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再深点啊在厨房用力|老师又涨又酸快尿了

黄晓玲就解开了大褂里面衬衣的口子,瞬间露出两片雪白以及那幽深的沟壑。 我滴个乖乖,这妮子还没生娃,可她胸前的柔软,却丝毫不比已经在哺乳期的嫂子小,甚至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来晓峰,抓一下。黄晓玲脸蛋儿红红的,引诱道。 张晓峰用力一抓,真是够Q弹! 嗯呢&hel

黄晓玲就解开了大褂里面衬衣的口子,瞬间露出两片雪白以及那幽深的沟壑。

我滴个乖乖,这妮子还没生娃,可她胸前的柔软,却丝毫不比已经在哺乳期的嫂子小,甚至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来晓峰,抓一下。黄晓玲脸蛋儿红红的,引诱道。

张晓峰用力一抓,真是够Q弹!

嗯呢黄晓玲下意识呻吟出声。

她已经有多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虽然自己那男人在家里的时候,也会抓揉自己,可每年也就只有那几天,这距离他外出打工都已经过去大半年了,这么久以来,她都是自己揉,那感觉哪能比得了男人强有力的的手呢?

晓峰,再,再用力一些。

黄晓玲有个特殊的癖好,对于做这种事情,她喜欢粗暴一些,越是粗暴,或者说脏话骂她,她身理和心理上就会感觉更舒服,是属于那种微M型的。

晓峰,骂嫂子是贱人,快。

听到这话,张晓峰懵逼了。

这妮子喜欢受虐型啊?平日里看起来那么清冷的人,居然背地里是这样的人,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不,骂人是不对的,我不能没礼貌。

黄晓玲有这癖好,可张晓峰却没有,虽然骂她没啥大不了的,但自己如果就这么骂了,说不定会引起怀疑,倒不如装装傻,顺便还能整整这妮子。

唉呀,让你骂就骂,快点嘛。黄晓玲欲哭无泪,怎么偏偏就是个傻子呢,要是脑子正常点多好啊。

想当初她男人在床上,那对她是又打又骂,虽然做正事的时候时间很短,可在骂人虐她方面,还是很有技巧的。

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出和老公亲密的画面,黄晓玲感觉更加难受了。

主人,主人快骂我,骂我小浪货。

眼看着黄晓玲那恳求的目光,张晓峰心里也不由得有种征服欲。

小,小浪货。他嘿嘿笑道。

不要笑,晓峰听话,严肃一些,凶一些,等嫂子舒服了,等会儿让你好好爽爽。黄晓玲再次恳求道。

都这份上了,张晓峰自然不会继续装傻,做出一副严厉的样子,呵斥道:你个千人骑万人弄的贱人。

对,就这样,继续,手也不要停。

听到这话,黄晓玲感觉整个人就像被电流通过一样,忍不住颤抖几下。

说实话,对于这种事情,张晓峰又没经验,骂完一句后,他就愣住了,不知道该继续骂啥。

嫂子,我没骂过人,不知道怎么骂人。张晓峰委屈道。

黄晓玲怔了一下,这种骂人的事情,的确不是每个人都会的,有些人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

想了想,她只好说道:那你随便骂点吧,用手打嫂子的屁股,用力一点。

说着,她侧着身子,把饱满的翘臀扭过来,好让张晓峰更加方便拍打。

看到那圆润饱满的翘臀,张晓峰心里痒痒的,直接一巴掌打上去。

啪!

响亮的一记巴掌,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哦主人别打我。

啊?不是你让我打的吗?

唉呀,你别管,继续打就行了。

黄晓玲简直无语死了,可越是这样,她越难受。

就这么折腾好一会儿后,张晓峰也实在难受了,就罢工,撇嘴道:嫂子,我不干了,说好的要给我治病,现在我都好难受了。

他可不是来伺候黄晓玲的,再怎么也得让自己爽一下吧。

黄晓玲有些无奈,可谁让张晓峰长着这么大个宝贝了,想要达到巅峰,也只能靠着那个大宝贝,光是骂她,是不可能直接到的。

好,你站着别动,奴家给主人治疗。

黄晓玲舔了舔嘴唇,缓缓蹲下身子。

然而就在她准备张开嘴凑过去的时候,一阵敲门声突然想起来。

黄医生,黄医生开门,救命啊黄医生。

顿时,两个人都吓得一个激灵,急忙后撤两步。

快把裤子穿上。

黄晓玲叮嘱一句,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张晓峰麻利的穿好裤子,然后傻呵呵的笑着。黄晓玲看了看他,觉得他不能被人看到,不然门关着,自己和一个傻子大白天在房间里面,很容易引起人怀疑。

想到这儿,黄晓玲拉着张晓峰的手就往里间走,晓峰,你藏好,我不让你出来,千万别出来知道吗?

