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舍玩小雪水流的满手都是|每天早上都要含老公

李旺的手指不停的揉搓着萧梦两枚豆豆,随着手指间的动作愈来愈深入,萧梦微微张开朱红的嘴唇,两眼迷离的看着李旺,口中不断的发出嗯嗯的呻吟。 这谁受得了? 李旺忍不住翻过身,将萧梦压在KTV沙发的角落里,借着灯光的昏暗,悄悄撩下衣服上的一个吊带,萧梦的两只柔软活蹦乱跳的弹了出来

李旺的手指不停的揉搓着萧梦两枚豆豆,随着手指间的动作愈来愈深入,萧梦微微张开朱红的嘴唇,两眼迷离的看着李旺,口中不断的发出嗯嗯的呻吟。

这谁受得了?

李旺忍不住翻过身,将萧梦压在KTV沙发的角落里,借着灯光的昏暗,悄悄撩下衣服上的一个吊带,萧梦的两只柔软活蹦乱跳的弹了出来,李旺将头埋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你好坏!

萧梦娇嗔一声,手指也忍不住探入李旺的裤兜中。

这一摸不要紧,萧梦脸色蓦然一变,手指间像是抓住一根滚烫的铁棍一般,炙热的温度在萧梦的指尖游离。

啊。李旺忍不住感叹一声,继续吸吮着萧梦胸前的白皙,舌头灵活的犹如蛇信子一般在萧梦的胸前舔舐,不一会便沾满了口水。

你等下,慢点。萧梦脸色涨红,略微有些娇羞的说道,还有人在呀。

李旺吃了一惊,这才恍悟过来,刚才自己太过冲动,都已经精虫上脑忘记是在什么场合了。

清醒过来后,李旺忍不住有些焦灼,白日里就因为萧梦在天台自杀,而没能得到楚云娇的身体,这次他可不能白白的浪费机会。

可是,眼下包厢里人太多,这该怎么办呢?

嘘,卫生间。

就在李旺一筹莫展之际,萧梦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

紧接着,两人心照不宣的离开沙发,一前一后的悄无声息进入包厢内的卫生间。

刚一进去,李旺就势一把抱起萧梦纤腰,将她放置到闭合的马桶盖上坐下。

锁门呀,锁门。

萧梦此时声音也略显焦急,连声提醒着李旺。

不知道怎么了,自从白日间感受到了李旺那根驴家伙,自己也开始变得心神不宁,或许是从来没有得到过满足的关系,此时的萧梦只想着能赶紧让李旺触及自己的身体。

好,好。

李旺有些慌张的将门反锁上,等到再一回头的时候,眼前的一幕也令其血脉喷张。

萧梦

李旺小声的呼唤着萧梦的名字,大口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怎么?不喜欢。

萧梦嗤笑了一声,此时的萧梦已经解开连衣裙背后的拉链,露出白皙丰满的身材,一对饱满藏匿在黑色蕾丝内衣的后面,原本就有些透视的内衣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两枚豆豆挺立着,宣泄着自己的欲望。

过来呀!

萧梦眼神不再是迷离的状态,反而变成了一种渴望,这种渴望灼热而赤裸的盯着面前的李旺,像是牢牢盯着猎物的野兽

李旺走到萧梦的面前,轻轻的解开她背后的搭扣,突然弹出来的两只柔软就抵在李旺的眼皮子底下。

萧梦似乎能听见李旺嗓子中吞咽口水的声响,忍不住笑了笑,轻轻的按压着李旺的头部,将其深深的埋在自己的胸前。

怎么样?喜欢吗?

萧梦的声音犹如山间溪水一般轻柔,在李旺的耳边不断的吹着气。

李旺顾不上点头,双手在萧梦的胸前不断地揉搓,舌头在白皙的柔软上疯狂的舔舐。

正当李旺准备进一步动作的时候,萧梦却突然退后,将身子倚靠在马桶上,抬头仰视着李旺。

李旺站起身,正一脸疑惑的望着萧梦,内心也是闪过一丝丝慌张。

难道,这么快就醒酒了?

李旺咽了一口唾沫,额头上忍不住流下两滴冷汗,甚至开始责怪起自己没有定力,竟然这么快就被眼前的诱惑所征服。

另一面,李旺也与自己做着心理斗争,究竟是继续下去,还是就此收手,李旺原本想去观察萧梦脸上的表情再见机行事,但此时心里一慌,眼神躲闪开来,根本不敢看向面前的萧梦。

好哥哥,你害羞干嘛。

没想到,萧梦竟然伸手拉住了李旺的裤带,熟稔的解了下来,李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整个腿紧张的收缩着,就连腹部那股灼热也变得缓和了许多。

当萧梦脱下李旺内裤的时候,李旺终于意识到了萧梦此举的做法,没想到,她竟然

李旺的眼神中充满了惊诧,虽然自己从未经历过男女之事,但也从无数小电影中看到过,心中自然也清楚萧梦这个动作意味着什么。

当李旺的整根棒槌豁然弹出时,险些触碰到萧梦的脸颊,萧梦柔软而肥胖的小手在李旺的家伙上摩挲着,好奇而惊叹的看着眼前的驴家伙。

这么大!

