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停下好痛别撞了|雪白的美腿扛在肩上

卢畊弘到门诊大厅坐着,心还是扑通扑通直跳,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暴露了内心的秘密,也不知道伍苇静信不信。 冲动是魔鬼呀!早知道我就答应她接受那小护士做相亲对象了,她我是没指望了,那小护士要便宜了别人,还挺可惜的,难得我有人保媒,正是最好的时机。 不过那小护士对我可能没什么好感吧,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误会我

卢畊弘到门诊大厅坐着,心还是扑通扑通直跳,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暴露了内心的秘密,也不知道伍苇静信不信。

冲动是魔鬼呀!早知道我就答应她接受那小护士做相亲对象了,她我是没指望了,那小护士要便宜了别人,还挺可惜的,难得我有人保媒,正是最好的时机。

不过那小护士对我可能没什么好感吧,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误会我那是瞒着伍苇静在伍苇静后面做猥琐事,因为我们之前的样子实在太像是我自己肆意妄为了,就算伍苇静说了是治病,只怕很少有人会信吧。

卢畊弘在那胡思乱想,好不容易等到下班,伍苇静过来跟他说:走吧,我约好人了。

卢畊弘好奇问她说:约好人?

哦!我约了个人帮你治病,费用得你自己出哈,没问题吧?

卢畊弘恍然点头说:行。

卢畊弘开了车来,伍苇静绑安全带的时候有点费劲,他就欺身过去说:我来吧。

帮伍苇静绑安全带的时候,他几乎是贴在伍苇静身上的,伍苇静那一对柔软就耸在他鼻尖那儿,他隐隐能闻到一股很好闻的气息,也不知说是体香还是那啥的香味好。

不知道为什么,伍苇静居然没有往后缩,反而挺直了腰板,那突起的一对偶而被卢畊弘挨擦到,卢畊弘心肝儿一颤,再次面临考验。

离身后,伍苇静往下一看,竟跟卢畊弘说:你看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啊,只是这样你的感觉就这么强烈了。

卢畊弘算是听出来了,她故意测试自己呢。

可能是因为之前暴露了秘密,卢畊弘挺心虚的,但又忍不住向她表白:其实,我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没这么容易起来的,可能是因为你是我的理想型吧!就是不知道跟你真办事会不会还那样。

你瞎说什么呢?以后不许再这么跟我说话,我再说一遍,我是你嫂子。

卢畊弘心说,嫂个屁,我跟徐岱川虽然是哥们,但其实感情没有想象中那么深,小时候他还经常欺负我,只是出社会以后,感情有了升华。

很多人都这样,不管是同学还是发小,以前再不好,好像出了社会关系都会变好,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卢畊弘嘴硬辩解:我只是做个假设,又不真跟你弄。

伍苇静白他一眼,不再说话,他却是注意到伍苇静夹了下腿,不禁愕然咽口水。

伍苇静哪里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脸上不由得一热。

她的身体确实有反应了。

别看她给卢畊弘检查的时候云淡风轻,其实她是非常想的。

都怪卢畊弘的宝贝太诱人了,她已经很久没饱饭吃了,徐岱川可喂不饱她。

两人各怀心事,经过一家三星级酒店的时候,伍苇静跟卢畊弘说:从这里进去吧,我约的人应该开好房了。

卢畊弘听着很是好奇,怎么治病治到酒店里来了?

到前台一问,拿到钥匙伍苇静就带着他往里走。

卢畊弘跟在伍苇静后面,看着她的臀一扭一扭的,不禁浮现一个想法她不会是因为我接连的暗示,借着治病的幌子,实则是想跟我那个吧?

回想那晚跟她和徐岱川吃饭,卢畊弘总感觉他们的感情不太好,要是猜中的话,卢畊弘就有得乐了。

正想着,伍苇静突然停步,卢畊弘刹车不及就撞她身上了。

正好因为幻想卢畊弘又起劲了,那物一下挤进她腿间,她被撞得啊的一声,往下一看脸就红了,嗔卢畊弘说:你干嘛呢?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让人看到多不好。

卢畊弘窘得直想找地缝钻,捂住了说:对不起,下次你让我走前面。

伍苇静大概想到卢畊弘为什么这么说了,她耍小性子拧卢畊弘一下才开门,却不知卢畊弘因为她的亲密行为都嗨翻了。

看到房里真有个女孩,卢畊弘才知道自己误会了。

伍苇静真是约了人给他治病的,只是那女孩他瞧着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怎么说呢,那女孩长得挺漂亮的,二十三四的年纪,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可她的妆容衣着,实在太像娱乐城坐台的了。

