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大黝黑粗大进出:趴着做很深

以前他不知道赵媚有那么大的渴求,他不敢撩,但现在既然知道赵媚的心思,他当然不能放过,于是他也拎起蹦跳杆,赶紧追着下楼。 只是步伐有点快,一时没注意竟踩空楼梯,直摔了个头下脚上。 赵媚听到身后动静回头看,看到老陈摔的这么惨赶紧回来扶他,老陈你没事吧? 问题不大,毕竟才四十来

以前他不知道赵媚有那么大的渴求,他不敢撩,但现在既然知道赵媚的心思,他当然不能放过,于是他也拎起蹦跳杆,赶紧追着下楼。

只是步伐有点快,一时没注意竟踩空楼梯,直摔了个头下脚上。

赵媚听到身后动静回头看,看到老陈摔的这么惨赶紧回来扶他,老陈你没事吧?

问题不大,毕竟才四十来岁的年纪,但老陈就是不起来,因为眼下这个头下脚上的角度实在太棒了,赵媚在他身前弯腰询问,他刚好透过低胸小背心看到里面。

那白皙又旖旎的壮阔,都快把他魂儿给吸进去了。

那么壮观,这要是能够亲亲

心里惦念着这些,老陈动了坏的心思,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就躺在楼梯上直哼哼,表示自己起不来了。

赵媚很担心,伸手拽着老陈的胳膊就想把他给拽起来,可她哪拽得动老陈那150多斤。

几次尝试都失败了,赵媚想打电话找人来帮忙。

老陈连忙阻止,老板娘,不用喊人,你跨过我身子然后弯下腰,环抱我的背就抱起来了。

赵媚也没多想,赶紧按老陈的吩咐做。

下一刻,她那双裹在透明丝袜里的大长腿就跨过了老陈身子,随后弯下腰身。

赵媚鼓鼓的身前离自己越来越近,这让老陈心里特别兴奋,贼兮兮的双眼紧盯着,好过瘾!

但他可不满足这些,所以在赵媚用力想要将他给抱起的时候,他非但不配合反而使反劲儿,一下子就把赵媚都拽的不稳了,脚下失去平衡,直接扑向了他。

那两蓬傲人的娇媚,瞬间闷在了老陈的脸上

老陈贪婪的闻着,都不舍得把气喘出去,鼻腔中全都是属于赵媚身前的芬芳香味。

嘴巴也很是过瘾,哪怕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赵媚身前诱人的温润与饱满。

尤其是身下,赵媚裹在透明丝袜里的大腿正紧紧贴着着他那儿,让他瞬间暴躁到极致。

他所感受到的,赵媚同样也感受到了,所以她特别的羞人,赶紧红着脸起身。

可是在起身的瞬间无意中看到老陈身下后,她惊住了。

裤子都快要撑破了,被撑到紧绷绷的,好、好震撼,如果她和老陈发生关系的话

好羞,羞到赵媚脸色通红通红的,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可以这样乱想,太羞人了!

赶紧闭上眼睛,赵媚实在不敢看了,她害怕老陈那儿给她带来的狂暴诱惑。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哧啦’一声响起。

她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然后就看到老陈的裤子拉链竟然从中间崩开。

看到这一幕,赵媚心里好躁动,她甚至都感觉到,有一种压抑不住的火焰从身下瞬间翻腾而起,灼烧的她整个人都好难受,让她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安抚下。

她、她好难受,好想要那个

身下欲焰的燃烧,让赵媚那双水眸中都泛起渴望的迷离。

只是赵媚终究忍住了,她可以用拖把杆磨蹭,可以假装那是来自强壮男性的爱抚,却不能真的跟老陈发生些什么,毕竟她是有丈夫的女人,她不可以违背自己的道德观念。

强忍着欲望的渴求,赵媚赶紧转身逃离,我、我去喊人帮你!

望着赵媚羞慌而逃的身影,老陈的旖旎心思更重了,必须创造机会和老板娘好好亲近亲近!

