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奶头(不遮挡)|一前一后隔着一层膜

老苏本来是千万个不愿的,可也不能明摆着说不行吧,自己这闺女还在呢。 得到应允,张雅婷红着脸,赶紧离开了老苏家。 等她走后,苏小纯噘嘴小嘴,撒娇道:爹爹,你刚刚怎么在给嫂嫂吸奶啊? 一听这话,老苏身子一颤,满脸慌张。 别胡说,记着,这种话出去千万别乱说,知道吗

老苏本来是千万个不愿的,可也不能明摆着说不行吧,自己这闺女还在呢。

得到应允,张雅婷红着脸,赶紧离开了老苏家。

等她走后,苏小纯噘嘴小嘴,撒娇道:爹爹,你刚刚怎么在给嫂嫂吸奶啊?

一听这话,老苏身子一颤,满脸慌张。

别胡说,记着,这种话出去千万别乱说,知道吗?爹爹只是在给你嫂嫂治病而已。

看着老苏严肃的样子,苏小纯有些忐忑,哦哦,好的。

老苏这才松了口气,虽然的确是在治病,可吸奶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口口相传,以讹传讹,指不定传出什么事儿来。

折腾了半夜,老苏也实在没心情想那些事儿了,这会儿已经不再打雷,于是让苏小纯回自己房间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老苏就下地干活儿了,苏小纯则在家做家务。

日上三竿的时候,老苏坐在田坎上休息,突然看到下面的田里有个熟悉的倩影。

王秋兰,王寡妇!

只见她穿着一条米白色包臀裙,俯身锄地的时候,胸前的两片柔软隐隐若现。

王秋兰已经三十三岁了,但是皮肤白嫩,脸蛋儿俏脸,身材更不用说,虽然生过孩子,可身材依然劲爆火辣。

自从前几年她丈夫死后,不知道村里有多少男人为她趋之若鹜,但她都视而不见,不过对老苏,她倒是有些好感。

妹子,累了不,来喝口水。

老苏晃了晃手中的水壶,大声喊道。

王秋兰抬手挡住刺眼的阳光,看到田坎上那个健硕的身影,不由心中一动,苏大哥,你那水,够喝吗?

够的够的,天儿热,快来歇歇。

老苏嘿嘿笑了笑,想到王秋兰那诱人的身姿,小腹处蠢蠢欲动。

昨天他就一直憋着,今天在这田里要是能和这寡妇发生点啥,岂不快哉?

好嘞,这就来。

王秋兰丢掉锄头,蹲在田坎边上的沟渠里洗了洗手和脸,然后顺着小路走了上来。

由于被汗水打湿的缘故,老苏的T恤紧紧贴在皮肤上,露出精悍的肌肉,还有下面鼓囊囊的一团,轮廓十分明显。

王秋兰走近后,不由得看呆了

妹子,来,喝水。

老苏当然也发现了王秋兰的目光,故意挺直腰板,好让她能更清楚的看到那鼓囊囊的轮廓。

王秋兰接过水壶,眼睛却紧紧盯着那处,喝了一口后,假装身子一歪,就倒进了老苏怀里。

唉呀,苏大哥,妹子头好晕。

她扶着额头,眼角的余光却打量着老苏。

不得不说,这女人风情万种,一举一动都有着美熟妇的风情,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韵味,可不是少女能比的。

闻着王秋兰身上的芳香,老苏口干舌燥,赶紧伸手揽住她的小蛮腰,另一只手搭着肩膀,手指有意无意的触碰那两片饱满的柔软。

感受到胸前的酥麻,王秋兰轻吟一声,抿了抿嘴唇,双手倒挂在老苏脖子上,吐气如兰,苏大哥,要不,你扶人家到那边的瓜棚里休息下吧?

毕竟寂寞了多年,之前王秋兰对老苏只是略有好感而已,可现在无意间发现老苏那玩意儿这么大,她内心出现了一丝久违的悸动。

好,那哥扶着你。

老苏比王秋兰高半个头,走路的时候,他能清晰的看到那两片软肉一颤一颤的。

这两大馒头,要是用来给自己夹着,还不得爽死?

