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我经历过的二十个男人

看着那浑圆挺翘的臀部,老王只觉一股热气直冲头顶。 原始的冲动让他撩起王萌萌的裙摆,快速扯下自己的裤衩,掏出里面的家伙。 师父,接下来要怎么做啊?王萌萌突然回过头,刚好看到老王掏出的大家伙,顿时眼珠子都瞪圆了。 老王心一慌,赶紧扯上裤衩,手足无措地看着王萌萌,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着那浑圆挺翘的臀部,老王只觉一股热气直冲头顶。

原始的冲动让他撩起王萌萌的裙摆,快速扯下自己的裤衩,掏出里面的家伙。

师父,接下来要怎么做啊?王萌萌突然回过头,刚好看到老王掏出的大家伙,顿时眼珠子都瞪圆了。

老王心一慌,赶紧扯上裤衩,手足无措地看着王萌萌,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着王萌萌清凌凌的眼睛,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瞬间浇灭了他熊熊燃烧的欲火。

那个萌萌啊,现在已经很晚了,师父很困了,咱们改天再学好吗?老王虽然觉得有些遗憾,可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王萌萌自然同意,只是现在外头还在打雷,她赶紧转身躺下,抓着老王的胳膊撒娇:嗯,我听师父的,那您还抱着我睡好吗?我害怕。

老王无奈地叹气,平躺着半搂住王萌萌,尽量不去看她,也避免更多的接触。

可王萌萌身上不断散发的香味,不断涌入他鼻中,好不容易熄灭的邪火,又一次升腾。

不知过了多久,王萌萌突然扭动了一下,侧着身体面对老王。

师父,我睡不着了,您跟我说说话好不好?王萌萌瞪着溜圆的大眼睛,仰头看着老王。

怎么了?不是没打雷了么?

唔我想摸摸师父的那个。王萌萌的脸腾地红了。

一听这话,老王就忍不住发出哀嚎,这孩子怎么净想一出是一出呢!

他好不容易稳住了,谁知这孩子又来

他只好严厉些道:不行!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说这种话呢?你可记住了,往后不许别人看你会麻麻痒痒的地方,上下都不行,更不许摸!听到了吗!

可是师父,你刚才还说可以摸呢!你又不是别人!王萌萌不满地撅起嘴,满脸的不服气。

屋里很黑,可两人隔得近,还是能勉强看到彼此脸上的表情。

看着满脸期待的王萌萌,老王暗暗咬牙:行吧,那你就摸一下,就一下子哦!完事儿赶紧睡觉!

好!王萌萌甜甜一笑,小手就往下伸去。

其实,对于这种事,是根本没办法控制的,老王丧偶多年,都快忘了那滋味儿了。

可王萌萌生涩的触摸,竟让他瞬间如获新生,回到当初年轻那会儿一样,兴奋的不能自已。

不一会儿,他就沉浸在这种快感中,双手也情不自禁地顺着王萌萌滑嫩嫩的腰线,一点点往下移。

师父,你也想摸我吗?王萌萌还以为老王也和她一样对女孩子的身体构造好奇,不但不拒绝,反而还把腿分开,撩起裙摆,方便老王行动。

老王的脑袋嗡的一声响,身体更兴奋了,手指触碰到萌萌娇嫩身体的瞬间,他整个人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嗯啊被师父这么一摸,王萌萌忍不住拱起肚子,感觉还蛮舒服的。

老王激动地引导:来,萌萌,抓着师父的大东西,这样上下套弄。

此刻的老王只想得到释放,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

如果再不释放出来,他怕是真的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只是萌萌毕竟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他也不好当着小姑娘的面做这种事,只能让她来帮忙了。

王萌萌一脸茫然:啊?师父,为什么要抓着你的大东西套弄啊?要怎么套弄?

唉!这傻孩子

老王又忍不住叹气,主动抓着王萌萌的手,让她抓住自己的大家伙,上下套弄起来。

王萌萌没两下就学会了,玩得不亦乐乎,还笑呵呵地拱进被窝里去看。

随着她的动作,老王爽的仰着头不住地吸气。

萌萌,你现在是不是也很难受啊?老王已经感觉到指尖的湿润了,不禁问道。

王萌萌愣住,仔细感受了一下,点了点头:嗯,我好难受,下面好痒,浑身都软绵绵的提不起劲。

师父帮你搔痒好不好?