心里打定主意,老陈就起身下楼,随即装模作样的表示自己还能坚持下,请赵媚送他回家。

赵媚不好意思拒绝,就搀扶着老陈上车,开车送他。

路上的时候,老陈偷偷窥视着赵媚高高撑起的身前,心中全是那种花花事儿。

不过他表面上却表现的很不好意思,老板娘,刚才在楼梯上的时候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的,那里就突然自己撅起来了,我真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不要再说了。

赵媚打断了老陈的话,俏脸上羞红绯霞,连摸挂挡杆都像是在摸那个似的,好羞人。

老陈喜欢赵媚羞涩的样子,这让他心里对赵媚的占有欲望更加强烈。

回到住处后,赵媚搀扶着老陈上楼,费劲力气才把老陈给送回家中。

家中没有人,赵媚询问过后才得知,老陈竟然是独自居住,老婆去世了,也没个孩子。

正觉得老陈身世可怜的时候,老陈突然提议,老板娘,要不然你把我送回店里吧!

最近店里那片不太平,晚上招贼,我在店里听到动静,哪怕动不了好歹也能出声吓唬吓唬小偷。反正在家里也没人照顾我,我还不如去看店呢,你创业也不容易,那么辛苦

老陈这一套话,直说的赵媚心中生出感动。都这么可怜了,竟然还惦记着她店里的安全,老陈真是个好人。想想老公不在家,老陈也需要人照顾,于是她脑袋一热,我留下来照顾你!

哎呀,不行不行,您是老板娘,我就是个打工的,地位不对等。

没什么不对等的,就这么定了!

赵媚强行架起老陈胳膊,费力的把他给弄到了床上躺着。

老陈嘴上受宠若惊的感谢着,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今晚非得想办法跟赵媚弄弄不可!

接下来的时间里,赵媚就忙活起来,又是烧水又是做夜宵的,像是个合格的居家小少妇。

而老陈的‘伤势’也越来越严重了,直接躺在床上起不来,万事都要赵媚伺候着。

赵媚忙活了好一通,身上都香汗淋漓的,衣服也紧贴在身上,好热。

你去冲个澡吧,浴室门后有插销可以关上,我现在起都起不来了,你可以放心的。

赵媚本想拒绝老陈的提议,可老陈都说成这样了,再不去好像真怀疑老陈似的,况且身上汗水的确粘乎乎的好难受,于是就点头应下了。

躺在床上,听到浴室内传来水流的声音,老陈蹭地一下子就下床了,蹑手蹑脚的来到浴室外。

浴室就是卫生间隔出的小单间,房门插死后里面连个挂衣服的地方都没有,所以赵媚脱下的衣服全都挂在外面,这可方便老陈了,赶紧上前抄起了赵媚的胸杯贴在脸上。

很热乎,还带有赵媚娇躯的余温,再闻一口,那种香喷喷的味道简直迷死人了,让老陈感觉到就像是赵媚用身前那两蓬娇媚,在他脸上温柔的挤压着,好舒服。

旁边还有赵媚换下的白色三角小裤,老陈赶紧拿到手中翻出紧贴赵媚娇躯的位置。

果然还带有赵媚的湿润,凑到鼻前闻了下,我的天,香死了,那可是赵媚那里的味道!

吞了口唾沫,老陈迫不及待的将裤子脱下,然后贴了上去。

那一瞬间,老陈直幻想到自己已经成功进入了赵媚的性感小身子,好温润,好紧致

但幻想终究是幻想,并不能让他得到满足。

于是随后他就搬来凳子轻轻放下,踩在凳子上透过隔间门板上的玻璃,往浴室内望去。

结果刚看第一眼,里面的风景就让他激动得差点从凳子上跌下来

这个时候,赵媚正在浴室内冲洗着娇媚的身子,她那美好的厚背和翘臀,都落入了老陈的眼底。

老陈看到这一切,彻底暴躁了起来,想要冲进浴室去。

丝毫不知情的赵媚,此时也是心情荡漾,因为水流不经意冲击到那儿的时候,她竟然再次泛起了那种销魂的欲焰,直让她感觉到就像是有火热的大手在深情的爱抚她,给予她最强烈的刺激。

与此同时,赵媚的脑海中也不由得回想起之前老陈那顶开裤链的暴躁存在。

于是她忍不住了,喷头更是不由自主的按上去,随即有羞人的声音从她鼻腔中传出

赵媚那具光滑的娇躯背对着自己,老陈自然看不到具体的景象,但是光是看动作也够他暴躁的,身下握着赵媚白色小裤的那只手在剧烈的运动着,就是最好的证明!

