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旅店声音声音最长的|身体反应骗不了人

略显昏暗的房间中,她依在床头,一只小手轻轻的拖住自己胸前的丰硕,一只小手轻轻的握着玩具缓缓带动。 长腿随着她的动作在冉冉的跨开,也随之将那一切,展露在我的面前! 这香艳的一幕让我不停的吞咽着口水,喉咙的干渴,几乎让我要低吼出声,特别是看到玩具在小手的带动下,在其中不停的穿梭&hell

略显昏暗的房间中,她依在床头,一只小手轻轻的拖住自己胸前的丰硕,一只小手轻轻的握着玩具缓缓带动。

长腿随着她的动作在冉冉的跨开,也随之将那一切,展露在我的面前!

这香艳的一幕让我不停的吞咽着口水,喉咙的干渴,几乎让我要低吼出声,特别是看到玩具在小手的带动下,在其中不停的穿梭

与此同时,林荫越发粗重的娇喘声,持续冲击着我的耳膜。

视觉和听觉的双重冲击,让我险些把持不住冲进门去。

可致命的一切,还未结束。

随着玩具的摇摆,她的身子如同水蛇一般蠕动,精致的小脸流露出享受的动人之色。

嗯!

突然,她高高昂扬头颅,挺着S的腰身,僵在半空

看着她颤抖的白皙身子,我也浑身都在发抖,某处更如晨间升起的国旗,高昂宏伟。

我知道她应该是即将到到达零界点了!

而果然,她的一只手死死的揪住被单,另一只手用力的将玩具送入

姐夫!我要!

迷离的小眼半开着,满是情欲的迷乱,薄唇未启,鼻间哼叫着让我难以置信的词汇!

姐夫!

她叫的是我!

我整个人狠狠的顿住,我实在没想到她臆想的对象是竟是我!

迷乱的娇躯因为极致而颤动,微张的唇齿间,不断的呼喊着我,姐夫,我要!

进去!

这个想法牵引着动作,我的身体往前倾去,可就在我的手距离门,还有五厘米左右,林荫突然停止了原先的动作,缓缓的转过身

玩具被她拿了出来,她身子微微一压,将小脸贴在枕头上,而后榻下了蛮腰!

粉色泛着荧光,摇曳的玩具,缓缓的向前挤去

当玩具缓缓的挤开,林荫的声音比刚才更加高昂。

姐夫!我要!嗯

妩媚动人,那性感的呻吟,宛若魔音,让我几近失去思维,疯狂的吞咽着口水!

木门因为我不由自主的向倾而缓缓打开,当木门完全落到门框后,只听门将门后的墙撞出一声,轻响。

碰!

声音不大,但却足以传遍整个房间。

林荫迷离的小眼,赫然睁开,抬起头猛地向我这边看了过来!

姐姐夫!

精巧的小脸,一阵慌乱,同时迅速的将床上的被单盖在自己的身上,而后坐了起来!

只是,她似乎忘了,她的体内还有东西

随着她的动作,我能想象到,那东西因为这个姿势,肯定会往里头更进一步!

咕噜!

口水被我狠狠咽下。

林荫慌乱的眼神,与我的相对,莫名的气氛瞬间充斥整个房间。

姐姐夫,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只对视一眼,她就低下了头,俏脸红的宛若秋收的苹果,红的透彻。

我刚刚到家。我也紧张的几乎说不清楚话,连忙转过身,不敢去看她。

忙了一天,挺累的,我先去休息了。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随便扯了理由就打算逃离这里。

可我还未抬步,林荫却连忙叫住了我:姐夫,等等。

怎么了?我心虚的问道,偷偷瞄一眼林荫。

只见她拧着柳眉,有些难以启齿,但稍稍一犹豫,还是低声说道。

好像好像卡,卡住了!

卡,卡住了?

我嘴角下意识的抽了抽,但随之想到那香艳的画面,又不禁心头涌起一阵悸动,全身又开始燥热起来

姐夫,帮我下

或许是意识到了什么,又或者因为玩具的缘故,她做了一个很深的呼吸,而后抬起眸,那盈盈大眼,闪着晶莹,粉色的薄唇被她咬得泛白,紧皱的柳眉,似乎在诠释着它主人此刻的痛苦与羞涩。

嗯!

见此模样,我不由担心起来,尴尬是尴尬了点,但真出点什么意外,那可能就毁了林荫一生啊!