萧梦忍不住碰触到了李旺的那里,分泌出的粘液在萧梦指尖拉出一根丝线。

她爱不释手地搓揉着,小嘴缓缓凑近,伸出舌头舔舐了一口,一股温热瞬间融化了李旺的整个身体,李旺只感觉到浑身上下都酥软了下来,忍不住求饶起来。

好妹妹,你快别逗我了。

第一次被女人触摸这里,李旺哪里招架得住,他下意识按住了萧梦的脑袋,乌黑的秀发在指尖柔软而顺滑,一路划下,单手捧起了萧梦的小脸。

萧梦娇羞的别过头去,随后一口将李旺的驴家伙整根吞下!

瞬间,李旺被一股异样的温热所包围,身体忍不住前倾,而萧梦一边抚摸着他的大腿根,一边揉搓着两个大核桃。

呜呜。萧梦的声音有些含糊,脑袋一前一后的耸动着。

生平第一次体验这种模式,李旺咬紧牙关,身体中那股温热一下子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可是他现在什么都还没做呢。

不行。

李旺心中颇为大惊,没有多想,瞬间将那根家伙拔了出来,萧梦擦了擦口水,一脸娇羞的看着眼前的李旺。

事不宜迟,李旺立马抬起萧梦纤细的双腿,轻轻褪下如同细纱一般的底裤,将其扔在一边,缓缓的将头探入进去,如同白日间在办公室和楚云娇那样。

萧梦比楚云娇更为年轻,但身体却丝毫不逊色楚云娇,李旺在心里比较着,不断的嗅着两腿之间芬芳的味道。

此时萧梦的股间已经水漫金山,湿哒哒的温润了一片,李旺缓缓的抚摸着,手指间不断的摩擦出酣畅淋漓的水声。

萧梦,萧梦。李旺轻轻的吸吮着,随着萧梦身体的不断颤栗,终于忍不住探入了萧梦的身体。

嗯啊好大啊真受不了

刚一进入,萧梦就痛苦呻吟,两只小手狠狠抓在李旺的身上。

与此同时,前所未有的感觉瞬间侵蚀了李旺的整个身躯,他开始挺动腰肢,对着萧梦的胴体上大力冲刺,发泄着火热的欲望

一时间,卫生间里水乳交融,两人缠绵在了一起,萧梦俏脸血红,嘴唇湿润而柔软,两人互相的气温不断的升高。

第一次行男女之事,李旺可谓使出吃奶的劲儿,一下下的撞击声中愈发的粗犷,喘出的粗气吐在萧梦的脸上,让萧梦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

她似乎从未感受过如此美妙的感觉,似乎整个身体都被剧烈而粗暴的填满,身体里攀升的火热正一点一滴的消耗着她的水分,那些欲望在一瞬间破裂开来,全部幻化成了身体上蛮横而粗暴袭来的快感。

李旺猛的一挺身,身体中的滚烫精华注入到了萧梦的体内,就在同时,萧梦也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一股暖流淌出,全身心达到了顶峰般的欢跃。

哥哥

直到最后,萧梦紧紧抓住李旺后背的手,才缓慢的松懈了下来,即便如此,李旺的身上还是留下了一道道深深浅浅的红色印记

我们该回去了。

萧梦羞涩的将最后一片纸巾扔进厕所,按住冲水键,整个脸色还有些涨红,目光躲闪,不敢看向李旺。

李旺也是同样如此,两人似乎在疯狂后回归了本真,互相都不敢正视,没想到竟然在酒后做出这种荒唐的事情,李旺虽然有些难堪,但内心还是极为欢喜的。

我送你。李旺搀扶着萧梦,萧梦两腿绷直,此时走路有些踉踉跄跄的,李旺更加不好意思,方才用力过猛,全然没有考虑到后果。

那个今晚谢谢你请我吃饭。

到了一处居民楼的楼下,李旺站在门口,挠了挠头,想不到才刚认了个妹妹,就做出这种事情来,心中不禁有些愧疚。

没事,我的命都是你的,何况这些。

昏暗中萧梦的脸色看起来自然多了,只是走起路来还有些困难,一副扭捏的样子,全然没有了方才在包厢中癫狂的模样。

那个哥,谢谢你,今天,多亏了你。

不知道萧梦是不是话中有话,李旺也搞不清楚萧梦所说的,究竟是指自己救了她这件事,还是今晚发生的事情。

正当李旺不知道该如何接话的时候,李旺的手机突然响了,李旺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脸色微微一变。

嘘。李旺做了个嘘声的手势,萧梦探了探头,轻而易举的便看到李旺手机上的备注。

是楚总。

都这么晚了,楚云娇打给他做什么?

萧梦难免多想,两人出来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现在夜半三更的接近凌晨,一个单身的美女总裁打给自己的男助理,当然会让人浮想联翩。

你接吧,我走了。

萧梦看着李旺脸上紧张的样子,气的直跺脚,一瘸一拐的按开单元门的密码,砰的一声重重的关上了门,消失在了李旺的视野里。

哎.

