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身体里不拿出来|乱欲天堂从后面顶

等她发泄够了之后,会怎么做?天知道,反正老夏是不知道,只能静静地等她发泄之后冷静下来,这事还得解决。 时间一点点过去,她抓挠的速度慢了下来,想必她是累了,也安静了许多,不过,依旧是没有给老夏好脸色。 老夏想趁着这个机会解释:林,林主任,对不起,刚刚……&rdqu

等她发泄够了之后,会怎么做?天知道,反正老夏是不知道,只能静静地等她发泄之后冷静下来,这事还得解决。

时间一点点过去,她抓挠的速度慢了下来,想必她是累了,也安静了许多,不过,依旧是没有给老夏好脸色。

老夏想趁着这个机会解释:林,林主任,对不起,刚刚……

不用说了,你偷看学生洗澡的事,我会上报。你欺负我的事,这事没完。林熙狠狠地撂下一句话,欲出门。

老夏大急,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轻则失业,重则不可想象,连忙上前越过她用身体挡在前面,不让她离开。

差一点,林熙就撞到他身上,美眸一瞪,怒视着老夏:让开。

老夏没有让,大有不让解释就不让开的架势,她上前,老夏就后退,直到靠在门上,没法后退。

让开。林熙很不耐烦冷声地吼道。

吓得老夏一哆嗦,心又有一些不甘,强制撑着不让,害怕得连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林,林主任,你听,你听我解释。真是一个误会,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哼,不是我想象的那样,那是什么样的?被我抓住了,还不承认,你还是一个男人吗?林熙似乎更加生气,语气更加冰冷。

她最看不起这样的男人,敢做不敢当。也瞧不起老夏,难怪,这么多年依旧是一个宿管。

顿时,老夏语塞,不知道说些什么?眼巴巴地看着林熙,看来是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也不知道,会等来什么样的结果?

滚开。林熙凶巴巴地吼道。

老夏只能默默地往旁边挪了挪,看着林熙离开。

他情绪低迷一P股坐在锅台旁边的凳子上,抽着几块钱的烟,很是怅然,不知前方的路怎么走?

在老夏沉默之中,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很快就到下班的时间,老夏无精打采去食堂吃饭。

连食堂大妈叫他,他都没有反应,就像丢了魂一样。

一个下午,都没有接到学校的通知,也不知道林熙是不是通知了学校的领导他整个下午都在担惊受怕之中度过。

他心情不好出去散散心,刚从一家烧烤摊出来,就看到林熙朝着一家酒店走去。

刚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喝酒喝多看花眼了,于是,使劲地揉揉眼睛,转到另一个拐角,刚好能看见她的侧面,还真的是林熙。

就是这个女人常常仗着自己是领导欺负他,有时候当着很多同事的面欺负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老夏恨她,甚至在暗地里默默骂她,看着她走进那家酒店,老夏起了一丝报复心。

他悄悄跟了上去,知道林熙在哪个房间之后,老夏在走廊的一头抽着一支烟,用来缓减紧张的神情,他没有第一时间钻进房间,就是还有一丝犹豫,不能让林熙一眼就看出是他,他要等,等林熙睡了之后在进去。

大约四五十分的样子,他才走到门口,把耳朵贴在上面,似乎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看来林熙是睡着了。

老夏正在想办法怎么进去,却不小心头稍微用力了一些,门开了一点,才知道这门是虚掩着的。

老夏大惊,难道林熙知道他在后面跟着?他转身想跑,但是又觉得有些不对,停住了脚步。

他再次到门口,大胆地朝着虚掩的门往里面看,只见她侧着身子背对着门口。

衣服的后面是v字型,有部分露出来的,老夏的位置刚好能看到,那细嫩的肌肤胜雪,s型曲线,翘翘的p股,细长的腿,让喝了酒的老夏有些难受,口干舌燥。

在那一丝报复心滋养下,老夏决定豁出去了,怒气上头,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他扯了扯领口处的扣子,吞了吞口水,在酒精刺激下,大胆地朝着里面走去,顺带把门轻轻关上。

