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柔和小北小说|别舔了好痒别蹭了直接进吧

孙桃桃便用手轻轻的揉着那对大肉团,手机的摄像头还不忘记对着自己。 王建设看得浑身热血沸腾,完全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是听到孙桃桃喊了一声小庄,他都会觉得孙桃桃真的是在跟野男人玩刺激。 这两口子都这么玩的吗? 王建设的下边一下子翘了起来,他瞪大眼珠子,完全不想离开。 孙桃桃丝毫不知晓此刻房间内有个

孙桃桃便用手轻轻的揉着那对大肉团,手机的摄像头还不忘记对着自己。

王建设看得浑身热血沸腾,完全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是听到孙桃桃喊了一声小庄,他都会觉得孙桃桃真的是在跟野男人玩刺激。

这两口子都这么玩的吗?

王建设的下边一下子翘了起来,他瞪大眼珠子,完全不想离开。

孙桃桃丝毫不知晓此刻房间内有个人在偷看,羞答答的看着视频里的周小庄,嗲声嗲气的道,老公,可以了吧。

周小庄哪里肯作罢,他揉着自己下边,继续要求道,老婆,你按一按自己的小桃子。

孙桃桃不想,也怕何玉兰忽然醒来,这个样子已经够羞耻了。

可她内疚,特别内疚,嘴里抱怨着,白皙修长的手指却是已经开始轻轻的按压胸前的高耸上的小樱桃。

轻轻按压下去,虽然没有周小庄按压的那么强烈,但是也有感觉,孙桃桃居然有点想要了。

而且不知道为何,她的脑海里一下子想起了王建设,想起了王建设那双仿佛带有魔力的大手。

想起了王王建设的那个硕大的大黄瓜,孙桃桃的脸唰的一下更红了。

老婆,你咋啦,害羞了吗?

周小庄看到孙桃桃愣了一下,关心道。

孙桃桃远飞的思绪迅速收回,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老公,你好了没,玉兰还在呢。

周小庄笑笑,继续哄孙桃桃,快了快了,老婆你太漂亮了,我好想了,你在把你的小妹妹也给我看看,我看了就不看了。

孙桃桃被说的已经没了脾气,反正都脱成这个样子了,她也就如了周小庄的意。

王建设瞪大了眼,直勾勾的看着前方

王建设完全没想到,来到这居然还能看到如此香艳的一幕,他看着看着,手便将自己的裤子给脱了一点下来,他的大家伙一下子弹了出来。

王建设用手握住自己的大家伙,眼睛看着孙桃桃将她的睡衣给脱下来,张开双腿。

说好就看一眼啊。孙桃桃朝着手机里道。

周小庄呵呵一笑,老婆,你在摸摸,摸摸吧,我还过几天就回去了。

孙桃桃有点烦了,本来就提心吊胆的,老公还一直要求这,要求那,她很想朝着周小庄发脾气,可她又发不出来,周小庄折腾她,反倒让她的心底好过一点。

她顺从的将手指往下挪,放到自己的秘密花园摸了起来。

孙桃桃没摸两下,她就被自己摸的来了感觉,手放到秘密花园凸起的那个地方,不停的按压摩擦,越摸越快,之后忍不住轻声叫了起来。

王建设看得脑袋都快炸开了,手握着自己的大黄瓜不停的上下移动,越来越快,看着孙桃桃整个人瘫软在床上,还不忘举着手机,越看越兴奋。

他手中的动作也越来越快,孙桃桃的样子马上就要达到顶峰了,而他也加快了速度,在孙桃桃身体开始抽搐的时候,王建设也释放了出来。

他满足的悄悄溜出房间,回到床上,而孙桃桃和周小庄寒暄几句后便也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何玉兰早早的起了床,准备打扮一下去上班,走到门口,发现地上有乳白色的东西,她好奇的蹲下了身子看了看。

凭借她多年的经验,一看就知道是男人的东西,整个屋子就王建设一个男人,何玉兰当即心底便笑了。

你个小色鬼,居然偷跑到房间来动手,就这么想要女人?

孙桃桃醒来,看到何玉兰蹲在门口不知道在干嘛,好奇的问:玉兰,怎么了?

