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你每次都弄在里面/很污很细节的性描述做

孙春旺站起身,把她带进一个隔间内,里面设备很齐全,还有一张床。 躺上去。孙春旺指了指单人床。 啊?我这不是内分泌失调导致的么?还需要宋雪诧异,虽然她不懂医,但也听到过不少类似的情况。 你要是懂医术就

孙春旺站起身,把她带进一个隔间内,里面设备很齐全,还有一张床。

躺上去。孙春旺指了指单人床。

啊?我这不是内分泌失调导致的么?还需要宋雪诧异,虽然她不懂医,但也听到过不少类似的情况。

你要是懂医术就自己看。孙春旺脸色一沉,有些不高兴了。

您别生气,我躺就是了。

宋雪以为自己冒犯到了他,不好意思地道了歉。

在她抬腿上床的瞬间,黑色底裤和白皙的大腿根不经意间露了出来,看的孙春旺喉咙一紧。

宋雪躺好后,乖乖地看着他,这样好了吗?

只有检查了出问题的部位,才能确定病因。孙春旺的话,是让她把下面的衣服都脱了。

啊?这个真没必要吧!宋雪一下紧张起来,在他面前脱光?这也太难为情了吧!

你以为妇科病只是跟内分泌紊乱有关系吗?有很多病症是会展现到皮肤表面的,你要是信不着我也没事,现在就可以起身走人。

孙春旺装地有点生气,还顺手打开了房门。

以前他就是用这招,俘获了不少年轻女病人。

我听您的。

宋雪被他吓唬到了,赶紧脱了裙子,眼见着孙春旺不满意的样子,又脱掉了丝袜和底裤。

这样总行了吧?

她脸红着问,不敢看孙春旺的眼睛。

嗯,我看看。

孙春旺走过去,自然地分开了她的双腿,眼见着那一片柔嫩,下半身突然紧绷起来。

他一张老脸凑得很近,灼热的气息喷洒在那处,宋雪忍不住捏紧了衣角。

宋小姐,我要开始检查了啊,如果有什么冒犯的地方,你体谅一下。

孙春旺咽了咽口水,若有其事地嘱咐。

嗯,好。

宋雪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就觉得非常羞涩,索性直接闭上了双眼。

眼不见为净。

孙春旺看她这么配合,胆子也越来越大,直接上手在她的身上拨弄起来。

昨晚本就欲求不满,现在被男人这样一玩弄,宋雪整个身子都颤了颤。

孙春旺没想到她这么敏感,看样子还以为是个纯纯玉女,没想到却是个欲女!

这倒是正合他的胃口!

躺着躺着,宋雪只觉得下身挤进去了什么东西,稍微一思虑,便知道那是老医生的手指!

一瞬间,她感觉羞辱又刺激,浑身酥麻起来。

连她自己都没想到,竟然会被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碰出感觉来,看来这具身子真是干涸太久了。

但她不敢有什么剧烈反应,害怕在孙春旺面前丢人。

孙春旺也算是阅女无数,自然而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趁虚而入,直接伸进了她的上半身。

宋小姐,中医讲究气血相通,你不要介意啊。

孙春旺直接揉捏起来,像是中医按摩一样给她搓弄,宋雪身体越来越敏感,被他这么上下其手,感觉自己都快死掉了。

她意识到自己被调戏了,但孙春旺手法娴熟,让她非常舒服,简直不舍得停下来。

十几分钟后,孙春旺的裤子已经鼓地不行了,于是想进一步治疗。

宋雪朦朦胧胧看到他的异常,赶紧借口家里有事起身,穿好衣服就出了房间。

随后让孙春旺拿了点药,便匆匆回家了。

一回家她就冲进浴室洗刷自己的身子,有种对不起赵赫的感觉。

被冷水冲激过后,她冷静了很多,赶紧躺下看电视转移注意力,连饭也没吃。

晚上赵峰很晚才回来,他去参加了初中同学聚会。

饭局上大家嘻嘻哈哈,但他却一点都不高兴,吃完饭也没跟大家一起去唱歌,而是独自回了家。

原因很简单,就是那些男生都带着女朋友,而且一个个身材都很好,发育地非常成熟。

喝了点酒后,有几对直接在酒桌上就开始动手动脚,看的赵峰眼热极了。

回家后,他一头钻进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找那种羞羞小文看,脑海中想象着宋雪的美妙身躯,将昨晚大哥的位置想成了自己。

用手发泄一顿后,他还觉得浑身燥热难耐,于是趁黑朝宋雪的卧室摸了过去。

要是平常他绝对不敢这样,但今天受到了同学刺激,还喝了点酒,他索性豁出去了。

如果被宋雪斥责了,就当做是耍酒疯了。

此刻宋雪已经睡熟了,根本没意识到有人进来,赵峰将她被子掀开,一片美好的景象映入眼帘。

宋雪穿了一件深V吊带裙,长度只到肚皮,下面也只有一件透明的蕾丝小裤裤,勉强能包裹住她的那处。

随着她的呼吸,饱满的胸脯上下起伏着,赵峰借着月光看这美景,鼻血差点流出来。

怪不得能把大哥迷得死死地,简直比小电影里的女主角还性感!