说着,老王手指一探,滑入那湿润紧致的洞府中

王萌萌顿时皱着脸痛呼:嘶!好痛啊!

没事儿,再忍忍,一会儿就不痛了。老王柔声安抚,紧靠在王萌萌肩上,腰身快速耸动起来,好让自己的大家伙可以在萌萌手心里活动。

虽然并没有真正的做,可心理上的刺激,还是让老王感到了强烈的舒适感。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王叔!王叔快开一下门!我有急事!

是后屋的大力媳妇儿!

老王吓得一个激灵,赶紧爬起身来,穿上衣服就小跑了出去。

王萌萌疑惑的看着老王的背影,不明白师父为啥要那么着急。

老王却顾不得那么多,着急忙慌地套上衣服就准备开门,什么事啊小美?都这么晚了。

说着,还回头冲王萌萌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一开门,就看到胡美一脸痛苦地捧着硕大的胸脯,王叔,您快给我看看吧,也不知道咋了,我这儿都要疼死了!

老王赶紧把她迎进门,满脸的担忧:嗐!你怕是涨奶咯!

胡美是老王后屋王大力的媳妇儿,胸大腰细屁股翘,是村里出了名的大美人。

刚生下孩子,她丈夫大力为了养活他们母子,就继续外出务工了,一年到头也就只有过年才会回家和亲人团聚。

王大力和老王是同宗,虽然早已出了五服,却也还是尊称他一声叔。

王大力临出门前,特意请老王帮忙照料他的娇儿老母。

这街坊四邻的,老王自然义不容辞。

啊?涨奶?那那是什么病啊?胡美疑惑地问道。

她本来还好好的,不知咋的突然从梦里痛醒了,这黑灯瞎火的,卫生所早关门了,只能就近找老王看看,毕竟他可是远近闻名的大拿。

胡美初为人母,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没读什么书,对母婴知识知之甚少,而且这也是她第一次遭遇到这种情况,实在是有些手足无措了。

别害怕,涨奶不是什么病,就是乳腺被奶水堵住了,要疏通一下,不然堵久了怕是会坏事儿。

老王的目光落在胡美高高鼓起的胸脯上,她穿着宽松的睡衣,胸前还有一片湿漉漉的痕迹。

之前被撩拨起来的邪火都还没彻底歇下去,看到这个画面,老王的反应更强烈了。

而垂着头看自己胸脯的胡美也正好看到这一幕!

好好大啊!

她不禁脸红,磕磕巴巴地说:那个王叔,你能不能快点帮我疏通一下?我实在是太痛了!

可是现在不太方便啊!老王吞吞吐吐的,神情有些尴尬。

啊?为啥?这有什么不方便的?胡美顿时急了。

这个时候,她只能向王叔求助,要是王叔也不帮她,这要是出了个好歹可怎么办!

老王一脸的无奈:我这儿没有吸奶器,这黑灯瞎火的也没地儿买,可是要想疏通,就必须把乳汁吸出来,再配合我的手法按摩挤压才行。

虽然这的确是实话,但其实老王也想过顺势而为,只是这种时候,他真的不忍心看大力媳妇儿为此痛苦。

一听这话,胡美就懵了,更加纠结起来。

要把奶水吸出来,那岂不是要用嘴去含住自己那个地方么?

这这怎么行!

她顿时俏脸通红,那地方毕竟是自己的私密之地,只有丈夫和孩子才含过,要是让王叔去含

哎呀!他可是自己的长辈呀!又是作为大夫,现在自己那么痛,要是耽搁了,就算不痛死,估计也废了!

想到这儿,她咬了咬唇,闭着眼睛羞道:王叔,求您帮我吸出来吧!

老王激动地点头:好!那你脱衣服吧!

胡美不敢多耽搁,胸部的疼痛越来越剧烈了,她麻利的脱了上衣,两只硕大的浑圆瞬间跃入老王眼帘。

由于还在哺乳期,胡美并没有穿内衣,两只硕大的柔软虽然很大,却丝毫没有下垂的痕迹,反而特别挺拔。

人已赞赏
小说

不要不要太痛了/老板强吻撕衣服床吻强

2020-8-2 20:48:25

小说

体育老师快点好爽好大| 啊嗯啊不要好深啊

2020-8-2 20:48: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