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他埋头吸她的花蜜

嗯 我手上用了劲儿,她疼的轻哼了起来,身体不停地扭动,眼角含着泪珠。 她闭着眼睛、紧抿嘴唇的诱人样子,让我移不开目光,竟感觉格外的刺激,更让我羞耻的是,这一刻我那的反应变得很是强烈! 我的力道越来越大,rǔ汁从她的身体里一点点涌了出来。 &

我手上用了劲儿,她疼的轻哼了起来,身体不停地扭动,眼角含着泪珠。

她闭着眼睛、紧抿嘴唇的诱人样子,让我移不开目光,竟感觉格外的刺激,更让我羞耻的是,这一刻我那的反应变得很是强烈!

我的力道越来越大,rǔ汁从她的身体里一点点涌了出来。

啊!老张,用力点!

更重要的是,随着我的动作,闫欣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痛苦慢慢的变成一种愉悦的潮红,喘息的口中竟发出了一声催促,听的我心头一跳。

难不成这小娘们被我按出感觉来了?要不然怎么连这种羞耻的话都说出来了。

嗯——

心中一阵激动,我手上的力道又不自觉地加大了稍许,可就是刚加力道,闫欣的口中顿时发出了一声略带痛苦的闷哼。

我浑身一僵,有些尴尬地连忙收住了力道。

随着我这一放松,闫欣也从那种迷醉中回过神来了,显然意识到了自己刚才说了那么羞耻的话,脸上红的仿佛能滴血。

虽然很想再试试刚才那种刺激的手感,可看到闫欣这样,虽然心头充满了想法,可我却没敢再继续用力。

按照之前的力道,直到肿块被全部揉开,才放开手。

闫欣感觉胸口的手已经离开,赶紧睁开眼睛,满脸的羞红,眼神有些躲闪地看着我:好了吗?老张!

嗯!好了。

我有些紧张地回答着,只觉得老脸格外滚烫。

闫欣赶紧抱起来哭累了的孩子,开始喂起这嗓子都哭哑了的小家伙。

本来精神有些萎靡的小家伙,闻到那独特的味道,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咕咚咕咚的就开吃了。

看着真香!

我突然很想尝尝,甚至有点嫉妒正在吃nǎi的小家伙。

不过这种事我也就在心里想想,真要敢凑上去,肯定会被闫欣认定是老流氓,到时候一旦被捅出去,肯定会被人戳脊梁骨。

不过虽然不能亲自去尝尝那滋味,可并不妨碍我看着这难得的福利,饱饱眼福。

这小家伙显然是饿久了也哭累了,在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会后,小脸上变得有些疲倦,靠在闫欣的胸前开始呼呼大睡了起来。

看到这小家伙这么快就吃饱了,我突然有些遗憾,有些不舍地将目光收了回来。

老张,我感觉舒服了不少,不像白天那样胀痛了!

将衣服拉下去遮住那诱人的风景线后,闫欣脸色依旧有些潮红,抱着孩子,手指不停地搅动着那边角衣襟。

那就好尴尬地回了句,我连忙恢复了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老张,谢谢你!

闫欣红着脸看了我眼,声音夹带着颤抖,之前是因为孩子哭得伤心,没太注意,现在一冷静下来,她就感觉有些羞耻了。

一会儿烫个毛巾,趁热再敷下,这几天注意休息。

我看着一脸娇羞的闫欣,压制住身体的那股子冲动,眼见闫欣打算将孩子放回婴儿床,简单jiāo待几句,不敢继续呆下去,就打算准备走人。

老张,疼,疼!

可就在我刚转身的时候,突然听到她又叫了起来,连忙转过身。

怎么了?哪里疼?看着从一脸通红变成苍白的闫欣,我没多想连忙扶着她坐下。

这里疼,非常胀。啊

闫欣指着胸前,脸色苍白,身体颤抖着。

看到她的样子,我连忙掀起她的衣服,看到她的双峰比之前大了一圈,而且胀得发青,nǎi水成线流着。

小欣,你这是涨nǎi了,要是不赶紧把堵在里面的nǎi排出来,可能会

我心中莫名的有些兴奋,可脸上却故作凝重。

老张会怎么样?看到我的样子,闫欣痛苦的脸上透着一丝慌乱,连忙问道。

可能会引起rǔ腺炎病变,严重的话可能会要动手术

那老张你快帮我疏导一下啊!

还没等我说完,闫欣就紧张地一下抓住了我手,感受到她柔软的玉手,我的心中顿时有些dàng漾。

好好,小欣你别急,叔这就帮你!我赶紧安慰了她一句,强压下心中的颤抖将手放了上去,心中那丝邪念愈演愈烈。

老张,可以了吗,怎么越来越疼了在我一边享受一边刻意避开那些穴位后,闫欣很快就忍不住,带着一丝哭腔地问道。

小欣,可能是回nǎirǔ腺管堵塞了,现在排不出来。心中暗自窃喜,我故作有些无奈地样子。

老张,那我怎么办啊?被我说的这么严重,闫欣都有些快要崩溃了。

要不我帮你吸出来吧?