头脑中的冲动让他将宋雪的两腿大大分开,自己挺着鼓鼓囊囊地裤子上了床。

望着小小的蕾丝底裤,赵峰有点无从下手。

他咽了咽唾沫,颤抖着手朝它摸过去。

被这么一摸,宋雪已经有了一点意识,但还没完全清醒。

朦胧间看到赵峰跪在自己的双腿前,还以为是自己夜有所梦。

可随着身下一凉,她才猛然清醒,赵峰竟然把她的底裤脱下来了!

她心里一麻,不知道要不要阻止赵峰的动作,既觉得尴尬,又有点期待他会做出什么。

赵峰脱掉她的小裤裤后,并没有着急动作,而是仔细地观赏起来。

看着那粉嫩的地方,他有点好奇,于是伸出手心上前抚摸。

似乎怕弄醒宋雪,他的动作非常轻柔,让宋雪有了一种被怜爱的感觉。

不似赵赫那么火急火燎,也不似白天孙大夫的调戏逗弄,这种细腻的感觉直击心脏,让她心潮澎湃。

嫂子,嫂子

赵峰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但宋雪却不敢回应,如果现在两人对视上,应该会很尴尬吧。

嫂子今天怎么睡得这么死?

赵峰小声嘀咕了一句,随后动作开始大胆起来,他虽然未经人事,但也看到很多理论知识,知道该怎么对女人行动。

于是渐渐的,将手指伸进去,像孙大夫一样活动起来。

奇怪,怎么直接是湿漉漉的?

他感觉到手指被温热包裹,惊讶地出了声。

书上和电影里,都是要好一阵子那里才会湿润,怎么宋雪这里直接?

看来真是饥渴太久了?

大哥昨晚没能满足她吗?

另一边,宋雪听到赵峰嘀咕后,脸色一下红起来,幸亏光线太暗不会被看到。

又套弄了一会,赵峰终于激动起来,他拿起自己的本钱靠前,对准了宋雪的秘密地带

彼此触碰到一起的瞬间,宋雪仿佛触电一般,她很想要赵峰继续下去,但却及时推开了他。

小峰!

宋雪从床上坐起来,拿起被子将下半身紧紧盖住。

她虽然有很强烈的渴望,但是也没糊涂到那个地步,赵峰可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是她老公的表弟!

赵峰被突然推开,着实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将宋雪压在了身下。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自己的意图,干脆就这样做下去吧,等生米煮成熟饭,宋雪就不会说什么了。

宋雪被赵峰高大的身子死死压住,眼见着赵峰就要拿着巨大的家伙往那里塞,她情急之下大声喊了起来。

小峰!你不可以这样!

然而,这对意乱情迷的赵峰丝毫没有用!

啪!

一道清脆的声音在室内响起,赵峰捂着脸愣在了原地,宋雪气喘吁吁地看着他,眼眶微红。

这一巴掌,让赵峰如梦惊醒,他方才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又羞又恼。

对,对不起!嫂子!

他提起裤子落荒而逃,剩下宋雪孤零零地躺在床上,眼泪悄然滑落。

赵峰从小被赵赫惯着长大,一直都是个很好的孩子,也从来没挨过打,可是她刚才

真是太冲动了!

推开他不就足够了吗,为什么非要动手呢!

可她刚才要是不及时动手,很可能就会被赵峰强行如果两人真做了点什么,怕是她以后会更后悔!

情绪逐渐平静下来,宋雪开始担心起赵峰来,毕竟他还只是个青少年,容易有性冲动也很正常。

长嫂如母,她又作为一名教师,应该对此好好引导才对,不应该一再地放纵他

万一他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该如何是好?

