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女情趣内衣小说|上一下楼梯就故意顶一下

这时候,我无意间看见一个塑料盆里,装着许多秦姨穿过的衣服,还有各式各样的丝袜。脑海中的画面,愈加栩栩如生,秦姨穿着丝袜小高跟,对我不断微笑。 我瞪大眼睛盯着塑料盆里的东西看,只想将这种感觉延续下去,舍不得结束。 童童? 外面传来了秦姨的声音。 我呼吸急促的答应了声,秦姨又

这时候,我无意间看见一个塑料盆里,装着许多秦姨穿过的衣服,还有各式各样的丝袜。脑海中的画面,愈加栩栩如生,秦姨穿着丝袜小高跟,对我不断微笑。

我瞪大眼睛盯着塑料盆里的东西看,只想将这种感觉延续下去,舍不得结束。

童童?

外面传来了秦姨的声音。

我呼吸急促的答应了声,秦姨又问:你还没有好吗?

我有些害怕,惊慌的开口:快好了。

然而并没有上厕所的声音,一紧张,智商就往下降,当时我也没有意识到这点。

几分钟左右,我不停吞咽口水,心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我不知自己哪儿来的胆子,从塑料盆里捡起一条秦姨穿过的丝袜,放到鼻子上深吸了口。

上面有股淡淡的香水味,可好闻了。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传来,秦姨走到卫生间门口,敲敲门,小声的说道:童童,你到底在干什么,我要进来了哦。

我手慌脚乱的把丝袜丢到塑料盆里,心虚的说:没事,秦姨我马上就好了,你等我一下。

秦姨笑着开口:好吧。

我嘴里‘吭哧吭哧’的喘着气,脑仁都快沸腾了,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

接下来,一种强烈的冲击涌上天灵盖,犹如魂儿都飞出去了,我整个人都失控了。

就在这个时候,秦姨从外面打开门走了进来。

一看见里面的场景,秦姨顿时愣住了,现场大眼瞪小眼,我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秦姨看着我:童童,你

我心里害怕的不行,连忙提起裤子:对不起姨,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说着,眼泪啪嗒往下掉,那会儿六神无主,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蹲在地上。秦姨没有生气,而是笑着蹲在我面前:没事,你别害怕。

她盯着我看了几眼,视线有些复杂。

秦姨是鹅蛋脸,看起来非常的妩媚,她嘴上涂着口红,耳朵上海挂着两个银光闪闪的大耳环。我恨不得把头埋进胸腔子里,小嘴紧紧抿住。

秦姨,你真的不生气吗?

我鼓起勇气问了句。

秦姨笑着摇头:没事,说明童童长大了。

姨,你能不能别把这件事告诉我妈?看见她真的没有生气,我胆子不禁大了起来。其实我最害怕的,是她一转身,把这件事情说给我妈听。

我是智商不怎么高,但不代表我是个智障。

秦姨摸了摸我的头:你在我眼里,只是一个孩子,放心吧。快把裤子拉下去,姨帮你清理一下,多脏啊你就往上提裤子?

我扭扭捏捏的把裤子往下拉。

秦姨立刻瞪大的眼睛,样子很惊讶,她不说话了,脸蛋白里透红的。

我害羞的捂着,脸上烫的不行:秦姨,我不要清理了。

秦姨抓住我的手,不让我提裤子,她温柔的看着我说:童童,我是你阿姨,放心吧,阿姨不会嫌弃你的。你把手拿开,好脏的。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去告诉你妈,说你在卫生间里偷偷做坏事。

我憋红了脸,扭扭捏捏的站在秦姨面前,她抓住我的手:童童,听话。

我犹豫了下,还是把手放开了。秦姨意味深长的说道:童童,你已经是小大人了。

不知道秦姨要干什么,之前那种舒服的感觉消失了,我只感觉到疼痛。她眼神火热的盯着看,我没敢表现出来,咬住牙齿坚持。

在男女方面的事情上,我就像一张白纸,一无所知。从小我父母就刻意让我远离这方面的事情,而且上学时,老师也对此闭口不谈。

秦姨随手从盆里拿起一条丝袜,小声的对我说:童童,你喜欢阿姨的丝袜,阿姨就用丝袜帮你清理好不好?

我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点点头,鼻子‘嗯’了声。

很害羞,恨不得找条裂缝钻下去。她手里拿着丝袜,仔细的帮我清理,一遍一遍。

没过一会儿,刚才的感觉又出现了。

我不停打哆嗦,随后靠在墙上,站着一动不敢动。秦姨正好和我对视在一起,我抿着嘴,飞快的扭过头,不敢在看。

童童,阿姨跟你商量一件事好不好?

