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看闺蜜和男朋友做|紫黑的九寸龙根

杨小雪穿着很是朴素的粗布衣裤,但那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却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 双腿交汇处,有着一处微微鼓起的神秘地区,李耐狠狠咽了口吐沫,眼神一片火热。 李耐,你可不能占我便宜,不然我就去村长那里告状! 杨小雪闭上了眼睛,旋即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急忙睁眼,认真地说道。 她的可

杨小雪穿着很是朴素的粗布衣裤,但那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却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

双腿交汇处,有着一处微微鼓起的神秘地区,李耐狠狠咽了口吐沫,眼神一片火热。

李耐,你可不能占我便宜,不然我就去村长那里告状!

杨小雪闭上了眼睛,旋即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急忙睁眼,认真地说道。

她的可爱模样让李耐哑然失笑。

既然答应了自己这所谓的免费检查,就相当于是给了自己光明正大吃豆腐的机会,主动权在自己手里,之后的一切行为,都能解释为检查身体。

然而为了让小雪放心,李耐还是脸色一正应了一声,前者这才点头,旋即缓缓闭上了双眸。

我先用我家祖传的按摩法来帮你按摩一遍,检查有没有外伤。

李耐心中暗喜,说了一声之后,便缓缓将手向炕上躺着的绝色尤物伸去。

李耐采取了从下到上的顺序,先轻轻抓住了小雪的一对玉足,然后抱入了怀中。

杨小雪的玉足入手温润,柔弱无骨,一丝异味也没有,反倒有种迷人的芬芳,令人心醉。

好在李耐的定性够强,否则的话,真想直接那十个晶莹剔透的可爱脚趾给

忍住了心底的冲动,李耐开始用手轻轻按摩小雪的脚掌,那双柔软的玉足在他手中不断被按摩着。

被李耐摸索着小脚,杨小雪只感觉有热流从双脚传遍全身,那股微微的酥麻之感,让她忍不住轻哼出声。

小雪,你的脾胃有点不好,平时要多注意饮食啊

  肝火也比较旺盛,少吃辛辣油腻,多吃水果蔬菜。

  李耐絮絮叨叨地说着,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未停,翻来覆去地按摩着那柔软的小脚。

  在李耐一双大手的揉弄下,杨小雪俏脸绯红,舒服地紧闭双眸,娇躯紧绷,时不时就会从鼻腔中哼出一两声惹人遐想的低吟。

  在这种诱惑下,李耐的呼吸也逐渐沉重了起来,那处有了反应。

  小雪,把衣服脱了吧,可以全身检查了。

  咽了口吐沫,李耐目光火热的轻声说道。

  杨小雪此时已经尝到了甜头,听到李耐的话也只是稍微犹豫了片刻,便红着脸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开始脱衣。

  上衣,裤子在昏黄的灯光下,杨小雪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剥落,最终只剩下了最贴身的胸衣和内裤。

  杨小雪的皮肤极白嫩,如同羊脂玉般,泛着动人的光泽。因为害羞的缘故,她双手环在胸前,遮住了那挺拔的丰满,长腿微微夹紧,包裹在布片中的神秘之处若隐若现。

  这具几近完美的娇躯李耐幻想了许多年,今天终于得见。

  躺好,我帮你检查身体。

  李耐的声音有些颤抖,杨小雪更是羞臊的不敢多言,脑子一片空白,李耐说了,她便照做。

  娇躯火热,李耐的心头更热,他的一双大手开始在杨小雪娇躯上游走起来,从小腿开始逐渐往上,紧致的大腿,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肢,

  杨小雪年纪不大,胸部却发育的异常成熟,手掌缓缓覆盖,即便被胸衣所包裹,李耐还是感觉到了极度的柔软和弹性。

  反正也到这一步了,一不做二不休,李耐忽然间张开双掌,直接伸手过去,然后开始轻轻摸索了起来。

  杨小雪如同喝醉酒般俏脸酡红,随着李耐的动作,小腹处也越来越热。

  小雪,舒服吗?

  李耐问着,一只手开始去扒杨小雪的胸衣带子,另一只手也顺势向她下面伸过去。

  不要

  似乎察觉到了李耐的意图,杨小雪忽然间用腿夹住了李耐的手,睁眼看着他,美眸中满是哀求之色。

  小雪,放轻松,这是在帮你检查身体,你没看到之前桂芳嫂也是这样嘛?

  李耐急忙轻声安抚道。

  唔,那好吧,不过你不能占我便宜

  杨小雪的眼神再一次迷离了起来,如同梦呓般喘息着说了一声后,夹紧的双腿缓缓松了开来。

  没有了束缚,李耐心中一喜,大手直接覆上

杨小雪高亢的叫了一声,娇躯弓了起来,甚至在微微颤抖。

  活了二十多年,她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只感觉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似乎下一秒就要飞上云巅一般!

  着魔一般,李耐把指尖放在鼻子前嗅了嗅。

  这股味道将李耐内心的火种彻底点燃,他将手掌竖起,然后开始在那里轻轻动作起来,同时另一只手也将小雪的肩带拽下。

  李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用上了手指,伸向

  李耐,不要这样

  触电般的感觉让杨小雪身体簌簌颤抖着,混乱的意识竟然出现了片刻清醒,挣扎着想要推开李耐。

  然而李耐早已把住了她两处命门,只是稍稍加快了点速度和力度而已,杨小雪便全身绵软,泄去了全部力气。

  上下其动,杨小雪这种未经人事的处又怎么受得了?