脸上画得跟妖精似的,一条小裙子,又短又紧,把她美臀的诱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她一米七的个儿,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双大长腿,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腰以下全是腿,竟还踩着恨天高,高度直逼一米八二的卢畊弘。

她那双大长腿上裹着黑丝,充满了神秘的气息。

她上方是条抹胸,也是又短又紧,底下的小细腰上,肚脐眼那儿挂着个小银环,银环上坠着半圈细小的铃铛,走动时隐隐能听到叮铃铃的脆响,这一看就不是什么安分的女人。

她过来跟伍苇静打招呼,嚼着口香糖,痞里痞气的拿下巴指卢畊弘问说: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病人吗?长得还挺帅的。说着她勾卢畊弘的下巴看,就像挑牲口,看牲口牙口好不好一样。

卢畊弘不满的挣开以后,她格格直笑,说:哟!还害羞呢?多大的人了。

卢畊弘让她说得满脸通红,拉伍苇静到一边问说:她是什么人?跟咱们治病有什么关系吗?

那女孩也不介意,见他们有话说,就跟伍苇静说:你们先聊着,我洗个澡。说着边脱上衣边进洗澡间,她里面没穿里衣,裹胸一去,从后卢畊弘看着她两侧突了两片白皙出来,看得卢畊弘又是眼馋又觉不好意思,尤其她拐进洗澡间的那一瞬,卢畊弘觉得自己看到了她一边的柔软,不由得有了感觉。

伍苇静拧了他一下他才回神,小声跟他说:她是干那个的,你明白吧?我以前是妇科的,曾给她看过病。后来职业需要,我就跟她有了些业务往来。我找她来呢,就是想看你们做的时候你什么反应,才好判断你的问题有多严重。你不介意吧?

什么不介意?卢畊弘太介意了。

他喜欢伍苇静,伍苇静却让他当着她的面跟别的女人弄,那他以后还怎么追她?

但一想到这是治病,如果自己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的话,追她就是妄想,无奈之下卢畊弘只好说:好吧,我可以跟她试一下,但不真弄,可以吗?

想得挺美的,你知道她什么价位吗?还真弄,最多就让你们接触一下,不过你应该也弄不了吧?伍苇静说完想笑,可能顾虑卢畊弘的面子,就憋住了,脸涨得通红。

卢畊弘听朋友说过,有些极品的坐台,一次能要好几千块。依着那女孩的颜值,卢畊弘估计应该也差不多,不禁咋舌,伍苇静为了找人辅助她给病人治病,还挺敢下本的。

他们聊没几句那女孩就出来了,手里拎着高跟鞋,赤着一双无可挑剔的白皙美足,脚趾甲红通通的,跟她雪白的肌肤形成强烈的反差。

她身上只裹着条短短的浴巾,上方下方露出的风景不少,她脸上却没半点羞涩,把高跟鞋一扔,大大方方的问卢畊弘说:你要洗一下吗?

卢畊弘咽了下口水,忙说:要。说完就跑进洗澡间了。

他受不了了,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见到这样的阵仗。

听见外头那女孩格格直笑,卢畊弘觉得自己糗出大了,今天是他这辈子干过的最大胆的事,他平时看个女孩都偷偷摸摸的,这次居然被迫要嫖,尽管不一定来真的。

见到洗澡间里挂着那女孩的黑色小底裤,卢畊弘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安,摸了下却不敢拿下来做什么,因为像这种坐台的女孩,谁知道她干不干净。

为了给伍苇静一个好的印象,卢畊弘也想在那女孩面前挣回点面子,着实大力搓洗了一番。

出去的时候,那俩相谈甚欢的妞看着他眼睛一亮,那女孩夸张的说道:没想到你收拾一下会这么帅。说完撩他说:要不,咱们友谊交流一下好不好?只要你能行,尽管弄,我不收你钱。

伍苇静打了她一下,引得她格格直笑,逗趣说:伍医生,你是不是也想了?行,我不跟你抢。你先来,你不行了我再来。

伍苇静懒得理她,叫卢畊弘脱衣服到床上躺下。

卢畊弘挺不好意思的,尤其这里有两个女人。

但想到怎么都是要出来献丑的,犹豫着也就脱了。

裤子一去,那女孩倒吸口凉气跟伍苇静说:伍医生,他这是有病吗?我不信。有病还这么吓人?他这样,哪个女人受得了啊!我看你是想让他弄死我,我跟你没仇吧?