只可惜,赵媚也只是冲了几下,然后就拿开了,而且自始至终都没有回转过身。

老陈在外面急躁的跟那什么似的,恨不能冲进去把赵媚顶在墙上。

可这事搞不好会让他下半辈子在牢里度过,所以他只能强忍着冲动。

不多会儿后赵媚冲洗结束,老陈赶紧把小裤给人放好,搬起凳子走人。

当他躺在床上平静完身下的躁动后,赵媚也重新穿好衣服从卫生间里出来了。

不过手上好像拿着什么东西,怕被老陈看见似的还赶紧塞进了沙发上的包里。

老陈也没多在这方面想,就关注赵媚那具性感迷人的身子了。

刚刚虽然拿赵媚的小裤玩了一会儿,可这根本不解馋,反倒让他更加渴望。

于是脑筋一转,老陈就大瞪着眼睛在床上胡乱的伸手,是谁,老板娘是你吗?

赵媚刚放下包就听到这话,好奇的进屋应声,是我呀,老陈你怎么了,你摸索什么呢?

我什么都看不清了,老板娘,老板娘你在哪呢,你是关灯了吗?

这话可是把赵媚给吓坏了,灯亮着么,老陈怎么还说什么也看不清了呢?

她赶紧来到近前,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了,赶紧一把抓住老陈的手,我在这呢,老陈、老陈你可别吓唬我啊,你到底怎么了?你眼睛没事吧?

握住赵媚小手,老陈长长松了口气,没事,应该没事,可能血压又低下来了,我以前就有血压低的毛病,低血压的时候眼睛就会发黑,但从来没有维持时间这么长,这次可能是刚才在店里摔那一下子,给摔的血压更低了。

虽然知道原因了,可赵媚还是挺紧张的,那怎么办呀,怎么才能让你血压升上去?

老陈回道:刺激,我需要足够的刺激!

赵媚也不知道什么才能刺激到老陈,赶紧询问,老陈则表现的很不好意思,吱吱唔唔不肯说。

赵媚都急了,有什么不好说的呀,你现在都这样了,血压再低下去会死人的吧?!

在赵媚的催促下,老陈这才不好意思的开口,我已经好些年没跟女人做过那种事了,那方面的事情应该能够刺激到我。

这话传进耳朵里,赵媚当时就羞到不行不行的,不可以的,我们怎么可以做那种事情!

老陈心急想一步到位,但赵媚显然不那么容易接受,所以他退而求其次。

老板娘你别误会,我不是那种人,我是说我没碰过女人身子,摸一摸就会受到刺激了

随后的时间里,老陈就表示只要摸摸应该就会受到很强烈的刺激。

起初的时候赵媚还是有些羞赧的抗拒,过不了心理道德那关,可是当老陈表示眼睛更黑了、血压更低了的时候,她急到不知该如何是好了,万一老陈死了怎么办?

所以她最终羞羞的应下了下来,在询问过后老陈想摸哪后,羞人的脱起了低胸小背心。

而随着低胸小背心的上翻,身前的诱人也渐渐展现出来

赵媚认为老陈看不见,所以脱衣服的时候没有那么羞,也想着让老陈受多点刺激赶紧恢复。

可老陈看的一清二楚,尤其是随着那件黑色蕾丝花边胸杯脱离赵媚身前的时候,看的更清楚。我的天,看着都过瘾!

老陈,好、好了,你开始吧!

羞红着脸蛋儿,赵媚拿起了老陈的上手,往自己身前凑了上去。

真的好羞人,竟然主动让自己丈夫之外的男人摸这里,真是羞死了。

只是当老陈那双强有力的大手凑上去时,她却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感,好过瘾

近五分钟过去后,赵媚实在受不了了,眼神中都绽放出了火热的意乱情迷。

尤其是当她望向老陈那条再度撑起的裤子后,更是觉得身体里火烧火燎的渴望着。

她真的坚持不住了,好几次都想发出旖旎又羞人的声音。

于是在坚持到极致时,她拿开了老陈的双手,更是在捂住身前后羞急的询问,你还没好吗?