看着眼前这诱人的雪白,我喉咙咕咚一声,咽下了口唾沫。

小欣,你你别误会,这是现在最简单有效的方式,推拿的话没法将nǎi排出来,就只能用吸力疏导了。

看到闫欣一愣,我连忙解释道,都到了这一步可不能让她产生别的想法。

没没有,老张,我没有误会你,我只是

听到我的解释,闫欣也生怕我误会,可说着说着一下就红到了耳根子。

小欣,叔送你去医院吧,只不过这距离医院差不多半小时的车程,要是耽搁久了我话虽然这么说,可故意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完。

或许是今天好运钟情于我了,我这话刚说完,就看到闫欣的身体一颤,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

老张,你你来吸吧!

咬了咬xìng感的薄唇,闫欣似乎下定了决心,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说完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任由那诱人的地方展现在我眼前。

我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她就答应了我这过分的要求!

两眼火辣地盯着她那,喉咙咕咚一声咽下了口唾沫。

这样不太好吧不过小欣你放心,叔一定会帮你把nǎi排出来的!

虽然说的一本正经,甚至故作为难,可她既然都答应了,我也没理由拒绝,两眼炙热地愣盯了会,我缓缓蹲跪在了她的面前,噘着嘴慢慢地凑了上去。

啊!

随着我这一凑,闫欣的身体很快就剧烈颤抖了起来,小嘴中更是发出了一声难以控制的轻哼,虽然很小,但是我还是清楚地听见了。

听到这声轻哼,哪怕嘴上的享受也无法抵消我的激动,那不自觉就有了反应。

她的肌肤很细嫩,嘴唇触碰的感觉跟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令人心醉。

不过我并没有立刻给她疏导,毕竟这样难得的机会可是我费劲脑子好不容易才争取的,自然得好好享受享受。

刚才之所以没有疏导成功,那是因为我刻意避开了那些敏感的穴位。

不然只要随便来个人,乱按一气也是很容易成功的,只不过没有专业的手法的话,会给身体留下很多的隐患,这才是关键的。

老张,好了吗好难受

在我享受的时候,紧闭着眼睛满脸通红的闫欣伴随着一声颤抖的轻哼,终于忍不住开口催促我了。

小欣,快了快了,你别急,马上就要出来了。

搂着她的芊芊玉腰,我没有继续使坏,将手放了上去,在其中一个穴位轻按了一会后,那股早就憋了很久的热流顿时如开闸一般冲了出来。

嘶!

感受到那股畅快的感觉,闫欣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冷嘶。

原本盘踞在胸前的阵阵剧痛,也随之四散而去,一股正常的红晕一下从她脸上朝四边扩散,直接红到了脖子上。

看到这种情况,我心中生出了一丝得意!

对于我这种老中医而言,解决这种事不过是小问题,只不过为了享受这种福利才搞的这么麻烦,现在享受到了,更不能浪费了。

嗯、啊!

在我刻意的撩拨下,闫欣美妙的哼吟声也大了起来,双手竟然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用力将我的头按在她胸前。

而且她的身体不自觉扭动的同时,那双玉手竟然在我身上游走了起来

看到她的反应,我知道这女人已经开始动情了。

所以面对闫欣的主动,我非但没有拒绝,反而主动地迎合起来,很快就抱着她慢慢地倒在沙发上,嘴唇慢慢地向着颈部移动,接着是下额

哇哇

当我马上就要亲到她的香唇时,孩子的哭声突然响起。

闫欣猛地睁开眼睛,深情地看了我一眼,快速地推开我,羞涩地跑向孩子,身体颤抖不停。

我尴尬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的背影,回味刚才的感觉。

小欣,孩子怎么了?我忐忑地问道。

她抱着孩子,没有回头,轻声地说道:没,没事,可能是睡惊到了。

小欣,那我就先回去了,如果一会还胀的话,你就叫我一声,如果不完全吸出来,容易再次造成堵塞,再搓揉的话会更疼,弄不好就只能动手术把它割掉了。

走之前,我还特意重复了之前说的严重后果,因为我可不想放弃这难得的福利。

真的吗?老张,你可别吓我,我这不是已经好了吗

闫欣潮红的脸色再度变的有些发白,连带着声音也有些颤抖。

叔是医生,怎么可能骗你呢!疏导一次不代表永的解决,再说,咱左右住着都这么长时间了,叔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难道你一直不相信我,还怕我对你做什么吗?

我故作生气,起身向着门口走去。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毕竟是你的长辈,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更何况我还是医生,医者父母心,叔不怪你的,再怎么说我也一个男人,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考虑考虑,如果一会实在挺不住,就打电话给我。

说着我头也没不回,直接转身离开了。

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可出门的那一刹那,我的老脸禁不住都有些发红,太不要脸了!

回到家,我赶紧冲了个冷水澡,躺在床上还是失眠了。

因为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闫欣那动人的娇躯,久未躁动的yù望疯狂地叫嚣着,怎么也不肯安静下来。

一晚上基本没睡,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见闫欣,挥之不去。

可是白等了一晚,闫欣始终没有给我打电话。

接下来的几天,闫欣就好像故意躲着我一般,就连面也没有见过。

第五天心中空dàngdàng的我不到八点就睡了,半夜被尿憋醒,从卫生间回来后扫了眼手机,闫欣的微信头像一直在闪动着。

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调到了静音,看到她的信息后,我感觉错过了全世界。

人已赞赏
小说

吸住一滴也不准漏|放里面睡着会怎么样

2020-8-2 20:39:37

小说

他昨晚弄了三四次还想要|男朋友把我整哭了还继续

2020-8-2 20:39:5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