何玉兰赶紧用柜子上的纸巾将地上擦干净,没,没什么,东西掉了而已。

她可不想让孙桃桃知晓,她和王建设之间的关系。

心底却决定拿着这个去找王建设理论,她到底要看看这个小色鬼到底有无耻。

将东西悄悄的藏好,刷牙洗脸,发现王建设也起来了,随意的看了她一眼后就将眸子收回去了。

何玉兰也不着急,故意打了一声招呼,建设,早啊,这半夜口渴起来喝过水啊。

王建设的心咯噔一下,他昨晚除了偷溜到孙桃桃的房间偷看孙桃桃以外,并没有起来过,难道何玉兰看到什么了?

就算看到又如何,反正不能承认,何姐,你就会调侃我,我起来喝什么水,白天复习的太认真了,都没起来过。说完,他故意伸了个懒腰。

哦,那我怎么看到你了呢,难道我眼花了。何玉兰贼兮兮的笑道。

王建设的心脏突兀的漏跳了几拍,难道何玉兰真看到他去了房间!

他慢步靠近何玉兰,何玉兰故意避开,轻咳一声,和王建设擦肩而过的时候还故意用手捏了一把王建设的大黄瓜,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道。

要想不被你孙姐知道,晚上去楼下的公园等我。

王建设有点不情愿,被人要挟着心底很不舒服,可他还想用一用何玉兰那曼妙的身躯。

何姐,你

何玉兰嘿嘿一笑,回到房间化妆,很快孙桃桃走了出来,她依旧穿着昨晚那件睡衣,王建设的脑海里又冒出了昨晚孙桃桃拿着手机在那自摸的画面。

王建设的大家伙一下子起了反应,他本来想去做饭的,可是此刻他饭都不想做了,就站在那看着孙桃桃。

孙桃桃站在洗脸台那刷牙,随着她的动作,身体微微颤动,臀部不停的扭动不说,那对大柚子也是。

王建设的手动了动,很想将孙桃桃按在洗脸台上狠狠的做一次,可是他不敢,也不能。

一个人一旦冒出了一个念头,若是得不到满足,他就越想满足自己。

王建设便是这样的人。

他按耐住自己想法,最后离开客厅进了房间,索性早餐也不煮了,直接躺到床上发呆,反正孙桃桃不会吃的。

两个美女出门了,王建设在家复习了一会儿,有点累了,就出门散散步。

走着走着,王建设便走到了孙桃桃工作的地方。

看着那高高的楼房,王建设都有点晃神,不懂自己怎么就走到这个地方来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那座大楼,想着反正都来了,那就上去看看吧。

看了看自己空着的手,觉得去看孙桃桃也不能空着手吧!

四处望了望,发现不远处有家奶茶店,走过去随意的买了几杯奶茶拿在手里,准备拿去给孙桃桃和她的同事喝,想着等会要是不够,再下来买也可以。

他去帮孙桃桃打好领导和同事的关系也提升她对自己的好感,同事也能让大家以后多帮衬着点孙桃桃。

王建设提着奶茶朝着电梯口走,忽然听到楼道里有人在争吵,王建设蹙眉,好奇的朝着楼道那走了过去。

钱有福,你滚。这个声音很熟悉啊,好像是孙桃桃的。

王建设的心尖儿一抖,不解发生了什么,赶紧朝着楼道里看去,只见钱有福已经将孙桃桃抵在了墙壁上,像是要轻薄孙桃桃。

孙桃桃在不停的反抗,可完全不是钱有福的对手。

王建设一下子来气了,他的也是别的人轻易能够欺负的,他将门推开,拿起手中的奶茶便朝着钱有福的后背砸了过去。

你丫个王八蛋!

