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课老师让我玩她的奶|用姜弄到女人下面什么感觉

东跑西跑的干嘛呢?干嘛?我靠,你不知道我要干嘛吗?我回给她个饿狼般的眼神,嘴上却不温不火的回答道:刚才回的路上身汗,我先去洗个澡。 完三步并两步赶上从后面抱住了岳母,我比她高,双手正好握住对丰满的乳房,脑袋低靠近她的耳边轻轻的道:我想干嘛你还不知道? 边边往她耳朵里吹着热气,我知道岳母的耳朵很敏感,

东跑西跑的干嘛呢?干嘛?我靠,你不知道我要干嘛吗?我回给她个饿狼般的眼神,嘴上却不温不火的回答道:刚才回的路上身汗,我先去洗个澡。

完三步并两步赶上从后面抱住了岳母,我比她高,双手正好握住对丰满的乳房,脑袋低靠近她的耳边轻轻的道:我想干嘛你还不知道?

边边往她耳朵里吹着热气,我知道岳母的耳朵很敏感,她果然侧过头去想躲,嘴上也轻轻的回击道:别闹!

我怎么知道你想干嘛?

啊别刘还在呢!

我含住了她的耳朵,两只手里软软的乳房再盈盈握,感觉岳母的身子下软了,要不是我搂着可能摊楼梯扶手上了。

真骚啊!

我心想,嘴上却不饶她:在在,我跟自己的丈母娘娘儿俩亲热下怎么了?!

刚才在我房的候是不是湿了?

你!刘她真的在啊!

岳母手上开始有抗拒,不过不是很激烈。

我继续道:在在!

吃醋也轮不到她啊!

好啊你!

我知道你跟她有!

我上次怎么她脸红着从你们房出!

越挣扎得越厉害!

我想完了,怎么漏嘴了啊,不过这种事打死也不能承认!

用力的治住岳母:你什么啊?我跟她,怎么可能!

你个如狼似虎的我都应付不过,哪儿有力应付她啊!

她听停止了挣扎,继续问道:那上次我见她红着脸从你们房出是怎么回事?

我假装想了想问:哪天啊?什么候?哪天!

那天我让她去叫你下那次!

出门脸红红的,眼睛里水汪汪的,是发春!

这个骚货!

我想这女人太傻逼了,出门之前也不知道掩饰下自己!

赶紧解:什么跟什么啊?

那次是她进门的候见我没穿衣服而已!

岳母又挣扎起道:哼!那怎么那么长!天地良心啊,那天我只是摸了摸她而已,啥都没干啊,女人的妒忌心真是不可觑!

这我倒不慌了,手上的劲儿加用力的揉了揉,屁股用力的往前顶了顶她道:我你还不知道?

哪次不得半个以上啊?

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岳父大人了?

二三出货啊?!

她听果然有些动摇了,不过还是死不认账,悻悻的道:那你敢你对她没动过心思?

姑娘又年轻又漂亮的,整天姐夫,哥的叫得那叫个嗲!

听到这里,我差儿笑出,原是醋坛子打翻了啊,那好办了!

天地良心,我这辈子有了你们娘儿俩足够了!

快!

赶紧陪我去洗澡!

完拉着她往她的卧室走去。

到岳母的房,关上了门岳母挣脱了我的手道:你不是要洗澡吗?

是啊,反正会儿是得洗!

完我扑了上去,将岳母按倒在床上出差这个礼拜想死我了,,赶紧的!

岳母在被我扑倒的瞬已经软了,只是嘴里还在假装矜持,我才不管那么多,有限,手从她的裙摆下伸进去把将裤衩儿扯了下,岳母啊了声,道:刘真在家呢!

我的手重回到岳母的大腿根部,轻车熟路的找到桃源洞口,中指轻轻滑插了进去,还逞强!

都湿成这样儿了!道:别管她!反正她也不会上,吧,你都湿了。

嗯!别,真被发现我没法儿做人了!边边挣扎得厉害起,我用身子压住她,中指开始快速的进出起,另只手拉开我裤子的拉链,将内裤扒向边,硬得发疼的鸡巴弹了出,嘴上恶狠狠的道:我刚回家的候跟她我想吃猪蹄儿,叫她去超市给我买去了!

完嘴吻上了岳母的脖子,岳母紧张的心情放松,腿脚手下软了,我直起身子分开她的两条腿,屁股挺,鸡巴进去了半截,岳母啊的声:轻儿!

嗯那你快儿!