蹑手蹑脚来到床前,躺在她的身后,似乎她睡着了,没有发现一样。

老夏见此情形,越发大胆,伸手从后面搂住林熙,她没有反抗没有动静,任由他抱着,使得他更加大胆。

他将身体更进一步靠着她,吻着她的青丝,手更是伸进她的裙子里,准备抚慰一下这个凶恶的女人。

老夏的手摸进去,林熙全身轻微颤抖,也没有反抗他的这一动作。

他心里一喜,胆子就大了很多,大手隔着罩罩揉捏着,上面带来的柔软又不失弹性,使得他更加的兴奋,更加的渴望。

这一美妙的手感,从前女友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享受过,算得上回味无穷。

虽然老夏在她的身后,也勉强见到她面色潮红,身上的温度再次上升。

两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她的身体紧绷着,还扭动了几下,翘翘的p股更是与老夏身下亲密接触,停顿数秒以后,她微微伸直,保持了一点距离。

林熙在老夏怀里扭捏的动作越来越频繁,呼吸更加急促混乱,老夏跟前女友有过这方面的行为,当下明白她是动情了。

他又何尝不是,那里早就支撑起帐篷,于是,他主动将自己贴了上去,享受着她身体扭动带来的快感。

老夏凑近她的耳朵,一口口热气喷上去,轻轻咬住她的耳廓。

林熙忍不住发出了粗重的鼻息,一股绯红从脸颊直蔓延到耳根,身体更是一颤。

她的声音就像是魔音袅袅,萦绕在老夏的心里,刺着他的每一根神经,让他越来越兴奋无法自拔。

他的大手缓缓向下抚去,感觉不过瘾,便把裙子撩起来,她的双腿更是紧紧靠着,互相磨蹭着。

老夏想把手伸进那块田地里,每当靠近,她就扭动,双腿更紧,老夏的手只能在她嫩腿上来回抚慰。

只是当靠近内侧的时候,上面黏黏的,那里已经沦陷,变得泥泞不堪。

老夏知道差不多了,伸手粗鲁地撕扯她那碍事的裙子。

她没有阻挡,反而配合着老夏的行为,让老夏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两眼放绿光。

她平躺着,用枕巾挡住娇羞欲滴的脸庞,身上也泛起了红,一片春色尽收老夏眼底,那股火热的劲儿持续上升。

老夏看得有些痴呆,不曾想平日高冷凶恶的女人,此刻变得跟普通人一模一样,也有那方面的需求。

她这是害怕被曾经欺负的老夏看见?尽然用枕巾遮面,又或者说是情趣也不为过,老夏是这样想的,但是,此刻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老夏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上了她,征服她在胯下。

他想趁势而上,一举拿下貌美的母老虎,但是,他的手被推开。

刚开始,老夏以为这是她想故作女人所特有的矜持,但是,接连几次都被她推开,不让老夏进行下一步,这不由得让老夏有些恼怒。

这都什么时候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有不让的道理?恼怒归恼怒,老夏还是要再次争取,实在不行,那只能霸王硬上弓。

死鬼,那么猴急干嘛?放心,今晚我可以不回去,就住这里。他有事出差了,今天回不来。来点前奏…林熙娇羞地说着,那滑嫩的小手轻轻推老夏的胸口。

老夏有些吃惊,这平日里冷傲,凶狠,高高在上的领导,竟然在外面私会情人。

在老夏愣神之际,林熙把老夏拉紧靠着她,小手很有经验在老夏身上游走:情哥哥,你这身体壮了不少啊,好喜欢哦。

她的小手就像是灵蛇一样,游走在老夏周身,使得老夏本来占据主动位置,现在反而被动了。

听她的话,意思很明白,她经常偷情,给她老公头顶绿油油的青青大草原,看来跟她口中的情哥哥不止一次两次干这样的事了。

不由得心中鄙视,开始对她嗤之以鼻。当然,更有了玩弄她的心思…

他对自己的身体很有信心,强壮结实,浓烈的男性气息,让身下的女人不停娇喘扭捏。

林熙的小手滑落在老夏皮带上,缓慢地松了,那只小手如灵蛇一般窜了进去,直奔老夏的下身…

当林熙握着的那一瞬间,她仿佛握住了整个世界,兴奋得不要不要的。

她掀开枕头,都来不及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卷缩着娇躯,迫不及待那性感诱人的唇瓣贴了上去。

