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桌忍着点别叫宝贝|地铁拿东西顶我

曹阳居然哭了,老何吓一跳,还以为是他和白玫瑰的事情被发现了呢。 接着曹阳哀求道:何叔叔,你不是要去她们公司上班啊,你帮我盯着白玫瑰点,如果你有证据了,你就给我,我不会亏待你,我有钱,我给你很多钱 老何一下子明白了,特么的你想让老子监视白玫瑰

曹阳居然哭了,老何吓一跳,还以为是他和白玫瑰的事情被发现了呢。

接着曹阳哀求道:何叔叔,你不是要去她们公司上班啊,你帮我盯着白玫瑰点,如果你有证据了,你就给我,我不会亏待你,我有钱,我给你很多钱

老何一下子明白了,特么的你想让老子监视白玫瑰啊,老何不想答应,可是转念一想,这岂不是一个更好和白玫瑰接触的条件啊。

好,阳阳,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看着点她。

老何这么一答应,曹阳高兴了坏了,俩人又开始喝酒,一直喝到白玫瑰下班回来。

白玫瑰与老何相视一笑,可接下来又等了几天,还是没有等到机会,老何和胡蝶约定好去上班的日子,也已经到了。

老何内心里非常的不爽,可答应好白玫瑰的事情,不能不去做,而且白玫瑰还答应老何,只要去房产公司做规划师,那她就有机会去找老何了。

并且白玫瑰还告诉老何说公司可以提供单间住宿,老何想到这里不禁喜上眉梢呀,这简直是给他们提供了方便啊。

这么方便,想不弄白玫瑰都不行了。

第二天,老何走马上任了。

老何在白玫瑰的引荐下找到胡蝶,到这个时候老何才知道胡蝶是房产公司人力资源部的经理呢,小少妇更加有韵味了。

老何这下心里起了波澜,在胡蝶的介绍下,老何发现周围全部都是那些散发着青春气息的年轻漂亮的女人,小伙子挺少。

这特么真是肉多狼少,对于老光棍的老何来说,工作其实很简单,就是帮着公司看看图纸啥的,有不行的地方指点一下。

每天都有女人围着他转悠,让老何这么一个单身汉哪里能承受的了啊!

心想着这他妈的就是一个美差啊,而且,老何发现胡蝶,好像和这家房产公司很有关系,老何来到这的第一天,她就介绍了她老公李峰与老何认识,这让老何觉的特别亲切。

接下来的好几天白玫瑰因为曹阳那小子,管的太严,老何都没有机会与她单独相处,在家里是没有机会了。

这几天下来,老何也算和房产公司的人打成一片了,唯独和售楼处的周大明不行。

周大明就是白玫瑰她们的经理,只要老何一与白玫瑰接近,周大明就接各种理由阻止,并且恶狠狠的警告老何。

老何刚来公司也不想和周大明瞎扯,这天中午的时候老何本想去食堂吃饭的。

刚一出门就看见白玫瑰端着一个饭盒,东瞅瞅西瞅瞅朝着老何办公司过来,老何一看明白了,送饭来了。

嘻嘻,不知道是送饭呢还是送人肉呢,老何迎出道:小白,你送的什么啊,走吧,去我的宿舍里去。

何叔叔,这些天想我了吗?白玫瑰撇撇嘴翻翻白眼道,中午下班的时候人不多,老何看看四周。

接着一把搂住白玫瑰,直接把手伸进她的胸里面道:小宝贝,想死我了,先让我摸摸吧,这是好舒服。

哎呀,何叔叔,你真是老不正经,我是来给你送饭呢,你却这样对我

很明显的,白玫瑰是享受却说着反话,也是有些拘谨,赶紧跟着老何来到宿舍,这特么一进宿舍白玫瑰放肆起来了。

何叔叔,我想要,你给我吧。白玫瑰放下饭盒,直接扑到老何身上,搞得老何都没有反应过来啊。

何叔叔,你的那东西太厉害了,我一直想着让你弄呢,只是曹阳一直好像在监视我,我都想和他离婚,他的那东西太小了,坚持时间太短。

白玫瑰说着就要脱衣服,老何一瞅,咕咚咽口唾沫,看来这小少妇真的被老子给征服了,这饥渴的样子好美啊。

监视你?怎么监视呢?老何当然不能告诉白玫瑰说曹阳还让老子监视你呢。

我不清楚,反正感觉他在监视我,别说了,何叔叔,趁着现在人少,你把我弄了吧,我想死你的大宝贝了。

白玫瑰这么求爱,老何当然不会放过啊,但是,还得调戏她一把道:小白,这些天是不是憋坏你了?

