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肉又宠的甜文到处做gl_来嘛…再用力一些 欲奶妇女

罗坚慢慢将头凑到了门缝前。 此时陈雅身上一丝不挂,背对着罗坚,白皙的肌肤一览无余。 她弯着腰,整个身体构成了一条诱人的曲线。 罗坚看的血脉喷张,身体的感觉十分强烈。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可以浑水摸鱼的方法。 陈雅的喘息声越来越激烈,看起来就快要到了。 这时,他听到了身后浴室的门被打开了,下意识的松开了

罗坚慢慢将头凑到了门缝前。

此时陈雅身上一丝不挂,背对着罗坚,白皙的肌肤一览无余。

她弯着腰,整个身体构成了一条诱人的曲线。

罗坚看的血脉喷张,身体的感觉十分强烈。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可以浑水摸鱼的方法。

陈雅的喘息声越来越激烈,看起来就快要到了。

这时,他听到了身后浴室的门被打开了,下意识的松开了手,用双臂手臂挡住了自己身体上所有的敏感部位。

谁?

她大喊了一声,向门口看去。

罗坚摸着墙壁慢慢的走了进来。

想到罗坚是个瞎子,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至少罗坚没有看到自己一丝不挂的站在他的面前。

她调整了一下气息,平复了一下情绪。

大叔,我在上厕所呢,能麻烦您出去一下么?

哦,真是不好意思,我以为厕所没有人。

罗坚转身想要出去,在侧身的瞬间,陈雅看到了罗坚那里,瞬间大吃一惊。

她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咽了口口水。

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年纪很大的大叔,那里竟然这么雄伟。

罗坚见陈雅发现了这一点,故意走的十分缓慢,然后假装撞到了墙上,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陈雅连忙上前去扶,在弯下腰的时候,她又看到了那个令他震惊的一幕。

一时间,陈雅不知道该怎么办,呆在了那里。

趁这个时间,罗坚好好地欣赏了一下陈雅的身体。

这姑娘的身材比林静还要火辣啊!

他感叹着,然后装作痛苦的样子叫出了声。

小姑娘,实在不好意思,我的脚扭到了,能扶我一下么?

好,马上。

陈雅答应着,凑过身体就想去扶他。

突然,她意识到自己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

万一碰到什么,岂不是很尴尬。

犹豫之间,罗坚坏笑了一下,假装伸手摸索,碰到了陈雅的D。

这一碰让陈雅立刻向后退去。

你干什么?

不好意思,我看你一直不来扶我,我就想试着自己站起来。

大叔,你等我一下。

陈雅不想场面太过尴尬,就想着先穿上衣服再扶他起来。

这时,罗坚突然轻轻地说道:小姑娘你好像没穿衣服啊。

陈雅的脸一下子红了。

她觉得自己碰到了失态,想要快点出去。

罗坚微微一笑。

其实我刚刚在门口都听到了,不然也不会这个样子。

说着,罗坚故意把腰带解开,裤子自己掉了下去。

陈雅吓了一跳,立刻遮住了眼睛。

但下一秒,她就慢慢将手放了下来。

这比隔着裤子看还要厉害啊。

你看我也一把年纪了,这个样子真的很难受,小姑娘你用自己的手真的能够满足你么?不如我们就各取所需

罗坚说着,用余光看着陈雅的反应。

她发现陈雅此时慢慢的放下了衣服

大叔,你真的好厉害,比我约过的男人都要厉害。

陈雅见到真物后,也不在伪装自己的本性了。

她放下衣物慢慢地走了过去,凑到了罗坚的耳边,嘴唇发出了诱人的声音。

其实我现在也很难受,如果大叔能跟小静保密的话,我可以满足你。

陈雅说的非常诱惑,纤手放在了罗坚的胸口。

罗坚脑子一阵发热,恨不得立刻把她扑倒。

但为了不暴露自己瞎子的身份,他还是决定让陈雅慢慢引导自己。

这样自己也可以慢慢享受。

陈雅慢慢褪去罗坚的上衣,那副强健的体格露了出来,让陈雅大吃一惊。

她没想到罗坚不仅那边这么厉害,身体也这么的诱人。

她一点点用手指触碰罗坚的肌肉,然后慢慢向上移动,手臂勾住了罗坚的脖子,整个身体贴了上去。

肌肤的相互触碰传来了温暖的感受,陈雅在罗坚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散发出了一股特别的香气。