王建设大骂一声,抡起手便去揍钱有福。

孙桃桃整个人都傻了眼,不懂王建设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她和钱有福的对话王建设到底有没有全部听到。

早晨孙桃桃来上班,谁知还没到健身房,便碰到了来这上课的钱有福,钱有福看到孙桃桃后不但不避开,反倒很主动的贴了过去。

孙桃桃来这上班也有一段时间了,这栋楼里的很多人她都认识,都知道她结婚了,要是被一个男人如此明目张胆的调戏,不得被人议论,孙桃桃赶紧躲开,示意钱有福放尊重点。

谁知钱有福这个人压根就不收敛,还故意要挟孙桃桃,要是孙桃桃不跟他走的话,他就将他和孙桃桃的事情告诉所有人。

孙桃桃无奈,只好跟着钱有福朝着安全通道走,那里寻常的时候是没人的,见这环境还不错,钱有福色心大起,便想在这安全通道内跟孙桃桃做上一次。

孙桃桃哪里愿意,便和钱有福争论,钱有福不但不理会她,还对她动手动脚的。

孙桃桃心烦不已,哪里晓得王建设忽然出现了,还二话不说就开打。

八杯热奶茶就这么全都砸在了钱有福的背上,将他的衣服弄的湿漉漉的不说,王建设过来就对着钱有福一顿痛揍。

王建设年龄虽然不大,但他的力气却不小,直接把钱有福打趴在地上。

钱有福是一个富家子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自然不是王建设这个农村小伙的对手,虽然到了城市备考,王建设也没有停下锻炼。

钱有福气坏了,虽然处于弱势,但他的气势不输,而且他觉得在孙桃桃面前绝对不能丢了脸面,大声骂道:你是哪里来的乡巴佬,找死是吧。

孙桃桃傻傻的愣在那,完全不知所措,倒是王建设淡定的很,他恶狠狠的看着瘫在地上的钱有福,大声道,我是她弟弟,你敢欺负我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说着上前对着钱有福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打的钱有福完全不敢还手,那个力道,孙桃桃站在一旁只是看看都觉得疼。

钱有福也没想到孙桃桃的弟弟会出现在这,他看了孙桃桃一眼,却没有说出他和孙桃桃的关系,而且自己也理亏,一时半会竟是不知道如何解释。

你在打我,我就报警了。钱有福没办法了,喊了一句。

孙桃桃都快吓傻了,此刻反应过来,过去抱住了王建设,叫道:建设,建设,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教训了一顿就算了。说着强行拽着王建设往楼道外走。

孙桃桃心底忐忑不已,总觉得她和钱有福的事情被王建设知道了。

王建设不提起,孙桃桃也不想承认。

建设,你怎么来了,你要在晚来一点,我可就

孙桃桃眼眶红红的,真心委屈,昨天和钱有福都说好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要言而无信呢?

还好,王建设及时赶到了。

心底此刻对王建设的好感多少增加了一点,可想到之前王建设对自己做的那档子事,她还挺恨王建设的。

这会想想,其实也怪她自己没做好,她还责怪这个王建设,心底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不过担心归担心,她还是抬头仔细打量王建设,发现他并没有任何异样,悬着的心多少落了一点下来。

孙桃桃对王建设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王建设也感觉到了,心中一喜,看到孙桃桃那怜弱的样子很想过去抱抱孙桃桃,但他没有行动。

这个女人对他的态度才刚刚好转一点,他不能再让孙桃桃厌弃他了。

孙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不拉着我,我非得打死这个狗东西不可。王建设疑惑的问。

听到这话,孙桃桃心中一颤,解释道:建设,他是我们这的高端客户,这件事情我会转告经理的,你要是真的把他打出个什么问题来,我们可赔不起。

王建设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不是瞧见你被欺负,我就着急了。

孙桃桃心中一暖,老公周小庄都没这个小男人这么关心过她。

她的心开始狂跳,脸颊羞红的开口:建设,没事的,我要去公司处理事情,你先回去吧。说完,她上前拥抱了一下王建设便跑开了。

王建设整个人都傻楞住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孙桃桃已经跑开了。

王建设很开心,这至少证明孙桃桃不讨厌他了。

不过他还是有点担忧,准备晚上过来接孙桃桃回去,省得她又被那个男人堵住。

王建设脚步不停的走,他决定去菜市场买点好菜,晚上好好的招呼这两个女人。

不都说,征服男人的心,要先征服他的胃吗?反之,女人亦然。

孙桃桃来到公司,估摸着钱有福应该到了,虽然她没看到人。

赵泉亲自站在前台在等她,脸色冷淡,语气有点生冷,孙桃桃,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孙桃桃心突兀的一跳,心底清楚肯定是钱有福说了什么,好担心赵泉会直接让她走人,甚至还得赔偿钱有福,因为要还房贷,她现在可穷死了。

孙桃桃低着头,随着赵泉的脚步朝着他的办公室走。

刚刚王建设将钱有福打的可并不轻,到底伤得重不重,孙桃桃也不清楚。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钱有福果然坐在办公室内,他光着膀子,那件沾满奶茶的衣服已经被他扔掉了。

看到孙桃桃走进来,脸色立刻大变,吼道:孙教练,这件事情咱们到底要如何解决?