张晓峰点点头,黄晓玲再次叮嘱几声后,这才放心的走了出去。

可这时候张晓峰直接从窗户翻了出去,他才不打算在这儿藏下去呢,翻出窗子后,直接就回了家。

刚走进院子,就看到嫂子白媚媚正在淘米准备做饭,她看到张晓峰后,脸一红,立马又想到了昨晚上发生的事情。

毕竟昨天只是冲动,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也没法改变,倒不如接受,只是看到张晓峰,难免还是会害羞而已。

哪怕在她看来,张晓峰只是个傻子,应该不知道这些事情,可她自己是个正常人啊。

晓峰,创可贴买了吗?白媚媚问道。

听到这话,张晓峰满头黑线,竟然把这茬子给忘了。

嘿嘿,黄医生还没开门,等下再去买。他只能装傻扯谎。

白媚媚柔声道:那你晚点再去买吧,反正也不急。

说完,白媚媚就进屋了,看着她挺慢的后臀和纤细的腰肢,张晓峰咽了咽口水,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不自觉的又起了反应。

发生这种事情,他也觉得很突然,不过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坦然面对,以后好好对待嫂子就好了。

可惜了,刚刚要不是有人突然打搅,恐怕现在他已经享受着黄晓玲那完美的身体了。

叹了口气,他走进屋子。

今天白媚媚穿着一身黑色包臀裙,尽显成熟韵味,她在厨房忙碌着,从张晓峰这个角度看过去,偶尔可以隐约看到下身诱人的部分。

这么漂亮的嫂子,我还真是好运啊。张晓峰感叹道。

吃早饭的时候,白媚媚总是给张晓峰夹菜,这才之前可是从未有过渡额事情,让张晓峰受宠若惊,知道这是因为两人已经发生了关系,白媚媚对她有了异样的感情。

女人就是这样,一旦被征服,对你的感情,自然就会越来越好。

吃过饭后,张晓峰就准备再去一趟卫生所,把创可贴买了,想着或许还能和黄晓玲继续做早上没做完的事情。

可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身条婀娜的美女走了进来。

正是黄晓玲!

她已经脱掉了白大褂,只穿着白衬衣,下身是一条小西裤和黑色高跟鞋,有种制服诱惑的感觉。

黄医生,你怎么来了?张晓峰惊讶道。

黄晓玲笑了笑,拿着手上的一盒创可贴摇了摇,诺,你不是要买创可贴吗,还没给你就跑了,特地给你送来。

这时,白媚媚听到声音,也走了出来。看到黄晓玲后,她有些惊讶,特别是看到她手上的创可贴,她有些狐疑的瞥了张晓峰一眼。

聪明的她,觉得事情怪怪的,晓峰明明说卫生所还没开门,那么黄晓玲又是怎么知道晓峰要买创可贴的呢?

张晓峰正担心该如何解释的时候,黄晓玲替他解释了。

大清早的就在外面嚷着要买创可贴,我都还没起床呢,这不,忙完了,就给你送过来了嘛。

其实黄晓玲也是心虚,担心被白媚媚看出什么来。

不过她这么解释,还好心的把创可贴送过来,这本身就已经很可疑了。

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一盒创可贴,也不至于让她黄晓玲亲自送过来吧?

疑惑归疑惑,白媚媚自然不会傻到追问,她反倒是笑着迎上去,说道:那可真是谢谢黄医生了,晓峰不懂事,吵到你了,可真是不好意思。

黄晓玲把创可贴递给她,摆摆手,没事没事,也怪我,昨天晚上睡太晚,今天没能早起,我做为卫生所的医生,本应该早起,为大家服务的。

你还没吃饭吧,进屋,我们刚吃完,给你热点。白媚媚拉着黄晓玲的手,看起来就跟两闺蜜一样。

实际上她心里,却有些警惕。

虽然村里对黄晓玲的风评不错,可再好的女人,都有寂寞的时候,白媚媚可是知道,她老公一年就回来一次,这娘们以前从来不来自己家里一次的,今天这事情有蹊跷,该不会是看上晓峰了吧?