秦姨装作没看见我的窘态,依然平静的说话,我问她什么事情?

她笑着说:不要把这些事情告诉你叔叔,这是阿姨和你之间的小秘密,你帮我保守了,我就每天做好吃的给你吃。

我点点头,说好。

有了我的承诺,她胆子更大了。我呼吸慢慢加快,脸红心跳的问秦姨:姨,好了吗?

我只想离开卫生间,甚至不顾她的威胁,一把提起裤子就往外跑。

以前读书的时候,也经常有几个张扬跋扈的女同学,在下课时间把我拖进女厕。然后蜂拥而上脱光我的裤子,我则是一动不敢动的站在原地,任由她们仔细的观察。

只是她们光看,但不会像秦姨这样。我知道那些女同学全因好奇,但秦姨却抱着某种目的。

秦姨眼神亮晶晶,她小声的说:童童,你好吓人。

我面红耳赤的咬住嘴唇,低头扣着手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见我烧红了脸,秦姨的力气又变大了些。她明目张胆的,一瞬间,我感觉全身轻飘飘的,心都快化了,非常舒服。

童童,你要信守我们之间的承诺哦,绝对不可以跟你叔叔提起。你要是告诉他,我可会生气的。到时候就不让你住我家了。

在她的威逼利诱下,我们身份调换,我反而成了任人宰割的小绵羊,有点哭笑不得。那种很微妙的感觉,我逐渐迷恋起来,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秦姨,还没有好吗?

我支支吾吾的说了句,双手抓住秦姨的手。

站在这个角度,刚好能顺着秦姨的领口往里看去,我顿时头晕目眩,嘴里‘嗷’的喊了一嗓子。

童童,你还痛吗?

秦姨不笑了,表情怪怪的,看我那种视线,就像我曾经趴在橱柜外面,看着里面可口的蛋糕一样。我在橱柜玻璃上看见自己的眼神,和秦姨此刻看我的眼神如同一辙。

我抖了抖嘴,摇头说:不痛了。

牙齿咬的‘嘎嘣’响,瞪大眼睛看着秦姨领口里,我背着手靠在墙上,随着体温升高,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正在体内酝酿着。

几分钟后,我身子里面好像有一座火山喷发了。

好几秒后,我身上没有一点力气,软软的靠在墙上。

秦姨把丝袜丢到盆里,笑咯咯的看着我:小坏蛋,罚你帮姨把这些丝袜洗好了。

她对我抛了个大媚眼,我的魂儿差点被她勾走了。

见我愣愣的点头,她这才让我提起裤子。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我,这些事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绝对不能跟外人提起。

看秦姨的样子,她是准备把这件事长期发展下去

晚上叔叔回来了,自从秦姨生完孩子后,他一直都在加班,基本每天晚上都是夜不归宿。

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很帅气,西装领带,充满了阳刚的味道。能怪能娶到秦姨这么漂亮的女人,他们站在一起,完全就是天造地设。

吃晚饭时,他淡淡看了我一眼,问秦姨说: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孩子?

秦姨点头:嗯,暂且住在我家一段时间,省得你天天加班,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接着看向我:童童,你叫他郭叔叔就好了。她有点害怕郭叔叔不待见我,其实我心里比她还怕。索性我叫了一声郭叔叔,他微笑着答应了。

郭叔叔用纸巾擦拭着嘴角,边解领带边开口:这孩子眼睛圆圆的,像是小鹿,挺可爱。

他回来了,代表我就不能跟秦姨睡在一起了,心里有些舍不得,又不好说什么。吃完饭,秦姨帮我打扫了房间,我倒没有什么意见,这么温馨的房间,比我家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睡了十几年的木床,我一直以为床是硬的。来到秦姨家,我才知道,原来床也可以这么柔软舒适。

收拾好,我躺在床上,呆呆看着天花板。脑袋里想着刚才在卫生的场景,说不上来为什么,身体很快就燥热起来。

满脑袋里,全是秦姨。

迷迷糊糊的就睡过去了。

记不清过了多长时间,我睡的正香,被隔壁房间的动静吵醒了。揉了揉眼睛,我从床上做起来,很快就发现有点不对劲儿,隔壁的动静很大,隔音效果不太好,隐约间可以听见声音。

啊,受不了了

秦姨尖叫出来,我一听,耳根都酥了。

哼,老子这几天加班,有没有偷人?要是让老子知道你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非得弄死你不可。

秦姨声音听起来有些幽怨:我怀孕快一年的时间,你一直没碰过我,我都快憋死了。老公,我要……

我当时就精神了,睡意全无,聚精会神的听着隔壁的动静。

郭叔叔接着说话了,他吼的声音很大,听起来有些痛苦:你要弄死老子啊?轻点,我要到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是狂风暴雨般的声音。这个年纪,我已经意识到秦姨和郭叔叔在干什么。