孙桃桃心底害怕死了,面上却是处变不惊,她看向钱有福,语调丝毫不退让,钱总,这件事情要是真追究起来,您的责任比较大吧。

钱有福气坏了,在他的眼底,孙桃桃就是他钱有福花钱买来的女人,是他钱有福的玩物,他想玩随时都可以,没想到汤没喝一口,还被人给揍了一顿,心底别提多气。

他坐在那没动,冷冰冰的看着孙桃桃,确实是我不对,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但那小伙子也用不着往死里打吧,我要起诉。

孙桃桃吓了一跳,她不想王建设因为这件事情而受到牵连,毕竟他马上就要考试了。

更不想因为这件事情拽出她和钱有福之间的关系,她可不想和周小庄离婚。

孙桃桃哀求道:钱有福,我赔钱还不行吗,你要怎么医治,这钱我都出。

钱有福冷哼一声,叫嚣道:老子就是要他坐牢,我这就找律师!说着,掏出手机打开拨打电话。

赵泉见状,立马上前拽了一下钱有福,两个人在那小声的嘀咕了一阵,才松开钱有福走到了孙桃桃的面前。

赵泉看着孙桃桃认真道:孙桃桃,我们公司缺个管理,你上吧,工资给你加一半,至于你和钱有福的事情,我中间说和一下。

孙桃桃没吭声,她刚刚只是嘴上逞强而已,钱有福真要住院医治,就钱有福的德行,不花个上万是不可能出来的,她哪里有那么多钱。

钱有福也没吭声,心底憋屈,可赵泉说的对,孙桃桃只是他的瑜伽私教,并不是他的情人,昨天那一次还是他用了东西的结果。

他要想长久的拥有孙桃桃,就必须听从赵泉的意见,这次就算了。

要想完全得到一个女人,必须先得到她的心。

不然孙桃桃一直被自己强迫着,玩起来也没多大意思。

赵泉看向钱有福,使了个眼色说:钱有福,你自己来说吧。

钱有福的身体此刻还生疼的厉害,他动都没动,直接把要求说了。

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我是喜欢你,可用的方法也不对,我向你道歉,你弟弟今天把我打伤了,只要你陪我吃顿饭,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怎么样?

孙桃桃不敢吭声,这是打一棒,再给个甜枣。

她始终觉得一开始这就是一场阴谋,而她就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人。

她侧脸看向赵泉,心底有点慌乱,问:赵总,你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按照常理来说,这是她和钱有福之间的事情,不关赵泉什么事情。

赵泉心底也是过意不去,但他绝对不会承认他为了自己的利益卖掉了孙桃桃。

孙桃桃,钱有福到底是我的朋友,若是我和他不认识,你们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这点东西是你应得的,权当大家交个朋友,这件事情算了吧,晚上的饭我做东。

孙桃桃低头沉思了一下,心底委屈,可她需要这份工作,需要钱,虽然很吃亏,但是她得到了回报。

赵泉没有明说,但孙桃桃不是傻子,她和钱有福的事情,赵泉一定一开始就参合了。

算了,自己一个女人怎么玩的过两个老奸巨猾的商人,以后防着点钱有福便是了。

既然赵总都开口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要钱总答应,以后不找我弟弟的麻烦,他对我做的那些事情我肯定只字不提。说出这些话,孙桃桃都觉得羞臊的慌。

钱有福松了口气,笑道:好,这话可是你说的,那你总得赔一件衣服给我吧。

孙桃桃只能去商场买衣服,顺道给王建设打个电话,让他晚上别做她的饭了,经理请吃饭,她晚上打车回去就好。

王建设心底有点失落,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周小庄出差是个好机会,他可得把握住了。