进了瓜棚后,老苏让王秋兰坐下,然后道:妹子,老哥给你按摩一下,应该能缓解你头晕的症状。

好呀。

王秋兰媚眼如丝的点了点头。

老苏正对着她站着,由于她是坐着的,老苏给她按摩头部的时候,那处正好与她的胸平行。

随着手上的动作,时不时的,那处会不经意间碰到幽深的沟壑,虽然还隔着衣服,也让王秋兰觉得火热无比。

这么烫,这么粗,要是放进去,肯定很舒服吧?

想到这儿,王秋兰舔了舔嘴唇,刻意把腰板挺了一下,好让自己的柔软能更加亲密的和那处火热相接触。

老苏发现了这一点,悄悄往前动了一下,让自己那处直接抵在那沟壑里,他能感觉到里面的温度。

嗯哼

王秋兰实在没忍住,呻吟出来。

这声音听得老苏差点流鼻血,腰板不自觉的动作起来,那处也跟随者耸动,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王秋兰。

妹子,舒服些了吗?

老苏这是话中有话啊!

王秋兰哪能不明白,嘤咛一声后,娇嗔道:苏大哥你好坏,说好给人家按按就好的,可人家越来越难受啦。

那要不,老哥再换种方式?

什么方式啊?王秋兰呼吸一窒。

其实这头晕啊,很好解决,得需要按摩一些穴位才行,光按头是没用的。

那需要按哪儿啊?王秋兰眼波流转,那表情,柔媚至极。

老苏用自己那处抵了抵王秋兰的柔软,坏笑道:这儿!

这,这不太好吧?王秋兰假装害羞道。

老苏坏笑一声,这女人,还装,一看就骚到骨子里,平时倒是没发现,那么多男人想上她,可她都看不上眼,如今却和自己这么暧昧,恐怕也是因为被自己强大的玩意儿给吸引住了。

有啥不好的,我就是给你按摩缓解头晕的症状而已,难不成你忘了老哥我早些年当过赤脚医生?

一听这话,王秋兰轻笑一声,也对,那就麻烦苏大哥了。

不麻烦,不麻烦。

老苏嘿嘿笑了笑,一双黝黑的大手直接盖在了王秋兰白嫩的柔软上

王秋兰立马嘤咛一声,姣好的面容露出享受的神态,小嘴微张。

那粗糙火热的大手,仿佛蕴含了某种魔力,盖在上面的一瞬间,让她有种过电的感觉,浑身都酥麻发痒,舒服得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骚娘们,这样就受了不了了?

老苏心道一声,看着媚态百出的王秋兰,嘿嘿一笑,妹子,你这是怎么了?我怎么看你难受得很啊?

这老苏,把人家搞得这么难受,还明知故问,真是的。

王秋兰娇媚的看了一眼老苏,苏大哥,你一按摩这里,人家就更难受了,这,这是咋回事呢?

听到这话,老苏故作惊讶的皱了皱眉,这样啊,那会不是哥力道太轻了?

说着,手上不由加大了力道。

那粗糙的大手因为长年劳作的原因,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老茧,虽然王秋兰穿着衣服,但材质单薄的裙子根本无法阻隔那种硌人的感觉。

在老苏大力的揉捏下,王秋兰只觉自己两片柔软就好像抵在凹凸不平的泥巴路上来回摩擦。

每当老苏的粗手将柔软搓圆捏扁,那些茧子就跟无数蚂蚁一样在上面爬呀爬,弄得她有痒有麻,导致柔软上的两点颗粒也随之逐渐凸起发尖。

察觉到王秋兰的生理反应,老苏心头更加火热。

作为村里有名的寡妇,王秋兰本钱非常不错,身体已经完全被开发到极致。

整个人就跟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村里不管是哪个汉子见了都想吃上一口。

因为这水蜜桃不但熟透了,而且都熟得流水了。

老苏对她也有想法,但一直没啥机会,不过今天

想到这里,老苏计上心来,妹子,哥手法还可以吧?是不是感觉强些了?

王秋兰被摸的浑身发软,要不是坐在椅子上,这会儿准得瘫倒在老苏的胡怀里。

于是娇喘一声,苏大哥,我感觉好像更严重了,浑身发热发软,啊好难受。

说着,王秋兰故意扭了扭身子,使老苏那抵在自己沟壑之间、高高耸起的小帐篷来回磨蹭了几下。

老苏倒吸一口凉气,这骚娘们,真够劲儿啊!

