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太疼了轻点|老师太大进不去

见老王从瓜棚出来,王萌萌诧异地说:师父,你不是在地里除草么?怎么在瓜棚里啊! 老王干笑道:你这丫头,师父不就是那个啥,内急了,找地儿上个厕所,你瞎喊啥呢! 王萌萌噘着嘴嘟囔:那人家都喊了那么久了,师父咋就不应一声呢?

见老王从瓜棚出来,王萌萌诧异地说:师父,你不是在地里除草么?怎么在瓜棚里啊!

老王干笑道:你这丫头,师父不就是那个啥,内急了,找地儿上个厕所,你瞎喊啥呢!

王萌萌噘着嘴嘟囔:那人家都喊了那么久了,师父咋就不应一声呢?

说着,她目光往下一扫,却突然顿住。

老王不由地一咯噔,顺着她的目光往下去看,正好看到自己刚才摆正位置的那玩意儿,因为走动竟然又不安分地翘起来了!

他顿时老脸一红,装作不经意的提了提裤头,遮住那里,朝王萌萌走去。

行了行了!不就是那啥的时候不方便应声么?走吧,咱们回家,今天做了些什么好吃的啊?

老王赶紧岔开话题,王萌萌也没多想,笑着回道:师父回去看了不就知道了?

你这小机灵鬼!还学会买关子了!老王宠溺地笑着点了点王萌萌的额头,拿起放在树下的锄头往肩上放。

王萌萌拽着他的胳膊撒娇:哎呀!赶紧回去吧!一会儿饭菜都要凉了!

两人这才笑呵呵地往回家的小路上走。

走了一段路后,王萌萌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瓜棚,眼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

在他们走远后,张喜儿才从水中冒出头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唉呀妈呀!差点憋死老娘了!这师徒俩可真是的!

张喜儿看着浑身湿漉漉的自己,心里暗暗有些埋怨老王,可一想到刚才火辣辣的画面,又不禁难受起来,便赶紧收拾一下回家了。

老王回到家,发现王萌萌竟然一反常态的做了白米饭,还弄了一碗红烧鱼,闻着就流口水。

师徒俩欢欢喜喜的吃完饭,老王突然想起后屋大力媳妇儿涨奶的事儿,说好了今天要去推拿的,这都晌午了。

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我得去瞧瞧才行。老王暗暗嘀咕着。

啊?师父你说啥?听到老王的自言自语,王萌萌好奇地凑了过去,圆溜溜的大眼珠子扑闪扑闪的盯着他。

老王越发尴尬了,呵呵笑道:没、没啥,我出去一趟哈,你先睡会儿。

说着,他正要起身。

师父是不是要去找小美嫂子?

老王前行的脚步一顿,眼神躲闪,唉!你这丫头,机灵起来比谁都鬼,有时候又傻得让人心疼。

闻言,王萌萌不以为意地噘嘴:师父,你还没回答人家的话呢!

是是是!你小美嫂嫂昨晚不是不舒服么,师父去看看,你就乖乖在家呆着啊!老王揉了揉王萌萌的头,还不等她回答,就快步走出家门。

啊呀!这小丫头越来越鬼精了!可不能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不然怕是要被那丫头给识破了自己心里的小九九!

这会儿正是烈阳高照的时候,晒得很,路边的草和地里的庄稼都被晒得焉了吧唧的。

远远瞧着,空气中仿佛蒸腾着一股无形的热浪。

整个世界,都像躲在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似的,滚滚热浪熏得老苏睁不开眼,没走几步,就热得汗流浃背。

老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热汗,扯开几颗衬衣扣子,露出一大片小麦色的胸膛,瞧着到不亚于大城里练身房的年轻小哥儿。

大力媳妇儿在家不?

老王抻着脖子往院里瞧,四下打量着。

不一会儿,里面传来胡美的声音:是王叔吗?

诶!是我,你好些了没啊?我不放心你,特意过来看看。

话刚说完,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胡美匆匆忙忙地开了门。

只见她上身穿着宽松的T恤,下身是一条牛仔短裤,露出两条细长的大白腿,晃得老王几乎移不开眼睛。

胸前鼓胀挺拔的浑圆,大概是因为涨奶,显得异常硕大,走起路来一抖一抖的,呼之欲出,看得老王一阵口干舌燥,呼吸渐渐变得粗重。

哟!王叔快进来!外头可晒了!快躲躲凉,我去给您拿糖水。把老王迎进院子后,胡美就扭着蜂腰肥臀回了屋里。

不一会儿,她就端着一碗绿豆汤过来。

老王这会儿的确热得不行,也没推辞,直接接过就仰头喝了个干净,砸吧砸吧嘴,回味着唇齿间残留的绿豆渣,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胡美妖娆的身段。