想到这里,王建设决定去买些可能用得上的东西。

孙桃桃不回来吃晚饭,王建设也不用忙活了,好在准备买的菜都还没买,索性坐了两公交去了市区。

一天的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孙桃桃下班时间,钱有福今天身体不舒服,自然是没有学习瑜伽,就算身体方便,他也不想,这本来就是他用来泡孙桃桃的。

看到孙桃桃要下班了,他整个人都开心的不行,递给赵泉一个你自己慢慢体会的眼神。

赵泉自然看懂了,但他不想参合孙桃桃和钱有福的事情,却又不得不给钱有福一个面子。

你自己去把握,我可不管。

他已经和孙桃桃说好,让孙桃桃下班后直接去停车场,两个人便提前朝着停车场走。

孙桃桃换了衣服后直接来到停车场,赵泉和钱有福已经在车上了,她坐着车到了吃饭的地方。

本来以为只有三个人,到了才发现还有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子等在那里。

孙桃桃打量了一下那个女孩,看着年龄太小的,估计就二十出头,似乎整容过,身高一米六左右,看起来脾气不怎么好。

见到孙桃桃一同来了,她心底多少有点不开心,急忙过去挽住了赵泉的胳膊,甜甜的说:亲爱的,你可算来了。

声音嗲的让孙桃桃忍不住手握成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赵泉揉揉女孩的头,示意孙桃桃坐下,询问孙桃桃爱吃什么。

这是家火锅店,孙桃桃并不挑食,表示没有忌讳。

钱有福挨着孙桃桃坐下,点了不少的酒,手很随意的放到了孙桃桃的大腿上。

孙桃桃有些反感的将腿挪开,钱有福却再次将手放到了孙桃桃的大腿上。

那小姑娘很有眼睛很厉害,隔着桌子注意到了孙桃桃和钱有福的动作,挑眉笑道:哟,钱哥,您哪里搜罗了这么一个冰美人,这个漂亮的小姐姐似乎不怎么高兴哟。

孙桃桃听的有点烦躁,这小女孩摆明了就是故意想要挑拨离间,虽然她确实很讨厌钱有福,但也轮不到这丫头来多嘴。

孙桃桃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道:小美女,你怕是误会了点什么,我和钱总之间可没什么关系。

钱有福也不反驳,任着孙桃桃撇清关系,反正在他的心里,他和孙桃桃的关系是撇不清的。

赵泉害怕大家吵起来,示意女孩别说话,那女孩才憋屈的闭上了嘴巴。

可孙桃桃却不想就这么算了,这两天她憋在心底的火可不少,尤其是被钱有福欺负的事情,怎么都找不到一个发泄口。

虽然上午王建设让她心里痛快了一下,到底不是自己动的手,还是不怎么舒坦。

她不能朝着钱有福发火,更不能朝着赵泉发火,但她可以朝着这个目中无人的小丫头片子发火。

小小年纪不学好,学着当人家小三!

她看得出来赵泉并没有那么在意这个小丫头,反观,这小丫头很在乎赵泉。

赵总,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假花啊?孙桃桃说的时候,故意瞅着赵泉身旁的女孩。

孙桃桃长的好看又有气质,虽然没有那张整容脸搭配的那么精致,但是胜在她真实。

这个女孩叫兰兰,中学开始就辍学了,到处吃喝玩乐交男友,之后花钱整了容,便偶遇了赵泉。

赵泉当初喝多了酒,看到年轻又好看的兰兰,忍不住下了手,从此以后兰兰便黏住了他。

男人对女人都挺有新鲜感,其实两个人在一起也没特别久。

兰兰没听明白孙桃桃说什么,赵泉却听懂了。

其实孙桃桃来公司应聘的时候赵泉就看上了孙桃桃,不然凭借孙桃桃的资格,他是完全不会要孙桃桃。

谁知他还没下手,钱有福这个花花公子却看上了孙桃桃。

都是有家室的人,自己的财力不如钱有福,赵泉只能主动退步,但心底多少有些不服气,一直阻拦,这次终于让钱有福得手了,他只好放弃,但也想入孙桃桃的眼。

此刻孙桃桃问起这个话题,他便如实回答,不管是谁,都喜欢真实且美丽的。

孙桃桃扭头看向兰兰,那美女你呢?

