩子喂奶吧。

小娜俊俏的小脸蛋瞬间通红起来,她也注意道我时不时的瞄着她的胸脯看,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撅起了性感的小嘴儿娇声说:爸,你真坏,偷看人家。

我不知所措,目光急忙离开了圆滚滚的胸脯,却发现小娜一脸魅惑的望着我。

小娜的表情看得我有些发懵,从她眼中流淌出来的目光并不是儿媳看待公公,倒像是一个女人看待男人的目光。

我急忙避开了她的目光,就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小娜突然将塞入孩子口中的草莓拿了出来,任凭那只晃来晃去的丰rǔ来回摆动,她将孩子嘴角的nǎiyè擦拭干净,这才把眩目的软ròu收回了睡衣里面。

爸,孩子还没有睡着,你抱会儿吧,我先去做晚饭了。

我刚接过孩子,胳膊就被小娜夹在了xiōng脯和孩子中间,儿媳将那对丰满的双rǔ用力挤压在我的胳膊上。

小娜显然是感受到了自己的丰xiōng和我的胳膊接触,她小脸瞬间通红,但并没有立刻后退,而是用力紧贴着我的胳膊摩擦了起来。

我顿时感觉到一股róuruǎn温热顺着胳膊辐shè全身,让十几年没有触碰过年轻女人的我非常燥热。

这种感觉虽然很舒服,但我怕这一幕被儿子看到,匆忙抽出胳膊。

小娜表情略带失望,娇嗔喊道:爸,你好讨厌,硌得人家好难受。

儿媳的话让我这个做公公的老脸一红,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装傻逗着怀里的大胖孙子玩儿。

吃晚饭的时候,因为明天一大早儿子要出趟远差,小娜和儿子在饭桌上非常亲昵,虽然我也知道小娜是儿子的女人,可是看到他们这种样子,我的心里不知为何酸溜溜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感觉手心被人轻轻摸了一下,我回过神,却看到小娜娇媚的望着我:爸,我筷子掉你那边了,能帮我捡一下吗?

我见状急忙弯腰去捡,当将筷子捡起来的时候,我正准备直起身子,可是目光顺着桌下朝小娜那边刚才还并拢的两条修长**慢慢分了开来。

我被儿媳这疯狂的举动吓了一跳,等回过神来,就看到小娜分开的双腿内,那只鼓囊囊的肥硕鲍鱼被一条粉色**紧紧的包裹在其中。

紧贴着花蕊处的那条薄布根本就没有办法完全束缚住鲍鱼,左右两边凸显出来的粉色ròu边无比诱人。

更让我激动不已的是那条被**勾勒出来的花蕊缝隙,因为紧贴着薄布的关系,上面已经有了一些湿润。

我的满腔热血瞬间就涌上了头顶,胯下的擎天之柱更是无比粗狂,顶在裤子上让我酥麻又疼痛。

爸,筷子找到了吗?

就在我聚精会神想要让目光穿透这层紧贴花蕊的薄布时,小娜突然嘤嘤询问了一声。

我急忙直起身子,将筷子递给小娜,老脸通红憨笑说:这筷子太光滑了,我费了好大劲儿才拿到手的。

谢谢爸,不过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小娜调皮笑了笑,用舌头tiǎn着嘴唇,无比的诱人。

我瞬间反应过来,刚才我看到的裙下风景竟然是儿媳主动让我看到的,这强烈的**让我的钢枪更加挺立,虽然饭菜已经吃完。*****

小娜的脚趾**无比,即便是隔着裤子在摩擦我肿胀的裤裆,还是让我胯下的钢qiāng感受到了阵阵异样的舒爽。

自从老婆去世后,我再也没有尝试过被异xìng抚摸的感觉。当小娜的脚趾摩擦裤裆的时候,我被禁锢已久的yù望大门彻底打开。

虽然此刻正在摩擦我钢qiāng的人是我的儿媳,我也应该制止她这种不lún的动作,可是我心理上虽然排斥,但身体上却非常享受。

我不由自主将身子朝前探了过去,可以让儿媳的脚掌更加紧密的贴合在裤裆上面。

随着小娜的用力摩擦,从蘑菇头上传来的强烈酸爽感让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我可以明显感觉到蘑菇头正渗透着晶莹的粘yè。