宋雪很想过去看看赵峰,但又有点置气,于是在自责和愤怒中纠结了一夜,直到天亮也没能入睡。

第二天,宋雪上班仍旧无精打采,课堂上她给学生上课时脑子总会想起自己打赵峰那一巴掌时的情景,赵峰捂着脸羞愧又委屈地走开的样子一直在她眼前晃,弄得她心神不宁。

她担心赵峰会因此而受影响,想去看看赵峰又觉得拉不下脸,因为她自己心里也觉得有些委屈。

就这样一天昏昏沉沉下来,下午放学后宋雪回到家里。

她以为赵峰也已经放学回家了,却不料家里根本没人,为了表示歉意,宋雪亲自下厨做了几个赵峰爱吃的菜,想等他回来后和他好好吃顿饭,饭桌上好好谈一谈,就此消除两人之间的尴尬和误解,但左等右等,赵峰就是不回来。

这边,原来赵峰也是一整天都心情不好,然后放学后他和几个平时要好的朋友一起出去玩了。

那几个朋友私下里都比赵峰要开放一些,他们早就不是处男了,他们看出赵峰心情不好,便说要带他出去潇洒潇洒。

赵峰被他们带着来到酒吧,几个朋友点了几个陪酒女郎,一人一个,陪酒女郎们都很放得开,一边陪他们几人喝酒一边和他们开着带颜色的玩笑,逗得那几个朋友不断地哈哈大笑,时不时地还会摸上陪酒女郎一把,捏捏她们的屁股,亲下她们的脸蛋等等。

但赵峰却对这种女人没有兴趣,虽然他一直在极力控制自己不去想宋雪,但他的脑子就是不听使唤,一直浮现出宋雪躺在床上穿着小吊带和小内内的诱人画面。

因明天是周末,不用上学,所以几个朋友提议晚些回家,这一玩就玩到了十二点。

凌晨一点时,赵峰才和他们分开回到家里。

回到家里,开门,走进客厅,因为客厅和餐厅相连,赵峰一眼就看到了摆在餐桌上的三菜一汤。

番茄炒蛋、鱼香肉丝、红烧肉、芦笋肉片汤全是自己爱吃的啊!

赵峰也瞬间就明白了这些菜都是嫂子专门为他做的,可惜他这么晚才回来嫂子一定坐在这里等了他很久吧?霎时间,赵峰心里感到有些难受,仿佛心口被什么东西堵上似的。

赵峰有心想去宋雪卧室看看她睡了没有,但刚走到她卧室门口一下子又想起昨天夜里那一巴掌他把已经抬起想敲门的手放了下来,又感觉自己有些灰溜溜地,他走回自己的卧室关上门睡觉。

而此时宋雪躺在床上,其实她并没睡着,她心里一直在惦记着赵峰,当等了半夜终于听到门响知道是赵峰回来了时,不知为何,她的心里竟如小鹿乱撞般的感觉。

接着,她又听到赵峰在餐桌前待了一会儿,然后又走向她的卧室,她以为他会推门进来,她一直在等,却没想到,他竟是离开了。

宋雪心里一阵失望,可是,她又问自己,昨晚不是自己亲手打的他吗?自己打他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他跟自己划清界限,从此安安分分的吗?既然如此,自己为何又要等他?

真是矛盾啊!宋雪心里胡思乱想,想得脑袋有些疼,就这样,她一边想一边慢慢睡去。

由于睡得太晚,第二天又是周末,宋雪直到中午十二点多才醒过来,而赵峰也一样过周末,加上昨晚睡得又晚,所以,他也是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

这边,宋雪穿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刚走到客厅里,没想到正碰上打着哈欠从自己卧室里走出来的赵峰。

此时二人相对,眼神对视,都是一样的尴尬和别扭。

早嫂子。赵峰到底是男孩子,脸皮厚,过了片刻,他主动跟宋雪打招呼,但当叫道嫂子二字时,他心里不由得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不知怎么的,他脑子里瞬间就想起曾经看的黄色书刊上好玩不如嫂子那句话来。

早,小峰。宋雪回复说,你还没吃早饭吧?我去给你做饭,你等会儿。

宋雪说着就向厨房走去,昨晚她精心做的一桌子菜赵峰没吃上,今天她要再做一次,一定要让他吃上自己做的菜。

哦,嫂子,不用重新做了,我昨晚看到还有很多菜都没动,把那些菜热一热就可以了。赵峰赶紧在后面跟着也来到厨房。

还真是个贴心的孩子,宋雪心想,而这样一想,她就更觉得自己前天晚上那一巴掌打得有点太过分了。

那怎么行?不能吃剩菜的,剩菜对身体不好。宋雪说着就要从餐桌上把那几盘剩菜端起来倒掉。

赵峰赶紧过来阻止:嫂子,不要浪费了,没关系的,只剩了一晚不碍事的。

赵峰这样说,宋雪心里便更加歉疚了,想想公公婆婆去世得早,赵峰跟着他哥哥赵赫两个人一起相依为命长大不容易,他们更是从小就学会了节俭生活的好习惯,而自己既然嫁给了赵赫,就得把赵峰既当弟弟又当儿子对待,得好好疼他才是。