兰兰一心巴结赵泉,赵泉说喜欢什么样的,她就喜欢什么样的,压根就不知道孙桃桃在损她,十分自信的回答:我当然和泉哥一样了,泉哥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你就别妄想勾搭泉哥了,没听到泉哥说喜欢漂亮的。

钱有福虽然一直没说话,却被兰兰的话惹的噗嗤一下笑了,他一笑,赵泉和孙桃桃也笑了。

三个人同时笑了,兰兰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孙桃桃在损她,急的紧皱了眉头,朝着赵泉撒娇,泉哥,你们笑什么呢,我的话有那么好笑吗?

赵泉捏了捏兰兰的鼻子,没啥,你孙姐夸你漂亮呢。

兰兰怎么听都觉得不对味,却还是没明白过来。

很快酒和菜上桌了,钱有福先给孙桃桃和自己倒了一杯,小桃,我真诚的向你道个歉,这杯酒喝完,我们冰释前嫌。

钱有福一开口,赵泉便知晓了钱有福的目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看身旁的兰兰,再看看孙桃桃,心底多少还是羡慕钱有福的。

兰兰看起来确实比孙桃桃好看一些,但他心底清楚,这一切都是假的,而且除了这张脸,兰兰哪里都比不过孙桃桃。

赵泉越想越气愤,明明是自己嘴边的肥肉,却到了钱有福的嘴里,你两个单喝有什么意思,来,大家一起喝。

赵泉给兰兰倒了酒,四个人一起举杯,钱有福很直白的和兰兰碰了一下杯子,来,塑料花,走一个。

兰兰此刻还没明白孙桃桃说的话,还喝的高兴的很。

孙桃桃虽然喝酒,也想喝点,到她心情不好,也怕被欺负,起初喝的很小心,可是喝着喝着她便喝高了,竟主动和大家推杯问盏起来。

一杯白酒下肚,孙桃桃就觉得头晕晕的了。

钱有福和赵泉是生意人,酒量比两个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钱有福扶着孙桃桃便朝着自己的车上走。

小桃,我送你回家,给个地址我。

孙桃桃喝的头晕的厉害,只想休息,嘴里报着自己家小区的地址,倒在后座就不动了。

钱有福见状,将车开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将车停住,溜到后座便压在了孙桃桃的身上。

孙桃桃睡的好好的,忽然被个人压住,她赶紧反抗,可她已经喝的浑身发软,哪里还有力气。

不要碰我。孙桃桃嘴里嘟囔了一句,酒气熏天。

钱有福哪里肯放开她,伸手就去揉孙桃桃的大肉团,狠狠的揉了两下便将手朝着孙桃桃的下面伸了过去。

孙桃桃喜欢穿裙子,今天同样不例外,穿着一身短裙,钱有福很轻易便将手伸进了孙桃桃的小裤里面。

他的手轻轻的摸了摸孙桃桃茂盛的秘密花园,开始揉按。

没摸多久,孙桃桃的身体就开始扭曲起来,手去推钱有福的手,说了不要,不要这样。

因为醉酒的关系,孙桃桃浑身酸软无力,没能推开钱有福的手。

钱有福继续行动,很快孙桃桃的那处就是一片汪洋了,十分水灵。

钱有福看得一阵兴奋,伸手便拽下了孙桃桃的小裤,将小短裙推到了孙桃桃纤细的腰肢那。

他将孙桃桃的两腿分开,利落的将自己的裤子脱下,露出那个大大的东西,朝着孙桃桃的桃源那顶去。

孙桃桃的身子一动,钱有福的大兄弟直接扎到了孙桃桃柔软的腿根边上,孙桃桃浑身一颤,似乎有股电流窜遍全身,她整个人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发现钱有福正在对自己做不轨的事情,她立即挣扎起来,厉声道:钱有福,你这个禽兽,你答应过我什么?

钱有福才不管这些,他已经迫切的想要了。

小桃,我是真的喜欢你,都到这个份上了,你也起了反应,我们就再来一次呗。

人已赞赏
小说

坐在嘴上前后滑动\马车上低喘

2020-8-2 21:03:21

小说

啊嗯……啊嗯……快点……|KTV喝多直接p我尝一下你的那里

2020-8-2 21:03:2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