罗坚猛地吸了一口,感到身体一阵舒畅。

受不了陈雅的挑逗,罗坚也动手抱住了陈雅。

这时,浴室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看来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

陈雅十分警惕,立刻推开了罗坚。

她主动走了出去,然后朝着缓缓走来的林静说道:大叔在里面上厕所呢。

林静一脸震惊的看着陈雅,此时陈雅慢慢走了过去,表情显得十分轻松。

没关系,反正大叔又看不见,不然你刚刚不就

看到陈雅的坏笑,林静的脸又红了起来。

陈雅勾着林静的肩膀回到了房间里。

此时,罗坚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拿起了陈雅的衣服,狠狠地闻了一下。

他并没有感到沮丧,因为一切都已经说开了。

以后有的是机会。

天色渐渐暗下,陈雅打了个招呼之后离开了,而罗力还没有下班回家。

客厅里只剩下了林静和罗坚两个人。

林静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罗坚,抿了抿嘴唇。

她想起了陈雅走之前和自己的对话。

你就没有对大叔产生过想法吗?

这句话一直萦绕在她的脑中。

但因为罗坚是自己老公的师傅,她的理性一直拉扯着自己。

她并不像陈雅那样为了自己的欲望可以和任何男人上床。

她非常的保守,并不想做出对不起自己老公的事情。

忙了一天,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十分酸痛,不禁活动了一下筋骨。

这时,她感到自己背后的一根神经像是被牵到了一样,让她的手臂没有办法正常的抬起来。

酸痛感让她叫出了声。

这一幕也让罗坚察觉到了。

怎么了,小静,身体不舒服啊。

啊,没有,只是身体有点紧。

罗坚坏笑了一下,继续说道:身体紧按摩一下就好了,我来给你按一下怎么样。

林静犹豫了一下。

他知道罗坚的按摩水平很高,毕竟自己的老公就是他带出来的。

但想到那天罗坚对自己做的按摩,她便一阵害羞。

她不知道罗坚会不会借此机会在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情出来。

见林静犹豫不决,罗坚站起身,拍了拍沙发。

躺下来吧,要是脉络没有揉开,很容易变成关节炎的,到时候就有你受的了。

林静想了想,罗力也就快要回来了,罗坚应该不会在这种时候做出格的事情,便答应了。

她趴着躺了下来,身体放松着。

罗坚借着看不见的理由,一下子将手放到了林静的臀部上。

那充实的手感让罗坚忍不住捏了一下。

林静被吓得叫出了声,立刻抓住罗坚的手臂朝上方移动。

不是这里,师傅。

哦,不好意思,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的身体位置。

说着,罗坚开始沿着她的脊椎推动起来。

他的手法非常娴熟,得益于以前丰富的经验,林静很快就感到全身一阵轻松,那僵硬的部位也得到了缓解。

看到林静逐渐适应了自己的节奏,罗坚开始慢慢将按摩的部位向下移动。

你就是太操劳了,家里的家务活全都是你在做,身体不调理肯定吃不消。

罗坚用话语让林静安定下来,手已经不知不觉的移到了腰部。

林静并没有察觉到异样,闭着眼睛享受着按摩老手的服务。

突然,她感到罗坚的手触碰到了自己的大腿根部,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师傅

她想要阻止,却感到大腿一阵酸痛。

别怕,酸痛是正常现象,你经常穿高跟鞋,腿也收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师傅来帮你把经脉按开。