我深吸了口气,尽量把自己那些念头都压了下去,缓步朝林荫走过去。

我本想掀开被单,可林荫却用手先一步按住了我。

姐夫,伸伸进去拔。她声音颤抖着,看了我一眼后,就羞的低下了头。

我点头不在说话,这时候我必须快点,顾不得再想其它,我的手慢慢深入被子内,瞬间我就触碰到了一抹光滑的皮肤,小姨子则是浑身一颤,瞬间脸又变得通红起来

那种触感让我心神一荡,原本应该立刻放开的,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向里面探了过去。

小姨子脸色越来越红,我看到她耳根都红透了,晶莹剔透的很好看。

原以为下一刻我就该摸到那东西,可是当我手指向前,一瞬间,我和小姨子同时身子一震

嗯!姐夫

尽管我极力控制,可脑海里还是不断闪现出,刚才那艳丽的画面。

喉咙蠕动着,不断的吞咽口水,豆大的汗珠,从我的额头冒出,越靠近那东西,我的呼吸就越粗重。

指尖在黑暗中往前探寻,可往前探了三十公分,却没碰到我想象中的硬物,反而是碰到了一片柔软

嗯啊!

我知道自己碰到了什么,连忙把手缩了回来。

不好意思我没敢去看林荫是什么表情,但刚才那一触的极致感,却让我本就几近爆炸的心跳,越加狂乱。

指尖滑腻,林荫绝对是那种,女人中的极品!

我不断的深呼吸,却依旧压制不住那内心的狂暴,指尖的细腻和手背的润滑,让我感觉自己就要爆开了一般,身体已然有些微微疼痛。

我定了定心神,想着速战速决,于是将手落到林荫的小腿上,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寻找那东西。

林荫突然握紧了我手臂,带动着它缓缓向上移去,那柔软的触感,让我心神荡漾,还没等我享受太久,手掌很快就握住了玩具。

姐夫?你你能快点吗?林荫羞红着脸,轻咬着嘴唇发出一道闷哼声。

刚碰到那东西,我立马就哭丧下脸。

这是我亲手设计的东西,我对它太了解了,这款产品的尾部,有个勾,只为了刺激女性最铭感的地点。

要是正常使用到没什么,偏偏林荫刚才的那一坐,却是把它送入了一个深度,而林荫现在的体位却是拿不出来的。

偷瞄着瞥了眼林荫,只见她死死的咬着下唇,眼睛闭的紧紧的,抓着我肩膀的的手,指甲已经深陷入我的肉里。

看着那楚楚动人的模样,让我忍不住想要疼惜她一番,可想到眼前人的身份,我刚刚升起的心思又熄灭下去。

唔,姐夫

她鼻音浓重,痛苦的哼了一声,身子也在缓缓的卷缩,因为还有一只手在她身上的原因,我能感受到玩具上传来阵阵律动。

看着林萌难受的样子,我来不及再想其它,慌忙在手柄上摁掉了震动效果。

林荫这才将抿着的双唇松了开来,修长的睫毛颤动了几下,黑亮的眸子看向我,长长的吁了口气。

荫荫,你转下身体,臀部对着我。

我见她好受了些,轻声说道。

只是这话一出,我才发觉,似乎味道有些不对。

我连忙又解释道。

"这产品我设计的时候,为了刺激女性兴奋点,特意在尾部前端设计小勾,你现在这个样子是取不出来的。

听到我的话,林荫小脸上刚消退下去的红润,又浮了起来,握住被子的小手捏的更紧了。

我这才想起,这产品是放在我的房间抽屉里的,林荫现在在用,这其中的缘故自然不言而喻。

想到这里,我也有些尴尬起来,就好像发生的这件事是我的原因,不过也的确是我,毕竟要不是动了下门,那东西也不会进去那么多

林荫抿了抿唇,也不知在想什么,稍稍犹豫了下,竟主动掀开了被单,缓缓转过身子背对着我,将腰弯了下去

粉嫩的臀部,如羊脂白玉,弹性十足,而林荫为了让我能有更好的角度取出,将纤细的腰身,往床的方向挺,这使得她全部展露在了我的眼前!

我颤抖的手,再次伸出,可这一次,因为体位的关系,使得玩具基本被小姨给遮挡住,如果我想要握住玩具,就必须轻轻的分开

姐夫,嗯你你能快点吗?小姨魅惑而又娇羞的声音再次传来。

那诱人的声音传来,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无比的急促,心跳不停的加快

握住只留出一丝的玩具,我就要探出手指,往深层而去,可就在这时,林荫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林荫许是习惯反应,也不管当下什么情况,伸手就接了电话。

林荫?你在家吗?我回到家了。

房间中很安静,所以即便没开免提,我也能听到电话里传出的声音。

我在。

林荫说出这话后,才想到我们现在的样子,连忙捂住了小嘴,可话已经出口,覆水难收。

人已赞赏
小说

岳光滑身体在颤抖| 女朋友太紧根本进不去

2020-8-2 21:08:05

小说

抱着她从走到卧室楼梯|带按摩棒出去的小说

2020-8-2 21:08:1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