这绿豆汤被冰镇过,沁凉沁凉的,带着一丝丝甜,顿时觉得身子都爽利多了。

好些了吗?老王斜睨了胡美一眼,眼尾余光再次扫过那高耸的浑圆,不禁喉头发紧。

胡美却俏脸一红,羞涩地说:还还是有些疼,不过一阵一阵的,时好时坏。

一想到昨晚老王的大手在自己柔软的浑圆上来回抚弄游走,胡美的内心就不由地发慌,赶紧别开脸,不敢和他对视。

越是这样,老王就越是兴奋,下面又隐隐有了抬头的趋势。

但他表面上还是云淡风轻地点点头:嗯,看来你涨奶挺严重的,得赶紧再推拿疏通一次才行,不然堵得久了,怕是会坏死啊!

说到后面的时候,老王还故意提高了音量,加重了语气。

胡美顿时发出一声惊叫,慌张地看着老王,那、那咋办啊王叔!要去卫生所看看吗?

啧!去啥卫生所啊!你钱多烧得慌吗?忘了你王叔我是干啥的?老王斜睨了她一眼,从椅子上站起来,小美啊,你要真不放心,就去卫生所吧。

只怕是卫生所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到时候还得让你做一堆的检查,开上好几百块钱的药让你回家自己吃,哎呦那可得花不少冤枉钱啊!

一听这话,胡美就有些犹豫了,忸怩了一会儿,将黏在嘴角的鬓发捋到耳后,她才迟疑地开口:那、那就麻烦王叔帮帮忙了。

嗐!你跟我客气啥!都是自家人!

老王虽然表面上正经的很,心中的猛兽,却早已迫不及待想要扑上去了。

要不是碍于身份这层窗户纸,他才顾不得那么多呢!

那咱进屋去吧?

老王点了点头:嗯,也是,把院门也关上吧,免得让人瞧见了影响不好。

胡美也没多想,老王说的是实话,虽然这个时候几乎不会有什么人经过这里,但谨慎点总归是好的。

随后她便关上院门,领着老王进了屋。

老王按捺住内心的躁动,强装平静地说:要做推拿的话,得躺着比较方便呢。

嗯。胡美红着脸带老王进了自己的卧房,羞涩地躺在床上,那,开始吧,麻烦王叔了。

老王一本正经地摇摇头:嗐!这有啥麻烦的!赶紧把衣服撩起来吧!

话音刚落,一片白花花的肌肤就袒露在老王的视线里,他顿时两眼发直,口干舌燥。

先是没有半点赘肉的平坦小腹,和不盈一握的纤腰,随着上衣不断被撩起,那两团让老王魂牵梦萦的浑圆,也逐渐跃入他的视野。

昨晚事发突然,加上又有王萌萌在,老王还没仔细看。此时屋里只有他和胡美两人,所以老王这次看得特别仔细。

胡美的胸型特别完美,就像两个发过的大馒头,硕大挺拔的,丝毫没有任何下垂的迹象。

特别是顶端那两粒娇嫩的嫣红,一点都不像是喂养过孩子的。

老王咽了咽口水,只觉得小腹处的邪火越烧越旺,烧得他浑身都滚烫滚烫的,血脉沸腾起来。

额头开始冒汗,身下那坨大家伙,也开始蠢蠢欲动,再次苏醒。

准备好了吗?老王一张口,就把自己给吓了一跳,此时他的嗓音竟然沙哑的不像话!

听到这声音,胡美忍不住心尖一颤,羞红着脸闭上双眼,好了好了,王叔,你你开始吧!

见状,老王更加兴奋了,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慢慢朝她靠近。

那我要开始咯!

还没等胡美回话,老王就伸出粗糙的大手,颤抖地抓住那两团硕大的柔软。

嗯胡美顿时发出一声呻吟,俏脸红的快滴出血来。

这勾人的娇喘声,传到老王耳朵里,无疑是一道催情剂,让他更是激动的不行,呼吸变得急促,手上的力道也不由得加大了些力道。

入手软绵的触感,就像摸到了充分发酵的面团,柔软中带着一点梆硬,沉甸甸的很有质感。

两只布满老茧的暗黄色大手,在胡美那高耸白皙的浑圆上,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对比。

嗯啊

随着力度的加大,胡美的娇喘声也越发明显,但等她反应过来后,她又羞涩地紧咬住红唇,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

