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 胀 磨 顶 烫 湿|把丝袜脚扛在肩膀上

房间里,吴雪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孤枕难眠,眼神中满是落寞色彩。 三十多岁的她,因为一直从事瑜伽教练的工作,身材保持的特别好,在加上一张天生的娃娃脸,肤白貌美,从外表看上去,和小姑娘没什么分别。 但就是这么一个极品尤物,私下里却有着不为人知的烦恼。 自从几年前离婚后,吴雪便孤身一人带着女儿生活,在物质上

房间里,吴雪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孤枕难眠,眼神中满是落寞色彩。

三十多岁的她,因为一直从事瑜伽教练的工作,身材保持的特别好,在加上一张天生的娃娃脸,肤白貌美,从外表看上去,和小姑娘没什么分别。

但就是这么一个极品尤物,私下里却有着不为人知的烦恼。

自从几年前离婚后,吴雪便孤身一人带着女儿生活,在物质上她可以依靠自己,但是在这个如狼似虎的年纪,生理上的渴求,却不是她一个人能够解决的。

每到深夜,强烈的空虚感就像潮水般涌来,渴欲望得不到释放,让她每晚都过的特别煎熬。

寂寞的吴雪,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她不可避免的又来了感觉,刚刚情不自禁的用手解决了一次,可并没有太多效果。

吴雪幽幽的叹了口气,慵懒起身,想去洗个澡让自己稍微冷静一下。

没想到的是,刚推开门,忽然便听到隔壁女儿房间,传出一阵令人浮想联翩的声音。

瑶瑶,真要那个做吗?你妈可在隔壁呢。

陈军你还行不行了!刚才脱我衣服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说,现在怕了?赶紧的,咱动静小点她听不见!

吴雪把俩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听入耳中,神色动容,她知道女儿瑶瑶今天又带男朋友回家来了,但母女俩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吴雪不想在外人面前和女儿吵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瑶瑶今天竟然敢把那男孩留下过夜,而且她们似乎还

房间里的动静还在继续,没一会儿,女儿轻重喘息的旖旎就隐约传了出来。

吴雪做为过来人,哪怕光听声音,就能想到俩人在干嘛,心中觉得刚满十八岁的女儿这样做,有些不知检点,与此同时,又莫名有些激动,俏脸不知不觉绯红起来。

她已经很久没有做过那种事情了,本就心痒难耐的厉害,现在听到这种声音动静,心中压抑的火苗开始壮大燃烧起来。

她忍不住起幻想隔壁房间的场景,甚至把自己带入了女儿的角色,仿佛那享受愉悦快感的人是自己一般。

只是片刻,吴雪就有点受不了了,小腹涌现出一股热流,手在不知不觉中探到了自己那个位置,轻轻抚摸。

大概过了二三十分钟,只听房间里猛地发出一声男人粗重的喘息,动静渐渐开始消退。

几乎是在同时,吴雪也达到了顶点,浑身香汗淋漓,手脚瘫软的斜倚在墙上,这时,才感觉到两腿间的湿意

天呐!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会幻想

回过神后,强烈的羞耻心让吴雪脸颊发烫,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不敢在女儿门前继续逗留,脚步匆匆的跑进卫生间。

由于心虚,她甚至连灯都没开,在黑暗中摸索着脱下小裤丢在洗衣机盖子上,准备上完厕所就洗干净。

卫生间里响起悉悉索索的水流声,就在她小解到一半时,忽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走了过来。

吴雪心中咯噔一下,还没有所反应,下一秒,便见一道健壮身影猛地推开门,蓦然闯入她的视野

吴雪根本没有料到会有人在这个时间上厕所,一时间慌得手足无措,还不等她有所反应,一个穿着短裤,赤裸着上身的男孩就那么走了进来,直接按亮了灯。

男孩因为剧烈运动,身上还有着汗渍,胸腹间的肌肉相当显眼,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都是特别能让女孩子喜欢的那种类型。

吴雪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正是自己女儿那个男朋友陈军,看到他后,脑海中立刻想起了什么,目光下意识的往对方身下一瞄,那巨物即便是有衣服的掩盖,依旧显得很是雄伟。

好大吴雪心中喃喃。

许久未曾得到滋润的女人,这一眼,就直接看痴了,心跳由平稳开始加速,扑通扑通的疯狂颤动,呼吸也逐渐急促。

直到一道略显惶恐的声音响起,她才回过神来。

伯、伯母,对对不起,我不知道陈军结结巴巴的道歉,眼神有些散乱,似乎想看又不敢看。

也不怪他有这种表现,实在是吴雪现在的姿态着实诱人,睡裙凌乱,因上厕所被提到腰间,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毫无遮掩的夹在一起,甚至连那里最神秘的三角地带都露了出来……出片缕春光。

再加上她浑身散发的那种成熟女人韵味,更是添了十足诱惑,让陈军这种大小伙子,完全把持不住。

吴雪注意到陈军躲闪中带着火热的眼神,心中羞涩不已,但又隐隐还有些窃喜骄傲,觉得自己的魅力得到了肯定。

不过,气氛这么尴尬着也不是办法,她更怕女儿等一会儿察觉不对也跑过来,只能赶紧深吸一口气,都顾不上擦拭,直接拢着睡裙从马桶上站了起来,强自镇定的说:是要上厕所吗?我好了,你用吧。

说完,不等回应,就急忙侧着身子从陈军旁边走出卫生间,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回了自己卧室。

等把门关上,返身坐到床上以后,吴雪心脏依旧跳的很快,脑海中不自觉的就浮现出陈军那东西。

她看到的还只是事后的状态,如果是办事前的那该也不知道完全体该有多么的巨大……!