老夏强忍着那种舒适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害怕被她发现。

林熙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是,能感受到她很喜欢。

她的头不停地摇晃,老夏看着天花板,享受林熙带给他的快乐。

强壮的身体更加坚挺,如一座大山矗立在那里,浓浓的男人气息,让身下的女人更加卖力。

不得不说,这母老虎的活儿很好,那张小嘴,包括里面xing感妖娆的舌头很是灵活,啧啧,真是极-品。

粗重的喘气,加上她的扭捏,还有那独有的指法,让老夏那里更加的火热。

她似乎并不满足于此,抓着老夏的手伸进裙底,被她双腿紧紧挤压着,特有的东西湿润了老夏的手。

老夏的理智是让他抽开手,然而他本能的反应不但不抽开,反而更深入,引发林熙娇喘。

那声音似嗲似嗔,像是有魔性一般,刺着老夏的神经。

林熙似乎也是很享受,眯着眼,没有发现这个男人不是她的情哥哥,而是她最讨厌,今天臭骂一顿的人。

唔…

娇喘之声回荡在房间里…

忽然,她双手环扣着老夏的脖子,嘟着嘴让老夏亲,脸上的笑容显得很是开心,那两团大大的木瓜颤抖晃动着。

两片唇瓣有些厚,涂抹得红红的,之前老夏在一本书上看过,说女人唇厚的人,性很饥渴。

看着身下发着浪的女人,还真是这么回事,这女人平时在学校就是高高在上,对着老夏吆五喝六的,现在…

老夏真想用手机拍下这一幕,记录下来,就在这时,林熙主动吻住老夏的唇。

她的唇火辣,热烈,并没有吻一下就收,而是疯狂下去。

老夏的嘴里仿佛有一条灵蛇一般,搅动着他,勾搭着他,两人疯狂吻着,吻得翻天覆地,天昏地暗。

在床上两人不停地翻滚,老夏已经忘了这个是他害怕的女人,双手去解开她的裙子扔在地板上。

吻她的娇躯,林熙的娇喘不绝于耳,身体不停地扭动,双腿更是摩擦来摩擦去。

她的手抚摸老夏头上,老夏贪婪地享受这一切。

两人都像是被火烧烤一般,热得不行。

情哥哥,我好想…林熙娇羞地说着。

老夏一听这话,更是刺得不行,想进行最后一步,他也憋着难受。

然而,林熙却睁开双眸,脸上的表情立马僵硬住,老夏与她四目相对。

啊…

尖叫之声响起,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压着她的老夏。

老夏愣神之后,也恢复过来,他也有些紧张,毕竟这事…

他之前是仗着她闭着眼,才会那么大胆,现在…

你,你…林熙气得不行,用手指着老夏,说话都说不完整,结结巴巴的。

另一只手已经拉过被子遮盖住身体,收回指着老夏的那只手,头埋在被子上,竟然呜咽了起来。

老夏有些懵,愣愣看着,过了一会,她抬起头,冷着脸看着老夏,用枕头狠狠砸在老夏的胸口,挤出一个字:滚。

这女人翻脸果然比翻书厉害,前一刻主动得,恨不得要老夏立马上了她,这会儿,就像要杀了他一般。

见她这样,老夏心里也不爽,这女人就是欠上。

凶什么凶?刚刚在我身下怎么不凶?还发着浪,情哥哥,我好想…老夏后面学着她的声音说。

你滚…我不想见到你。林熙发飙了,对着老夏就抓挠。

老夏那浇筑铁筒般的身体再次多了几道爪印,还有鲜红的血液印了出来,这女人的指甲没剪,很是锋利。

这一次,老夏没有再依着她,一把推开她,怒道:你这疯女人,放开。

林熙被他推开一点,又要上前来抓老夏的脸,她的双眸里充满了愤怒,恨不得把老夏碎尸万段。

你疯了吗?再这样别怪我不客气了。老夏一边阻挡她锋利的指甲,一边说道。

人已赞赏
小说

小学生和老师污_吃女同桌脚丫文章

2020-8-2 21:06:10

小说

嗯啊深爽到下面流水的小说|来嘛…再用力一些,快

2020-8-2 21:06:2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