说着,罗坚继续朝下方按去。

林静放下心来,觉得罗坚的确是一番好意。

是自己考虑太多了。

她再次闭上眼睛,感受着双腿被推动,然后慢慢向上掰去。

韧带的拉扯让她腰部下方有了一定的感觉。

突然,罗坚双手一推,手直接推到了大腿的根部。

还不等林静反应,他再次将手移了下去。

就这样,罗坚不断往返的推拿着,每次触碰到都会让林静的心吊一下。

她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正常的按摩手段,也不好发表意见,便忍着自己内心逐渐燃起的火焰,闭上了眼睛。

很快,她的脸上一片泛红。

见时机差不多了,罗坚将手推了上去,分开了林静的腿,将手伸向了大腿之间。

一股强烈的感觉冲上了林静的头顶。

她立刻夹紧双腿,但此时罗坚的手已经伸了进去。

他按压着林静的大腿内侧,并不断地安慰着她:别害怕,可能会有点敏感,一会儿你就会觉得舒服了。

林静发现自己没法抵抗。

因为刚才的按摩,她感到全身没有什么力气。

就这样,她扭动着身体,感觉变得越来越强烈。

看准时机,罗坚将手向上一按,手上居然有了一丝湿润的感觉!

师傅,你别这样,小力就快回来了

林静声音颤抖着,而罗坚并没有理会。

他一只手按住了林静的腰部,另一手将她的裤子拉了下来。

感到下身一阵清凉,林静慌了。

罗坚故意抹了一下她大腿内侧的液体,并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

这味道有些不对啊,你的内分泌有些失调吧,我来给你调理一下。

说着,他再次把手伸了过去。

原来师傅是在给自己调理身体,看样子师傅还是一个专家,倒是自己想多了,林静自己安慰着自己。

只是紧接着一声闷哼,林静身子一软,放弃了抵抗。

罗坚动作不再拘束,变得越来越大胆。

小静,你知道么,女人不能憋着,一定要懂得合理的释放,否则会憋出病的。

在语言和身体的双重刺激下,林静身体紧绷,到达了顶点。

她身体瘫软在了沙发上,大口的喘着气。

这时,罗坚停下了动作,将林静的裤子穿了上去。

今天的按摩就到这里吧,如果还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找我。

罗坚微笑着,站起身。

林静突然感到心中一阵空虚。

这就结束了?

她心中冒出了这样的疑问。

换做之前,罗坚一定会继续下去。

而现在他突然停下,没有任何的征兆,林静感到一阵心痒。

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坐在沙发上,一脸的意犹未尽。

罗坚也看到了林静的反应,心中暗自窃喜。

有时候女人就是需要吊一下胃口,这样她们才会主动来找自己。

不一会儿,罗力回来了。

他似乎觉得今天林静的气色特别的好,扑闪的眼睛充满了妩媚。

今天怎么了,心情这么好?

罗力看出了异样,便这么问道。

林静回头看了罗力一眼,表情显得有些扭捏。

师傅今天帮我按摩了一下。

哦,原来是这样,师傅他的手艺是不是很棒。

听到有关师傅的手艺,罗力立刻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开始侃侃而谈。

他对罗坚的崇拜和尊敬溢于言表。

就是这样,所以血液循环变的更通畅了,所以你的面色才会显得这么红润。

罗力说着,完全把刚才自己感觉到的违和感抛到了脑后。

罗坚听着罗力的话,不由得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竟然可以扯到这么远,还把一切都圆了回来。

林静附和着笑了笑,但掩饰不住她满脸的尴尬。

吃好了晚饭,林静扶着罗坚进了房间。

罗坚知道,今天晚上夫妻两个肯定还会激战一番。

看罗力回来看林静的眼神,罗坚就知道了。

他还是很了解自己的徒弟的。

就这样,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久,罗坚有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他感到自己的手臂被人摇动着,睁开了眼睛。

他用余光瞟了过去,发现此时的林静正站在自己的床边,一脸害羞的看着自己。

竟然有这样的好事。

罗坚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谁啊,小力么?

不是,是我,小静。

林静轻轻地说道,身体不自然的扭动了两下。

她似乎是不知道如何开口,犹豫着。

罗坚知道,晚饭前的按摩起作用了。

怎么了?睡不着么?