小娜杏眸微眨,含情脉脉的望着我,捏起一枚樱桃,伸出香舌在樱桃上tiǎn了tiǎn,那挑逗人的模样让我的热血再次沸腾起来。

就在我忘情投入在儿媳的脚部**,我下意识朝儿子看了一眼。当看到他聚精会神的翻看资料时,我猛然反应过来,我绝对不能和儿子的老婆做出任何尤为lún理的事情。

我忍受着空虚,急忙将小娜摩擦我裤裆的脚推了下去,但下一秒,小娜的脚又伸了过来。

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急忙站了起来。

小娜的樱桃小嘴瞬间嘟了起来,充满了情yù的目光满是失望之色。

我逃也似的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儿媳带给我的**,不敢再次出门,生怕撞见小娜显得尴尬。

傍晚,熟睡的我被隔壁房间传来的儿媳娇喘**声所惊醒。

儿媳那娇嗲放dàng的娇喘声听得我胯下的毛虫瞬间就坚硬似铁,我被儿媳的放dàng声弄得心yǎng难耐,在掏出长qiāng准备狠狠撸一发的时候,我的脑中浮现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我虽然没有办法占有儿媳的身体,但看一眼她的娇躯还是可以的。

有了这个念头,我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揉搓着胯下的硬物小心翼翼来到了儿子房间门口。

儿子的房门并没有关闭,而是虚掩着留出了一条缝隙,似乎是故意想要让我看到里面的画面。

我并没有放过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小心翼翼趴在房门缝隙朝里面看了一眼,房间内的画面让我的鼻血差点喷了出来。

昏暗的灯光下,小娜脱的**,那羊脂白玉般的肌肤让我的热血翻涌起来,两只如同小土丘一样挺拔的丰rǔ闪烁着晃眼的光泽。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儿媳的酮体,我的目光从小娜微微凸起的小腹滑过,当看到儿子的脑袋正压在小娜私密部位吮吸,我的口水不由自主也流淌了出来。

啊老公,你tiǎn的人家好舒服

儿媳**连连,她闭着眼睛疯狂扭动身体,用手压着儿子的脑袋和她流水的花蕊紧密贴合。

这一幕活脱脱的春宫图看的我口干舌燥,欲望的火焰灼烧着我全身的血液,让我异常难受。要不是顾忌着小娜是我儿子的女人,我现在就想脱了裤子冲进去,把胯下的家伙捅入儿媳柔软缝隙里面。

儿子趴在儿媳的双腿间舔了很长时间,小娜胸口那两腿软肉快速的起伏,她有气无力的喊叫起来:老公,我想要,你快点干我吧,干的我喊你爸爸

儿媳的这番话听得我血脉膨胀,呼吸也更加急促了起来。

怪不得小娜会频繁的对我做出各种引诱的措施,没想到她竟然有恋父情结。

儿子将脑袋从儿媳胯下探了起来,扛着小娜的两条纤细长腿,以传教士的**直接就刺入了小娜的身体里面。

小娜放dàng的**了起来,随着儿子的撞击不断耸动丰臀,迎合着猛烈的动作。

老公爸爸,hǎoshuǎng,你干的我好舒服,爸爸,快点,哦爽死了!

小娜动静的喊叫着,娇喘着和‘噗噗’的水渍声音jiāo织在一起,让整个房间内充斥着**的味道。

我看得也是血脉膨胀,控制不住将手伸入了裤裆里面,用手撸动着坚硬的钢qiāng,就好像我变成了儿子,在疯狂的冲击着儿媳的

湿润花蕊。

高速运动了不到两分钟,儿子喘着粗气喊道:老婆,我不行了。

不要,我还没有尽兴呢

小娜娇喘连连,儿子的身子突然一颤,似乎是已经缴械投降,趴在小娜róuruǎn的身上喘着粗气。

小娜埋怨喊道:真是废物,不到两分钟就完事了,我还没有爽够呢!

儿子气喘吁吁:小娜,这几天太忙了,等我出差回来,一定让你爽个够。

人已赞赏
小说

被兽人灌得鼓起来&夏天在拥挤的地铁上干

2020-8-2 21:10:14

小说

在公车上被一个接一个|沉腰进入妈妈

2020-8-2 21:10:2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