我恶作剧的快速抽动了几下问道:到底是快儿还是轻儿啊?

岳母娇媚的了我眼道:快!

我像听到了冲锋号样,下把鸡巴全部插了进去,岳母眼睛闭,眉头皱,张着嘴轻轻的啊了声,脑袋随着我的插入往后扬,露出雪白的脖子,丰满的乳房随着像流水似的个波浪,我差射了出!

个礼拜没搞,鸡鸡有太敏感了。

我定了定神,双手把岳母的裙子撩了起,果然没穿胸罩!

她知道我要回,早做好了被日的准备!

双手抓住丰满雪白的乳房,边揉边:你怎么没穿文胸呀?知道我要回故意没穿的吧?啊才不是!我在家本很少穿胸罩的!

嗯是吗?那上次、上上次的候怎么穿那么保守的文胸?害得我都不知道怎么解开?着我又是阵急行军似的抽插,次次见底。

啊!啊啊!啊!

那还不是为了嗯!

防你这个色狼!

啊!啊!

看着岳母想叫又不敢大声叫的样子,我心里的满足感油然而生:明知我是色狼,你还勾引我?

我开始大力抽插,我知道这次紧任务急,必须速战速决,否则老婆喂完奶把儿子哄睡了,再抓个现场直播我们都完了。

谁嗯谁勾引你了!你没勾引,你没勾引,你没勾引!

我边边惩罚性的次次全根抽出只留个龟头,再次次狠狠的插入到底,几乎每次都碰到岳母的子宫口,岳母先是每次我插入的候都声的啊下,连续几十下之后,突然用手扯过边上的床单放在嘴边捂住,鼻子里发出嗯嗯嘤嘤的呻吟,两条大腿死死的夹住我的腰,脚从后面勾住我的屁股,另只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边乳房,我感觉鸡巴被紧紧的夹住,我知道她高潮了,接着又是阵暴风骤雨般的抽插,关松,射了进去

由于生意,岳父早出晚归,经常半夜才回家,而岳母嫌弃岳父回家晚,岳母又睡觉轻所以早分房睡觉了。

岳父早出晚归的,有候我甚至两三天见不到岳父面。

与岳母相处的越长,感觉家里的两位女人越是依赖我,我感觉自己越越成为家里的心骨。

我记得有次家里掉闸了,屋子黑漆漆的,还是我打着手电去给弄好了,岳母当的感慨让我记忆犹:家里没个男人还真是不行!日子这么平平澹澹的过着,像温水煮青蛙。

有天我要去广州出差,不是周末,我从公司带了不少东西,而岳父没法儿开车送我去机场,于是岳母她想办法。

其实岳母也不会开车,不过她正好她以前同事可以送我。

我当以为是女的,同意了。

我的飞机是下午2半的,可是那天她却早早的打扮好了,我,把我惊了跳,深v的露肩包臀裙,突出了岳母的丰乳肥臀,再加件丝质披肩,画了澹澹的妆,这架势是办公室l风情少妇啊!着我惊呆的神情,岳母脸稍微有红晕,也不知是画的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道:我今天正好要去趟去原的单位,你和刘在家着老爷子,中午在家早早的吃完饭,12半左右我回家接上你送你去机场。

我嗯了声,今天的岳母让我深深的震撼了,这是百变女神啊!不愧是入得厅堂下得厨房上得了大床啊!我在家收拾完早早的吃了中午饭,洗完澡差不多12多了。

这岳母的电话了,问我收拾好了没?如果收拾好了可以下楼了。

我拎着行李下楼,是黑色的帕萨特,驾驶位坐着个50岁的瘦的男人,由于瘦,所以起还挺神的。

岳母坐在副驾驶,见我出单元门的候,红着脸推开副驾驶的门招呼我把行李放在了后备箱,我坐上后排的候,透过后视镜岳母的脸还是潮红的,我心里有纳闷,不过也没多想。

岳母跟我介绍是她以前单位的李叔叔,现在分管着几个工程,跟岳父还挺熟的,我赶紧跟李叔叔寒暄了下,表示感谢。

路上我感觉气氛很诡异,毕竟跟人家不熟悉,也不知道聊什么。

而岳母彷佛是为了避免冷场,开始跟李叔叔聊起以前的同事,谁谁谁又辞职自己出干了,谁谁谁又高升了什么的。

我实在无聊靠在后座上眯着眼假寐,可是眼睛没有全闭上,眯着眼偷着他们的动作。

这是岳母也开始假寐起,不过脸却直是红红的。

我突然发现这车明明是自动挡的,可是李叔叔开车为什么右手直都放在档位上,而还动动,跟换挡似的,这我心里莫名的痛了下,莫非?我下神了起,不过仍然装着睡觉似的眯着眼睛。

