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朋友不再和他女朋友|外国人的又大又软舒服吗

陈流修长的两根手指掐住她下颌,脸颊贴在她的脸侧,质问:你不知道老师在磨你的小逼啊。 性感声线带了暴戾,和他平日的禁欲形象截然相反。 白芷问那句话只是想让他良心发现,却没想到他那么坦荡陈老师这里是学校,我是你的学生白芷细细呜咽。 硕大的肉棒在她腿

陈流修长的两根手指掐住她下颌,脸颊贴在她的脸侧,质问:你不知道老师在磨你的小逼啊。

性感声线带了暴戾,和他平日的禁欲形象截然相反。

白芷问那句话只是想让他良心发现,却没想到他那么坦荡陈老师这里是学校,我是你的学生白芷细细呜咽。

硕大的肉棒在她腿缝,磨着敏感的私处抽插,羞耻心爆发。

你还知道是我学生嗯在学校就敢三番四次的公然勾引老师

没有、我没有呜呜白芷小脸挂泪,摇头否认。

还敢说没有芭蕾系新星,会好几天重复学一个动作都学不会你说是不是故意的一次次的用小逼磨老师,老师这几天被你弄硬了十几次你不知道硬得晚上都要摸鸡巴半小时才射。

最过分的是什么你知道吗白芷昨天老师被你这骚穴夹得太爽,最后忍不住当着十几个学生的面射了出来我饶了你,你今天却还敢装笨学不会

陈流的一只大手伸到她前面,往下移,捏住又软又嫩的两瓣小花谷抖了抖。

白芷娇颤一声,我不是故意的,是老师次次那里顶着我,我怕有接触才学不好您找个搭档给我,我就能做好了

白芷有些委屈。她说的是真的。

这个舞是双人舞,她们班十几个人,男生占了三分之一,是以搭档的话,只有一半的女生有。

因为这个舞也不是拿去表演的,而是训练,期末考核会加分而已。所以陈流让另一半的女生,女女自由搭档。

白芷安静内向,刚入学没交到什么朋友,是以落了单。

陈流便亲自指导。

而白芷一直学不好的那个动作,是男舞者在女舞者身后,扶着腰,女舞者随之旋转飞舞。

为了固定和稳住姿势,男舞者的裆部嵌进女舞者的臀。

男女都穿着轻薄的紧身连体袜,肢体接触,肉体摩擦之间,产生冲动是正常的。

她们班的那群小男生都当场射了一大半。

笑呢,是被女生们笑了。

但年纪小,阅历浅,克制不住很正常。

只是男生们不太懂,弄脏了裤袜,被陈流训了:下次要及时掏出来射,免得又要回去换裤袜,浪费时间。

结果没想到,昨天,陈老师也

当时白芷被他扶着腰,感觉臀下抵着的男根在微微跳动,耳后的男性呼吸声越来越粗沉。

正当她做下一个动作时,就被松开了。

一道压抑的低喘响起,一条乳白的线划过白芷的腰肢,在众目睽睽之下,激射在了防滑地板上。

白芷回过神来,回头一看,便见她们的老师握着狰狞粗大的一根,胸口沉重起伏。

缓过来之后,淡淡看了她一眼,把分身放了回去,继续练习。

大家大气不敢出,也不敢耽搁上课时间。

但下课之后,老师一走,连男生们都在耻笑:

原来老师也会忍不住,我还以为这种刺激程度,就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才会爽射。

女生们道:说不定老师是在给你们上课啊。

男生们问:上什么课爽射的课

女生们:觉得自己快射了就要及时掏出来,别弄脏了裤袜课。

男生们:有道理。

然后他们开始调情说起荤段子。

白芷在旁边听着脸蛋燥热,偷偷摸向腰后,沾上了老师一些精液的布料。

有些担心又有点愧疚老师会不会因此丢脸,在学生面前丧失威严而今天,陈流扶她腰扶着扶着,忍不住光明正大的磨着她,以示惩罚。

听到她怨他肉棒顶着她她才学不会,还想让他给她安排个搭档。

还是老师的错了你这小逼还想夹着谁的肉棒磨嗯跟老师说说。

白芷不敢说了。

说啊,想跟谁搭档好好说。陈流被紧身裤绷出形状的硕大龟头用力镶进她的花心,隔着布料去旋转的磨、插,带着一定的威胁。

白芷娇吟一声,老、老师,不要

不要什么不要我的肉棒还是不要搭档

都、都不要白芷有一种直觉,敢指定了搭档她肯定会完蛋。

不要搭档可以,但老师的肉棒不能不要。还没罚够。陈流话落,遒劲的手臂捉住她双臂,重重的顶着嫩极的地方。

这一动作,紧实的小臂肌肉迸发出十足的力量和线条。

白芷呜咽,老师要怎样才能罚够

让老师射出来先。陈流低低喘着。

让老师射出来先。陈流低喘着,扣她腰的大手松开一只。

熟练扯下黑色的练功袜裤,掏出了紫赤色的欲根。

白芷没回头,她先是感觉到一个滚烫炙热的肉柱,从她身后的腿缝挤进来,散出来的热气,严严实实烫着她腿间娇嫩的肌肤。

接着,从镜子里,她看到硕大龟头从她腿间露出来,深粉色的光滑,顶端的马眼口在激动的一张一合。

然后前段的棒身,一截一截的映入她眼帘。

她愣住不动,傻傻地盯着。

好看么

磁性带着电流般的嗓线钻进她耳里。

陈流咬着傻了眼的姑娘的粉嫩耳垂。

白芷回过神,转过脸看他,摇头,老师,不行,我们不能这、啊

毫无预兆的,男人忽然恶劣地重重往前顶,整根阴茎插进了她腿缝, 她绵嫩敏感的花唇被快速摩擦了一下。

隔着一层丝薄紧贴的舞蹈裤。

圆黑硕大的精袋也啪地打在她挺翘圆润的臀部上。

她的腿缝包住他分身的根部,即使这样,还有一半的前端,穿出她腿间暴露在空气下。

尺寸和长度都可观,非常可观。

白芷猝不及防,惊呼出声,声里带着明显娇媚感,她又赶紧咬住唇。

她眉眼下耷、眸含水波、小嘴儿微张的惊慌模样,实在很像叫床的骚。

一丝无误的落入陈流的眼里。

你用你嫩逼磨我的时候,我可没说学生你要自重,不能对老师这样。陈流的语气,似乎是你对我这样那样的时候,我都包容你了,怎么轮到我要这样那样你了,你却不懂得回报同样的对待。

白芷气得要死,她明明是无心之举

那个动作本来就是那样的其他女孩儿也会那样对舞伴啊

你也知道就是那样的那你每次躲什么躲一躲就他妈出错陈流有些暴戾。

那个姿势,如果她每次都一遍过,就不至于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可她敢一遍遍的、每节课都出错十几次。

每节课就40分钟,她敢蹭他肉棒20分钟

非要蹭得他气息不稳,十分暴躁,甚至想当着全部同学的面,狠狠操她一场再说。

人已赞赏
小说

让人湿的小黄文|小内内被撕开强入

2020-8-2 21:05:17

小说

爸妈晚上老是发出水声| 好湿好想要,好大好硬好烫

2020-8-2 21:05:2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