卢畊弘听着有些骄傲,他从小在小伙伴之中就独树一帜。

伍苇静脸一红说:别瞎说,他说每次要弄的时候都不行,我才找你来的。放心,就接触一下,不进去。

既然不进去,那你自己怎么不来?这么极品的宝贝,我不信你不想试一下。

那女孩的话刺激到伍苇静了,弄得她有点慌,强行管理表情,板着脸说道:我是医生,怎么可以跟病人这样?我可是有职业操守的人。

她说不下去了,卢畊弘却是浮想联翩,都想怂恿她亲自来了。

跟那女孩相比较,卢畊弘还是希望是她的。

伍苇静不好意思在这话题里纠缠了,强行改变话题叫卢畊弘躺到床上。

卢畊弘一躺下她就跟那女孩说:你上去吧。

嘴上说怕,那女孩却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她在卢畊弘的腰两侧跪立着居高临下冲卢畊弘抛媚眼说:帅哥,我底下什么都没穿哦!我刚才洗得干干净净的,你想不想试试?

卢畊弘听着一激动就竖直了,她看着格格直笑,往上一移,卢畊弘的那物就被她罩到浴巾底下了,卢畊弘能感觉到轻微的触碰,她的身体凉凉的,卢畊弘自己却像着了火一样难受,直想对准了往上挺腰。

伍苇静不满的跟她说:你这样我怎么观察?

那女孩突然一愣,脸上带着愕然的表情把浴巾拉起,卢畊弘垂头丧气的不敢看伍苇静,甚至没有心思欣赏那女孩的美好。

他刚才忍不住挺腰了,也一如既往的颓了,这让他很泄气。他还想在伍苇静面前表现一下呢!

伍苇静看着他,愕然道:原来是真的呀!我还以为是你编的呢。

那女孩不服气,坐在卢畊弘上面一阵努力,没动静。她上手又是一番忙碌,见卢畊弘始终没反应,她觉得挺没面子的,下来气鼓鼓的说

伍医生,他嫌我长得丑呢,这我可没办法。活我可干了,工钱不能少。

她就这么坐着让卢畊弘看,甚至有意张腿,甚至都开口了,卢畊弘这次却是起不来了,他听了女孩的话,忙捡起裤子问她多少钱。

女孩看着卢畊弘的脸一番纠结,最后咬牙说:算了,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姐今天免单。说完她进洗澡间拿衣服出来,当着卢畊弘的面穿将起来,一点都没不好意思。

卢畊弘看着看着终于起劲了,惹得伍苇静嗔他说:早干嘛去了?说着竟打了他下面一下,疼得他捂着冒冷汗,伍苇静才吓到拉开他的手给他看有没有事。

那女孩穿好衣服见他们那样,格格笑道:伍医生,你们干嘛呢?我还没走呢,你那么着急干嘛?我还是快点走吧,免得呆会儿不行又怪到我头上。

她说走就走,留卢畊弘跟伍苇静两个人在房间里面面相觑,窘得谁都不好意思说话。

最后伍苇静应该是受不了了,拣起手提包低着头匆匆就走,走到门口才停下,纠结半晌,咬着牙回头跟卢畊弘说:我就不信你真不行。你这应该就是心理问题,怕生。只要克服了第一次,以后应该就不会这样了。

说着她回来把外套脱了,把卢畊弘推倒在床上说:你别动,我再试一下,不许你主动碰我,听到没有?她脸红得可以。

卢畊弘都懵了,她这是要亲身试验?

卢畊弘一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情就热血沸腾,僵直着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

伍苇静看着他脸上阴晴不定,终于下定决心爬上来,裙子也不脱,只往上拉了下,学刚才那女孩一样跪在他身体两侧。

卢畊弘什么都看不到,只感觉到腰被伍苇静的丝袜美腿夹压着,裙底似乎有东西落在自己身上,温热滑腻,他顿时有挺身的冲动。

伍苇静红着脸缓缓靠近,卢畊弘试探问她说:你你不脱衣服吗?

不脱。伍苇静的脸似乎冒着热气,卢畊弘能感觉到她的羞涩,但她还是很大胆。

真的触上,虽然中间有障碍,卢畊弘的昂扬用力的抵着她下面,心情还是很澎湃的,奇迹般,一点以前临门泄气的感觉都没有,还有飙升的势头,他觉得肯定是因为自己喜欢伍苇静。

人已赞赏
小说

强奸小黄文打屁股调教文|女人下面都分几种户型

2020-8-2 21:09:54

小说

硕大黝黑粗大进出:趴着做很深

2020-8-2 21:10:0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