这车已经开上了机场高速公路,突然岳母嗯了声,紧接着本靠在座椅上的岳母下坐了起,假装慌张的把包拿出放在腿上找东西,我到李叔叔的右手手臂没有动,可是手肘的肌肉在明显的用力,后视镜里的李叔叔的眼睛明显的在打量我的反应。

我不敢动,继续假寐,可是心却砰砰的跳个不停,车里明明开着空调,可是额头上却见微汗,我简直比岳母还要紧张。

岳母也回过头了我眼,见我没反应,突然啪的声,听声音我知道是岳母的手打在了李叔叔的手臂上,我下睁开了眼睛立了起,岳母听到我的动静,慌乱的在自己的包里翻东西,嘴上还道:嘿,我的手机呢?又翻了阵才假装找到了,我分明听见岳母声音带着颤抖心里涌起阵难言的醋味儿。

下车的候,我见岳母的脸红红的,叮嘱我路上心,在外面不要乱吃东西啥的,心里有些感动,可是当我转身走进候机厅的刹那,恍惚见只手从岳母的胸前拂过出差回之后,切如常,可是我岳母的眼神从之前的敬爱变成对女人的欣赏且带,有候被岳母发现,我也大胆的对视过去,直到岳母红着脸躲开自己的目光。

偶尔我们聊天的候,我也会问起那个李叔叔,岳母每次总是句话带过,是曾经起做过几个工程,也帮过岳父接过些活,跟岳父岳母都很熟悉什么的。

我没有破那天我到的事情,我想可能是我错了?或者根本不是我所想的那样?只是当我追问李叔叔的事情的候,岳母会罕见的有些烦躁,让我心里始终有那么个疙瘩。

直到又件事情被我发现,我才加确信那天所见,而发现的这件事让我震惊不已!我的工作性质是会经常出些短差,般出差的当天和回的当天我都不会去单位了,直接回家。

这天是我出差回,我直接回家了。

也是下午三四钟的样子。

这天也巧,这几天保姆刘有事请假了,岳母个人在家着老爷子。

老爷子属于半身不遂,有半的身体动不了,可是意识清醒的,也能话,不过不是很清晰。

我进家门的候听见岳母的声音:还知道害羞啊!又不是没见过!我听震惊了,结合之前对岳母的意淫,鬼使神差的我悄悄的关上门把行李放下,偷偷的跑到老爷子的房门边上听着。

原是岳母在给老爷子洗澡!只听见岳母道:还拉!别拉啦,会儿把床单弄湿了!只听媳妇的爷爷木讷的道:叫刘哟!刘有事请假了!还刘,非得她不可呀?瞧你脏的,都馊了!我我自己能洗还知道害羞了?呵呵,把手松开!啊!只听得扑的声,好像是床单被扯开的声音,紧接着突然没声音了,我的心砰砰的跳,像做贼似的。

过了会儿才听见岳母娇嗔的声音:你呀还真是人老心不老!难怪直拉着不让洗!接着听见毛巾透水的声音,岳母拧水的声音,接着只听爷爷嗯声,喘着粗气呼哧呼哧的。

岳母咯咯的笑道:平刘给你洗也这样?老婆的爷爷哦了声,道:她她洗的候没硬我的心里嘭的声炸开了锅!嗯用我帮你吗?岳母的声音下温柔了许多,妩媚中又带俏皮的意味,爸~~!这娇嗔的声‘爸’简直像发令枪,我的鸡巴下敬礼了!我迅速的悄悄的走回门口打开门,再碰的声关上。

只听岳母啊的声,声音有颤抖,不过马上镇定下用波澜不惊的声音道:谁啊?我赶紧道:是我,出差回了。

哦!吃了饭了吗?冰箱里还有些蒸饺,要不我给你热热吃儿?我假装刚回似的,

从那天听到岳母与媳妇爷爷的对话之后,我开始把岳母从长辈转变成个女人,个成熟风骚风韵犹存的女人了。

人已赞赏
小说

啊嗯……啊嗯……快点……|KTV喝多直接p我尝一下你的那里

2020-8-2 21:03:29

小说

下面会湿的漫画|啊太深了你轻点好疼

2020-8-2 21:03:5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