是呀是呀,别说了,赶紧的脱衣服把我弄了,白玫瑰满脸潮红的说着,就要帮老何脱衣服又道:何叔叔,你摸摸我这里又流水了,我一想你的大宝贝就受不了

白玫瑰还没有说完呢,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气的她掏出来一看。

什么事情?白玫瑰立刻变脸,老何一瞅这样子都不用想肯定是曹阳。

因为曹阳他们公司就在房产公司对面,他是一家医药公司的,一会白玫瑰挂了电话。

何叔叔,曹阳找我有事,说是他们公司的老板请客,都带家属去,所以

白玫瑰脸上很是不情愿去。

小白,没事的,你去吧,我们有的是机会。老何不让白玫瑰去也不行啊,接下来的半天时间让老何非常的不甘心,掰着手指头数分钟啊。

但是,老何虽然受煎熬,却在房产公司发现一个大秘密,让他爽的不行啊。

就是他的办公司隔壁就是房产公司女职工的换衣间,也不知道是谁在墙壁上挖了一个小洞洞,这下老何算是找到乐趣了。

公司的售楼员都是青春漂亮女人不说,一些女人换衣服的时候都穿的很少,经常露出雪白的皮肤,胸前鼓鼓的。

有时候老何还能看到女人们露出的粉红色罩罩,这惹得老何春心大动,恨不得抓住一个就冲上去蹂躏一顿一番,品尝一下。

老何几乎偷窥上瘾了,有时候还能看见白玫瑰换衣服,能看到这么多年轻漂亮的女人身体,对老何来说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尽管是如此吧,老何也只能通过这种方法,来解决睡不着白玫瑰的不爽啊。

但是,她们总是成群结队的来换衣服,纵然是老何有想法,也没有办法实施,急的老何上蹿下跳,恨不得要骂娘呀。

不过呢当一个叫王颖女人出现以后,老何感觉又是一个机会,王颖看上去和白玫瑰关系很不错,她们俩个经常在一起讨论如何买房子。

老何注意了好几天,王颖好像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长得相当清纯漂亮,身材火辣。

对人说话很和善轻声轻语的,并且对老何很是尊重,别人都叫老何老头,看上去有些轻薄的意思在里面。

但是,王颖却很尊敬老何叫他何伯伯,这样的女孩子让老何看到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好像都不受其他人待见,后来老何才听说她老家农村的,通过努力才考上大学,看来家境不是很好。

老何正想着呢,突然听见换衣间里有动静,老何正想的欲火焚身呢,一听有动静赶紧从小洞洞往里面一瞅。

让老何没有想到正是王颖在换衣服,嘶嘶,不是已经上班了呀,她怎么才来换衣服?

老何来不及想这么多了,因为此时此刻的王颖已经脱了外套,看的老何更加血液沸腾啊,王颖的身材很是超级棒。

胸前的柔软,大的都感觉要从衬衫里面蹦出来,还有那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的翘团,都能看出被傲挺的肉肉划出一条沟沟。

看的老何差点都要流口水了,这几天都没有和白玫瑰有机会亲近,现在又看见王颖这么棒的身材,让老何身下莫名的胀了起来。

很快的,王颖推掉了牛仔裤和原来的衬衫,下身就穿着一条小内内,上身就是包裹着胸的罩罩,浑身白如雪啊。

老何上下打量王颖的身材,堪比白玫瑰的,如果真的能搞上老何相信绝对不会比白玫瑰差,关键是王颖好像也没有男朋友,不会她还是个雏吧。

老何这样想着,里面的王颖几乎都把衣服脱完了,看到她这样的仙女气质的女白体,让老何喘气如牛,必须想办法睡了她才行。

光看过眼瘾不爽,下面都胀的不行。

就这这个时候更加劲爆的一幕出现,让老何更加的受不了,王颖慢慢的将手伸进她自己的小内内里

卧槽!

