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桌忍着点别叫宝贝/宝贝才一根手指放松

张晓月突然说:对了倩倩,要不咱们帮你表叔介绍个女朋友吧。 苏倩听到张晓月说要给许文介绍女朋友,心中猛然一颤,本能的就摇头说:不行啊,表叔眼睛看不见,以前也处过,可都嫌弃他是瞎子,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哦。张晓月应了一

张晓月突然说:对了倩倩,要不咱们帮你表叔介绍个女朋友吧。

苏倩听到张晓月说要给许文介绍女朋友,心中猛然一颤,本能的就摇头说:不行啊,表叔眼睛看不见,以前也处过,可都嫌弃他是瞎子,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哦。张晓月应了一声,心中暗道可惜了。

而苏倩却突然懊悔不已。

她发觉自己刚才听说张晓月要给许文介绍女朋友,竟然有些不安,有些慌,就像潜意识里不想让许文找女朋友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自己对他有什么想法吗?

苏倩面颊开始发烧。

想起吴杰除了那方面以外,对自己的好,苏倩就觉得不应该,想,也许是该给表叔介绍个女朋友了。

张晓月与苏倩直接的交流,这次许文没有听到。

第二天,许文轮休结束,再次拿起盲人杆,装模作样的去上班了。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工作了。

比如上午来了三个客人点他的钟,其中前两个一个丑一个胖就不说了,第三个却是让许文惊叹不已。

就在许文刚下钟,准备喝口茶休息一下的时候,忽然管事的喊了一声:许文,三号房上工。

许文叹了口气,满心的埋怨说:也不知道让人休息一下,刚下钟就又上钟。

可当他推开三号房的门时,一切的抱怨都烟消云散了。

一个长相美的犹如电影明星的女人,静静的躺在按摩床上,身材婀娜多姿,特别是胸脯沉甸甸的。

从面相上看,女人应该三十来岁,而且那股子气质是苏倩与张晓月没有的,那是从内到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贵。

真是一个极品,许文不由的暗暗吞了一口口水。

美女您好,我是6号技师许文。许文自我介绍道。

美女连眼都没睁,淡淡的问:你怎么知道我是美女?

许文一惊。

确实,他又看不到人家,怎么知道人家是美女呢?

不过他脑子转的也算快,连忙笑道:这是我们按摩院的规矩,见了女客人都要称呼美女,况且,我听您的声音就知道,您肯定是一个大美女。

美女依旧闭着眼,她早早就换好了按摩院特定的按摩服,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抹胸,跟一个短裤,身上盖了一块大大的毛巾。

这是全身按摩才会穿的东西。

别废话了,开始吧。女人淡淡的说:如果你把我按的舒服了,我会给你很高的小费。

听到这话,许文笑了笑:好嘞。

坐在美女的头顶部位,许文开始给美女揉肩,而他那双眼睛,透过美女盖着的毛巾,从缝隙中看到她胸前的两片雪白,喉头涌动了一下。

揉肩,按头,一番放松之后开始进入正题。

许文把精油先倒在手上,搓热之后开始给美女往身上涂抹。

美女第一次来吗?许文在涂抹的过程中,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随意的开口询问道。

这时,他那粗糙的大手,已经在美女胸部那片雪白外缘游走,紧致且柔软的肌肤,惹的许文很想立刻就开始给其揉搓那处巨大的柔软。

别总美女美女的,听着怪别扭的,我叫陈芸芸,你可以叫我芸姐。美女依旧淡淡的开口。

芸姐?许文不由笑了笑:可我看您应该比我小吧。

嗯?陈芸芸不由皱了皱眉,同时张开了眼睛。

许文知道自己差点说漏了嘴,连忙笑道:您的肌肤很紧致,说明年龄不大,我们虽然看不见,可摸的出来,您应该也就十七八岁,我怎么能称呼您姐呢?

噗嗤!本来还有些狐疑的陈芸芸,顿时一笑,说:就你嘴甜,好吧你以后就叫我芸芸吧。

说话的时候,她还伸手够到自己摆在床头置物架上的手提包,从里面掏出了一沓百元大钞,放在了床头上。

许文见到那一叠钞票眼都直了。

估摸着得有一万块。

卧槽!许文无比震惊,他觉得这个陈芸芸太吓人了,一定是个超级富婆,小费一次给一万

他惊讶的样子被陈芸芸看在眼里,不禁她的小脸又浮起一层疑云,于是伸出葱玉般的柔荑,在许文眼前摇了摇。

许文知道自己差点又露馅,于是连忙收回神识,说:芸芸,你是给我小费了吗?

