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的文章,看了会出水|小黄文污到下面湿

她没穿袜子,光着洁白小巧的脚,脚趾上涂着红色指甲油,显得漂亮可爱。 我装着喝醉的样子,脑子一时发热,竟做出一件让我自己都感到惊讶的事来。 我伸出了手,在她大腿上摸了一下,脱口而出道:你的腿真好看啊! 我做完之后马上就后悔了,要知道这样的举动完全可以说是调戏她了。 如果这时

她没穿袜子,光着洁白小巧的脚,脚趾上涂着红色指甲油,显得漂亮可爱。

我装着喝醉的样子,脑子一时发热,竟做出一件让我自己都感到惊讶的事来。

我伸出了手,在她大腿上摸了一下,脱口而出道:你的腿真好看啊!

我做完之后马上就后悔了,要知道这样的举动完全可以说是调戏她了。

如果这时候她突然翻脸,大声喊周大金,那我以后就没脸来她家了。

估计是没想到我居然有这么大胆的行为,郑雅丽一时没反应过来,惊讶的看着我,脸色瞬间就红了。

她马上躲开我的目光,起身不自然的说道:估估计我老公喝多了,我去看看他怎么样了。

我心里忐忑不安,砰砰直跳,担心她会将这事告诉她的丈夫。

我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如坐针毡的等着夫妻二人回来。

过了一会,郑雅丽扶着周大金从厕所出来,周大金已经彻底醉了,不省人事。

主人家都醉了,我也只能回去,回到家满脑子都是刚才摸郑雅丽大白腿的画面,心里不住的胡思乱想,这一想就心动了,一双脚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她家门前。

正想敲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的。

估计是我离开的时候门没关上,而郑雅丽也没注意到。

我悄悄推门而入,客厅的灯是关着的,不过洗手间的灯却开着,而且从里面传来一些怪异的动静。

我本来想叫郑雅丽的,听到这动静便叫不出来了,鬼使神差的偷偷靠近了洗手间。

然后就听到一些很清晰的呼吸声,还有哗啦啦的水声,偷偷靠在洗手间的边缘,透过门缝,我看到

我浑身一震,心里的邪火疯狂烧了起来,郑雅丽在洗澡的时候居然

我的身体火热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浴室里便再也没了动静,过了两分钟,连水声也停了。

我心中一惊,该不会已经完事了吧。

急忙转身想要逃离,没想到情急之下,自己左脚踩到了右脚的鞋带,身体一个不稳,便重重摔倒在地板上,发出剧烈的动静。

老公,是你吗?你怎么了?郑雅丽惊讶和担心的声音响起,然后便听到脚步声跑了出来。

我想要爬起来,但摔得太痛了,疼的一时间根本爬不起来。

洗手间的门突然就打开了,郑雅丽就站在门口,而且是一丝不挂的样子!

我完全傻眼了,目光直直的盯着郑雅丽的身体。

郑雅丽显然没想到,我会在她洗手间外,愣了足有两秒钟,一声尖叫之下,以最快的速度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我也终于反应过来,干咽了一下口水,心情有些忐忑。

她会不会把我当成是变态的偷窥狂,出来向我质问,或者干脆报警?

我有点紧张等了好一会,郑雅丽终于打开洗手间的门出来了,穿上了平时那套保守的睡衣。

她看到我面色通红,躲开我的目光,低声问道:房东,你你怎么会在这?

你千万别误会,我回去睡觉的时候才意识到手机落在你这了,刚好门又没关,我就进来找手机,结果结果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被你撞到了。我紧张的解释道,自己也觉得十分尴尬,同样不敢和她对视。

你什么时候来的?郑雅丽稍微冷静了一点,追问。

刚来,刚来。我马上说道。

怎么不叫我一声?

因为你在洗澡我话刚说完,就后悔了。

听到我的话,郑雅丽的脸色也变得更加的红润,一直红到了耳根,低声问了一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没有,就是洗澡的声音。我瞟了她一眼,不禁又想到了刚才美人出浴的画面,有了强烈的感觉。

郑雅丽显然觉察到我的异样,目光直直盯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赶紧转移目光,也不继续刚才的话题了。

气氛尴尬了起来

那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我说完便匆匆逃离,回到自己家,一颗心还在砰砰直跳,始终没法平静下来。

刚才在郑雅丽发生的事太刺激了,导致我一时间没法完全消化。

我回到书房,看到电脑监控画面中,郑雅丽坐在客厅沙发上愣愣出神,表情尤为复杂。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估计是在思考我有没有在骗她吧。

我躺到了床上,关上灯只要一闭眼,满脑子都是郑雅丽。

第二天是星期六,郑雅丽和周大金都没有上班,在家里休息。

郑雅丽绝口不提昨晚和我之间发生的事,令我庆幸至于心里又有些开心。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小长假。

