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菊荡np喷汁文

渐渐的,他竟然控制不住的,大手游走到了陈梦的胸前。 那两团雪白饱满的大ròu球,被他抓在了手里,轻轻一捏,瞬间变形。 哦姐夫 陈梦胸被捏了一下,顿时呻吟出声,敏感的不行。 她这一声浪叫,给刘方命

渐渐的,他竟然控制不住的,大手游走到了陈梦的胸前。

那两团雪白饱满的大ròu球,被他抓在了手里,轻轻一捏,瞬间变形。

哦姐夫

陈梦胸被捏了一下,顿时呻吟出声,敏感的不行。

她这一声浪叫,给刘方命根子都弄硬了,将裤裆顶出一个大包。

兴奋的刘方干脆抓住小姨子的nǎi子,不断的揉搓着,看着那雪白的ròu球在自己的手中不断变形,他心跳不断的加速,呼吸也变得粗重了起来。

陈梦死死咬着嘴唇,强忍着即将发出来的浪叫,她美艳的小脸通红,娇躯也十分敏感。

本想着姐夫的按摩能很快就结束了,谁想刘聪不但没挪走,反而用两根手指捏住了她的花生米一样硬起来的rǔ头,轻轻捻搓。

一股过电般的快感袭来,让陈梦轻轻颤抖着,嘴里更是忍不住发出骚浪的呻吟:哦不要

强烈的快感和下贱的呻吟,让陈梦十分羞耻,忍不住眼泪汪汪的看着刘方哀求:姐夫,你能不能换个地方按摩,我好难受啊。

刘方看着那雪白的酥胸,尤其是那可粉嫩的rǔ头,他舔了舔嘴唇,强迫自己转移视线,把手往下滑去:好,我帮你按摩按摩下面吧。

陈梦被摸胸就已经快要扛不住了,听到这话慌忙挣扎,却因为身体不适无法发力,只能躺在床上,看着刘方把手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见到小姨子动弹不得,刘方知道机会难得,摸着那滑溜溜的大腿,兴奋的将其分开,然后看着那已经湿透了的内裤底部。

陈梦本来就年轻,再加上经常做运动,身材匀称xìng感,尤其是双腿笔直又结实,皮肤也好的很,轻轻摸了几下,那滑溜溜的触感让刘方兴奋的命根子硬的胀痛!

其实陈梦也难受,男人粗糙的大手在身上摸索,她感觉像坐过山车一样,被摸的时候酥痒难耐,心跳加速,而当刘方的手从腿摸到脚上,她竟然充满了渴望。

这种需要男人抚摸的放浪想法,让平日里矜持的陈梦觉得十分羞耻。

她正寻思着,却无意中看到姐夫裤裆高高顶起,顿时美目瞪大,难道这是姐夫的ròu棍子妈呀,怎么这么大,弄进女人的洞里还不得爽死?

陈梦忽然明白自己姐夫是怎么征服的那个冰山女神姐姐了,而且还让那个姐姐对他如此痴迷。

就在陈梦陷入沉思的时候,刘方忽然托住陈梦的柳腰,将她的身体翻转过来,让她跪趴在了床上。

这个高高撅着屁股冲着姐夫的姿势,让陈梦有些惶恐,难道是他xìng起了,想要弄自己?

姐夫我可是你妹妹呀,要是你真的憋得慌了,叫姐姐回来陪你好不好?

刘方却淡淡笑着将手放在了陈梦的肥臀上,轻轻抚摸着:想什么呢,我是帮你按摩一下后背。

这一句话弄得陈梦羞臊无比,直把俏脸埋在了枕头里,一声也不敢吭。

不过刘方却没有像之前一样站在床边给陈梦按摩,而是从背后趴上来,那种姿势就好像在后入自己的小姨子,下面硬邦邦的ròu棍子,正好顶住了陈梦圆润挺翘的肥臀。

刘方看着小姨子这xìng感火辣的娇躯,以及那早已经湿透了的小内裤,那根硬邦邦的棍子,对着陈梦的那紧致臀缝就顶了过去。

陈梦脸埋在枕头里,猛地颤抖了一下,她轻轻哼哼出声:姐夫不要别这样

好妹妹,你别闹,姐夫这是给你按摩呢,我知道你饥渴想男人,但姐夫总不能真的弄你,你老实一点,不要动。

刘方笑呵呵的说道。

听到他这话,陈梦觉得反倒像自己在勾引刘方一样,不禁羞耻万分。

可刘方却越发过分,粗大的ròu棍子卡在陈梦的肥臀中缓缓摩擦,好像是在抽chā一样,弄得陈梦心里酥麻无比。

她控制不住的张大樱桃小嘴,眼睛迷离的轻轻喘息:姐夫,有点难受,你究竟是不是在按摩。

陈芳嘿笑一声,立刻用手摩擦着小姨子光滑的后背,同时故意挺着要,那梆硬的ròu棍子在陈梦的臀缝里来回摩擦。

虽然隔着两层布,可那青筋暴起的狰狞ròu棍子,却依然让陈梦感觉到了灼热梆硬,而且它还在摩擦着陈梦两个敏感的洞洞。

蜜洞被摩擦完了,立刻又滑到菊花上,这样一前一后的刺激着,让每一个ròu洞都得不到满足,却又时不时的接触,搞得陈梦心里饥渴难耐,一双美腿夹紧,开始轻轻摩擦。

刘方明显能感觉到陈梦的ròu穴在分泌爱液,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这骚货的内裤早已经湿透,肥穴外面的嫩唇凸现出来,清晰可见。