这女人居然自我安慰,老何猴急了,完全没有想到这么小的姑娘喜欢这个动作。

但是,老何不能鲁莽的进去,掐着表,足足看了五六分钟,越看王颖自我安慰越是想帮帮,自我安慰多没意思。

于是,老何开门悄悄的走出办公室,朝四周瞅了瞅发现没有人,蹑手蹑脚的来到换衣间门口,轻轻的推开一条门缝。

这下能完全看清楚王颖光光的身子模样,老何压制着内心的狂跳,从上到下看着王颖,貌似她摸的很是快乐。

但也有些不熟练,看样子她不是经常这样做,而然更让老何吃惊的是,在王颖前面还放着手机呢,这是在录制视频啊。

这女人还有这个爱好啊,老何灵机一动,你录制视频老子也给你拍一段。

这样岂不是有你自我安慰的证据了呀,然后再找个合适的时间给你看,像威胁白玫瑰一样,老何心中要爽飞。

见王颖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并且她嗯哼的声音也是随着动作加速,老何看的那是热血沸腾,憋的要喷发。

脱啊,赶紧的都脱光啊老何急的都在给王颖加油脱呢,没过几分钟,王颖似乎到了浪潮一样。

这下她他身上的小内内与罩罩都脱了下来,老何看的眼珠子都要跳出来。

身体的嫩白,也一点点的展现在老何眼前,这让老何瞪直了眼睛,呼吸都特么的静止了,看着王颖胸前的尺寸,比隔着罩罩看着实大了不少,老何都特么很难想象,她只不过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竟然有如此的规模。

老何死死的盯着,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目光转移到下面,咕咚,老何极其不了脸的咽口唾沫,娇艳欲滴,黑红风暴

真是嫩啊,如果能搞进去,死了也愿意,完全不同于白玫瑰啊老何看的都兽血沸腾,全省像是着火了。

王颖丝毫没有发现老何,还在继续拍着视频,她毫无顾忌着继续,并且伸手调整着手机角度,还害羞的各种挑逗性的动作。

随着王颖的喘息加剧,老何两眼放光打量着她浑身的每一寸肌肤,那前面的柔软以及下面最让男人心动之地

根据老何的判断,王颖那里没有被男人开发过,这让老何更加的向往,再这样的物欲横流的现实社会中,能保持住第一次实在难能可贵!

原本只是想拍个视频的老何,这下不满足了,竟然鬼使神差的推开了换衣间的门,又是不自觉的把裤子解开了。

还把那玩意对准了王颖的傲挺的翘团,真想从后面一下子搞进去,第一次啊什么感觉?

老何心中无比的紧张,生怕王颖发现,却又被臆想的感觉牵引、刺激着。

这样应该可以了

就在这个时候老何突然听见王颖来了一句这话,说完,她就把手机收起来,还如释重负的娇喘一声,开始穿衣服。

老何一瞅这要完事,一下子惊醒过来,想立刻扭头就走,不管怎么说这是在特么明目张胆的偷看,偷拍啊。

吧嗒!

老何没有注意,脚下踩着一个东西发出了声音,接着王颖突然扭头过来。

老何想躲都来不及,俩人四目相对,王颖一脸错愕,关键是她还没有穿衣服,尤其是她看到老何那东西傲然挺立,狰狞着气势汹汹。

王颖顿时傻眼了,脸色红的能掐出水来,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怎么说话。

啊何伯伯

王颖惊恐的一声尖叫,慌乱的捂住身子一些重要部位,可是,就算在怎么着也不能完全遮挡,老何也是吓的魂飞魄散,谁特么能想到这么突然啊。

老何慌张的把裤子提起来,装作一副很正直的闭眼道:王颖,我不是故意的,听见换衣间里面有动静,本来都以为你们上班了,可能是有什么动物进来,没有想到你在换衣服,实在不好意思