这期间,我想看她的身体,也只能隔着屏幕,让我有种望眼欲穿的感觉。

我琢磨着再次亲近郑雅丽的机会,想不到上天给了我这样的安排。

小长假前一天晚上,我的另一对房客找到了我。

一个叫张小泉,另一个叫陈小芳。

二人是一对蕾丝边,张小泉是个中年美妇,听说还有自己的家庭,只有周末和节假日才会来这里住。

而陈小芳则是个小姑娘,长得很苗条,听说当健身教练的,但说话却有些羞涩。

她们想去S市云梦山旅游,因为组团价比较实惠,就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本来懒得去,但张小泉却说周大金夫妇答应了一起去,这让我内心起了一丝波澜,马上答应下来。

我们跟团上了旅行社的大巴车,等上车的时候发现只有最后一排有三个连在一起的位置。

我坐在了左边,而周大金选择坐在右边,将中间的位置留给了郑雅丽。

郑雅丽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我当即就闻到了那熟悉的幽香。

车子开往S市的过程中,夫妻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有时候周大金也会找我聊天。

我的注意力全在郑雅丽身上,只是随意敷衍的点头或摇头。

郑雅丽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针织长款短袖连身裙,前边是雷丝半透明的,里面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性感而不失端庄,十分美丽。

不过在她聊天的过程中,她那芊细光滑的手臂会不时碰触到我的手臂。

她或许是不经意,表现毫不在意的样子,但使得我的心神不住荡漾,那种冰凉光滑柔软的美妙触感,令我有些冲动。

后来周大金有些困意,便抱着双臂睡着了。

这时我注意到,郑雅丽的一只手就放在我和她之间的座位边缘,一动也不动。

我内心冲动之下,又做出一个大胆的举动,突然伸手按在她的手背上。

郑雅丽明显吃了一惊,目光看向我的同时忍不住想抽出手,我却死死的按住,让她没法挣脱。

她的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挣扎了几下也没能将手抽走,最终只得停止了挣扎,转过脸看向周大金那边。

郑雅丽的手很小,光滑白嫩,如玉一般,又显得格外柔软,我稍微放松了力道,将其握在自己手里,当真叫我心神颤抖。

我心里砰砰直跳,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亲不自禁的把玩她的手,没想到就在这时,郑雅丽突然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一下丈夫。

周大金睁开了眼,还有些睡意,用疑惑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妻子。

郑雅丽说道:我们换个位置吧,我想看看窗外的风景。

周大金就坐在靠窗的位置,显然这也成了她摆脱我咸猪手的理由,她说着就站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不自主的松手。

然后她就和丈夫换了位置。

我心里既尴尬又失落,只得透过周大金不时去看郑雅丽。

郑雅丽始终扭头看向车窗外,没有任何转过来的意思。

但是看她的侧脸,依旧有些红,可能对我刚才做的事一直心怀芥蒂吧。

不过总之,她没把事情和丈夫说,也算是给了我一种激励,表明她心里又不是没有那个意思的,只是内心还有点挣扎而已。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总算到了S市的云梦山。

云梦山是5A级旅游景区,海拔有一千七百多米,吸引了五湖四海的游客。

山上有两座寺庙,还包括云梦瀑布,铁索吊桥和缆车观光等等旅游景点。

对于什么云梦山的景点,我自然不感兴趣,因为我的注意力全在郑雅丽身上。

因为海拔太高,上山需要坐观光大巴,这次我和郑雅丽分开坐了,她和周大金坐前边,我坐在后边。

到了观光景点,众人下车,导游带我们到寺庙烧香。

到寺庙的石阶又高又陡,听导游说足有5000多层台阶,一般游客都选择坐缆车上去。

令我想不到的是看似娇弱的郑雅丽居然坚持要爬山上去,说这样才会显得有诚心,神灵才会保佑。

周大金爬到一半,体力就不行了。

反倒倒是郑雅丽,虽然浑身香汗淋漓,累得面色通红,但还是能丝毫没有停下来的征兆。

于是我和郑雅丽一起爬石阶,没多久,已经把周大金、张小泉和陈小芳三人甩出一截。

我在郑雅丽前面,不时回头看她,甚至有想要伸手拉她的冲动。

郑雅丽累的满脸通红,衣服几乎都湿了,黑色的连身裙紧紧贴在身上,让我心动不已。

突然间,郑雅丽停下了,站在一层台阶上,扶着额头,身体微微摇晃。

我吓坏了,赶紧沿着台阶往下,跑到她身边,将其一把扶住,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郑雅丽脸上红的发紫,全是汗珠,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赶紧扶着她找一个阴凉的台阶坐了下来,又拿出包里的矿泉水递给她。

郑雅丽喝了大半瓶,脸色总算好了一些。

我说道:刚才真把我吓死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郑雅丽摆了摆手,喘着气说自己没事。

此时,我就坐在她身边,一只手

我虽然很累,但抵不过心中的兴奋,忍不住将身体又往她身边靠了靠,二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一起了。