罗坚并没有立刻点明,想让林静亲口说出来。

林静抿着嘴,双手放在身下不停地搓着。

她刚刚和罗力完了事,但和以前一样,只有那么几分钟。

而罗力完事后倒头就睡了,根本没有顾虑到自己的感受。

她想起了在沙发上被罗坚按摩的场景,不禁心动了起来。

如果还能有那样的感觉的话,即使被罗坚沾点便宜自己也认了。

想到这,她慢慢的开口说道:师傅,再帮我做一次按摩吧。

哦,原来是这样,来来来,一定憋坏了吧。

罗坚暗笑着,腾出了一个位置。

林静束手束脚的爬上了床,然后趴在了还残留着罗坚气味的被子上。

她不禁嗅了一口,那种味道让自己有些欲罢不能。

放轻松,下午你指的地方还酸痛吗?

嗯,还有点。

林静不好意思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便顺着罗坚的话接了下去。

罗坚也没有着急,慢慢的从肩膀处开始按起。

按了一会儿之后,罗坚深吸了一口气。

怎么了,师傅。

也没什么,这样按下去效果不是很明显,要不你把衣服脱了吧,我没别的意思,这样直接接触皮肤效果会好很多。

林静听到这话,愣了一下。

不过她没有过多的抗拒,坐起身子。

由于房间的窗帘没有拉上,月光透了进来,照在了林静的身上。

罗坚看着她一点点的把衣服拉了上去,最后将被衣服卷走的头发放了下来,甩了甩头。

这一整套动作极具诱惑性,配合着月光映出的完美身形,罗坚感觉自己的呼吸开始变得紊乱起来。

林静慢慢爬下,在月光下那白皙洁净的背部完全的呈现出来。

罗坚慢慢将手指触碰上去,那种丝滑的感觉无法言喻。

他不禁回想,以前自己怎么没有发觉林静还有这么惹人怜爱的一面呢。

想着,他将整个手掌按了上去。

林静感受到背部一阵温暖,罗坚布满老茧的手掌有些粗糙,在她滑嫩的皮肤上慢慢划动,那种无法表达的快感从身体传到了她的头顶。

她身体微微颤抖,呼吸慢慢变得急促。

再这样昏暗的环境下,感觉的堆积更加迅速了。

罗坚微笑着,稍稍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他没想到只是这样按摩背部,林静就感受到了这样的快感。

看来这个女人被自己调教的越来越敏感了。

想到这,罗坚将手慢慢的向下移去,在移到臀部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这里真是不错,一定能怀个健康的宝宝。

师傅您别开玩笑了。

看到林静欲拒还迎的样子,罗坚轻轻的揉捏了两下,然后拉住了裤子的松紧带。

要开始咯。

林静捂着脸,点了点头。

罗坚顺利的脱下了林静的睡裤。

在月光的照耀下,那半圆的形状没有一丝凹陷,十分的饱满。

这是多么的完美!

罗坚仔细的欣赏着,林静感受到了一股灼热的视线,不禁回过头。

她发现此时罗坚的瞳孔正朝着自己下方的方向,就像是能够看见一样。

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难道师傅眼睛看不见全是装的么?

罗坚的余光发现了林静的视线,他立刻抬起头,用以前的经验装出了一副镇定的样子。

但这并没能完全打消林静的怀疑。

准备好了么?

罗坚故意摸了摸林静大腿旁边的被子,然后将手慢慢移到了他的大腿上。

他想用这个动作打消林静的疑虑。

再向下瞟去,林静此时已经将头埋了回去。

罗坚松了一口气,心想着用自己娴熟的手法让林静忘记这件事。

他开始从小腿按起,用宽大的手掌一点点的向上移动。

即使是腿部,林静的皮肤依然非常细腻。

罗坚摸得有些忘情,此时林静已经开始微微喘息起来。

人已赞赏
小说

h文短篇小说浑圆雪白_太大了不行会撑坏的视频

2020-8-2 20:51:07

小说

惩罚往受的菊花塞生姜|哦~下面好痒快进来

2020-8-2 20:51:1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