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姐我想进你|看老子今晚不干疯你

不要啊叔叔江暖暖俏脸忽白,楚楚可怜地嘤嘤求道。 那你说,这到底是谁弄的? 我暖暖依旧吞吐。 江城没了耐心,忽然用力扒开江暖暖的纤细玉臂。 玉臂一挪开,硕大的两团香软立

不要啊叔叔江暖暖俏脸忽白,楚楚可怜地嘤嘤求道。

那你说,这到底是谁弄的?

我暖暖依旧吞吐。

江城没了耐心,忽然用力扒开江暖暖的纤细玉臂。

玉臂一挪开,硕大的两团香软立刻随风摇曳,在江城眼前呼哧呼哧地上下晃颤。

十七岁,发育得简直比很多成年女人还要夸张!

雪白、浑圆、挺立,宛若两只大白兔在江城眼前蹦来蹦去,让他顿时热血滚烫。

他忍着心头那点邪火,仔细观察大白兔上暧昧的印记。

没想到这时,一阵闷闷的嗡嗡声,突然响起。

江暖暖忽然娇身猛颤,发出足以令江城荷尔蒙炸裂的哼响,同时她立刻紧并住了双腿,诚惶诚恐。

江城瞳孔一缩,立刻朝下看去。

嗡嗡

闷闷的嗡嗡声就来自于暖暖的双腿之间,就在稀疏的黑草丛下方!

江城大惊。

暖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开放?居然用电动玩具来抚慰自己?

暖暖忽然紧张地捂住那片黑林,浑身颤栗不止,努力压制而又控制不住的销魂哼声,不停地从樱桃红唇里发出。

江城感觉下身都快炸了。

你下边是不是塞了东西?!

江城狂吞着口水,指着她那里质问。

我叔叔我

江暖暖不敢看江城的眼睛,一张小脸红得有些发紫。

暖暖,你知不知道你才十七岁啊?!

江城故作痛心乃至恼火,立刻把江暖暖挡住下边颤抖着的小手拿开。

不要啊叔叔

江暖暖吓得失声惊叫,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被叔叔看那里就已经够害臊了,何况那里还塞了东西!

不要什么不要,我是你叔叔!跟叔叔还害什么臊!?江城拿出长辈的姿态,愠怒道:你下边还没发育好,现在就用这种东西往里面塞,很容易出问题知道吗!把腿岔开!叔叔帮你拿出来!

面对叔叔的强势,江暖暖娇身颤栗一动也不敢动,任凭叔叔霸道地把她的腿分开。

粉色花园,赫然眼前!

黑色草林下边的两片粉色蝴蝶翅膀微微张开,将里面粉嫩湿润的花园完全敞开,花园里有一根白色的线展露在入口之外,随着嗡嗡的响声,白线还在微微地颤抖,和江暖暖娇身颤栗的频率完全一致!

咕咚、咕咚、咕咚!

江城狂吞口水,只觉得下边已经忍受不住这般致命诱惑,蠢蠢yù动,拔地而起!

他探出手去,抓住了白色的线,轻轻地往外拽。

嗡嗡——

里面的东西还在剧烈地震动着。

很快,江城拽出一个淡蓝色椭圆形的物体。

物体崭露头角,在江暖暖的花园入口剧烈地颤动,顿时,她猛地抓住江城的肩膀,爆发出高亢且销魂的喊声:啊——

哗啦——

蓝色物体被拽出一半,登时,花园竟然井喷!

突如其来的快感让江暖暖整个人都yù死yù仙,控制不住地抽搐,一边抽搐,下边还一边无法自控地向外喷水。

晶莹剔透的潮水喷在江城的手上,温热而微黏。

还有水花顺着花园流到了后庭。

江城整个人都被电击了似的,脑瓜子嗡嗡作响。

噗呲。

江城非但没有继续把蓝色物体拽出来,反而还又把它推了进去。

啊——江暖暖猝不及防,物体突然又钻入她下边开始剧烈震动,被刺激得再次发出亢奋的叫声。

下边很刺激,心里却很怕!

