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校花的作文|小雪好紧好滑好湿好爽

正准备开口时,老婆从厨房走了出来,说准备吃饭。 我们赶紧正襟危坐,没让老婆看出端倪。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辗转难眠,满脑子都是孔乔的倩影。 突然,卧室门打开,我听见脚步声走向厕所。 这脚步声很熟悉,我能听出是孔乔。 这么晚起来撒夜尿,本来很正常的事。但过了十几分钟,她都没出来。 我好奇地翻起身,然后去

正准备开口时,老婆从厨房走了出来,说准备吃饭。

我们赶紧正襟危坐,没让老婆看出端倪。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辗转难眠,满脑子都是孔乔的倩影。

突然,卧室门打开,我听见脚步声走向厕所。

这脚步声很熟悉,我能听出是孔乔。

这么晚起来撒夜尿,本来很正常的事。但过了十几分钟,她都没出来。

我好奇地翻起身,然后去偷听。

里面竟然传出一阵阵呻吟声。

我不傻,猜到她在里面干嘛。

没想到,她还有这种嗜好。

本来我满脑子就都是她,现在她又这样诱惑我,我心里燥热的很。

真想破门进去,帮她的忙。

但我不敢,咱们的关系还不清不楚,她如果去跟施玉告状,后果不堪设想。

我只好趴在门上,饥渴地享受这呻吟声,伸手进裤子,随着节奏活动起来。

这感觉,真的爽翻天。

我在老婆身上完全找不到这满足感。

而且,还只是用手而已。

如果是和孔乔一起做运动的话,那真的简直了。

随着一声低沉的哼叫,她好像结束了。

我也一样。

她要开门出来,我赶紧轻手轻脚地返回沙发装睡,等她回了老婆的房间,我等个几分钟再去厕所。

准备把脏内裤换下来时,我发现垃圾筐里放了几团纸巾,纸巾上还有湿润的液体。

我能猜到,那是孔乔的‘东西’。

我犹豫一会,就过去把纸巾拿了出来。虽然我不是个重口味的人,但对那女人的隐私很感兴趣。

可能是由于刚才听着她的呻吟声发泄的缘故吧。

我闻了几下,味道有点腥臊,这时又脑子发热地伸出了舌头。

像是在品位一道美味的佳肴。

我真的疯了。

是的,我憋疯了。

我做了这事,整个人心神荡漾,得到很大满足。

只弄了一分钟不到,然后我就将纸巾放回了垃圾筐。

准备把脏内裤放桶里时,我发现角落还挂着一条粉色蕾丝小内。

那肯定是孔乔的,我又拿过来深深吸了一口。

尼玛,这味道实在太刺激了。

搞得我又有了反应。

我打算一边闻着,一边弄。

刚准备时,厕所门突然敲响,跟着传来孔乔那把撩人的声音。

我吓得心慌意乱,毕竟做了亏心事。

同时在想,她又来厕所干嘛,其实我心里还有点期待她的出现。

我故作镇定地去开门。

门口的孔乔,让我眼前一亮,她穿着睡裙,那裙摆很短,而且还有点透明。

我扫一眼下来,发现下面若隐若现,甚至我能够看到大体的模样,一线天。

我顿时瞪大了眼,她没穿吗?

孔乔脸色有些发烫,两腿锁紧,并用手挡着。

海哥,原来是你在里面啊?她声音害羞地说。

我这才没敢放肆地看,做贼心虚地回答道:嗯,你要用厕所吗?那你先用吧。

不是,我只是拿点东西。她支吾着道。

什么东西呢?我问。

她更加不好意思,直接冲进了冲凉房,然后拿起了那条蕾丝小内。

原来,她是来拿这内裤的。

刚才她估计爽过头了,连内裤都忘了穿。

孔乔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的心跳得不行,觉得这是‘表白’的绝佳时机。于是等她从我身边跨过时,我猛然抱住了她。