何伯伯你王颖满脸的惊恐与疑惑,立刻抱着衣服,躲到一个角落。

看着王颖惊悚的样子,老何心里也是害怕的要命,恐怕她大喊大叫,如果真的引来别人,到时候可就完蛋了。

赶紧搞好裤子再次的解释道:对不起,我真是以为有什么动物进来,你千万别误会。说着,老何就要走进王颖,老何都为这个理由感觉蹩脚的很,王颖又不是傻子,这是女职员的换衣间哪来的什么动物。

就算你进来看看是不是什么动物,可是,你脱裤子干什么啊,还把那玩意露出来,老何最害怕王颖大喊大叫,又不跟往前靠了。

何伯伯,你,你不要过来,你在往前一步我就叫人了王颖声音变的瑟瑟发抖,很明显被吓坏了。

咳咳咳!

好,好,我走,你别叫,我马上就走老何假装咳嗽几声,转身逃也似的往外跑,跑出来之后,老何忐忑不安,都不敢想王颖是不是相信刚才说的话。

如果她不相信自己说的话,跑去给公司反映,那特么岂不是老脸丢尽啊,越是这样想老何心里越是心慌。

一会的功夫,王颖穿好衣服快步跑了出来,她连看老何都不敢看,直接哭着跑去售楼大厅上班去了。

老何想追过去给她解释一下,越是追呢,王颖跑的越快,甚至都叫了出来。

老何哪里追的上,只得放弃,看着王颖消失的背影,老何忧心忡忡,真害怕她告诉公司,那样名声可就完了。

不过呢,经过这次,王颖的身子对于老何来说,更加的有诱惑力,那马完美的身子,发育的可真是好啊。

下午下班的时候,老何没有和白玫瑰一起回家,而是找了一个理由。

走在大街上,老何依然担心王颖会不会举报他偷看的事情,这特么使得老何不能震惊,不过反过来一想呢。

王颖应该不会举报,如果举报的话,她的名声也会受损,这样想来想去,老何的心才慢慢的松懈下来。

在外面随便吃了点饭,等着老何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听完了,一进家门就听见白玫瑰又和曹阳吵架呢。

你个臭女人,陪陪我们领导怎么了,要知道领导很器重我的

我呸,曹阳,你太不要脸了吧,你想让我怎么陪,陪到床上去啊,我宁可陪何叔叔也不陪你们领导,也不看看他那东西,和你一样

俩人看见老何推门进来,吵架声戛然而止,老何可是听出来端倪啊。

你们怎么又吵架?

老何拿出一副长辈的口吻,看着白玫瑰满脸通红,可能是因为说的话。

哼,你等着!曹阳气呼呼的指着白玫瑰,那眼神是愤怒,随手拿起衣服跑了出去,都没有给老何打招呼。

曹阳你混蛋呜呜呜白玫瑰气的一跺脚,哭着钻进卧室。

老何想去安慰一番,感觉也是不好意思,人家小两口的事情最好还是私下解决,他自己的事情还没有着落呢。

老何深深舒口气去洗漱间,等着洗漱完没有一点睡意,就坐在客厅沙发上。

这个时候,白玫瑰穿着睡衣走了出来,老何见到小脸羞红,似乎在躲避着老何的眼光,小步快跑的走向洗澡间。

小白你们怎么了白玫瑰不顾老何的询问,直接去了洗澡间把门关好。

一会的功夫,洗澡间就传来哗哗啦啦的流水声,听见这么诱人的声音,老何开始兴奋了,想着白玫瑰娇嫩的身体。

老何完全把王颖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一想到白玫瑰白花花的身体,老何就控制不住的又兴奋又激动。

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这具身子了,老何像特么毒贩子一样,那股瘾瞬间腾空而起。

老何悄悄的老到洗澡间门口,本来以为白玫瑰把门关死了,谁知道并没有而是留着一条缝隙,老何心中一动。

透过缝隙往里面一看,只见白玫瑰正在往身上打洗澡液呢,雪白的洗澡液涂抹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她的手游走到哪里老何的眼神就看到哪里

白玫瑰背对着门口,导致老何只能看到她挺起奥德翘团,哪怕是看到背面也让老何舒服的,并且白玫瑰似乎在小声的抽咽。

老何一想小两口吵架的事情,可能是曹阳这小子先让白玫瑰做出牺牲,尤其是白玫瑰说他领导那东西小的话。

嘶嘶!