想着想着,吴雪忽然觉得下身凉飕飕的,她把手探下去,等摸了个空,才猛然反应过来,自己脱下的小内裤还在卫生间。

她的脸色腾地一下就红了,火辣辣的发烫。

要是个干净的小内裤还没什么,关键那件小内裤早就被自己流出的液体浸湿了,这要是被女儿的男朋友给看到

吴雪越想心中越慌,最终还是决定去看一眼,蹑手蹑脚的再次打开房门,悄悄的走向浴室。

门并没有关死,从缝隙中透出光亮。

吴雪深吸一口气,把眼睛贴过去往里面看,等她看清里面的情景时,整个人浑身一颤,用玉手掩住红唇,好险没喊出声。

她其实意识到了陈军看到她的小内裤后可能会做点什么,但这一幕真的发生,还是震惊的不行。

亲眼看到陈军拿着她小内裤不停把玩套弄,吴雪半边身子都麻了,随后一股异样的感觉袭遍全身,羞人的像是感同身受般流出了

吴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房间的,她看到陈军做出的那一幕后,脑子里就一片混乱,胡思乱想个不停。

她躺在床上,脸色红润无比,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觉。

一闭上眼,就会想起陈军硬朗的身材和英俊的容貌,强烈的空虚感不可抑止的滋生,竟然冒出和自己女儿抢男人的念头。

她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很可耻、很不要脸,但就是挥之不去,甚至越想就越渴望,深陷其中,到后面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恨不得对自己女儿男朋友以身相替。

也不知过了多久,吴雪沉沉睡去。

睡梦中,她梦见自己和长相酷似陈军的男人,翻云覆雨。

那人让弄得她,很是舒服

第二天,吴雪再次醒来时已经快要上午九点了,她换了一身居家裙,推门出来后,一眼便看到角落里正在做俯卧撑的男孩。

看到陈军,吴雪脸色不由自主的就红了,她想起昨晚的事,没好意思打招呼,低着头去了卫生间洗漱。

洗衣机盖子上的那条小内裤还是老样子放着,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但吴雪心中很清楚陈军拿它干了什么。

等她再次出来,忽然发现客厅是被打扫过的,连地板也被拖了一遍。

吴雪知道,这不可能是她那个连衣服都懒得洗的女儿做的,这样一来,是谁就很明确了。

她目光看向陈军,对这个阳光大男孩好感大增,红着脸,蓦然又添了几分心动。

这时,陈军也做完了一组训练,见吴雪在看他,稍显局促的走了过来,主动打招呼:伯母,您起来了啊!厨房有粥,我帮您盛一碗?

这种被人关切的感觉,吴雪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眼波流转,柔声问道,瑶瑶呢?还在睡觉吗?

她去拿快递了。

闻言,吴雪心中一动,某个念头愈演愈烈,但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有做出有悖伦理道德的事。

她轻轻点头,说道: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去盛。

说着,她迈步走向厨房,可刚刚踏入进去,忽然脚下一滑,身体失去平衡。

吴雪吓得惊叫一声,眼看就要摔倒再地,这时,不远处的陈军一个健步窜了过来,眼疾手快把她搂进怀里。

因为事发突然,陈军没收住力,在本能反应下,把吴雪搂的特别紧,两人胸部死死贴在一起。

一瞬间,他就感受到吴雪那傲人的上围,无论规模还是软度,都远远超过自己女朋友。

顺着领口往下,他甚至能看到里面的雪白幽深的沟壑,不由得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伯母,您没事吧?

吴雪脸色绯红,心中波澜涌动,对方身上浓郁的男人气息,让她很是迷恋,如果可以的话,她甚至不想离开男人的怀抱。

而陈军等了半天,也没得到回答,还以为真出事了,也顾不上温香软玉,连忙又问了一遍。

陈雪目光颤动,心里一阵挣扎后,半咬红唇。

小军,伯母好像脚扭了,你你帮我揉揉吧

最终,她还是没能忍受住寂寞,渴望和面前的男孩发生点什么

人已赞赏
小说

女人性饥渴情欲小说|和男按摩师在体育器材室被老师

2020-8-2 20:52:02

小说

顶住岳两腿—朋友夫妇换交换完整版

2020-8-2 20:52:0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