听了会儿,我用枕头捂着耳朵,不想再去听。但是他们的声音穿透力太强了,尽管我捂着耳朵,可他们的对话还是一字不落的被我听见。

郭叔叔大吼出来:好美。

接着秦姨又开口:动静小点,童童还在隔壁房间呢,要是让他听见了,我以后怎么面对他?羞死我了。

怕什么,都这个点,他应该已经睡着了。好舒服,秦雯,舒服死我了。

秦姨的娇喘声,不断落入我的耳朵。她语气有些哆嗦,听着非常舒服,第一次听见别人那个,还与我只有一墙之隔,那颗心脏激动的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我吞了吞口水,鬼使神差的走下床,蹑手蹑脚的推开门走到秦姨和郭叔叔房间门口。看着房间,紧张的险些窒息,站在他们房间门口,动静更大了。

我站在原地纠结的不行,最后实在忍不住了,这才试着去拧门,结果一拧就开了。他们没有反锁,想必也没预料到,我会偷看。

把门打开一丝缝隙,刺眼的灯光出现,适应了下,我往里面看去。

秦姨皱起眉头,嘴里传来阵阵旖旎的声音。我大脑‘嗡’的一声,顿时不会思考了。

唔好痛。

秦姨浑身大汗淋漓,犹如刚才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郭叔叔喘着大气,表情很恐怖。许久后,这才心满意足的呼出一口气。

看见郭叔叔不动了,秦姨皱了皱眉头,没有说什么。她脸上有些失望,一把就将身上的郭叔叔推开了。

我心情无法言语,很震撼,当时懵在原地了。看见秦姨走下床,我惊慌失措的把门关上,力道没有把握好,关门的时候发出一丝声响。

逃回房间,靠在门上,心情好长时间都没平复下来。我都能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了,很害怕,就像做错事的孩子,生怕被秦姨他们发现,然后把我赶出门。

接着,我听见隔壁的开门声,脚步往我房间走来,最后停在门口。

有人在外面‘咚咚’敲了敲门,我眼泪都快吓出来了,靠在门后不敢开口说话。秦姨温柔的声音响起:童童,你睡着了吗?

见我没有说话,外面沉默几秒,敲门声再次响起。

童童,给秦姨开门好不好?

知道躲不过去了,我吓得嘴唇哆嗦,小心翼翼的打开门,秦姨走了进来。她身上穿着一件薄透的睡衣,能看见里面雪白的肌肤,看起来朦朦胧胧的。

往上看去,接下来,我被那一幕吸引住了。

童童,秦姨问你点事情,你老实的告诉秦姨,好不好?

她害怕吓到我,摸了摸我的头,然后坐到我床上。我拘束的站在她面前,低着头,紧紧咬住嘴唇,那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秦姨,怎么了?

我干脆装疯卖傻到底,既然她们都以为我是彻头彻尾的傻子,不如便这么一直伪装下去。没人会相信一个傻子的话,同样,也没人会跟一个傻子计较什么?

秦姨盯着我看了几眼,脸蛋红红的问我:童童,刚才你是不是躲在门口偷看我和郭叔叔做游戏?

我心里一惊,果然被发现了。

秦姨笑容更深了,她拉着我的手,把我拉到她面前。不拉还好,这一拉,近距离看着,我羞红了脸,倔强的扭过头去。

她坐在床边,而我背着手站在她面前,就算她站起来也要比我挨半个头,何况是坐着了。这样的姿势,实在太暧昧了。

秦姨妩媚的大眼睛里面精光阵阵,她笑着说:童童,不要害怕,秦姨不生气。小孩子不能撒谎,刚才你是不是躲在门外偷看了。

放心吧,你郭叔叔不知道,就我看见了。你说房子里面,就咱们三个人,要不是你,难不成屋里进小偷了?

她像一个拿着糖果骗小孩子的怪阿姨,循循善诱引导着我。我心里有点害怕,毕竟自己也知道自己刚才干了什么事,说好听了那是好奇,说难听了,是心里变态。

我住在秦姨家,他们只要不高兴,可以用任何一个借口把我扫地出门。

我张了张嘴,看向秦姨漂亮红润的脸庞,小声的说:秦姨,你长的好看,要是我以后长大了能娶到你这样的老婆,一定好好疼爱她,关心她。

秦姨被我逗的咯咯笑,她一笑,晃得我眼睛花。她伸手掐了掐我的脸,看我的视线更柔和了:坏小子,知道逗秦姨了?没事的,你就告诉我实话。

被逼的不行,我差点把头埋进胸腔子,心虚的点点头:嗯,对不起秦姨,我以后不敢偷看了。刚才我睡不着,然后就

秦姨嘴上虽然笑咯咯的,但是我能感觉出来,她对郭叔叔一点都不满意。

她视线复杂起来,最后意味深长的对我说:咱们童童也长大了。

说话时,她灼热的视线一直看着我。

嘶!