晴儿,我喜欢你

尼玛,我此刻心跳异常厉害,毕竟第一次做越轨的事。

而且,我老婆就睡在房间里,这样刺激的感觉真的是难以言喻。

别这样海哥,雯姐在卧室呢。孔乔劝阻道。

我哪听得进,孔乔的身体很香很柔软,我忍不住在她身上游离起来。

真的爽翻天。

孔乔顿时挣扎反抗了:不要,快放手。

她的手不经意碰到了我那儿,跟铁条似的。

她竟然不再反抗,反而将手轻柔地抚摸上了。

我吃惊到,猜到孔乔内心也渴望男人的安慰。

要不,她也不会这么晚溜到厕所自卫。

你想摸的话,我拿出来给你吧。我猥琐道。

她脸色很羞涩,内心是想要的,但又拉不下脸面。

我只好送货到门,她看到的时候,眼中冒出贪婪之色。

舌头在嘴边转了转,那只手受到原始欲望地驱使,动了起来。

我全身一颤,大脑爽到爆。

这比自己来,爽的几百倍。

孔乔比我还要渴望,她一只手在动,另一只手则抚摸着身体。

我想帮她,她抗拒了:不行,你不能碰我。

看来,她还有所顾忌。

毕竟她跟施玉的关系很死党。

我也不敢操之过急,能享受她的玉手,这已是天大的恩赐。

由于刚才我自己弄了一次,所以第二次,我的耐力很强。

孔乔给我弄了将近一个钟,都没出来。

她的手很累了。

我怪不好意思的,真想就此作罢。

哪想到,她蹲了下来。我很纳闷,她要干嘛。

马上,令我惊呆的一幕出现。

她张开了粉红的樱桃小嘴

尼玛,我真的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这种攻势,我的耐力肯定扛不住了。

一进一出十来回,顿时犹如井喷般出来了。

将孔乔的小嘴沾满。

这样子很妩媚,很销魂。

她舌头饥渴地环绕一圈,尽数吃光了。

还觉得不够饱。

要不要再来一次?我笑道。我憋了那么长时间,子弹肯定充足的。

孔乔恢复了正经姿态:你胆子也太大了,给雯姐知道,就知死。今晚的事,咱们当没发生。

说完,她离开了。

我怎么可能满足于这一次,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孔乔回避我的眼神,表现地很冷淡。

我知道,她是不想让施玉知道我们的关系。

我当然也怕施玉知道,但心里迷恋上那偷情的感觉。

刚好,我跟孔乔挨得有点近,我的手忍不住悄悄伸过去摸她的大腿。

她今天穿着短裙,我摸的很有感觉。

孔乔可是吓坏了,她不敢表现出异样,生怕施玉发现。

只能也悄悄地用手推开我的手。

她推开后,我又无赖地伸过去,这样纠缠一会,施玉察觉到异样。

对孔乔问道:晴儿,你怎么了?

孔乔心慌地解释道:没没什么,雯姐。

她跟着不再反抗,任由我占便宜。

我享受地揉捏着,孔乔的肌肤就像软绵绵的豆腐,手感难于形容地舒服。

在大腿周围游离一圈,我的手开始进一步

马上摸到了那薄薄的遮羞布,一团刺手的东西扎着我,我猜到是什么。

我很喜欢这毛茸茸的感觉。

在这一片区域内,隐藏着一个神秘的府邸。

我的手,很快触及到。

孔乔的身体一个激灵,显然,这里非常地敏感。

她咬着嘴唇,露出很无奈的样子。

我继续放肆起来,探进了山洞,孔乔的反应越发销魂了。

施玉又纳闷地问孔乔:晴儿,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没有啊,雯姐。可能昨晚没睡好吧。孔乔强颜欢笑道,其实神经却承受着,极其震撼的舒服感。

她真想尽情地呻吟,发泄这美妙的感觉。

但施玉在这,她不敢。

施玉跟着看向我,说:老公,你吃完早餐带晴儿去看医生吧。

我压根没听进去,很享受手指的一进一出。

已经宛如下雨一般。

如果真刀真枪,那肯定爽翻天。

施玉连续跟我说了几次话,看我一点反应都没,有些生气了:老公,你到底有没听到人家说话?

我这才反应过来,笑着敷衍道:好的,老婆。

施玉这时站了起身:晴儿,雯姐去给你烧杯牛奶。

不用了。孔乔急忙阻止。她其实是怕跟我单独在一块。

但施玉还是走开了,没了施玉,我饥渴难耐地靠向孔乔,然后强吻她。

孔乔害怕地小声挣扎。

不要海哥,不要

孔乔一边反抗,一边呻吟,她其实很享受我的粗暴。

但又怕施玉发现了。

孔乔的嘴唇很柔软,吃的粥还没来得及吞进去,就被我先吞了一点。

我们一边吻,一边搅浑着这小米粥。

孔乔有点透不过气,更大的冲击是在下方。

像水龙头扭到了最大,哗啦啦地流出。

我都吃惊,她有这么多吗?

其实,她是撒尿了。

孔乔终于忍不住这份暴击的爽感,叫了出声。

呃——

我吓得赶紧松开了孔乔,知道施玉马上就会出来。

果然,施玉从厨房走出,问发生了什么事。

孔乔的脸色潮红,衣衫和头发凌乱,她这样子我真怕会拆穿。

幸好施玉却认为:晴儿,你病的越发严重了。

孔乔只好尴尬地点头道:是的,雯姐,我的头突然很痛。要不,我回房休息下。

好的,老公,你扶一下晴儿。

孔乔看了我一眼,她这次没拒绝。

我猜到,她被我刚才的指功征服。

于是,我扶她进了卧室。

施玉继续去忙她的。

到了卧室,我胆大妄为地抱住孔乔,继续下半场。

孔乔这回没有反抗,闭着眼任由我。

我心里很激动,这说明,她成为我的炮友有戏。

我的手指又回归原位。

力道加快了,犹如马达般。

孔乔的声音,则由低沉渐渐放大。

她不敢叫太大声,尽量用嘴闭着。

这样子,非常地撩人。

我那儿也魁醒过来,撑起超级大的帐篷。

我想换它来。

孔乔却异常反抗:绝对不可以!