还未等李旺说些什么,萧梦已经进了电梯,彻底看不见人影,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接起了电话。

喂,楚总。李旺轻咳了两声,对着电话说道。

你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楚云娇的烦躁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一副不悦的架势。

我我刚在外面,楚总您有什么事吗?原本李旺的脑海中全是楚云娇赤身裸体的样子,听到她这么一吼,全部的幻想都破灭掉了。

没事了,以后接我电话,要按时。

说完,楚云娇生气的挂断了电话,留下一脸懵的李旺。

这又是他妈么抽哪门子风?

李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么晚了不知道楚云娇找自己还有什么事情。

唉。李旺无奈的叹了口气,方才萧梦离开原本就够闹心的了,这下可好,两个女人似乎同时生气了,而李旺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

女人啊。李旺摸了摸下巴,回想起今晚的一幕幕,忍不住裤子又鼓起了一个包。

咳咳,这么晚了,还是早点回家吧。李旺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路上拦了一辆车,磨磨蹭蹭好久才到了家中。

第二日,李旺前来上班,特意换了一身新衣服,显得更为精干,精神抖擞的来到公司,却被楚云娇泼了一头的冷水。

你穿这一身,怎么这么像卖保险的?以后注意一下个人的形象,省的给我们公司丢人。楚云娇阴阳怪气的说道,李旺怔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她了,昨天还说着要为自己升职加薪,没想到今日就换了一副态度,颐指气使的将自己唤来唤去,忙活了一上午,原本的老板助理如今变成了办公室打杂,什么事情都交付他来办。

李旺急急忙忙的从楼下跑了上来,手中还带着几杯温热的星巴克咖啡,这是几分钟前楚云娇安排的,她正在公司客厅开会,李旺也不知道里面些什么人,不过看来头,倒像是一个大客户。

哎,萧梦,你要不要来一杯?正好,李旺多买了一杯,路过萧梦的时候,顺嘴问了一句。

这是给别人的吧?我不要。萧梦冷哼一声,像是陌生人一样的看着李旺,李旺有些哭笑不得,今天这些人是怎么了,怎么都对自己如此的冷淡,说话像是吃了枪药一样!

李旺还想解释些什么,抬眼看了一下时间,发现与方才楚云娇交代的时间过了很久了,也就没再继续下去,径直离开了萧梦的座位。

萧梦此时更加来气,她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将身体,托付给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忍不住狠狠的踢了一脚桌子

李旺到公司的会议室在二楼,有一个独立的空间,位置极为私密,同时也保证了聊天内容不会被敌对的公司所窃取。

这里除了每日的例行会议之外,基本上不会出现其他人,而今日楚云娇是谈一桩极为重要的生意,自然是不允许任何员工上来打扰,静谧的掉落一根针都能听得见。

李旺蹑手蹑脚的上了楼,悄悄按亮了密码锁,小心的将门合上,沿着空荡的走廊朝着会议室行去。

正当李旺伸手准备敲门的时候,屋内突然传来的一声惊呼引起了李旺的注意,悬在半空中的手并没有敲下去。

钱总,钱总您别这样。

是楚云娇的声音,焦急中带着一丝丝惶恐,此时正不断的惊呼着。

嘿嘿,云娇,这件事你可要考虑清楚,对你我都有好处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从会议室里传了出来,李旺皱了皱眉,没想到自己竟然遇上了这种尴尬事。

钱总,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正经谈合作就可以了,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叫人了。楚云娇的声音明显微弱了许多,有些羞愧的求饶道。

想不到平日间强势的楚云娇,竟然也会遇见这种事情,李旺想着昨天白日间发生的事情,心底忍不住泛起一片涟漪,于心不忍,想着推门进去。

呦呵,没穿内衣,你这不是在诱惑我吗?钱总的声音淫荡的响起,玩味的调侃着楚云娇,李旺咬了咬牙,若是自己闯进去,看到了这一切,岂不是会被楚云娇责骂?

李旺强行忍住心中英雄救美的欲望,在门口不断的徘徊,一边悄悄的听着里面的对话。

啪。

李旺心中也是一惊,想不到楚云娇竟然不惜得罪自己的客户,猛的一巴掌扇在钱总的脸上,李旺身子趴在门上,沿着门缝悄悄观察着里面的情况,看的是一清二楚。

他妈的,还没有人敢对我这样。

钱总一只手捂住脸,一只手将楚云娇猛地拽了过来,拉扯到了会议桌上,露出了OL裙底的风光,身侧的秘书,副总正图谋不轨的盯着楚云娇,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嘴角带着一抹邪笑。

老混蛋。见到楚云娇如此受人欺辱,李旺也有些忍不住,但钱总接下里的一番话,让李旺再次顿住了脚步。

人已赞赏
小说

小东西你下面好甜_ 我被老板在办公室里调教p

2020-8-2 20:45:41

小说

别停,继续,我还想要|免费黄文全都给你np

2020-8-2 20:45:5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