老陈摇摇头,表示自己依旧什么都看不见,甚至因为眼睛睁的太久太乏,还溢出了眼泪。

赵媚原本还怀疑老陈是不是装的,毕竟裤子都撅了,可看到老陈流出的眼泪后,顿时心急到不行,赶紧劝慰,老陈你别哭,不用害怕,肯定会好的,我再刺激刺激你。

说着,赵媚就又拿住老陈的手,让摸她的身前。

老陈当然喜欢摸了,那手感简直是棒极了,但他现在也憋的实在是厉害。

于是他就不好意思的提议,让赵媚用小手帮帮他,刺激他达到更高的血压。

只是单纯的让老陈摸摸也就罢了,自己还要动手去摸老陈那里,这

可是看到老陈眼角的泪水,再看看老陈那好像也确实挺诱惑人的,于是赵媚最终答应了下来,她劝自己这是做善事,是为了救老陈,跟道德无关。

为方便给老陈帮忙,赵媚脱掉鞋子上床,跪在了老陈腿旁,伸手翻开了老陈的底裤。

底裤被翻开后,赵媚当时就被震惊了,她很害怕,可是却又带给了她本能的觊觎,让她心里既羞且乱着。

最终收敛杂乱的心思,赵媚还是伸出了小手

老陈真是舒服到要忍不住的大叫,多少人觊觎的美女老板娘,竟然在帮他做那个。而且最诱惑的是,赵媚还撅着臀部面对他脑袋的方向,小短裙忽闪忽闪的。

关于这点赵媚其实也注意到了不妥,可想着老陈什么也看不见,也就没往心里去。

可是老陈看的见呀,他不光看的见,还看的可清楚了呢!

裹在透明丝袜里的小脚丫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那么美那么性感,跪着的双腿更是皮肤细腻,甚至连细微的毛孔都看不见,拿眼睛看仿佛都能感觉到光滑和温润。

尤其是那忽闪呼扇的小短裙,隐隐约约都能看到里面。

这时候老陈也终于明白刚才赵媚往包里藏的什么了,是那条白色小裤。

赵媚见小裤湿了不好意思再穿,这会儿却方便了老陈。

短裙下没有小裤只有连裆的透明丝袜,仿佛都快要割进去了。

这性感的好风景,让老陈都恨不能立刻扑上去!

在老陈暴躁冲动的时候,赵媚却为老陈的持久而震惊。要换成丈夫的话,一分钟就结束了,可老陈呢,到现在都十几分钟了,竟然还那么强,她都跪的有些累了,膝盖还酸痛。

老陈也注意到了这点,所以把手放在了赵媚的身子下面,手心朝上提前做好准备。

随后他劝到赵媚,老板娘你坐下歇会儿吧,没准我再等会儿就好了。

赵媚也的确是累了,听到老陈的话后,下意识的就一屁股坐了下去。

结果这一坐,刚好就坐在了老陈手上,而且碰触的位置特别尴尬。

在之前的各种刺激下,加上这次最直接的敏感碰触,赵媚被刺激到发出销魂的声音。

老陈大受刺激,那只不安分的手使劲抓弄着、摩挲着赵媚的温柔。

赵媚身子触电似的直哆嗦,仿佛有闸门泄洪般的感觉到来。

赵媚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老板娘,你怎么了?

手下不安分的摸弄着,老陈瞪着眼睛继续装瞎,还装模作样的询问赵媚。

赵媚好难受,在老陈的放肆刺激下甚至有些羞恼,老陈怎么可以对她这样,太过分了。

可是听到老陈的话后她才意识过来,老陈应该也不知道摸的什么,毕竟看不见。

于是她强忍着那种强烈的刺激,对老陈说道:没、没什么,你碰我腿了。

老陈这才连忙展开道歉,然后恋恋不舍的把手给抽出。

赵媚赶紧下床,再也不敢待在老陈屋内,连鞋子都顾不得,羞急的去隔壁屋子锁上房门。

老陈将黏糊糊的手指放在鼻前闻了下,那香喷喷的味道直让他眼睛都要冒火。

人已赞赏
小说

啊快停下好痛别撞了|雪白的美腿扛在肩上

2020-8-2 21:10:05

小说

他的手指慢慢推入樱桃|烧锅工老李白柔全文免费阅读

2020-8-2 21:10:0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