而经过鼻息发出压抑的喘息,反而更加刺激得老王欲火高涨,下面的反应更是惊人,鼓鼓囊囊的像是要冲破裤头的束缚。

胡美只觉得自己在那双粗粝大手的抚摸下,已经完全变得不像自己了,身子变得特别敏感。

每当那双大手揉捏抚弄,一股难以言说的快感,像浪潮一般一阵一阵地扫过她全身,让她忍不住拱动着腰身,想要寻找什么,好止住这无言的瘙痒感。

好好痒啊

她整个人都瘫软在椅子上,身子时不时地抽搐一下,连带着两团柔软也在老王掌心里阵阵发颤。

看着媚态横生、任由自己搓圆捏扁的侄媳妇,老王更加心猿意马了。

于是故意挺了挺下身,好让自己高高耸起的大家伙,在胡美的俏脸上滚动。

可正当那处要撞在胡美脸上的时候,她突然睁开眼睛,满脸渴求地说:怎么办啊王叔,我我难受。

老王慌忙屁股一缩,收了腰,让那处看起来没那么明显。

那是肯定的,毕竟涨奶了,不过你放心,一会儿我推拿疏通后,应该就会好点了。

老王赶紧收起心思,不敢再有过分的动作,毕竟胡美可是自己名义上的侄媳妇。

因此,他便把重心放在了那两团柔软的饱满上,更加卖力地揉搓起来。

胡美再次享受的闭上眼睛,只是在闭上之前,飞快地扫了一眼老王的裤裆,瞬间满脑子都是那鼓鼓囊囊的地方。

真的好大啊

她昨晚就发现了,只是那会儿光线不太好,看不大清,没想到白天看得更清楚后,她就浑身燥热难受起来了。

照这规模,可比自己丈夫的大了一倍不止,王叔都这把年纪了,竟然还能有那么强的反应,想必那方面的能力也很强吧。

要是能放进自己身体里,该有多爽啊!

想到这儿,她猛地咬了咬舌尖,暗暗唾弃自己。

呸!胡美!你清醒一点!他可是你叔叔辈儿的,你怎么能有那么龌龊的想法!

胡美深吸一口气,将刚刚升起的旖旎念头更强压了下去。

但是生理上的自然反应,依旧让她羞臊的不行,整张俏脸都红的快滴出血来了。

察觉到胡美那两点红颗粒已经变得硬挺,老王心头一热,刻意用掌心的老茧摩挲起来,就跟揉面似的。

不多时,那两粒嫣红反应更大了,在掌心来回磨蹭,竟有些硌手了。

可惜啊可惜!这么诱人的美景,却只能看不能吃!

老王难免有些不满,手下不自觉地加重了力道,抓着胡美的两团柔软,从本部向上用力一捋。

滋的一声,两道乳白色的细线突然飙射出来,溅到老王的裤裆上,也把他那双粗糙的大手弄得黏糊糊的。

闻着扑鼻的奶香味,老王更加兴奋,想再多弄一点出来,好好品尝一番。

然而这个时候,胡美却突然起身,把衣服扯下来,没给他这个机会。

王叔,我感觉好多了,谢谢您,今天就先到这儿吧。

说这话的时候,其实胡美也很难受,她已经空虚很久了,丈夫从开春出去打工,中途就没再回来,她也希望能得到男人的滋润。

可是眼前的男人,是她辈分上的叔叔,就算不是亲的,论起辈分,两人也可以说是有关系的。

要是被人知道他们之间有一腿,不得被戳脊梁骨才怪!

正因为想到这里,她才不敢继续让老王推拿,就是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主动投怀送抱。

老王了然于胸,也不强求,咧嘴笑道:好吧,既然你已经好点了,那我就先回家了。

说完,他便毫不犹豫地转身走出卧房。

出来后,他悄悄舔了舔沾满乳汁的手指,一股浓郁的奶香带着淡淡的膻味,让他情不自禁地吮吸起来。

等手指都舔干净了,他才意犹未尽地砸吧嘴,呵呵笑道:那个小美啊,叔先走了,下次你要是还不舒服,就再来找叔。

好的,谢谢王叔。

里面传来胡美的声音,随后便是利落的关门声。

老王扭头看着关紧的门,深吸一口气,无奈地耸了耸肩。

虽然摸也摸了,看也看了,可这会儿下面还胀得发疼呢。

幸好这个点儿大家伙都窝在家里躲凉,没人出来,不然就凭他顶着这硬挺的玩意儿,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大喇喇的在村里晃悠。

低头看着自己下面,老王无奈地伸手揉了揉,觉得更难受了,咋办啊,这,这难道要我自己解决?

正嘀咕着,老王摇了摇头,眼尾余光扫到了隔壁张喜儿家,突然顿住了

人已赞赏
小说

在寝室老三女友苏颖|别怕宝贝我会轻一点的

2020-8-2 20:48:59

小说

老师的丝袜挟的我好爽|宝贝你下面流了好甜

2020-8-2 20:49:0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