你不想感受下吗?它会比手指更舒服哦?我挑逗道。

nbsp;孔乔的表情迷离,饥渴地咬了咬嘴唇,她内心是想的,但原则却不允许。

犹豫一会,她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

我也不好强人所难。

只好继续手指伺候。

可能是声音惊动到了施玉,她过来敲门。

晴儿,我已经热好牛奶,你喝了在休息吧。

施玉声音一颤一颤道:雯姐不用了我现在不想喝。

你声音怎么了?施玉察觉到异样。

孔乔脸色很惊慌,我也吓到停下了手,但孔乔却抓着我的手,眼神哀求地看着我,显然她还想要。

我只好继续。

老公,你在里面?孔乔到底怎么了?施玉又说。

我的心也慌乱了,生怕暴露。

脑筋急转弯一下后,撒谎道:老婆,晴儿她颈椎不舒服,我在帮她推拿呢。

施玉竟然信了:老公,辛苦你了。晴儿,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就让我老公,好好伺候你吧。

雯姐,谢谢。孔乔哼唧着回答。

施玉走开后,孔乔的欲望封印解除,只见她转过身撅起身体。

我吃惊了,难道她想通了吗?

想让我从后面那个?

晴儿,你不会让你失望的。我戏虐地笑道。

孔乔脸色娇羞,说道:你可不许进去哦?

啊?不进去,那咋整?我纳闷道。

就用大腿啊。她害羞道。她能说出这话,已经充分认可我的行为。

我也不会不知足,其实试试这花样也蛮不错的。

于是,我沿着那夹紧的大腿开始了。

孔乔的大腿很柔软,所以,一点摩擦的疼痛感都没。

孔乔也露出很享受的样子,她似乎对我的那儿很迷恋。

你为什么不让我弄那里呢?我微喘着问她。

她迟疑一会回答:我有男朋友,我不能背叛他,也不能背叛雯姐。

你男朋友应该很帅吧?竟然对他那么痴情。

当然,他是世上最好的男人。我就是为了他,才报考空姐的。

我们一边继续,一边聊着话题,那样很带感。

偏偏这时她的手机响起,她看了来电后,吓了一跳,急忙推开我,说她男朋友打给她的。

竟然这么巧!

她接听的时候,我才不会闲着,拿起她的另只手,握紧我那儿。

她没反感,一边帮我,还一边聊着电话。

孔乔跟她男朋友说话非常温柔乖巧,像只猫咪一样。

我心里冒出醋意。

这时贴近孔乔,在她耳边吹气,手也没闲着。

孔乔被我撩的,忍不住发出哼唧声。

她男朋友察觉到了,问她,是不是有男人在身旁。

孔乔狠狠瞪我一眼,然后赶紧狡辩。

我也不好再惹她生气,要不,什么福利都没了。

等她结束电话,我也差不多了,叫她快蹲下。

她懂我意思,赶紧蹲下

尼玛,这招真的好爽。

我得到很大满足。

孔乔又像昨晚那样,吃的干干净净。

她显然很喜欢吃这玩意。

刚好,施玉来敲门,问我们弄得怎样了。

我们整理下衣服,孔乔就去开门了。

施玉担心地打量孔乔一番,问她还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看医生。

孔乔笑道:雯姐,我没事了,多亏海哥的帮忙。

我听着这话,就想笑。

不用那么客气,我老公听我的,你想怎么使唤都行。施玉还一点不知情,笑道。

孔乔跟着说:雯姐,刚才我男朋友打电话给我,叫我搬去他那里住。

什么!

我和施玉都吃了一惊。

特别是我,哪里舍得,都还没将她狠狠驰骋呢。

你不是说要住一个月?我激动道。

施玉看我这么着急,都有点起疑心:老公,你对晴儿还真是够关心的。

我急忙笑着解释:晴儿走了的话,就没人陪你啦。老婆。

施玉没再说什么。

孔乔跟着去收拾行李,打算现在就搬出去。

我只好帮忙收拾,然后开车送她去她男朋友那。

到了一小区,我看到了孔乔的男朋友。

长得的确很高帅。

难道,我跟孔乔之间没戏了吗。

没想到,晚上孔乔主动联系我,要加我微信。

我有些意外,她很难得这么主动呢。

是不是想我啦?我发信息调戏道。

她迟疑好一会,才回信息说:海哥,你方便拍张照片给我吗?

我纳闷了:什么照片?

就是你那的

人已赞赏
小说

快穿欲娃系统冉冉|肥硕东北熟妇

2020-8-2 20:47:55

小说

花倚香艳小说大全|车上坐不下了我抱着

2020-8-2 20:48:1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