  李耐沉重的呼吸声,杨小雪接连不断的哼唧声响成了一片,连空气中都带着浓浓的荷尔蒙味道。

  李耐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杨小雪已经完全身陷其中,不能自拔了。

  小雪,你这里是不是经常会肿痛?

  喘着粗气,李耐手上的力道微微加大,捏了捏杨小雪的柔软。

  杨小雪早已迷失,轻轻点头。

  这是病,得经常按摩才能治,以后我可以帮你。

  李耐声音低沉,站在地上,用手肘分开了杨小雪的双腿,另一只手也伸了上去,握住了杨小雪。

  触电般的感觉让李耐一哆嗦,忍不住微微挺身,没想到竟然碰到了那个地方。

  嘶——

  李耐倒抽一口冷气,这一瞬间,竟然有了一泄如注的冲动,还好被他硬生生憋住了。

  杨小雪早已经迷失,玉颈高仰,修长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李耐的腰身还往回勾了勾。

  小雪,舒服么?

  李耐问道,杨小雪红润的小嘴微张,轻轻点头。

  脱了吧,我给你做和桂芳嫂一样的检查,好不好?

  嗯

  欲火攻心,平日里的矜持早已经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杨小雪哼了一声,算是默认。

  李耐心中一喜,动作利落,直接将那最后一层布料褪下,然后目光火热地低头看去。

  那无限春光,让李耐心头一片火热。

  李耐,帮帮我

  杨小雪从鼻腔当中哼出了一句话,让李耐一愣,继而大喜过望:你说什么?

  帮,帮我

  杨小雪无意识地伸出粉红香舌舔了舔嘴唇,然后勾了勾修长的玉腿。

  李耐知道,此时的杨小雪已经彻底迷失了,这是他拿下村花的绝佳机会!

  好,我帮你。

  深吸一口气,李耐迫不及待地脱下了裤子。

李耐和小雪那地方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五厘米,李耐甚至能感受得到杨小雪身上传来的阵阵热气。

小雪,我来了

李耐在上面,在杨小雪耳边喘着热气说道。

感受到气息中传来的热度,杨小雪不禁羞红了耳根,微微点头,却不料听到窗外一阵骚乱,不禁惊醒过来:外面出什么事儿了?

李耐一愣,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只听见门外一阵急促的叫喊声:

有人吗?快来救命了!要出人命了!

杨小雪慌了,怎么偏偏在这时候来人,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要是这事儿被人看了去,可就没脸见人了。

快穿好衣服,我先出去看看。李耐说道。

杨小雪抓起衣服,一阵手忙脚乱地躲进柜子里,在这时候,只能期望自己不被别人发现了,又想起此前偷看李耐和张桂芳的羞臊事,如今自己也要这样躲躲藏藏的。

这个臭不要脸的,果然是和张桂芳在做那种事,还在骗我是做检查!杨小雪暗骂道。

李耐这才装作没事儿的模样走出房门,而诊所里已经聚集了几个乡邻,此时他们正扶着一名脸色发白的少妇,不停地呼喊着。

看到李耐出来,她们才松了一口气:耐子啊,你可算出来了,这都要出人命了。

李耐神色一惊:出啥事了?!

快来看看吧,悦儿在地里被毒蛇给咬了,身子很虚,这可咋整啊?

这中了蛇毒的少妇,李耐是认识的,她是村主任家的儿媳妇,名叫刘悦,听闻村主任一家子对儿媳妇挺不好的,还让刘悦下地干活,这会儿竟还被毒蛇咬到。

婶子别急,这不是什么要命的毒蛇,我来帮她放放血,然后涂上点儿药水就好了,你们就不要进来了。

李耐仔细检查了一遍后沉声说道。

倒不是李耐急着开溜,而是这小媳妇的伤口是在大腿上,饶是李耐脸皮再厚,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摸女人的大腿,何况还是个有夫之妇。

在众人的帮扶之下,李耐将小媳妇刘悦抱进了房门里,又上了锁,才松了一口气。

藏在柜子里的杨小雪更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人还没走,她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听柜子外面的动静,李耐似乎是带了个女人进来?

病人要紧,李耐也没有多想,扒下小媳妇的裤子,就看到毒蛇咬到的伤口了。

按理说是应该尽快将毒素吸出来,能吸多少是多少,可眼下又没有趁手的工具,怕是只能用嘴吸,这一下子,李耐又有些兴奋了。

这小媳妇也算村里排得上号的水灵姑娘,否则也不会被村主任的儿子看上,虽然已经结婚有一段时间,可年纪也还不大,皮肤嫩得简直能滴出水来。

而此时,这副水灵灵的娇躯就这样横陈在李耐面前,李耐将刘悦的雪腿微微抬起,就看到腿间的一抹白色内衣。

人已赞赏
小说

婆在迪厅被主持人带乳贴老 |小强很木讷,长得也很愚钝

2020-8-2 21:08:51

小说

男生和女生一起做污污的事|恩不要好大好硬好爽

2020-8-2 21:09:0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