见到那湿淋淋的ròu穴,刘方忍不住用手抓住了陈芳的屁股,使劲儿的揉搓。

那两瓣蜜桃臀让他爱不释手,甚至忍不住趴上去,轻轻咬了一口那滑腻的肥臀,感受到里面淡淡的少fù体香,心中的兴奋无以复加,呼吸也变得十分粗重。

陈梦被刺激的不停扭动娇躯,心肝直颤,小嘴也不受控制的发出诱人的喘息:好痒姐夫你别闹,我是你妹妹啊你别弄我了啊你想要的话,找我姐不行吗

刘方假装很认真的说道:我可是答应过你姐要好好照顾你了,既然你觉得痒,我就帮帮你,不过你的内裤有些碍事,我帮你脱下来。

不不要脱嗯我不想这样

陈梦声音带着羞臊,心中却有些期待。

这纠结的情绪让陈梦眼泪直流,她觉得自己很下贱,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是老公最近一段时间没有弄过自己的原因?

陈梦心中虽然渴望,可想到身后的人是自己的亲姐夫,下意识的挣扎道:姐夫,我不难受了,求你别按了好不好?

刘方跪坐在床上,看着陈梦肥臀,还有散发着女人特殊幽香的ròu缝,让他狠狠咽了一下口水:别急,还没按摩完呢!

说着,他不等陈梦做出反应,就将她的内裤一把扯下来,彻底露出那ròu缝。

因为陈梦过于紧张,粉嫩菊花正在一收一放的,很是诱人,ròu穴也在不断分泌亮晶晶的爱液。

刘方兴奋的把脸凑到ròu穴旁边,深吸了一口气。

女人下面那股浓郁的特殊味道钻入他的鼻子里,略带腥味,但更多的是沁人心脾的体香。

刘方贪婪的呼吸着小姨子屁股下的美妙味道,却不小心把鼻尖碰到了那道ròu缝,瞬间惹的陈梦似哭非哭的呻吟了一声,同时下面变得溪水潺潺。

再加上她现在撅着屁股一动不动,那姿势十分yíndàng,让刘方有些失去理智,竟然快速的脱下自己的花短裤,趴到了自己小姨子的后背上。

滚烫的ròu棍子,这次彻底贴合在了陈梦热乎乎的下面,沾染了许多的爱液,把刘方那玩意儿染的滑溜溜还泛着光。

好妹妹,我有个办法帮你彻底放松身体!

刘方知道自己小姨子动情了,带着得意的笑容,握着那一条粗黑的巨龙,在那粉嫩的缝隙处蹭了蹭,用力的往那紧致的桃源蜜穴顶了进去。

别哦不要顶了好难受

陈梦猛地仰起头,小嘴张开抗拒的哭泣着。

但其实她内心想要的很,甚至下面那张小嘴已经一张一合的,饥渴的想要吞下男人那玩意儿,只是嘴里依然在抗拒着。

刘方不管,用力的把ròu棍子往里chā。

但他没想到,小姨子刚结婚不就,ròu穴还没有被开发几次,紧致的要命,让他废了好大的力气都顶不进去!

好妹妹,你忍一忍,我这就叫你好好爽一爽。

刘方抓住陈梦柳腰,打算发狠直接chā进去。

老婆,我回来了。

却在此时,忽然听见咔嚓一声,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

陈梦老公回来了。

刘方吓了一跳,陈梦更是娇躯颤抖不断,惊恐道:姐夫怎么办啊?

你躺好!

刘方慌忙将陈梦放躺下,然后给她盖上薄毯,穿上了自己的裤子。

他刚收拾好,于杰就进来了,见到刘方在自己的卧室,不禁惊讶道:姐夫,你干嘛呢?

刘方故作镇定的说道:嗨,这不是要帮你媳fù按摩吗,这还没开始呢你就回来了。

陈梦心中羞臊,觉得自己姐夫说谎这么熟练,还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呢。

倒是于杰没有半点怀疑,笑着说道:辛苦了,不过这事儿还是我来吧,梦梦脸皮薄,再说也不方便。

成。

刘方没敢多说,跑出去了。

陈梦独自面对自己老公,有些心虚,红着脸问道:老公,你不是在上班吗?

于杰确认刘方离开了,立刻扑倒了自己媳fù的身上,用下面发硬的棍子盯着她肚皮,气喘吁吁说道:今天的工作提前完成了,我想死你了,快让我爽爽。

人已赞赏
小说

朋友开车我和她在车后面|在她里面深深地释放

2020-8-2 20:42:09

小说

快穿之睡服辣个反派|小黄文+小说

2020-8-2 20:42:2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