妹子,我看你病得不轻呐,多半是中暑了。

啊?中暑了?难怪我觉得浑身发软无力,燥热难忍,这可咋办呢苏大哥?

老苏嘿笑一声,妹子别怕,哥虽然是赤脚大夫,但也算是半个医生,中暑也不是啥大病,但

但什么?

看着俏脸绯红,风姿撩人的王秋兰,老苏不禁心中一荡,但治起来有些麻烦,不过哥有办法。

说完,老苏一指瓜棚里面用来存水方便浇地的大铁桶,妹子,你去泡到水里面,先降降温,再配上哥的按摩手法,应该就会好了。

听到这话,王秋兰有些迟疑。

她现在穿的是薄裙子,要泡到水里,岂不是啥都透光了?

不过当看到老苏鼓囊囊的裆部,想着那火热的部位,心中不免一热,那,那好吧。

说着,就想起身,但却被老苏一把摁住,妹子,你不是浑身发软无力吗?别动,哥抱你去。

不等王秋兰回答,老苏一下将她拦腰抱起,向大铁桶走去。

虽然只有十几步的距离,但老苏却故意放慢脚步,甚至一脚深一脚浅的颠簸起来。

王秋兰体态纤瘦,但该挺的地方挺,该翘的地方翘,老苏将她拦腰抱着,使她整个人都贴在自己身上。

随着颠簸,王秋兰胸前两片饱满的柔软被挤成两张厚厚的肉饼,在老苏黝黑健硕的胸膛来来回厮磨着。

磨得老苏欲火高涨,口干舌燥,特别是小腹处那团邪火,就跟浇了油似的,蹭蹭往上涨,烧得他浑身燥热难忍,下面更是一直擎天,涨得生疼。

老苏一下没忍住,搂着王秋兰肥臀的粗手开始不安分的游走起来。

先是轻轻的抚弄摸捏,在感受到那惊人的软绵触感后,逐渐加大力,来回抓捏,使柔软的臀肉从指缝不断挤出凸起。

随着老苏粗手不断作怪,王秋兰俏脸越发通红,媚眼半眯,纤腰不安的扭动起来,苏大哥,我,我越来越难受了。

妹子,再坚持下,马上就到了。

老苏嘿嘿一笑,粗手突然滑进两瓣浑圆肥臀中间,直接探到幽邃的股沟中。

啊!苏大哥,你,你

敏感部位被袭击,王秋兰娇躯不由一颤,肥臀下意识的收缩一夹,使得老苏粗手四指完全被夹入其中。

哎呀妹子,真是对不住,哥不是故意的。

话虽如此,老苏却故意动了动手指,想向前再摸摸,最好能摸到那柔软地带,但却被王秋兰夹得死死的。

十几步的路程,却足足用了一分钟,王秋兰被老苏弄得跟滩烂泥似的,浑身无力的躺在他怀里。

妹子,那哥就把你放进去了?

听到这话,王秋兰媚眼如丝的看着他,羞涩可人的点了点头,俏脸红晕一片,就跟喝醉了似的,风姿撩人无比,看得老苏百爪挠心。

随着水花荡起,王秋兰被放进了装满水的大铁桶。

但老苏动了歪心思,猛然一松手,顿时王秋兰整个人完全跌进大铁桶里,只露出一个脑袋顶。

哎呀妹子,真是对不住啊!

老苏故作惊慌的叫了一声,伸手就去捞王秋兰,但却不是抓胳膊,而是来了一个双龙抓奶,握住两片硕大的柔软,直接往上提。

王秋兰因为吃痛,整个人一下从水桶里站了起来,头发湿漉漉一片,包臀裙完全湿透,贴在身上,所有美景展露无遗。

两座浑圆的柔软十分挺拔高耸,老苏看得几乎无法移开眼睛。

视线下移,是平坦的小腹,因为常年干农活的原因,竟没有一丝赘肉,纤细的让老苏只想搂着疯狂输出。

再往下看,则是一个呈倒三角的地带,两腿最中间是鼓囊囊跟婴儿拳头似的小坟包。

人已赞赏
小说

攻让受含道具上跑步机|肉肉写的香艳的古言

2020-8-2 20:52:52

小说

肉很多一直做宠文|超短裙夹道具羞耻h

2020-8-2 20:53:1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