我吸了口凉气,太舒服了。

秦姨,你不会生气吧?

姨不生气,只要保守咱们之间的小秘密,不管你做什么,姨都不生气。快点休息吧,姨累了,今天晚上就跟你睡在一起了。

听见她要跟我睡在一起,我惊得瞪大眼睛,这可是我的房间。

她似乎不打算听我的意见,说完就掀开被子躺了上去。我不停的咽口水,看着她渴望的眼神,突然就不敢动了。想了想,我弱弱的开口问秦姨说:秦姨,你跟我睡在一起,郭叔叔不会生气吗?

秦姨笑道:不会的,我跟他说过了,你晚上有些时候会抽抽,我怕咬到你的舌头,所以过来照顾你。你郭叔叔就在房间里面照顾我们的孩子,你别多想了,快点睡觉。

关灯爬上床,躺在秦姨身边,偶尔的身体接触,都会让我起一身鸡皮疙瘩。要是没看见刚才她和郭叔快活,可能我心里也没有感觉。但是现在满脑子,全是刚才郭叔和秦姨的场景,还有她享受的表情。

睡衣下面,能感觉到她柔软滑腻的皮肤。

安静的房间内,全是我咽口水的声音,心里又紧张又期待。

没多久,我困的不行,慢慢的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迷迷糊糊的感觉到床在颤抖,起初以为是幻觉。

又过了几分钟,我睁开眼睛一看,发现……

发现秦姨正在拿着手机看电影。她带着耳机,所以没有声音,我偷偷的看了眼,立刻就没有睡意了。

手机画面上,一男一女在一起,我大气不敢喘,小心翼翼的开着那些场景。秦姨看的太入神了,根本没有发现我在偷看。

如果能听到声音就好了。

我‘咕噜’咽了一口,在这安静的气氛下,尤为明显。正在看手机的秦姨,忽然就转头看着我,她笑眯眯的说:童童,你睡醒了?

我知道自己装不下去,点点头,尴尬的要死。

秦姨小声的问我:童童,你想看吗?

我本来要说不想,但是到了嘴边,却晕乎乎的说想看。秦姨把脸凑到我耳边,吹了口热气,我身子酥酥的。她又说:我们俩一起看好不好,这也是我们的小秘密,不光郭叔叔,不管是谁,你都不能提起来。

我心脏狂跳,第一次看这种电影,血液都沸腾了,脑浆炸成了浆糊糊。

秦姨摘下一直耳塞,轻轻的塞到我耳朵里面,顿时就传来了声音,把我吓得一跳。那些分不清痛苦还是舒服的声音,充斥在大脑里面。

我听不懂画面里的女人在说什么,但她的声音很大,我险些窒息。

太刺激了,感觉自己在做什么坏事一样?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画面,秦姨眼神迷乱的不行,她鼻子里面发轻微的鼻音,听起来很克制。这时候我才发现,她的一只手不知道去哪儿了。

秦姨用牙齿咬着嘴唇,弓起身子,她的两只眼睛,紧紧盯着手机画面。

童童,好看吗?

她意乱神迷的望了我一眼,一只手放在我的大腿上。

我的身体绷成了弹簧,点了点头:好看。

秦姨揉了揉我的脑袋,关掉手机画面,笑着说:以后姨放给你看,时间不早了,快点睡觉吧。

表面上她在睡觉,可我却清楚,她的身子隐约间在颤抖着。她哼唧的声音很小声,可我还是听见了。

秦姨又喊了出来,被子都被她蹬开了。

我两只手紧紧抓着被角,小心肝快从嗓子眼里面跳出来,自从来到秦姨家,我经历过的,看见过的,简直比以前加起来还多的多。

哦!

秦姨大叫出来,我满头大汗,那种明明睡不着,却硬着头皮装睡着的感觉,简直把人折磨死了。

刚发出声儿,她就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被我听见。

安静的房间内,秦姨咬紧自己的嘴唇,极力的忍受着,没过一会儿,她像热锅里的泥鳅,把身子往上高高的弓起。

<<​

人已赞赏
小说

美女被虐到下面流水&诗锦在公共汽车后续

2020-8-2 20:54:46

小说

老师,好紧,要进去了|岳让我帮她解决生理需求

2020-8-2 20:55:0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