想到这儿,她拉着黄晓玲的手突然用了下力,黄晓玲吃痛,心思灵敏的她,秀眉一挑,赶紧摇摇头。

不了,我还有别家的药得去送呢,你们这儿刚好顺路,我就把创可贴拿过来了。

也多亏她机灵,这借口真是没话说。

张晓峰站在一边,傻笑着盯着两人看。

那好吧,我给你钱。

白媚媚从兜里拿出钱递给黄晓玲,黄晓玲收下后,不经意间瞥了一眼张晓峰,就走了。

出了门后,她松了口气,看白媚媚那样子,好像对自己有些警惕啊。

她本来是想要找借口把张晓峰骗出来的,刚刚她处理好病人后,回到里间,却发现张晓峰不见了,欲火难耐的她,鬼使神差的,就找上门来了。

现在想想,她都觉得羞愧难当,自己可是有妇之夫,怎么能这么没羞没臊的呢。

跺了跺脚,她这才径直朝卫生所走去。

等她走后,白媚媚打量着张晓峰,看得张晓峰心里发慌,好一会儿后,他赶紧道:嫂子,我要山上摘果子。

去吧,小心点,别又摔着了。

逃也似的离开家里,张晓峰本想去卫生所的,可这大白天的,就算找了黄晓玲,恐怕也总会被打扰,就算要找她,也得有好机会才行。

想着想着,他就真的到了山上,爬上一棵树,准备摘果子,可眼尖的他却突然发现不远处的草丛里,有动静。

仔细一看,竟然是一男一女!

若珍,你就给我舔舔,舔一下就有反应了。

村长的声音!

张晓峰惊呆了,没想到村长赵士德竟然会在野外和别人私会,若珍,该不会是村头的寡妇,李若珍吧?

脏死了,不舔。

果然,是李若珍的声音。

李若珍现年二十八岁,五年前老公死后,家里还有一个双腿残疾的公公和一个上小学的儿子,也是很不容易。

不过她长得好看,身材虽然丰满了一些,但不肥胖,反倒是非常风韵,特别是脸蛋儿,看起来很年轻,配上胸前硕大的饱满,有种童颜巨乳的意思。

哪里脏了,我刚洗过,快点,别磨蹭。村长有些不耐烦了。

张晓峰屏住呼吸,抬高脑袋,张望过去。

总算是看到了。

首先入眼的是李若珍那美丽的脸蛋儿,然后就是雪白的柔软,是真的大。此时正有一双黝黑粗糙的手掌正在上面捏揉,惹得她娇喘连连。

村长你轻点,好痛。

哼哼,你要是不给我舔,那我就捏死你。

不,不要!

那贫困补贴金,你还想不想要了?赵士德威胁道。

李若珍一双美眸犹豫了下,最终点点头,好,好吧。

她心里很委屈,自己一个女人,在村里不容易,这每年的贫困补贴金,可就是她唯一的指望,起码可以用来维持日常的生活费。

但是这补贴金,还得村长签字,不然谁也别想得到。

以往也就算了,可这段时间村长老婆回娘家去了,赵士德就把主意打到了李若珍身上。他可是馋了好久,村里美女多,但好上手的可不多,只有这李若珍,机会大一些,所以他就以补贴金为要挟,让李若珍好好陪陪他。

这该死的赵士德,老不死的,都五十多岁了,还想着这些破事,要是被你家母老虎知道了,还不得给你扒层皮。

张晓峰呸了一声,对于赵士德,他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这赵士德仗着自己是村里的村长,平时作威作福,不给村里谋好事就算了,反倒是压榨大家。

由于柳联村比较偏远,上面也没派村支书来,所以村长就成了村子里的一把手,大事小事都归他说了算。

不过据说最近,上面好像正在打算,要帮助贫困山村,脱贫致富,会派遣村支书下乡。

真是可惜了李寡妇,这么好的身子,就给了这老不死的。

张晓峰叹了口气,为李若珍感到叹息。

这时李若珍已经蹲在地上,双手活动着,小嘴也慢慢凑过去,可嘴还没靠拢呢,赵士德就浑身一个哆嗦,嘴里发出一身低吼。

哦爽,好爽!

张晓峰傻眼了,这也太他妈快了吧,同样,李若珍也愣住了。

她本来刚刚已经被赵士德给揉得有感觉了,想着自己都守身好几年了,自己男人死了那么多年,她一个女人为了公公和孩子,也不容易,现在能和男人做一做,也没什么大碍。

可还不到两分钟,这男人就完事儿了,她能不郁闷嘛?

村长,你,人家还没舒服呢。李若珍娇嗔道。

赵士德提上裤子,打着哈哈,你自己用手弄弄,我还有点事,回头你到村委会办公室找我,我给你签字。

说完,他还在李若珍翘臀上捏了一把。

人已赞赏
小说

张总快点人家想要:老男人喜欢我在他上面

2020-8-2 20:58:40

小说

人妻大屁股系列|下一篇极品熟妇露脸p

2020-8-2 20:58: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