难道她见过曹阳领导的那东西,猛然间老何想起前些天白玫瑰陪曹阳领导吃饭的事情,虽然老何退休,但是,以前在单位的时候这样的事情也经常发生。

卧槽!

曹阳的领导要潜规则白玫瑰?

老何这样想着事情,这个时候白玫瑰把身子转了过来,她小脸红扑扑的,整个洗澡间氤氲着水雾气,纵然是这样老何也能看见她眼睛红红的。

白玫瑰又往身上涂抹一些沐浴露,慢慢的白玫瑰往最隐私的部位擦拭过去,不由自主的嗯哼一声,这特么酥酥的生硬太诱人。

这一声叫的老何骨头都酥了,看着她那诱人的举动,瞬间的老何受不了,一下子就点燃老何内心压制已久的欲望。

想到前几次没有和白玫瑰做成好事,现在老何看着白玫瑰的身体,看的眼睛放绿光,发疯似的按下决心,一定要尝尝白玫瑰最诱人的地方,到底有多么舒服。

可是,刚才白玫瑰与曹阳大吵一架,不知道白玫瑰有没有这个心思,不管了,白玫瑰的身子太具有诱惑性了。

老何这样想着推门进去,不管成不成都要试一试,万一成了呢,岂不爽死?

要喷的浴火,让老何精虫上脑,使他的胆子大了起来,推门进去。

啊何叔叔

白玫瑰一下子惊慌失措,神色变的惊恐起来,一把抓过浴巾,紧紧的包裹着身体,浴巾很明显有点小,根本包裹的不严实。

这个浴巾却把白玫瑰的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尤其是她的胸部被挤压的鼓鼓囊囊,这样的画面都堪比她全果的时候还要有人几分。

小白我想要你听到老何说这话,白玫瑰突然紧皱眉头,慌乱的又裹了裹浴巾,一副像是受惊的小白兔样子。

何叔叔不行白玫瑰听到老何这话,显然很不情愿,这特么让老何有点纳闷啊,前些天还饥渴的像母狼一样,这会又上演贞洁烈女了?

为什么,你难道不想吗?老何说着扑过去,不管白玫瑰愿不愿意直接抱住她的身子,抱住的一瞬间,真是太舒服了。

小白,何叔叔太喜欢你了,想让我抱抱吧?抱住白玫瑰之际,老何很明显的感觉她浑身颤抖,胸口都哆嗦。

很是慌乱的反抗着,本来浴室就那么大,没有几下白玫瑰不撕扯了,在老何的怀里她特么的没有退路了。

可是,白玫瑰的眼眶里噙满泪水,恳求的看向老何道:何叔叔求求你了,你出去好吗?我求求你了好不好?

白玫瑰声音很小,还特么带着哭腔,看样子很是可怜兮兮,老何那是精虫上脑,哪里会因为她哭泣而放弃啊。

曹阳不在,这是绝佳的机会,老何心里就是想上了白玫瑰,那浑身那么娇嫩,一掐一股水,想着老何的手已经来到白玫瑰的下面。

触碰到最美丽的风景之地,想着曹阳都不行,再加上上一次差点就进去了,老何血脉喷张,那东西胀的要狂暴起来。

啊何叔叔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摸着白玫瑰娇嫩的身子,那种柔软无骨的感觉,尤其是她的下面太爽了。

白玫瑰越说不行,老何就是越想要,根本听不进白玫瑰的警告,一把扯掉白玫瑰的浴巾,瞬间仙女般的女白体啊。

小白,我真想要你,你给我吧。哪知道白玫瑰又是一把把浴巾给抢了过去,急忙慌乱的裹住身体。

何叔叔不行你这个禽兽听到白玫瑰骂自己禽兽,让老何相当的不爽,顿时愤怒了,道:小白,难道你不怕我把视频给曹阳看吗?