我不自禁咽了一下口水,目光随即又转移到那两条修长光滑的美腿上。

郑雅丽个子很高,显得两条腿很修长,白皙细腻的肌肤看上去十分诱人。

我内心有些冲动,本来想做一些大胆的举动,想不到周大金三人上来了。

我下意识的站了起来,笑道:你们还挺快的。

众人又休息了一阵,才继续往山上寺庙爬,到了寺庙拜了佛。

大家在后山看风景的时候,郑雅丽突然说自己的戒指掉了。

我们的目光都落在她手上,果然原先上山的时候还戴着的戒指不见了。

周大金问她哪里掉的。

郑雅丽说从寺庙出来的时候还在,估计就是在后山掉的。

周大金说算了,下次再给她买更好的。

这是我们结婚的戒指,具有纪念意义,不能就这么掉了。

郑雅丽不高兴的说完,转身一个人继续寻找。

我见势连忙跟了上去,说道:我陪你一起找。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面色微微泛红,又赶紧挪开目光,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便继续寻找。

后山没什么旅游景点,所以游人很少,郑雅丽沿着刚才走过的路寻找,逐渐到了山林深处。

我突然眼前一亮,一簇草丛中有东西闪烁着亮光。

我走过去,拨开草丛,立刻就发现了她的戒指,捡起来欣喜的说道:我找到了!

我拿着戒指示意给她看,郑雅丽激动的跑了过来,脸上全是失而复得的笑容,开心的像个孩子。

她跟我道谢之后准备结果戒指,我手往后一收,我来帮你戴吧。

说完生怕她拒绝,我立刻牵起她修长的手,郑重的帮她戴在了无名指上。

戴好后我抬头,看着她白皙动人的脸颊,上面泛着丝丝红晕,如此近的距离还能闻到她身上的芳香。

我内心再次产生冲动,突然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郑雅丽抬头,惊讶的目光看着我。

我心里也是豁出去了,一咬牙,将尚未反应过来的郑雅丽一把紧紧抱住,激动的说道:雅丽,我喜欢你!

郑雅丽像是被我的举动吓到了,努力挣扎,说道:你干什么,疯了吗,快给我松手!

自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每天晚上满脑子都是你。

我激动万分,紧紧搂抱住郑雅丽,不让她逃脱。

郑雅丽没法挣脱,脸色变得很难看,说道:钱大壮,你别这样,我是有老公的人,你快松手,再不松手的话,我要叫人了!

即便现在我们身处的位置比较偏僻,看不到游客,但心里也很清楚,那些游客就在附近,要是郑雅丽真的叫出来,我就完蛋了。

我心中犹豫了几秒钟,最终理智战胜了欲望,依依不舍的把她放开。

郑雅丽像是受了惊的兔子,当我松开之后,便立即转身通红着脸跑开了。

我怔怔站在原地,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这一次的表白彻底失败了,说到底是自己太冲动了,根本不懂得循序渐进,估计是把郑雅丽吓坏了吧。

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和郑雅丽独处的机会了。

我悻悻的回到他们休息的地方,郑雅丽已经坐在了周大金身边的石头上,她看到我赶紧转过了脸,脸色依旧有些红。

不过看样子她并没有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周大金,只见周大金笑着对我说道:房东,真是谢谢你了,帮雅丽找到了戒指。

我有些尴尬,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没事,都是邻居客气什么。

众人休息了一阵,起身和导游汇合,我心里有些做贼心虚,没再说话。

郑雅丽也有点魂不守舍,周大金说什么,她只是嗯或摇头的敷衍,大多数时间保持沉默,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我们刚才在密林中发生的事。

不知不觉天黑了下来,我们就在山上订了酒店,明天一早和导游汇合。

众人玩了一天都累坏了,在酒店一楼吃了顿饭。

其中只有我和周大金喝酒,其他三人不喝。

虽然周大金酒量不行,但看得出他是一个比较好酒的人。

二人都喝多了,周大金醉醺醺的说道:房东,我比你大几岁,叫一声钱老弟你介意吗?

我说不介意。

他又说:别看我老婆长得漂亮,对我却有点冷淡。

她对你不是挺好的吗,怎么冷淡了?我疑惑的问道。

周大金苦笑,说道:我是指夫妻生活那方面,你懂吧?肖老弟,我也不瞒你,其实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让时间变长的?

显然,周大金已经喝多了,居然跟我聊起这种话题。

不过他自然不知道,夫妻二人平常的生活都在我监控之中,他那点本事,我还不清楚吗?

我说我还没结婚,也没遇到过这个情况,劝周大金可以多多锻炼身体,吃一些补肾的营养品。

我们东拉西扯,聊了很多。

最后我俩都喝的晕头转向,迷迷糊糊中我都不记得是谁结账的,只是和周大金勾肩搭背的上楼,然后进了房间,耳边似乎还有迷糊的女人声音传来。

我坚持不住了,一下子倒在了床上,然后便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在我半睡不醒的意识中,我感觉到有人好像为我拖鞋,盖被子,那种感觉真的很温暖很幸福。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周围一片昏暗,只有洗手间的灯还亮着,提供了一些光亮。

人已赞赏
小说

农村偷窥小说农村黄文:撩起她的旗袍压了上去

2020-8-2 20:51:51

小说

早上 胀 磨 顶 烫 湿|把丝袜脚扛在肩膀上

2020-8-2 20:52:0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