可那一巴掌哎,宋雪心里后悔得要命。

不行,你正在长身体,身体发育要紧,绝对不能吃剩菜,要不这样吧,这些剩菜我来吃,我给你重新做新的。宋雪说。

赵峰不知该说什么了,他心里也在懊悔,懊悔自己那晚不该对嫂子有那种想法,他觉得自己真是太不懂事了,嫂子一直对他都挺好的,他怎么可以对她那样

嫂子,我赵峰想对宋雪道歉,但话到嘴边又不知该什么说出口。

怎么了小峰?宋雪问。

哦没没什么赵峰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宋雪重新给赵峰熬了米粥,炒了个青菜,然后就着昨晚剩的几盘菜,两个人坐在餐桌前开始吃饭。

饭桌上,两个人一度十分尴尬,宋雪想对赵峰道歉,说自己那晚不该打他,而赵峰也想对宋雪道歉,想说自己太不懂事,不该对她有那种想法,但两个人却谁也开不了口。

来,多吃点青菜,补充维生素。宋雪给赵峰夹新炒的那盘青菜。

谢谢嫂子,你也多吃点。赵峰也给宋雪夹那盘菜。

宋雪却一直在吃剩菜,而赵峰也同样,他们两人都想让对方吃新炒的菜,而自己就多吃剩菜。

一顿饭就这样在尴尬和不自然中吃完。

吃完饭后,赵峰出去找同学玩了,而宋雪在家洗衣服,收拾家务,下午就这样过去。

晚上,可能赵峰是怕跟宋雪在一起尴尬,所以他又玩到了很晚才回来,宋雪也是一样的心理,她也觉得现在自己和赵峰在一起相处有些怪怪的,所以两人能不碰面就不碰面,等赵峰回来时她早就乖乖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睡觉了。

第二天,两个人还是这样尴尬地相处着,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好几天。

几天后,一个下午,两个人都从学校回到家,宋雪买了一些水果,亲手削了个菠萝递给赵峰,赵峰接过菠萝,咬了一口,觉得非常甜,他冲着宋雪笑了,宋雪也笑了,而就是这一笑,不经意间两个人竟又和好如初了。

嫂子,那天晚上,是我错了,我不该咳咳不该对你有那些不好的想法。赵峰第一个开口道歉。

不,小峰,都怪我,你再怎么说也还是个孩子,怪我没把你教育好,再说,我实在不该打你,不管怎样,都是我的错,你不要和嫂子一般计较才是宋雪也道歉说,她的脸有点泛红。

嘿嘿,嫂子,我根本就没怪你。赵峰一边啃菠萝再次说道。

那就好,快吃吧。宋雪用手去摸了摸赵峰的头,把他额前的头发往他脑后捋了捋。

就这样,二人前嫌尽释,关系恢复。

这天,下班后宋雪洗衣服,赵峰回家后就主动过来帮宋雪一起洗。

小峰,你去写作业吧,我自己洗就行了。宋雪谦让。

没事的,嫂子,你不用和我客气,劳逸结合嘛,我也该干点活让脑子休息一下,嘿嘿。赵峰笑着说。

你这孩子,还挺会说。宋雪便不再让了,反正有人帮自己干活儿自己总能轻松些。

正值夏天,衣服本就穿得少,宋雪这会儿上身穿了一件雪纺半袖,雪白的脖颈和胳膊都在外露着,腰间也有一些肉时隐时现,露出来时就是雪白雪白的,被衣服盖住时也是半透明的,因为雪纺衣料又薄又透。

她下身穿了一条牛仔裤,牛仔很厚,但牛仔却能很微妙地把宋雪的好身材给衬出来,宋雪的腰很细,胯比较宽,大腿有力,小腿细长,这种身材是男生非常喜欢的,性感又窈窕。

赵峰的眼睛根本就离不开宋雪的身子,虽然他一直在帮宋雪洗衣服,但眼睛却是一刻不停地盯在宋雪身上的。

其实对于赵峰对自己的注意宋雪当然知道,但她却并不太在意,因为她长得漂亮身材好,平时不管在哪里都是人们注意的焦点,所以对此她早就习惯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衣服洗得差不多了,宋雪却一不小心把水盆里的水溅了出来,把她的衣服都溅湿了。

嫂子,你的衣服都湿了。赵峰的手很自然地摸上宋雪的衣服,摸了摸上衣,又摸了摸裤子。

当摸上衣时,他的手摸到宋雪腰上和胸间,因为宋雪腰上的胸间的衣服都溅了很多水渍。

<<

人已赞赏
小说

我顶的校花合不拢腿|宝贝今天精分了吗

2020-8-2 20:45:25

小说

揍屁股肿不敢坐|征服丰臀艳妇

2020-8-2 20:45:3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