不要不要求求你白玫瑰挣扎着反抗老何,哭声也大了起来。

卧槽!

老何心里着急啊,白玫瑰越是这样老何越是感觉游戏,越是兴奋,老何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把扯掉浴巾。

下一刻,白玫瑰一丝不挂的身子瞬间展露在老何眼前,白玫瑰被吓住,赶紧用手捂住身子,伸手又想去捡浴巾。

被老何一脚踩在脚下,白玫瑰抱着胸部,哭的更是可怜楚楚道:你们干嘛都欺负我,曹阳欺负我,你也欺负我,呜呜呜

老何特码都精虫上脑了,感觉白玫瑰再给他演戏,不管了,一定要上了她才行!

一定要上了她!

不要不要啊老何上去抱住白玫瑰,快速的把裤子脱掉,在白玫瑰哀求中把她身子摁在洗漱池边缘。

让她的翘团撅起来,瞬间女人最迷人的地方毫无悬念的冒出来,老何兴奋的要骂娘啊,真是人间最美的肉。

老何哪能受得了这般诱惑,拿起硬如铁热如火的大宝贝,对准,身体一挺!

啊何叔叔不要啊

就在老何刚触碰到白玫瑰那里的时候,她突然一扭翘团,老何大宝贝直接顶在她翘团上,虽然没有入洞。

可是,那特么也是到肉啊,老何嘶嘶的牙缝都冒冷飕飕的凉风,是舒服啊。

小白,告诉你,今晚上如果你不让老子舒服了,我立刻把视频发给曹阳,你信不信?老何说着把白玫瑰翘团又校对好。

关键是翘团太诱人了,非得进去不可,白玫瑰突然哭了起来。

何叔叔你个禽兽白玫瑰咬着嘴角,特么的被老何摁在洗漱池上根本没有力气起来,心里相当的恐惧。

让她想起前几天陪着曹阳去吃饭的时候,曹阳的领导要强行进入的情景。

不听话是不是?老何又要强行进入,可是,特么的白玫瑰像是会玩把戏似的,翘团扭来扭去,尝试了好几下就是进不去。

因为白玫瑰的身子颤抖的很厉害,随着她的颤抖,不但翘团扭来扭去,那特么白皙的胸也跟着一晃一晃,看的老何眼睛血液沸腾。

直接趴在白玫瑰身上,伸手就去摸白玫瑰的胸,一只手直接伸进她那里。

啊何叔叔不要啊

老何都多少年没有碰过女人了,摸着白玫瑰两处最敏感的地方,那手感又软又湿滑,顿时舒服的老何差点叫出来。

小白,你就给何叔叔吧,你太性感了,叔叔就要一次好不好?见白玫瑰死命抵抗,老何只能来软的。

如果来硬的也不是不行,来特么硬的只能图一时之快,说不定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不不何叔叔你放过我吧这是时候白玫瑰突然的翻过身来,这特么一翻过身来,胸前一片的雪白,肉浪翻腾。

老何直接压在白玫瑰身体上,压的白玫瑰嗯哼几声,那是舒服的声音,可是,也带着无可奈何的绝望。

何叔叔求求你别强行进去白玫瑰像待宰的羔羊一样,居然不反抗了,哭着哀求老何。

老何虽然看着白玫瑰眼里都是泪花,可是,男人的兴奋的尽头上来,哪里还管这哪啊,白玫瑰越是这样楚楚可怜,老何越是兴奋的无以言表。

小白,如果今晚你不答应,我立马把视频发给曹阳,老子说到做到。

老何说完,直接在白玫瑰身上乱啃,嘴唇啃到每一处都让老何血脉喷张,下面更是剑拔弩张,硬如铁热如火。

你发吧,你发吧,你这个禽兽,你和曹阳都一样,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呜呜呜白玫瑰大哭起来。

<<

人已赞赏
小说

少妇人妻迎合|白天在单位和老板做了

2020-8-2 21:01:20

小说

两条雪白长腿扛在肩上\我和爸爸做完去上学

2020-8-2 21:01:3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