你怎么知道?陈芸芸疑色更浓。

许文说:我们是瞎子看不见,可听力却比一般人好啊,有句话不是说嘛,上帝在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肯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的。

闻言,陈芸芸顿时松了一口气。

许文解释的时候,样子很真诚,她也就释然了。

事实上,许文慌的一批。

这时许文笑了笑,小心的说:芸芸,你知道精油按摩有个好处就是能够抗衰老,能让皮肤变的更加紧致。

嗯,知道。

那个这是全身按摩,您不介意吧?许文问。

陈芸芸点了点头,说:不就是全身按摩吗?怎么这话被你说的扭扭捏捏的?

好嘞!

许文欢乐的应了一声,既然大家心里都清楚那就好办多了。

按摩,许文虽然是个新手,可撩拨女人对他来说比那些真正有技术的还要内行。

这个行当说技术含量,当然是有技术含量的,可你要真把女人按舒服了,谁还觉得你技术不行呢?

得到陈芸芸的授意,许文小心翼翼的帮她拿开了胸口盖着的毛巾,于是那惹人眼睛发红的丰满,瞬间印入许文墨镜后面的眼眶。

真尼玛大啊!

还白!

他的喉头不禁涌动了一下。

一双手不由自主的就放在了上面,开始来回揉捏起来。

嗯!陈芸芸的身体似乎很敏感,刚刚接触,她就有了反应,不由的轻哼了一声。

这也越发刺激到了许文,他身下那处,也突然就昂起了头。

眼睛撇到许文那处,陈芸芸也大吃了一惊,他那里鼓鼓囊囊的,跟个小碉堡似的,简直不要太大。

再下意识的看许文的脸,陈芸芸不由的眯了眯眼:怎么?你还起反应了?

听到这话,许文有些难堪,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毕竟您的身材太好了。

闻言,陈芸芸咯咯的笑了两声。

看的出来,她并不是那种很保守的女性,应该是见过大阵仗的。被许文这鸟不巧的一句马屁,拍的十分受用,打趣道:许文是吧?你不会还是个处吧?

许文不知道该怎么接,于是只能配合着陈芸芸尴尬的笑了两声。

陈芸芸见许文这样子,心中愈发确定了:看你样子长的也不错,身材也很好,而且那里可惜啊

许文听到这话本来毫不在意的,毕竟自己并不是瞎子,不过即便表面上不在意,他还是要装一下的。

于是佯装出一幅很沮丧的模样,叹了口气。

陈芸芸见状,皎洁的笑了笑:喂,许文,你想不想跟女人弄?

这个女人这么直接?

许文心中讶然,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她这是在勾引自己?或者是在撩拨?

这种高高在上的女人,总是仗着自己长的漂亮,把别人都当棋子一般玩耍。

许文清楚,这或许会给她们带来某种畸形的快感。

可惜啊。

可惜她遇到了许文。

许文面上显露出一幅尴尬的神情,可心里却冷笑了一声。

双手下滑,猛然捏住了她的大腿内侧。

啊陈芸芸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一下子叩开了她的心扉,身体不由的一颤。

怎么了芸芸,我把你弄疼了吗?许文佯装不安的问。

陈芸芸连忙摇了摇头:没很好,力度很好。

见她轻轻咬自己的嘴唇,许文就知道,这女人确实是敏感体质,所以这就好办了。

双手在她大腿内侧揉捏一番后,轻轻上滑,在耻骨部位来回游走。

那里别说是敏感体质了,就算不是敏感体质,一般人也受不了这样来回摩擦。

嗯嗯

陈芸芸小嘴微张,开始轻哼了几声。

许文的手在陈芸芸的小腹上又揉捏了一会儿,随后反复再次来到大腿的部位。

而陈芸芸被许文这一番伺候,身体早就烫的厉害了,她媚眼如丝轻吟不止。

就在她无比正享受的时候,许文的手却停住了:芸芸,你翻个身吧,该后面了。

这是许文故意的,他深得欲擒故纵的计谋。

陈芸芸好像有些失落,但还是依言翻身趴在床上。

那雪白挺翘的丰臀立即展现在许文面前,尤其那神秘的沟堑,被丁字裤死死的包裹着,还微微有些隆起,更是诱的许文口干舌燥。

人已赞赏
小说

污小说学校/抽打花缝夹住不许掉

2020-8-2 20:48:44

小说

王爷打阴 立规矩/小宝贝把腿张开让我

2020-8-2 20:48:5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