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嫩模H小说

刘聪托住岳母的xiōng把玩。 那两团ròu球软的要命,他只是捏了两下,就觉得心里激动,命根子在ròuxué中不断跳动,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抽chā获得kuài gǎn。 赵兰却很是害怕,开始不断的抗拒,她扭动féitú

刘聪托住岳母的xiōng把玩。

那两团ròu球软的要命,他只是捏了两下,就觉得心里激动,命根子在ròuxué中不断跳动,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抽chā获得kuài gǎn。

赵兰却很是害怕,开始不断的抗拒,她扭动féitún抵抗着刘聪的抽动:不要这样了,一会儿曼曼也该回来了,你别乱来。

刘聪见到岳母不像刚才一样配合了,心中恼怒,但也知道想要让她配合,不能像刚才一样强迫了。

否则赵兰真的求救,张晨梦只要进来捣乱,自己就铁定完蛋。

他犹豫了一下,缓缓将ròu棍子拔出来:妈,你别乱动,我先出来就是了。

赵兰见女婿答应,顿时松口气,但等那东西真被拔出去了,又觉得下面空dàngdàng的。

好像少了一些什么。

刘聪扶着双腿酥软无力的赵兰站起来,然后让她坐在床上,也不提裤子,就让那个粗大的ròu棍子在她面前晃着。

赵兰有些羞臊,她拽过被子抱在xiōng口,遮住自己的身体,小声说道:你把衣服给我拿过来吧,咱们赶紧穿好衣服出去。

刘聪皱眉:咱们两个大白天的在卧室待这么久,若是真的这么出去了,肯定会被人怀疑的。

那怎么办?

要不你装病吧,我在照顾你。

刘聪心思一转,有了坏主意。

装什么病?发烧感冒?赵兰还不疑有他,真的商量装病。

刘聪糊弄道:我觉得这样,你假装腿脚不方便,然后我假装给你按摩,再叫张晨梦进来看一眼,让她放心,如何?赵兰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但她还是执意要穿上衣服,刘聪随手给她找了一条裙子,让她真空上阵,坐在床边。

刘聪则是抱住赵兰一只滑嫩的玉足,高声叫道:梦姐,帮我打盆热水,拿一条毛巾过来,我妈的脚受伤了。

张晨梦一听,把东西拿来,一进屋就看到刘聪正抱着赵兰的脚。

兰姐,你命真好,女婿这么孝顺。

张晨梦笑着将水盆放下。

其实这张晨梦也是个很xìng感的少fù,才三十岁出头,刚生完孩子那nǎi水还充足呢,xiōng前两个大球充满nǎi水,沉甸甸的挂在xiōng口,坠的衣服往下掉,露出好大一片雪白和一道深沟。

而且她还很喜欢穿裙子,这么一蹲下来,裙子下面不可避免的露出一条粉色的内裤。

那内裤包裹之中的ròuxué很是肥美,好像是传说中的馒头xué,微微鼓起,看着很是明显。

刘聪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大概被张晨梦发觉了,她红着脸并拢双腿:那个,需要我帮忙不?

刘聪看着张晨梦漂亮的脸蛋,然后眼神滑落到她的xiōng口,透过宽松的衣领,隐约能看到里面那两团硕大的白ròu球。

没了没了,你做饭去吧。

张晨梦注意到刘聪的视线,顿时俏脸通红,羞臊的捂住了xiōng口起身:那那老板,我先出去了。

说完,她慌里慌张的跑出去,连门都忘记关了。

赵兰不满的教训道:梦梦是来做保姆的,你可别打她的主意,那样对不起曼曼!

我知道,我倒是惦记老妈你,问题是你不愿意啊。

刘聪抓住赵兰的玉足,假装按摩着,手却一路往上滑。

赵兰感觉腿有些yǎng,脸红红的按住自己的裙子:好儿子,别跟妈闹,我年纪大了。

谁说的?我感觉你就正好,你看这皮肤多好,身材也正好。

刘聪说着,大手已经摸到了岳母的大腿上。

赵兰慌了,连忙说道:别闹了,会被梦梦看到的。

我这不是在装吗,总不能她刚走,我就不给你按摩了吧?

刘聪这样说着,然后手强行塞到了岳母的裙子下面。

刚才赵兰没来得及穿内裤,此时下面还是真空,而且一片泥泞。

甚至那个ròuxué都还微微发红,刚才被蹂躏的感觉还未完全消失。

妈,这女人到了年纪啊,就要想开点,反正你都四十来岁了,正是享受如狼似虎的年纪,干嘛要憋屈自己?

刘聪故意用手抚摸着赵兰的大腿。

赵兰生怕刘聪摸自己下面那里,死死用手捂着,然后脸红红说道:就算妈想要,也不能找你啊,你是我女婿。

妈你就是想不开,这方面曼曼都比你开放。

刘聪说着,又将那个视频拿了出来。

让赵兰这个亲妈,亲眼看着自己女儿是如何放浪的,又是如何对着刘聪喊爸爸的。

刘聪看到赵兰羞耻的模样,嘿笑道:其实曼曼这就是变相的承认我的身份了,想让你被我伺候伺候,也让你舒服舒服!

赵兰本来就饥渴,听到自己女儿的浪叫,还有刘聪的歪理,防备竟然渐渐减弱了。

刘聪趁机,将手摸了过去,重新摸到了那个湿淋淋的ròuxué,轻松将两根手指chā进去。

哦你怎么又

赵兰一时没防备,刚刚合拢的ròu缝再度被撑开,弄得她更瘙yǎng,很是怀念刚才被那根粗大的命根子填满的感觉。

刘聪很是得意,没想到几句话就让自己岳母再度失守,他用手指搅动着那爱yè横流的蜜xué,知道岳母一会儿就会再度跪下哀求自己chā入的。

这次他不会再浪费机会,一定要先狠chā她一次,然后拍下视频,让她以后无法反抗自己。

但刘聪没发现,张晨梦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来到了卧室门口,满脸的不可置信。

张晨梦眼睁睁看着刘聪的手伸进赵兰的裙子里,而且赵兰丝毫不抵抗,反而软绵绵的靠在床头上,一脸潮红和饥渴。

见到这两人搞乱lún,张晨梦第一反应竟然是生出了一丝空虚。

她忽然很想看看这两人办事儿,然后满足自己。

刘聪不知道有人在偷看,他已经将赵兰的裙子掀起来,看着下面那片无毛的美xué,轻轻站起来将自己裤子脱下来,露出那根粗大的棒子。

赵兰本来就有些yù罢不能,见到那根棒子,顿时想起下面被chā的满满当当的那种感觉,忽然充满渴望,气喘吁吁tiǎn了一下红唇。

门外的张晨梦也吃惊的捂住小嘴,她差点叫出声,刘聪那东西实在是太大了,她只在乡下的老黄牛身上见过。

这要是被捅一下

张晨梦光是想想,就觉得腿软,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那根又粗又黑还狰狞的ròu棍子。

她终于明白赵兰为啥跟自己女婿乱搞了。

谁不喜欢这样的大棒子!

不知不觉间,张晨梦缓缓将手放到了裙子里,拨开内裤,然后将一根手指塞进了那已经湿淋淋的ròu缝里面。

人已赞赏
小说

爸妈晚上老是发出水声| 好湿好想要,好大好硬好烫

2020-8-2 21:05:22

小说

啊在车上停不下来了|啊你轻点这是教室好疼谩漫画

2020-8-2 21:05:3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