他可是妈妈的老公

叔叔你做什么,不要啊江暖暖又羞又臊,嘤嘤喊道。

怎么了?叔叔还以为你疼江城很认真的样子回了一句,然后立刻又轻轻往外拽,那叔叔还是给你拿出来吧!

物体一边移动一边震动,这对江暖暖无疑会造成更巨大的刺激,整个人又一次抽搐起来,发出令人发狂的叫声。

啊?你没事吧暖暖,叔叔不是故意的江城慌张,又不由分说把东西推了回去!

江暖暖这次没有叫出声来,她已经出现轻微的痉挛,下边不只出现更加夸张的井喷,还开始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手上染上更多花园喷出来的潮水,江城心头狂跳,热血沸腾,望着那水嫩的粉色花园,他不停地狂咽口水,竟萌生了想要上去tiǎn的冲动。

江城痴痴地望着花园,脸慢慢地便要凑上去。

不要啊,叔叔——

江暖暖突然发出惶恐的哀求,小手一下子抵住了江城的额头,嘤嘤喊道:叔叔,你别看,求你了

楚楚可怜、紧张兮兮的哀求,还有她推住他额头的举动,反而更加激起了江城心里那点yù罢不能的邪念。

暖暖,你下边肯定有问题了,否则不会疼的,叔叔帮你看看,你别动。江城脑热地找了一个借口,忽然伸手轻轻抵住了花园上面的小骨朵。

不要叔叔,我我不疼我不是疼江暖暖大惊,试图用力把江城推开,可她这娇弱之躯,加上不断冲上云霄的刺激,让她体力尽失,哪儿还有什么力气能把江城推开。

顿时,下边传来一阵无法言喻的舒爽感。

手指抵住了嫩嫩的小骨朵,江城一边飞快地揉动,一边关心备至道:叔叔帮你揉揉,这样是不是会好一些?

求你了叔叔,不要不要这样我真的不疼

被叔叔的手揉动那里,这感觉太怪了,想要抵抗,却又觉得无比刺激,矛盾杂乱的思绪,让她嘴里喊着不要,小手却情不自禁地再次抓住江城的肩膀。

江城是过来人,自然看得出来江暖暖已经腾空飞起,而他,也早就有了反应。

暖暖,你下边是不是很难受?要不叔叔帮帮你?江城忽然停顿下来,小心翼翼地问道。

江暖暖大惊,拨浪鼓似的摇头:啊?不不可以叔叔

你不用害羞,叔叔不会告诉你妈妈的。江城连哄带骗,其实叔叔那里也很难受,我们就互相帮一下吧?

快要炸开的金箍棒,早就忍不住想要勇探水帘洞,什么伦理伦常,什么这个那个的,江城已经全然不顾,只想进江暖暖的花园里折腾。

叔叔,不行真的不行江暖暖怯生生地摇头,虽然很怕很紧张,通红的脸也说明她不只一次抵达顶峰,但她表现出来的态度却是异常坚决。

你评心而论,叔叔对你怎么样?江城忽然问。

很很好

那你帮你帮帮叔叔怎么了?江城强势起来,再说了,叔叔这不也是怕你难受吗?

江暖暖的怯懦绝对是助长江城气焰的元凶。

可是可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叔叔就问你,你忍心看着叔叔这么难受?

不忍不忍心啊,可是叔叔,我们不能那样

本以为江暖暖这种状态是个大好机会,哪儿知道这丫头如此坚定,江城又不能霸王硬上弓,一时间,暗暗焦急如焚。

忽然,他看了眼江暖暖胸上的草莓,心头一震,酸溜溜的感觉,油然而生。

人已赞赏
小说

在影楼当着男朋友面被:校长办公室校长和诗怡章

2020-8-2 20:57:33

小说

短篇合篇500篇&未发育光秃秃的小缝

2020-8-2 20:57:4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